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遭到迫害的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50人,遭綁架至少90人次;騷擾至少57人次;被非法抄家至少20人;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31人、看守所26人、安康醫院2人、洗腦班至少30人;被非法判刑18人;另有18人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審;4人遭迫害含冤離世。經濟迫害造成法輪功學員家庭的損失超過百萬元。

2019年是中共維持迫害法輪功的第二十年,中共武漢當局不僅繼續執行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而且借用2019年「武漢軍運會」大肆綁架、騷擾、關押、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從而加劇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及親人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一、中共利用法律迫害 年齡越來越大 刑期越來越長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18人,其中,65歲以上9人,80歲以上3人;5年以上刑期7人,最長刑期10年。這說明中共利用法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非法判刑的年齡越來越大、刑期越來越長。更彰顯中共惡黨毀滅人性的流氓邪惡本質,也凸顯中共政法委、610惡人以及被操控的公、檢、法、司人員道德下滑後的良知泯滅的犯罪行為。

(一)非法判刑案例

1、武漢市關山八十三歲范琴霞老人被非法判刑 到期後被派出所監控

武漢關山街汽發社區法輪功學員范琴霞老人,83歲,於2018年2月發資料時,被武漢關山街派出所強行非法判刑一年,監外執行。剛到期,解除刑期,4月26日左右,關山派出所警察(人員不詳)去她家,非法強行將她帶到派出所,帶上了一種有監聽、監視、外形像手錶樣的定位器,這個定位器聽說有200米遠的輻射信號的範圍,派出所和居委會隨時監控她。這種公然踐踏人權的行為是在犯罪。警察還恐嚇老人說,如不戴,就把她送監獄。

2、武漢市青山區82歲吳元醜被非法判刑三年並罰款三千元

82歲法輪功學員吳元醜老人,2017年、2018年期間,因為對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多次被當地警察抄家,警察非法搶走大法書籍,吳元醜被監視居住。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武漢市武昌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吳元醜非法開庭。十一月二十六日,他被非法判刑三年並罰款三千元。

3、武漢市新洲區法輪功學員童菊蘭年近八旬被冤判七年

武漢市新洲區法輪功學員童菊蘭(年近八旬),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中下旬,被冤判七年。目前老人被折磨得精神、身體狀況都很不好。

4、武漢市72歲李合珍被秘密判四年

武漢市漢陽區七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李合珍,被非法秘判四年,現已被劫持到武漢女子監獄。李合珍老人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在漢口中山公園,被寶豐路王家墩派出所警察綁架,因由是「維穩」;警察把老人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期間沒有通知家人。又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公檢法部門對老人秘密判刑四年。

李合珍老人獨居。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老人曾經因到北京上訪被劫持到市第一拘留所、市第一看守所關押迫害四次,被非法關洗腦班一年多。二零一八年六月初老人被警察綁架後,沒有通知家人,有十多天的時間,她家人也不知道她哪天被綁架的,只見家中被抄得一片狼藉。

5、武漢市七旬吳碧林被非法判刑五年入獄

武漢市70歲的法輪功學員吳碧林,二零一九年四月底被非法判刑五年後上訴,武漢市中級法院不糾正冤案、錯案,非法維持原判。目前吳碧林老人已被劫持到湖北省漢口監獄。

吳碧林女士已年滿七十歲,原是武漢市物資局的幹部,修煉前身體受病痛折磨,給家人造成痛苦,給單位帶來麻煩,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善待他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以來,吳碧林女士二十次被非法拘捕關押,幾乎每次都是在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時,相關機構怕承擔責任,才將她放回。二零一一年吳碧林曾被江漢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由於身體原因監外執行。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武漢市江岸區東立國際片警夥同該社區人員冒充吳碧林的先生的同事敲開她家大門,強行綁架了吳碧林並非法抄家。六月初,漢陽區檢察院非法批捕。吳碧林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二支溝)。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武漢市漢陽區法院非法庭審吳碧林,律師為吳碧林作無罪辯護,對吳碧林的指控沒有法律和事實依據,應宣判無罪,並指出辦案程序多處違法,應當糾正,並應當追究辦案人員的違法犯罪責任等。

吳碧林在法庭陳述:煉功前長期經受了腰痛多種疾病折磨,每年患病一兩次,躺在床上起不來,得一週才能好些,一九九九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疾病就好了,覺得法輪功真神奇,從此堅持修煉;認為修煉法輪功使自己的身心健康,有利於家庭和睦和社會穩定,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沒有社會危害性的行為不可能是犯罪。

審判長梁宏(女)無視憲法、法律,多次粗暴打斷律師辯護,並多次無理粗暴剝奪吳碧林為自己辯護的正當權利。在開庭前的數月,一審法院梁宏等人竟然把本案案卷移送二審法院「內審」,由二審法院對本案的定罪量刑等做出決定,據她說這是武漢市中級法院的要求。所以漢陽區法院的開庭審理和之後的裁判,都純粹是走過場的玩偶遊戲,是虛假的一審,實際是執行武漢市中級法院的一審意見,而且是未審先判、不公開審判!所謂的「二審」實際是不存在的。這就嚴重侵犯了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真正在破壞法律的正確實施。

6、武漢市四位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洪維聲、侯咪拉、侯艾拉、饒曉萍等,二零一九年九月被非法判刑:洪維聲被非法判刑十年,勒索罰款五萬元;侯咪拉被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罰款四萬元;侯艾拉被非法判刑八年,罰款四萬元;饒曉萍被非法判刑七年,罰款三萬元。他們四人已上訴到武漢市中級法院。

洪維聲、侯咪拉、侯艾拉、饒曉萍已被非法關押了一年零五個月,洪維聲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洪山看守所,侯咪拉、侯艾拉、饒曉萍被劫持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二支溝)。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洪維聲(洪維生)、侯艾拉、侯咪拉、饒曉萍、白厚生五人,在武漢市洪山區魯磨路大李村五號,被綁架到武漢市公安局洪山區分局梨園派出所。梨園派出所警察鄭清等夥同洪山區國保大隊韓玉高和武漢市國保支隊人員非法抄家,非法抄走師父法像、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和真相資料。

