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份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四日】據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份報導,中共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還在執行江澤民「政治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酷刑迫害、強制轉化還在繼續。僅二零一九年就有878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入獄,13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監獄非法關押期間因遭受酷刑被迫害致死。

中共監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殘害好人、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是中共反人類的邪惡本性。曝光邪惡的目的是揭露中共惡黨的邪惡本質,解體邪惡,終止迫害。

下面是近期中共監獄非法迫害法輪功學員部份惡行。

一、非法迫害生命垂危 監獄稱死了不負責

◆胡林生命垂危 遼寧省瀋陽市康家山監獄稱死了不負責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九日報導,瀋陽市47歲的法輪功學員胡林,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因為發放真相資料被綁架,六月二十日被法庫縣法院非法判刑兩年。

胡林被非法關押在法庫縣看守所期間,四肢被銬在鋪板上呈大字型拉直,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裏不拔出來。看守所指使在押犯人經常毆打胡林。在看守所的最後一個月裏,胡林被鎖在角落裏身體不能動,被折磨的皮包骨,腿失去知覺,身體器官衰竭。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床上灌食

在胡林生命垂危之時,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被投入瀋陽市康家山監獄二大隊。從二零一九年五月至今近八個月,胡林一直以絕食抗議迫害,現在心跳每分鐘只有40~50次,時刻都面臨著生命危險。瀋陽市康家山監獄不但不放人,還說胡林不轉化、不認罪,屬於自傷自殘,死了監獄不負責。親友到瀋陽市直康家山監獄的管城郊地區檢察院反映情況,院方說等人不行再談責任問題。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下午一點在瀋陽市沈北尹家鄉康家山監獄被迫害致死。

胡林當年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後就職於瀋陽飛機研究所(六零一所),任工程師,因工作出色,受到領導、同事的認可。修煉法輪功後,更是以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胡林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綁架、被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並遭受毒打、「約束帶」、電棍電擊、剝奪睡眠、奴役等殘酷迫害。

關於胡林遭受迫害的情況,見明慧網文章《一名航空工程師在中共暴政下的悲慘遭遇》、《優秀工程師胡林遭非法庭審 稱被「上拉板」》、《生命垂危的胡林被投入瀋陽市康家山監獄》等。

◆王志勤被河北冀東分局第五監獄迫害致腦瘀血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報導,二零一七年底被河北省樂亭縣國保大隊、馬頭營派出所和港口派出所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王志勤,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需進一步核實),目前在河北省監獄管理局冀東分局第五監獄被迫害致腦瘀血,不能說話,生活不能自理,家屬要求保外就醫,遭獄方拒絕。

◆賴志強被冀東監獄迫害得神志不清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一日報導,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河北省唐山市法輪功學員賴志強的妻子終於見到了被冀東監獄迫害致腦血栓的丈夫。一年多前,賴志強在冀東監獄被迫害致腦血栓,家屬曾多次到冀東監獄要求會見賴志強,均被獄方無理拒之門外。這次妻子見到賴志強,他是被抬出來的,人幾乎不會動了,妻子看著他哭,他卻一點表情也沒有,好像根本不認識人。家屬要求辦理保外就醫,監獄說告示出來了,等省裏審批。同時,他們向家屬索要幾千塊錢,說是給賴志強治病、買藥。

◆法輪功學員樊英在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被迫害人事不省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報導,四川省成都市雙流縣法輪功學員樊英被秘密審判5年,從二零一九年四月份被再次關押到成都龍泉女子監獄(以前叫川西女子監獄)後,一直遭受「九不准」待遇,並多次遭受酷刑毒打,最近一次遭受酷刑,回到監舍時已人事不省。

一同被關押在女子監獄的成都法輪功學員鐘芳瓊均也被迫害的很嚴重,希望大家關注成都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湖北咸寧市黃秋珍被劫入武漢女子監獄 迫害致急性腦梗塞 情況堪憂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一日報導,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湖北省咸寧市溫泉區法輪功學員黃秋珍的兒子滿懷希望地帶著妻子和幼小的兒子,前往武漢女子監獄探望母親,沒想到被武漢女子監獄冷酷地拒絕,說黃秋珍沒達標,就是沒有所謂的「轉化」,而且正在住院。監獄方給了她兒子一張傷病告知書就把他們一家打發走了。

