浙江金華市法輪功學員童建紅生前遭受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浙江報導)浙江省金華市法輪功學員童建紅,二零一五年四月被當地610(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人員綁架到雙龍賓館洗腦班,受到嚴重摧殘,身體狀況極差,於同年十月離世。以下是童建紅的個人經歷及遭遇情況。

童建紅,男,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五日生,大學本科學歷,原金華市公路局職工。童建紅於一九九七年與妻子王金星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按照「真、善、忍」的標準為人處世,正直厚道,到下屬單位檢查工作時,不貪不佔,下屬單位贈送禮品及購物券,每一次他都原原本本送回。童建紅工作任勞任怨,是單位領導、同事及周圍鄰居公認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法輪大法被中共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由於堅持修煉,多年來童建紅的家庭遭受了人身、精神與經濟上的嚴重迫害與壓力。以下是他生前遭受的種種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後,為向政府講清法輪功有益於修煉者身心健康的真相,童建紅夫妻二人一起進京上訪。火車途經天津之時,被便衣搜到身上攜帶的有關大法的字條,夫妻倆一同被攔截扣押到浙江省駐天津辦事處,有關方面要求金華當地派出所及單位派人來接,事後童建紅、王金星一家被迫承擔相關路費8000元,並遭受了非法抄家搜走大法書籍(前後遭受非法抄家共四次)。

二零零零年十月,童建紅與王金星因為張貼大法真相資料,一同被劫持到金華市看守所關押。十一月童建紅被取保候審回家。十二月,王金星被送往浙江省莫干山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期間她遭受了一系列強制轉化的迫害:被四名吸毒賣淫犯人分兩班二十四小時包夾,在惡警的指使下,她們對她進行各種刁難和侮辱,王金星因拒絕轉化被惡警陳志英罰站、大夏天半個月才讓洗一次澡;還經常被非法抽血體檢,陳志英還多次威脅:不轉化就送大西北!兩年期間都不許丈夫童建紅接見。

童建紅回到家後,因堅修大法、不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被單位排擠下放到離家很遠的鄉下地區──義烏大陳公路收費站工作,義烏大陳離金華市區約有六、七十公里,童建紅僅在週末才能回家。邪惡企圖以此來隔離他與市區法輪功學員的接觸,單位領導與同事還監視孤立他。童建紅被下放到外地工作,妻子王金星又被非法勞教,他們年幼的女兒當時不滿六歲,得不到家庭的呵護,只能被寄養到親戚家去了。

二零零一年四月,童建紅又被劫持到金華「石門農場」洗腦班關押迫害一次。

二零零二年五月童建紅又被關押到金華市石門農場洗腦班迫害一次。期間,惡黨人員一度要求童建紅公開表示自己放棄修煉大法,或辱罵大法,因他不配合,惡黨人員便從他的工資中強行扣除8000元「洗腦班費用」。

二零零四年五月,童建紅又被從單位劫持到「石門農場」洗腦班,妻子王金星和姐姐王金聰(也修煉法輪功)一起被劫持到派出所,國保大隊長李華明親自審訊,拍著桌子揚言:這次給你一張完整的勞教書!審訊二十四小時無果後,王金星和姐姐王金聰一起被帶到「石門」農場洗腦班審訊,連續十多天不間斷的審訊沒有結果。惡警找不到證據不死心,反覆的到王金聰家抄家,在被抄出一箱大法真相資料後,姐妹倆立即被送往看守所刑拘。六月,王金聰、王金星姐妹倆同時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往浙江省莫干山女子勞教所折磨。這是王金星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另外,每到所謂的「敏感日期」,社區與派出所都會打電話騷擾。王金星與童建紅每天的進出都會受到小區門衛的監視。

二零一五年四月,童建紅下班回家時,被七、八個候在小區門口的惡黨人員劫持,非法關押到金華市雙龍洞景區賓館洗腦班去了,當時他家沒人,也未通知他的家屬,王金星找了一晚不見人影,第二天王金星打110報警,去派出所報案後才被告知童建紅被關入洗腦班,她立即與女兒趕到雙龍洞景區賓館洗腦班要求放人,結果險些被金華市610主任樓向明扣留關押。

就在二零一五年四月洗腦班迫害之前,童建紅的身體已有不適,童建紅、王金星兩人都向洗腦班工作人員反映過,樓向明說:「身體放心,這裏有醫護人員。」結果他們明知童建紅身體不好,仍堅持非法關押,導致童身體狀況迅速惡化。

被非法關押二十天之後,童建紅面黃消瘦、整個人脫相、已經走不動路了,無法正常上班。五月四日,醫院診斷出胃部惡性腫瘤,於二零一五年十月離世。

李華明,男,原金華市婺城區國保大隊大隊長
樓向明,男,金華市「610」辦公室副主任, 0579-82469596、13566996222、137579918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