二零一九年五月九日,武漢市洪山區法院非法庭審洪維生、侯艾拉、侯咪拉、饒曉萍四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指出法院是審判罪人的地方,我們是修真善忍的好人,所以請法官和公訴人迴避。饒曉萍當庭解聘了家屬為她聘請做有罪辯護的律師。洪維聲在回答律師提問時,告訴律師,他學習的法輪功書籍都是由國家正規出版社出版的,他告訴律師他本人是一九九三年參加在武漢市市委禮堂舉行的法輪功傳功講法面授班後走上修煉的。

辯護律師指出了公安、檢察院和法院不按法律程序辦案、超期羈押和不按法律規定開庭前三天通知當事人等多項違法行為。審判長肖玉華多次打斷律師的辯護,並威脅律師,但當庭承認了相關錯誤,並中止了本次非法庭審。

五月十七日,武漢市洪山區法院召開庭前會議,法輪功學員洪維聲等的辯護律師指出了武漢市洪山區國保警察非法取證;武漢市中院干預本案獨立審判;洪山區法院超期關押等一系列違法行為,並要求洪山區法院立即取消對法輪功學員洪維聲、饒曉萍、侯埃拉和侯咪拉的強制措施。五月二十日,洪山區法院通知律師原定五月二十四日非法庭審取消。

白厚生在武漢市洪山區國保的誘騙下,配合了他們,也被非法判刑三年緩五年,勒索罰款一萬元,現在每天向所在社區彙報。

7、武漢市新洲區法輪功學員劉淑華被冤判兩年半

武漢市新洲區法輪功學劉淑華(年近七旬),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中下旬,被冤判兩年半。目前老人被折磨得精神、身體狀況都很不好。

8、湖北省法輪功學員夏筠被劫持到湖北省女監

湖北省法輪功學員夏筠於9月5日左右去武漢兒子家,被當地警察綁架,現已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監獄非法關押。

9、法輪功學員梅樹清被非法判刑三年關入范家台監獄

法輪功學員梅樹清於2018年4月在武漢蔡甸區被綁架,11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目前被非法關押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

10、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夏換珍被非法判刑一年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夏換珍,女,70歲,因講真相被保安舉報,綁架,非法拘留,關押在安康醫院,之後被法院非法判刑一年,被非法關押在湖北省武漢市寶豐路女子監獄。夏換珍現已回家。

11、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陳善菊被誣判一年八個月 法官竟當庭威脅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陳善菊被誣判一年八個月,2019年6月16日誣判刑期屆滿。2017年10月17日,陳善菊在一同修家集體學法時,被綁架,其餘的幾人當天被放回。陳善菊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一年零七個多月。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湖北省武漢市漢陽區法院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陳善菊。

非法庭審中,審判長梁宏誣蔑法輪功,威脅陳善菊不許煉法輪功。陳善菊說自己堅持修煉法輪功無罪,迫害法輪功有罪。律師指出,審判長梁宏當庭威脅當事人是違法的,當事人在庭上陳述是法律允許的,並指出超期羈押陳善菊違法的,應立即無罪釋放。

12、武漢馮蘊青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入獄

武漢法輪功學員馮蘊青二零一八年九月被武漢市漢陽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馮蘊青不服判決,上訴到武漢市法院,二零一八年十一月武漢中級法院二審非法維持原判。現在馮蘊青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女子監獄(位於武漢市寶豐路)。

武漢女子監獄剝奪馮蘊青與家屬見面的權力,藉口是馮蘊青沒有轉化,並稱只有寫了維護共產黨和脫離法輪功的保證書後,才允許與家屬見面。中共的司法和監獄系統這種強制法輪功學員轉化的犯罪行為仍然在進行中。

馮蘊青於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早上七點多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武漢東西湖區武漢第一看守所。參與綁架和扣押的部門有:武漢市網監支隊,武漢市「國保」支隊,江岸區公安分局後湖派出所。

武漢市漢陽區法院於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受理構陷馮蘊青的案件,二零一八年七月非法開庭,非法宣判馮蘊青刑期七年半。馮蘊青接到宣判後,馬上表示不服,並向武漢中級法院提出上訴。武漢中級法院沒有糾正一審的冤判。

13、湖北省鐘祥市王權被冤判兩年

法輪功學員王權,男,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上午十點半左右,在武漢市萬福林社區出租屋內被鐘祥市610夥同武漢白沙洲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武昌區青凌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前,白沙洲派出所將王權構陷到武昌區檢察院(構陷者個人信息待查)。隨後武昌區檢察院非法起訴到武昌區法院。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前,武昌區法院將王權構陷案卷以證據不足退回武昌區檢察院。案件至此,武昌區檢察院與白沙洲派出所不是依法放人,而是繼續構陷。並且在這期間武昌區檢察院、武昌區法院並不告知家屬和委託的律師是怎樣的處理方案,一直超期關押。王權的老父親原本就多種病痛在身,加之擔心兒子的安危,致使病情加重,於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前在悲憤與過度憂傷中含冤離世,臨終也沒能見上兒子一面。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上午九點半,武昌區法院對王權非法開庭,法庭上律師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法官、公訴人都表示願為王權著想,但當庭沒有宣判結果,王權被法警帶走。律師隨即與法官溝通,十一月十五日法官告訴律師,王權被冤判兩年,還要等五十多天才能放人。

14、武漢66歲侯桂華被非法判刑、強制失蹤

武漢66歲的法輪功學員侯桂華,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底突然被通知開庭,據悉被非法判刑兩年。侯桂華被非法庭審那天就沒有回家,現在也不知道被關在何處。