監獄法四十八條規定被監管人都有親屬探視權。黃秋珍的兒子是請假千里迢迢地趕在接見日去探望的。可獄警根本無視監獄法的存在,擅自剝奪黃秋珍家屬的探視權。黃秋珍的兒子想給母親辦保外就醫,可社區不給開證明,律師就不能代表家屬前往探視。

到目前為止,現年61歲的黃秋珍被劫持入獄還不到四個月,身體就出現這麼嚴重的病症,監獄方又不讓家屬見,不知是真的病了還是被打的?

在中共對法輪功至今長達二十年的迫害中,黃秋珍女士堅持按照真、善、忍法輪大法的要求修心向善、做好人,堅持自己的信仰,被停職停薪三年,七次被綁架,四次被騷擾、二年非法勞教,一次非法關押到洗腦班,多次被非法抄家,直接經濟損失數萬元,在勞教所遭受了慘無人道的折磨。

公安警察、檢察院和法院相互勾結,枉判黃秋珍四年,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被強行送往武漢女子監獄。

◆北京七旬賀文被冤判三年半 在北京公安醫院重症監護室被鼻飼迫害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報導,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七十歲的北京法輪功學員賀文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關押在北京東城區看守所,賀文一直絕食抗議,並提起上訴。十二月八日,被送公安醫院(北京第二看守所)重症監護室,鼻飼並輸液,家人不得見。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北京法輪功學員賀文女士,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大法之後不久,折磨她多年的支氣管哮喘、高血壓、腰椎間盤突出等疾病不治自癒,真正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全家人讚歎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下午,賀文在天安門廣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被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天安門派出所。次日,天安門派出所警察四人、西城區月壇派出所警察、廣電二區居委會等多人到賀文家非法抄家,抄走法輪功真相資料多本。七月十八日,賀文被所謂取保候審回家。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賀文在北京市東城區法院被非法宣判三年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七千元後,被關押到東城區看守所。進入看守所後,賀文一直絕食抗議,並提起上訴。賀文被送公安醫院(北京第二看守所)關進三人一間的重症監護室,現在每天被鼻飼並輸液。至今,公安醫院拒絕家屬探視、聯繫賀文。

◆廣東普寧好交警彭輝生在韶關北江監獄被迫害致嚴重肺病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報導,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普寧市法輪功學員彭輝生,被佛山市三水區西南刑警中隊錢展江等綁架。彭輝生被非法關押到三水看守所,之後彭輝生被誣判六年,劫持到韶關北江監獄。

前不久,彭輝生被監獄迫害出現嚴重肺病,家屬被告知去監獄看望。此前,彭輝生被非法關押於看守所期間,被查出有嚴重的冠心病、高血壓等,隨時有生命危險,但依然被快速庭審,並強制劫持入獄。

彭輝生,五十六歲,原是普寧市公安局交警大隊交管股副股長,修煉大法使他明白了真、善、忍才是生命的準則,無私的處理好各種交通事故。然而,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彭輝生被迫辭職。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八年,彭輝生曾在梅州監獄被酷刑迫害四年。又被多次關押在看守所、洗腦班折磨。

◆吉林省吉林市豐滿法輪功學員岳乃明被公主嶺監獄虐待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報導,吉林省吉林市豐滿法輪功學員岳乃明,在公主嶺監獄九監區入監(新生)隊被虐待,現在正在住醫院。

從去年九月份開始, 岳乃明每天三餐都是半碗玉米麵粥,並且被暴力虐待、電擊、打罵等酷刑折磨。

參與迫害人:沈旭東(續)指導員、李明洋(陽)幹事、李凱(楷)幹事。

二、酷刑迫害 搧耳光、橡皮棍打、電棍電、灌辣椒水

◆重慶市法輪功學員堯榮宣在永川監獄被野蠻灌食 門牙全被打掉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報導,重慶市永川區法輪功學員堯榮宣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在家中被中共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重慶永川監獄十監區。