二零一九年六月底,侯桂華在武漢市武昌區紫陽湖公園附近發放告訴世人真相的法輪功資料和突破網絡封鎖的二維碼卡片,被巡邏的保安人員惡意舉報,被武漢市武昌區紫陽路派出所警察綁架。隨後,武漢市武昌區紫陽路派出所警察非法闖進侯桂華的住所抄家,搶走了老人的私人物品:90多本書籍(包括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光盤。當天並把侯桂華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被非法關押期間,侯桂華出現咳血痰等病態。但武漢市紫陽路派出所警察卻想著對進一步構陷迫害侯桂華。被關押十五天後,又被轉成刑事拘留,準備送往武漢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在檢查身體時,侯桂華出現高血壓180、糖尿病、低鉀症等症狀。在這種情況下,紫陽路派出所警察只好把侯桂華放回家,說是監視居住半年。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底,中共人員突然通知侯桂華說是要在武漢市武昌區法院開庭,侯桂華被迫出席了這次非法庭審。紫陽路派出所和武漢市武昌區檢察院以及武漢市武昌區法院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共產黨才是真正的邪教)非法庭審侯桂華,侯桂華堅決不認罪。據說被非法判刑兩年。

侯桂華被非法庭審那天就沒有回家,現在也下落不明。

(二)非法批捕 非法庭審案例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審18人,其中,70歲以上6人,80歲以上1人。

1、王貴霞講真相遭庭審

二零一九年三月四日,武漢市新洲區法院對王貴霞女士非法庭審。庭審現場,王貴霞依法為自己辯護,以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功後發生的巨大變化,向法官、公訴人等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庭審法官完全不顧及王貴霞陳述的事實真相,以「態度頑固」、「在法庭公然宣傳法輪功」為藉口,恐嚇王貴霞家屬。

2、武漢市武昌區法院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周朝霞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上午9點50分,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法院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周朝霞。

3、出冤獄不久 江夏區錢有雲、孫足英又面臨非法開庭

武漢市江夏區法輪功學員錢有雲、孫足英剛走出冤獄不久,又被綁架、非法關押構陷大半年,面臨非法開庭。法院通知律師將於十二月十一日開庭,因與律師代理的其它案件開庭時間發生衝突,故律師向法院申請延後開庭,具體時間待通知。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錢有雲、孫足英結伴在江夏區體育館向人講自己的親身遭遇和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江夏區紙坊派出所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東西湖第一女子看守所至今。江夏區紙坊派出所警察文闖(電話18202773841)是近兩年剛招進來的新警察,大約30歲,專門負責構陷錢有雲、孫足英兩位法輪功學員,編造黑材料陷害她們。

洪山區檢察院將構陷她們的案卷轉到洪山區法院。主審法官龔永博,三、四十歲的年紀,電話:02787521032,曾質疑律師怎敢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家屬打電話給他申請辦理家屬辯護,大部份時間不接電話,好不容易打通電話,卻對家屬說有律師幫你們辯護就可以了,不准許再申請家屬辯護。家屬直接投訴到院長那裏,閆姓院長弄清家屬的身份後,不等家屬說明找他的目的就直接掛電話。

據悉,目前在武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件都是由武漢市中級法院內定刑期,再到中院附近的四個法院(洪山法院、武昌法院、漢陽法院、新洲法院)就近走過場,執法犯法,先判後審。

4、武漢七旬老人唐常俊被構陷到漢陽區法院

家住武漢市武昌水陸小區的法輪功學員唐常俊女士,今年七十一歲,戶籍在武昌紫陽路派出所,因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多次遭中共迫害。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唐常俊再遭綁架,十一月六日前,被構陷到武漢市漢陽區法院。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下午,唐常俊去看望上學的孫子後,在回來的地鐵上講法輪功真相時被惡人誣告,被鐵路公安警察跟蹤到首義路小學附近綁架,後劫持回紫陽路派出所,派出所拒收,就直接交給武漢某區國保。當天晚上十點左右,紫陽路派出所警察企圖抄家,遭家屬拒絕未遂。第二天一大早,派出所夥同某區國保(作惡者單位及個人信息待查)強行抄家,搶走個人私有財產書籍、打印機和電腦、還有其它物品等。後唐常俊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女子看守所。於十一月六日前被構陷到武漢市漢陽區法院。

按理,七十一歲高齡的老人,應該是兒孫膝下承歡、安享晚年的時候,可是在中共治下,竟然被非法關押構陷,足以讓全世界人看清中共惡魔的邪惡本質。

5、武漢市七旬法輪功學員周友珍遭非法批捕

武漢市七旬法輪功學員周友珍1月4日在武漢街道口地鐵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東西湖二支溝女子婦教所十幾天(不到十五天),她大女兒1月19日一大早去拘留所沒有接到人。後來她大女兒到街道口派出所,得知她母親被轉入到第一看守所(武漢東西湖二支溝)非法關押,現已被非法逮捕。

6、武漢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徐慧明已被非法批捕

武漢市東西湖區法輪功學員徐慧明於2019年4月30日被非法批捕。

7、湖北省武漢市八旬老人魏顯榮遭非法批捕

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魏顯榮,女,八十多歲,退休前為中國市政工程中南設計研究院高級工程師,家住武漢解放公園路單位宿舍。修煉前一身病,修煉後迅速康復,身心受益。2019年3月20日,魏顯榮老人被武漢市公安局軌道交通管理分局輕軌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被非法關押於東西湖二支溝武漢市女子第一看守所。輕軌派出所警察進行構陷, 4月24日被非法批捕。

8、武漢市周國強等五位法輪功學員被構陷到法院

在武漢市東湖熙園物業管理處上班的周國強、熊友義、張波、李軍,外加張緒卿,五人的被構陷案卷已到法院。

9、74歲王紹清女士在武漢市遭綁架、批捕

七十四歲的法輪功學員王紹清女士,被非法關押月餘,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被武漢市公安局江漢區公安分局以所謂的「破壞法律實施」為藉口非法批捕。

10、武漢市法輪功學員余豔蘭面臨非法庭審

武漢市漢陽區法院欲於2019年4月24日星期三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余豔蘭。

11、武漢市大法弟子鄒雙武被非法批捕

鄒雙武,70歲。2019年4月18日早上8點鐘,武漢市東西湖區金銀湖派出所利用物業人員以查東西為名把門叫開後,十幾個人闖進去綁架鄒雙武,並抄家,拿走手提電腦一部,台式主機一台,刻錄機一台,還有大法書籍和師父法像。被關在東西湖第一看守所,被非法批捕。

12、武漢78歲汪文清遭警察騷擾 面臨非法起訴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武漢市黃陂區姚集派出所警察闖入78歲法輪功學員汪文清的家,要求他在事先打印好的所謂「筆錄」上簽字,企圖非法起訴汪文清老人,汪文清拒絕,並持續講真相。

汪文清,七十八歲,家住武漢市黃陂區姚集街汪家灣,因為修煉法輪功,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多次被中共邪黨警察騷擾、綁架、抄家、非法拘留等迫害,僅在二零一八年至二零一九年元月就有四次之多。其中兩次被綁架、劫持,警察和社區人員三次上門騷擾。

中共打手從去年五月至十一月份,四次闖入老汪家中,每一次所搶走的私人財物:大法書籍、法輪功師父法像、《明慧週刊》、撕毀的對聯等逐一登記,打印成文,共四份,用以羅織罪名,企圖非法起訴汪文清。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鐘左右,在黃陂區610、公安分局國安人員操控下,姚集派出所一個王姓、一個祝姓等三個中年警察,突然闖入汪文清家中,拿出他們事先打印好的所謂「筆錄」,要汪文清簽字。汪文清問是甚麼東西? 他們說:「這是起訴你用的材料,你簽字吧。」汪文清給他們講真相。

一位滿頭白髮蒼蒼,年屆八旬高齡的老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人們不禁要問,他觸犯了那一家的法律?犯了誰家的罪?多年來,中共警察失去理性的迫害他,對這樣一位老者都不放過,正是中共惡黨它殘暴本性的暴露。

13、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張緒卿被非法庭審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張緒卿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武漢武昌區法院被非法庭審,張緒卿的律師做了有理有據無罪的辯護。庭審歷時三個多小時,當庭沒有結果,審判長周宏鈞宣布休庭,擇日宣判。

14、王浩在湖北利川市被非法庭審 妻子作無罪辯護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體被迫害得極差,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武漢天氣暴熱,到利川市去避暑,於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綁架、構陷,十二月三十日被非法庭審,妻子彭青青作為家屬辯護人為他做無罪辯護,要求無罪釋放。

(三)被非法關押看守所、拘留所、安康醫院、洗腦班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看守所至少26人、非法拘留至少31人、安康醫院2人、洗腦班至少30人。

1、被非法關押看守所至少26人。部份名單如下:

付攸生、朱光榮,李雲貴、李桃枝、黃渝珍、李秀梅(68歲)、江代蘭(71歲)、熊文鳳、唐常俊,劉克興、王姓法輪功女學員, 危有秀, 徐慧明,周國強、張波、熊友義、李軍,蘆秀英,何愛香,張毅(張義),陳卓,柳木蘭、劉靜母女,張小榮(約33歲),張貴珍,趙芝英,

2、被非法關押看守所至少31人。部份名單如下:

汪金平,雷芬和她妹妹,彭瑞林、張國珍、張鳳蘭、萬九仙,老龍,艾小姣、田桃姣、鄭又橋,梁香嬌,葛永憶,唐國英,李明寬,胡開鳳,何小玲,鄒雙武,陳三蘭,阮春玲、張帶娣、熊紅英、段玉榮、施青,周玉琴,南田菊,吳梅、李春蓮,陳四紅,陳宇,周雙武,

3、安康醫院2人。案例如下:

中共各地的安康醫院是公安機關辦的醫院,常用於迫害被關押的人。「安康醫院」實際是由公安部門控制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初期中共內部文件就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公安部門可以不經任何法律程序,隨意將人送入安康醫院,實施非法關押。所以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被當地公安強行在看守所、洗腦班和安康醫院來回關押,最大限度的實施洗腦迫害。

◇武漢市七旬老人歐陽被轉到安康醫院

武漢市江岸區73歲老人歐陽如芸,2019年3月20日遭綁架後,身體被迫害得很嚴重,被從武漢第一看守所轉到了安康醫院。

◇武漢市八旬周翠娥被非法關押在安康醫院

武漢市東西湖區八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周翠娥老太太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關押到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身體出狀況,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安康醫院。

周翠娥老太太,家住武漢市東西湖區養殖場念湖家園,一人獨居。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她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多次被綁架進所謂「學習班」關押、強制洗腦迫害,並被非法抄家。

被關押到武漢市「安康醫院」的人不管有病沒病,每天被強行打吊針、吃藥,這些都是統一、公開的,人從進去的第一天開始,一直要連續被打十五天的吊針。每天早上被要求六點起床,六點半發一次藥,早飯一人發一個饃、一碗稀飯、蘿蔔。到十點鐘又開始所謂的複查、吃藥、打針,一天發四、五次藥。

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許在醫院煉功,也被強迫吃藥、打針,因為法輪功學員不是吸毒、精神病等人員,因此很多法輪功學員沒有配合吃不明藥物和打針。

據明慧網揭露:六十九歲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二零一三年被惡黨人員綁架後,身體被摧殘,數次出現休克現象,血壓高達230,後被轉到武漢安康醫院,囚禁數月,不給任何有效的治療,反而對她實行監控、剝奪人身自由,而且不准其家人探視,家人萬分擔憂卻上告無門。二零一四年一月八日下午,武漢市江漢區法院還指派一法官到武漢市安康醫院宣讀所謂「判決書」,對崔海非法判刑五年。 崔海女士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被迫害致死。

4、洗腦班迫害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洗腦班至少30人。部份名單如下:

葛永憶,張麗華,何小玲,阮春玲、張帶娣、熊紅英、段玉榮、施青、周玉琴,玉筍山洗腦班萬大久,湖北省洗腦班周友珍,柏泉洗腦班鄒雙芬,黃陂區魯台鎮甘露村民新醫院洗腦班吳翠華,楊園洗腦班姜秋英,洪山區在廢棄的石嘴中學秘密洗腦班陳偉、段玉英;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被關入近二十名。