堯榮宣,原是西藏昌都軍分區司令部會計、邊防四團財務股長。他工作一直兢兢業業,受各級嘉獎數十次等。一九九八年,堯榮宣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中共江澤民團伙迫害法輪功後,二零零零年八月,被強制復員。從二零零一年二月至二零零九年底,堯榮宣先後被非法勞教一年七個月、冤判七年徒刑,在勞教所、看守所、監獄遭種種殘忍折磨,身心受到嚴重迫害,幾度差點死在中共監獄裏。

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晚,堯榮宣再被綁架,當晚被非法抄了家,沒開任何清單。後被永川區法院誣判五年,現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市永川區監獄。在監獄,堯榮宣絕食反迫害,被野蠻灌食,差點失去生命,惡人把他的上門牙全打掉了。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潘峰在安徽宿州監獄被搧耳光、腳踹、橡皮棍打、電棍電、灌辣椒水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二日報導,安徽淮南市法輪功學員潘峰,男,41歲。二零一八年四月份左右在所住的前鋒一村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者誣告,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現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監獄迫害。潘峰曾兩次被非法判刑,遭冤獄迫害近十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晚七時左右,安徽宿州監獄一監區長楊保生(警號3420035,手機號15956016563)把潘峰叫到辦公室問他:「你知道兩書嗎?」潘峰迴答:「知道。」楊保生又問:「你寫不寫?」潘峰迴答:「不寫!」楊保生一聲令下,一監區教導員鐘曉東(警號不詳)與值班警察簡相乾(警號3420244)衝上來將潘峰銬起來掛到辦公室牆角上邊的釣鉤子上,開始瘋狂的毆打,搧耳光、腳踹、橡皮棍打、電棍電以及辣椒水,一直毆打至九點多,潘峰被打得遍體鱗傷,全身多處淤血至紫黑、眼睛也發黑。當被他們放下來時,已經無法獨立行走,因傷勢過重,潘峰疼痛難忍,無法入睡。

次日潘峰絕食抗議,警察將潘峰非法關進禁閉室(禁閉室白天見不到太陽,晚上見不到月亮),喝水、上廁所都是從一個蹲式馬桶便池裏取水,晚上的被子極薄、極破、極臭。一天一頓飯,只有一個小饅頭。普通人都不夠吃,更別說有重傷在身的人了。並且不准人躺著、坐著,必須面對牆壁筆直站立。從八月十三日到八月十七日,楊保生一夥多次將潘峰銬起來掛到鉤子上,只是因為潘峰不違背良心污衊法輪功,不寫所謂的兩書。

◆姜偉在遼寧女監遭摧殘 挨打、受餓、關小號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二日報導,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學員姜偉女士,因起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被綁架,被枉判十二年,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曾遭小號迫害。如今,姜偉女士在「集訓大隊」被迫害得十分憔悴,身體不支。

姜偉絕食抵制迫害遭野蠻灌食,探視時臉上還留著灌食管
姜偉絕食抵制迫害遭野蠻灌食,探視時臉上還留著灌食管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姜偉依照中國憲法,向最高檢察院遞交了控告首惡江澤民的控告書,並得到了高檢的簽收回執單。此前,姜偉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被非法勞教三年,後又被枉判八年,共十一年冤獄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姜偉才結束八年冤獄釋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姜偉女士被投進遼寧女子監獄,分到一監區第一監區迫害。

演示:關小號
演示:關小號

期間,姜偉多次遭毆打,在炎熱的三伏天,姜偉被關在小號裏,只能躺坐、不能站立、吃喝拉撒都在一處,而且蚊蠅成群,足足半個月的時間。小號裏悶熱不透氣,被成群的蚊蠅叮咬折磨,姜偉全身沒有一塊好地方,整日整夜的不能睡覺,似乎隨時都可能窒息。本來就被折磨得非常虛弱的姜偉,經過了又一個殘酷的十五天小號迫害,她被折磨得不能進食,吃啥吐啥,全身浮腫,出小號後,姜偉被直接送進監獄醫院。

二零一九年四月份,姜偉被強行送到遼寧女子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點「集訓大隊」迫害。據了解,姜偉經常挨打、受餓、遭體罰,整個人瘦了一大圈,臉色十分憔悴,身體有些不支。

姜偉只因修煉法輪功,想有個好的身體做個好人,就先後遭三年勞教、八年冤獄和如今再遭十二年冤獄。在冤獄中姜偉只是申請自己應有的權利,按正常渠道反映情況,就遭到多次的毒打、虐待、關小號等殘酷折磨。

姜偉遭迫害的情況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只是冰山一角,其真實的遭遇還被遼寧女子監獄掩蓋著。

◆堅持信仰 畢建紅在山東女子監獄遭虐待、毆打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三日報導,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煙台市芝罘區法輪功學員畢建紅遭福山區河濱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同年十一月被劫持到山東女子監獄。她絕食反迫害,近期二十多天不允許她洗漱,獄警和包夾刁難她,三個包夾將她毆打致腰痛。

畢建紅
畢建紅

畢建紅堅持信仰真、善、忍,被再次收監後,自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開始絕食反迫害,她被放在涼地上睡覺,導致雙腿失去知覺,只能坐輪椅。三個月後,畢建紅身體極度衰弱,被送監獄醫院住院。

之後,畢建紅被送回十一監區,監區人員不讓她洗漱,家屬去探望時,畢建紅已回監區二十多天了,不讓她洗漱,並且獄警指使李玉豔(音)、湯圓圓(音)等三個包夾打她,致使畢建紅腰部疼痛不已。

二零一五年六月,飽受摧殘、迫害的畢建紅女士與母親向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遞交了對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詳情請見《遭山東女子監獄迫害險失生命 畢建紅控告江澤民》。

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畢建紅再遭福山區河濱路派出所綁架、非法抄家,於十一月二、三日被劫持到山東女子監獄。畢建紅一直絕食抵制迫害。期間遭受的迫害,請見《再次被劫持入獄 畢建紅在山東女子監獄遭虐待(圖)》。

◆陳淑英、周亞芳等法輪功學員在遼寧女子監獄遭迫害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二日報導,法輪功學員陳淑英(據說是朝陽人)、凌源市法輪功學員周亞芳,目前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著迫害。陳淑英的手腳被銬在床桿上,甚至大小便都不給解銬;周亞芳每天都被包夾犯人丁鳳君折磨的痛苦不堪。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酷刑演示:銬在床上

大連法輪功學員方彩霞被綁架,遭非法判刑四年,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的極其憔悴。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日,監獄電話告知她的家屬,不准上監獄去看望,不准給方彩霞存錢。家屬問為甚麼?對方說是「上面的命令」,為此家屬很擔心。

法輪功學員陳淑英,現在監獄中被迫害出現了病狀,被送進監獄醫院。在醫院中因為煉功被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通過監控錄像看到,醫院的獄警因此阻止她煉功。但陳淑英拒不配合,還是繼續煉,獄警就把她的手腳銬在床桿上,不給鋪床墊,不給被蓋,甚至大小便都不給解銬。陳淑英遭受著非人的折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凌源市法輪功學員周亞芳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三日被綁架構陷,非法判刑六年,現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七監區二小隊,被嚴管,長期以來一直遭受著迫害。

周亞芳因拒穿監獄中發的拖鞋,被犯人執行員張希豔、靳東雪、蔣亞芳強行把她自己穿的拖鞋扔了。周亞芳在寒冷的冬天就只穿一件單衣、單褲,腳穿一雙板鞋,沒穿襪子。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周亞芳因喊法輪大法好,被包夾犯人丁鳳君(葫蘆島人)用膠帶封住嘴。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又因喊法輪大法好,被犯人丁鳳君用口罩勒嘴,臉也被摳破了。現在的周亞芳每天都被包夾犯人丁鳳君折磨的痛苦不堪。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遼寧省女子監獄為了逼迫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迫害手段極其殘忍,如:開水澆身、打毒針、電擊、灌辣椒水、辣椒皮塞陰道、吊銬、扒光澆涼水、超強奴役等等。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被曝光的就已有三十六人。