迫害案例一:2019年9月23日上午,在武漢市公安局統一部署,以武漢市東西湖區公安分局為主,其它區公安分局配合行動,派出以東西湖區舵落口大市場派出所為主的警察,在武漢市東西湖區舵落口大市場內,按監控錄像照片,綁架了四十名法輪功學員。

除吳鳳雲夫婦、趙高榮、余婆婆(89歲)、梁婆婆、郭詩惠、鄧秀琴、徐寶珠、古田五路一名七十多歲瘦小女學員已回家外,其餘被綁架的學員,被非法拘留後仍沒有回家,估計近二十名被關入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繼續迫害。

迫害案例二:僅十天 姜秋英被洗腦班迫害奄奄一息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武漢法輪功學員姜秋英被綁架,十五天非法拘留後,被劫持到楊園洗腦班,僅十天,姜秋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精神恍惚。現姜秋英的丈夫打了120救護車,已將她接回家。

十月二十一日,姜秋英到獅城名居告訴百姓法輪大法好的真相,被珞南街派出所便衣警察盯上了,那個便衣當時沒綁架她,跟蹤她到了她家中,才離開。下午,警察與武漢反邪教辦(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員一起在她家蹲坑等待。

姜秋英在下午的時候到其他法輪功學員家學法(即閱讀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去了。回家時,大概五點多鐘,便衣和一眾不法之徒非法抄了姜秋英的家,將大法書和大法師父法像全都抄走。天黑,將姜秋英綁架走,非法拘留十五天。參與綁架的有梅苑派出所戶籍警察楊宇飛等。

十五天非法拘留到期後,姜秋英丈夫去拘留所接她,結果姜秋英卻被武鍋社區書記張丹及文暉搶先接走,他們又將姜秋英劫持到楊園洗腦班(現對外掛牌為「武昌關愛中心」)繼續迫害。

姜秋英的丈夫身體殘疾,並患有高血壓,全靠妻子姜秋英照顧起居,丈夫每天去洗腦班要人,她的小女兒也去要人,並正告洗腦班人員:我媽媽來時很健康,以後我媽有甚麼事,你們要負責。

第十天,姜秋英的丈夫去時,發現姜秋英已奄奄一息,精神恍惚,一問,原來姜秋英在洗腦班已十天滴水未進,卻無一人問津。姜秋英的丈夫不顧洗腦班人員的阻攔,當場叫了120救護車,將姜秋英接走。

武漢市武昌區楊園洗腦班,現搬至武漢市武昌區南湖雅安街132號(藍湖醫院附近)。

迫害案例三:吳翠華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

吳翠華,女,六十多歲,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長堰鎮高樓村人,因幼年時患小兒麻痺症而造成腿殘疾,行走不便。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再次遭受的惡黨壞人和不法警察非法抓捕,強行秘密關進黃陂區魯台鎮甘露山新民醫院洗腦班洗腦迫害。吳翠華絕食九天,反迫害,現已釋放回家。黃陂區魯台鎮甘露村民新醫院洗腦班的具體位置,是甘露村村委會所在地,在甘露山西南部的山腳下,過黃陂二橋向左往東約五華里路程,是個小山凹,環境比較隱蔽,人流少,-般不易被人所知。

二、中共借用武漢軍運會加劇迫害法輪功學員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七日在武漢舉行。中共武漢當局惶恐不安,騷擾、恐嚇老百姓,在二零一九年八月至十二月期間,不講任何法律,騷擾、關押,加劇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及親人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據明慧網消息的不完全統計,遭到迫害的有131人,綁架70人次;騷擾57人次;非法抄家16人;非法關押在拘留所30人、看守所12人、洗腦班15人、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1人;關押地址不詳9人;非法批捕2人;非法開庭1人;非法判刑 6人。

武漢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少70人員。部份名單如下:

張嬌娥、邱婆婆,艾小嬌、桃嬌、梁香嬌,張緒卿,王用華,胡勇軍、張玲梅(77歲)、李秀梅(68歲)、江代蘭(71歲),洪傳芳,徐姓法輪功女學員、王樂珍等4人, 宋朝豔,陳三蘭,阮春玲、張帶娣、熊紅英、段玉榮,施青,周玉琴,付攸生、朱光榮,蘆秀英,趙高榮,劉靜母女倆,余婆婆,姜秋英,夏八雲,徐建英,葉小芬,唐常俊,楊維芳,劉克興,錢有雲、孫足英,陳四紅,劉珍俐,陳宇,周雙武,歐陽,郭智慧、王紅玉、徐寶珠、余婆婆(89歲)、梁婆婆、王明剛、鄧秀琴(家已被抄)、向婆婆(家已被抄)、吳鳳雲夫婦(當天已回家),古田五路一名七十多歲瘦小女學員晚上九點多鐘才回家,陳祖新,吳桂菊,姜喜詠,周翠娥,江小萍,周友珍,劉月靜,陳卓,曹豔梅,汪文清,印姓,汪金平,夏月仙。

部份綁架案例:

1、武漢警察九月底按監控錄像綁架四十名法輪功學員

2019年9月23日星期一上午,在湖北省武漢市政法委、武漢市維穩辦的授意下,武漢市公安局統一部署,以武漢市東西湖區公安分局為主,其它區公安分局配合行動,派出以東西湖區舵落口大市場派出所為主的一百多個警察,在武漢市東西湖區舵落口大市場內,按監控錄像照片,綁架了四十名法輪功學員。

這是一起中共武漢當局有預謀的、蓄意已久的大綁架。據內部知情人士透露,此次計劃是綁架四十名法輪功學員。據知情人士講,由於「十一」、「武漢軍運會」逼近,早在幾個月前,東西湖區舵落口大市場派出所警察,就開始對監控器進行收集、整理有關法輪功學員的錄象資料,並轉換製作成一套光碟八盤,作為資料保存,又將光盤資料中法輪功學員的錄像製作成像片,貼在四角方形收藏袋(專用來裝搶劫法輪功學員包物及現金等)上,以備大綁架用。

2019年9月23日上午,武漢市東西湖區舵落口大市場內到處是警察,從輕軌站出口就可見警察的身影,這些警察一般躲藏在麵包車內,根據錄像照片對號綁架法輪功學員後送舵落口大市場派出所內,又返回繼續綁架學員,早上在舵落口大市場內綁架了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已知有:礄口區的郭詩惠、王紅玉、徐寶珠、余婆婆(89歲)、梁婆婆、王明剛、鄧秀琴、吳鳳雲夫婦、古田五路一名七十多歲瘦小女學員、趙玉仙、劉愛雲、張三梅、羅姓、殷婆婆、許姓、丁姓、余姓、高姓、齊姓、李姓、張福貴、兩名黃姓男學員、一名八十多歲男學員住礄口區電源廠宿舍,等漢陽區的張紅、一對年輕夫妻;還有趙高榮(71歲)。

隨後,警察又按錄像到家裏綁架了礄口區宗關街的吳權勝、向婆婆夫婦(並非法抄家)、礄口區古田的肖濱煥等幾名法輪功學員,湊足四十名。

2、武漢市陳三蘭等7人被綁架

武漢市陳三蘭等7人2019年4月17日被警察綁架到拘留所行政拘留15天,2019年5月3日到期。其中陳三蘭被轉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其餘6人是阮春玲、張帶娣、熊紅英、段玉榮、施青和周玉琴,她們都被綁架到洗腦班繼續關押。

3、武漢市付攸生、朱光榮、李雲貴被綁架

2019年9月10日,付攸生、朱光榮被漢陽火車站派出所綁架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9月17日下午,大法弟子李雲貴在家中被綁架,部份私人財物被抄走。據悉,她是被一名太婆惡意舉報,是被漢陽火車站派出所的警察綁架的。李雲貴被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李桃枝在今年年初獨自在外講真相時被綁架,一直得不到消息。有同修曾嘗試著往看守所送錢,錢送進去了,說明人在看守所。但詳情還是不知。

4、武漢市75歲的黃渝珍被綁架

武漢市75歲的法輪功學員黃渝珍上星期去醫院看望病人,用老年乘車卡在乘坐武漢地鐵六號線時,過安檢被檢測棒檢測到有大法資料(護身符、翻牆軟件),後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進行搜身,下午遭非法抄家,警察抄走師父經書、法像、法輪章、護身符、真相幣3293元、200多名未來得及發出的三退名單。後因強測血壓190~230放回。這裏提醒老年同修注意用老年乘車卡時注意安全。還有一同修反饋她用老年乘車卡也被查過,只是他那天沒有帶敏感東西。

5、武漢市大法弟子艾小嬌和桃嬌等被綁架

2019年7月30日,下午七點左右,家住武漢市漢陽區王家灣的艾小嬌、桃嬌、梁香嬌在家抄法,十五歲的姪兒開門進來時,被幾名便衣尾隨進來,一來便非法抄東西,抄走與大法有關的物品,因法輪功學員不配合,兩名便衣便強行抬走梁香嬌,接著拉走他親戚,他親戚是新學員,男,四、五十歲左右,腿有些殘疾,走入大法生活,便能自理。然後,艾小嬌和桃嬌被綁架,連同屋住的不修煉的常人,艾小嬌的弟媳也帶走,目前女士都被非法關押在東西湖第一看守所,男士被非法關押在陶家嶺。

6、武漢黃陂區張玲梅、李秀梅、江代蘭被非法抓捕

2019年6月14日,武漢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張玲梅(77歲)、李秀梅(68歲)、江代蘭(71歲)三人在黃陂區宋崗佳海工業園發真相資料,發到一個便衣手裏,便衣當時喊來警車,三人被非法抓捕到黃陂區宋崗騰龍派出所。

7、武漢市4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2019年4月18日上午8點左右,湖北省武漢市東西湖區將軍路一法輪功學員徐某某(女,50多歲)在住家附近行走時,被蹲坑的10幾個便衣強行搶走身上鑰匙,並押著徐某某和一位路上相遇的余某某(女,60多歲)到許某家中,翻箱倒櫃,所有私人物品隨意亂丟亂放,一片狼藉,最後徐某某的私人的電腦、打印機、錢幣、真相資料等等都被搶走。前來探望徐某的5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樂珍也被綁架,後來一位60多歲女法輪功學員也被綁架。這些蹲坑的便衣有將軍路派出所人員,也有東西湖區國保大隊的,便衣有男有女。老年法輪功學員余某某被3個女警察強行按在鐵椅子上,余某某堅決不配合,派出所警察的詢問、搜查、登記、按手印等惡行也不配合,下午5點左右余某某被家人接回家中,家中的大法書籍也被搶走。

三、經濟迫害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遭受經濟迫害造成損失超過百萬元,有8人遭綁架被搶走現金17萬元,1人被非法開除工職,5人被停發退休養老金,3人被扣發退休養老金。

1、武漢市法輪功學員付攸生、朱光榮被綁架 被搶走現金九萬元及財物

2019年9月10日上午,湖北省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付攸生在漢陽火車站發真相資料時,發到一個便衣警察手裏,便衣警察把付攸生綁架到漢陽火車站派出所。法輪功學員朱光榮知道後,趕緊到漢陽火車站派出所勸善要人,也被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中午,付攸生、朱光榮兩家同時遭非法抄家,警察從付攸生家拿走現金九萬元及財物等。當晚倆人被劫持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2、張波、周國強、熊友義、李軍等六人被綁架 八萬多元現金被搶走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點鐘,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刑偵警察聯合武昌區余家頭和水果湖派出所、國保、特警,至少出動四輛警車,其中有一輛大巴警車,至少有特警十幾人,闖入洪山區中北路姚家嶺站東湖熙園物業,將正在上班的法輪功學員張波、周國強、熊友義、李軍等六人綁架。警察強行撬門抄家,搶走私人物品和幾個人多年打工的工資積蓄八萬多元現金。

3、武漢王春紅遭非法開除 家人受牽連

武漢法輪功學員王春紅於二零一八年屢遭社區人員騷擾、威脅,更因免被劫持而流離失所,後來被工作單位非法開除。金銀湖派出所駐社區警察、社區人員先後多次上門騷擾王春紅家人,還綁架其家人到派出所迫害。

4、湖北省武漢市馮繼武老人退休金已經停發

武漢市漢陽區年過七旬的法輪功學員馮繼武近期在沙洋監獄遭遇嚴重迫害,被關小號,還被強制勞動。其女兒從美國回來探監遭到沙洋監獄拒絕,任何人都不能探監。家人去領馮繼武的退休金,發現馮繼武的退休金已經停發了。

5、漢陽七里一村高寶麗養老金被停發

2019年8月20日,漢陽七里一村社區居委會維穩辦負責人王幼新帶人到法輪功學員高寶麗家要求她寫「三書」和簽字不煉功,被高寶麗拒絕。2019年11月,高寶麗養老金被停發3000元。

6、武漢大學大法弟子周錫坤被無理停發養老金

2018年11月,武漢大學信息學部計算中心主任王新華和副主任廖曉明,到周錫坤老人家裏,讓家屬簽字,停發周錫坤養老金,並揚言單位要開除周錫坤。2018年12月即開始停發養老金,周錫坤被冤判三年,目前仍關押在范家台監獄。

7、錢有雲退休工資被停發

二零一九年二月底,錢有雲在家接到社保局的電話,電話中告知讓錢有雲把她被關押期間已發放的退休工資全部退還給人社局的銀行賬號。如果不返還,就要從三月份開始停發她的工資直到扣完在押期間領取的工資金額總數為止。

8、武漢青山區社保處對唐國英的每月工資由三千三降到三百元

法輪功學員唐國英,女,六十八歲,家住青山紅鋼城21街5門2號,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以來,按照大法「真、善、忍」標準修煉心性,做一個好人。可是,武漢青山區社保處從六月份開始將唐國英的每月工資由三千三降到三百元,藉口是要執行所謂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的巜關於退休人員被判刑後有關養老保險待遇問題的覆函》的邪惡文件。

唐國英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二日因貼武漢惡人榜的真相資料時,被惡人綁架後被非法誣判四年,後來在二零零六年時,她兒子也是被誣判三年半回來後拿回了唐國英的工資卡(即存拆)。他們現在要把唐國英兒子所用的錢全部扣回去,從六月份開始本每月應有三千三百元的退休養老金扣了每月只給唐國英三百元生活費。

9、武漢劉水生被停發退休工資

二零一九年七月,武漢市江漢區社保局停發法輪功學員劉水生的退休工資(約三千七百元人民幣),藉口是執行所謂武漢市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受到刑法處分人員工齡計算及養老待遇的若干政策。

劉水生,男,六十九歲,武漢市江漢區天門墩812廠退休職工。劉水生於一九九六年開始煉法輪功。二零一零年,劉水生在范家台監獄被迫害時,他的單位(812廠)幫他辦理了退休證書(2010年3月辦理),到二零一九年六月,他的退休工資是每月三千五百元。這次武漢市江漢區社保局不僅停了他的退休工資,還要他上繳三十多萬元,藉口是因為他修煉法輪功曾被「判過刑」所以不能發退休工資,不能有合法的退休待遇。

煉法輪功前,劉水生癱瘓在床,修煉後,他能下地行走,行動自如,無病一身輕。劉水生曾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講述自己學法後親身受益的經歷。

二零零三年三月,劉水生被東西湖區將軍路派出所綁架,並被非法判刑八年(只因為他修煉法輪功做好人)。二零一一年,劉水生從范家台監獄冤期已滿應回家,卻又被劫持到江漢區二道棚洗腦班,後來又轉到湖北省南湖板橋洗腦班迫害。劉水生在獄中和在洗腦班期間遭受酷刑迫害,包括暴力毆打,飯食中下毒等等,出來時原本健康的他頭髮全白,牙齒鬆動,行動緩慢,不能做家務,生活自理都很困難。

10、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洪桂梅、竇堰生冤獄兩年 退休金被扣發

2017年7月20日,武漢市東西湖區610,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常青花園派出所十幾人到洪桂梅、竇堰生家中,非法抄家,拿走電腦一台,打印機二台,打印耗材,Mp3兩個,手機二部等私人物品。後來兩人被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非法判刑兩年,各被勒索罰金人民幣五千元。兩人兩年期間的退休金合計十幾萬元,被武漢市江岸區社保局全部扣發, 給法輪功學員的生活造成了很大影響,是嚴重的經濟迫害。

四、遭迫害含冤離世案例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武漢法輪功學員遭迫害含冤離世4人。

1、武漢市法輪功學員萬大久遭迫害離世

武漢市漢陽區法輪功學員萬大久女士,遭四年冤獄迫害,二零一九年出獄不久,於五月六日再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漢陽玉筍山洗腦班,回家不知吃喝拉撒,神智不清,疑被藥物迫害,大約於九月底十月初含冤離世。

萬大久女士,又名大萬久紅、萬久雲,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受益,無病一身輕,並且思想境界得到了昇華。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萬大久將一張神韻光碟發到了國保便衣警察戴詩學的手裏,被漢陽區洲頭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警察搜去幾十張有關法輪功的光盤。萬大久女士被非法關押到武漢市第一看守所。

武漢市漢陽區法院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上午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萬大久女士。公訴人指控萬大久製作和傳播法輪功宣傳品是「破壞法律實施」罪,萬大久駁斥道,自己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講真相救人沒有錯,更談不上違法犯罪。她要求當庭播放真相光盤,讓現場的人都看看,這些光盤內容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是正的還是邪的。

律師則從法律角度進行無罪辯護,指出:中國憲法也規定了信仰自由;萬大久信仰法輪功本身符合憲法的規定,傳播自己的信仰,屬於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範疇;國家法律從來就沒有禁止過公民修煉法輪功,萬大久的行為沒有違背任何法律,不得予以定罪。萬大久無論從事實上還是法律上都沒有構成犯罪,希望立即釋放萬大久,以減少冤假錯案。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武漢市漢陽區法院罔顧事實和法律,將萬大久非法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萬大久依法提出上訴,二零一六年六月,武漢市中級法院審判長梁銳不依法辦案,既不開庭審理,也不發回重審,維持原判。萬大久對二審結果不服,委託家人繼續申訴。六月二十五日,萬大久的大姨張晨娥等人到漢陽區法院遞交申訴狀和法輪功真相信時,被漢陽區法院副院長劉言勝、法官梁宏招來派出所警察非法扣留10多個小時。

萬大久一直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寶豐路女子監獄,受盡各種酷刑折磨。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出冤獄後丈夫已經再婚,她無家可歸,暫住漢陽區江堤中路漢江苑的前夫家。

由於武漢要開軍運會(2019年10月18日至10月27日),萬大久才出獄回家,社區的人就找到她家騷擾她。回家才半個多月,五月六日萬大久又被漢陽區周公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漢陽玉筍山洗腦班(對外稱「江漢區法制教育基地」)。

萬大久這次在洗腦班不知遭到何種迫害,軍運會後,回家不知吃喝拉撒,也不說話,不知被用了甚麼手段迫害,神智不清,懷疑被藥物迫害。後來,被她哥哥送去醫院就去世了,去世時間離軍運會結束不到一個月。

2、修法輪大法絕症康復 武漢市康佑元遭迫害含冤離世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康佑元多次遭綁架迫害,其中兩次被關洗腦班;兩次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三年,並遭酷刑折磨,身體受到極大的摧殘,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康佑元,男,一九四九年十月生,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患胃癌等多種疾病,動過三次手術,醫院醫生稱無藥可治。一九九七年五月二日,康佑元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修煉一段時間後,胃癌等各種病症消失了,成為一個健康的人。

就是這樣一個在死亡線上掙扎,煉法輪功煉好了的人,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也不放過。康佑元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告訴民眾自己切身修煉心得和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曾經六次遭武漢市「610」和國保警察綁架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康佑元老人在武漢市東西湖區額頭灣大市場(武漢市第一看守所和武漢市行政拘留所附近)與人用零錢換整錢時,被額頭灣社區的工作人員陳啟芳、胡運蘭強行扣留,而後被東西湖區吳家山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從其身上搜出258元印有「法輪大法好」和「退黨保平安」字樣的人民幣,後送往東西湖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於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開庭審理,法院只允許一名親屬旁聽,法庭上康佑元及律師做了無罪辯護。然而法院還是於八月十五日非法對康佑元判刑三年,於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劫往洪山監獄,後被非法關押湖北省漢口監獄,遭到非人的迫害。

在遭受三年冤獄中,康佑元的身體受到極大的摧殘;出獄後很久也沒有恢復,於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

3、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李建華在迫害中離世

武漢市青山區法輪功學員李建華,女,六十六歲,因修煉法輪功遭受中共長期迫害,於二零一九年二月四日(大年三十)下午五時左右含冤離世。

李建華原青山4262廠職工,於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獲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滅絕性的迫害,李建華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遭到當局綁架,先後被非法關押在青山區洗腦班和拘留所。後她又兩次被非法勞教,共陷獄三年半。

李建華被關押在武漢市河灣女子勞教所期間,受盡折磨,一度幾乎癱瘓,視力減退到0.001-0.025,近乎失明,出獄後生活難以自理。當地警察和居委會人員還將她作為重點迫害對像,夥同單位開除了她的工作。

李建華本來因修煉法輪功而身心健康,是當局的殘酷迫害,導致了她的去世。

4、武漢市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彭望琴在迫害中離世

武漢市黃陂區法輪功學員彭望琴女士,在中共邪黨二十多年來的打壓迫害中,遭到非法勞教、拘留、關洗腦班、抄家、以及黃陂區公安分局國保科和長堰派出所警察夥同街、鄉、村三級邪黨人員經常不間斷的上門騷擾,於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含寃離世,時年五十六歲。

彭望琴,一九六三年出生,武漢市黃陂區長堰街人,修煉法輪功後,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嚴格要求自己,身心健康、心地善良,處處為別人著想、是一位道德高尚的好人。

在二十多年來的打壓迫害中,彭望琴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丈夫遠走千里他鄉,另謀生計去了。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被拆散。回家後,警察和鄉村幹部三天兩頭闖進她家騷擾,她被迫流離失所。

彭望琴在被非法關押洗腦班期間,絕食反迫害,惡人為了強制轉化她,幾個彪形大漢對她施以強行野蠻灌食,她滿口牙齒幾乎一半被撬鬆、撬掉,鮮血從口裏往外流,流滿了雙頰,又從臉上流到上衣,上衣全部被鮮血染紅。惡人害怕其慘無人性的惡行被同關押在洗腦班的其他人員看見,端來一盆涼水,照她臉上猛潑上去,雖然沖掉了她臉上部份鮮血,但她全身濕淋淋的,就這樣,惡人把她拖回監室揚長而去。

幾天後,惡人見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害怕她死在洗腦班,於是,把她送回黃陂區中醫院搶救,當時,等候在醫院門前的兒子,看到自己的娘親被迫害成這般模樣好不心酸,將她從車上背到搶救室搶救。

出院後,經過一段時間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得到一定的康復。可是,邪黨人員又找上了她家的門,鬧得全家老幼人心惶惶,驚恐不安,無法正常生活,她被迫流離失所,直至她離世前。

法輪功學員修心向善、講事實真相,在任何社會、任何地方,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是應該受到表彰的。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而在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他們無視法律,在610的背後唆使下昧著良心,踐踏法律,執法犯法,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