遼寧女子監獄七監區:監區長張秀麗、二小隊隊長張藝。

◆法輪功學員吳娟在遼寧女監遭毆打、折磨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九日報導,遼寧省鳳城市法輪功學員吳娟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鳳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九年二月被關入遼寧女監五監區。近日得知,吳娟被強制「轉化」迫害,遭警察指使的犯人罰站、不讓洗漱、經常遭毒打。

吳娟被強迫每天在幹活的車間罰站,晚上收工以後,在監舍也一直站到九點以後。有一次,吳娟不配合對她罰站的迫害,她坐了下來,吸毒犯張仁楠對她一陣毒打。還有一次,吳娟被帶到了車間樓上庫房,張仁楠和另一個吸毒犯侯俊麗對她拳腳相加。從此以後,吳娟胸疼,不能伸直腰行走。犯人張仁楠不但打她,甚至還往她身上、褥子上澆水,不讓她睡覺。直到現在,吳娟一直受著迫害,罰站、不讓洗漱、經常遭受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吳娟被非法關押後,吳娟的公公劉殿芳在要求無罪釋放吳娟的控告書中寫道:
「我兒媳自從九八年修煉法輪功以來,人品越來越好,性格也越來越好,孝敬公婆,體貼丈夫,愛護孩子,善待周圍的一切人,是有口皆碑的好媳婦。然而,自從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她先後被非法勞教、判刑。在她入獄的三年中,我老伴常常以淚洗面,因憂愁過度而去世。當她出獄時,家中只剩下了風燭殘年的我。為了照料我,她沒有再嫁人(我兒早年去世)。

「法輪功要求每位修煉的學員嚴格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是教人向善的功法,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我兒媳雖然被冤枉入獄,但她從未怨恨過陷害她的人,樂觀地面對一切。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錯,更沒有罪!警察是抓壞人的,不應抓好人、關押好人。懲惡揚善是你們的天職,盡職者得福報,迫害善良違背天理。所以,希望貴局對我提出的控告仔細偵查,無罪釋放我兒媳。」

然而,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在鳳城市公檢法的構陷下,吳娟被鳳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如今,吳娟因堅持信仰正在遭遼寧女監五監區的暴力迫害。

主要責任人:

五監區一小隊隊長:田宇(音)
教育科長:李岩

三、中共監獄惡行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日報導,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大概有四十人左右。監獄經常採用的迫害手法是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詆毀法輪功的洗腦錄像,還用電棍電、坐小板凳,把學員的頭扣在膝蓋上綁起來後再吊起來。每天只給吃很少的玉米糊糊粥等。平時監獄的飯食也很差,米、麵都是變質陳糧,已經有味了。

監獄還以各種理由不讓法輪功學員給家人打電話。有的家人已經給學員交了錢辦了減刑,等到了刑期監獄卻遲遲不放人,最後拖延了很長時間才放人,等於是變相騙錢。

◆目前遼寧鞍山市有45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報導,鞍山市目前有45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監獄,其中魏志義被非法判刑二十年、申海龍被非法判刑十八年,他們二零零二年四月因插播法輪功真相被綁架、非法判刑,現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瀋陽市第一監獄。

海城市南台高中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王宏柱
海城市南台高中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王宏柱

海城市南台高中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王宏柱,一個本該受到社會推崇備至的道德典範,卻因海城市國保大隊掃黑除惡人數不夠,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被綁架,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被鞍山市立山區法院非法庭審,被枉判三年半、勒索罰金五千元。

◆曝光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五日報導,吉林省女子監獄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是八監區,現任監區長叫錢偉(原入監監區長),二零一九年六月中旬接替倪笑虹(調到二監區),逐漸的把各區隊的獄警、大員(監區長安排協助獄警管理一個區隊的各項事務的刑事犯人,一個區隊一個大員,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要角色)幾乎全部調換、調整。

一樓成立嚴管隊(即攻堅隊),錢偉等人認為原一樓主管獄警孫寧莉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迫害手段不夠力度,八月下旬把張宇調到一樓,張宇曾在嚴管緊閉區任職,手段狠辣,曾把法輪功學員劉香卓用辣椒水弄得滿臉大泡。張宇把不配合的法輪功學員一個一個叫出去,讓她們給家裏人打電話報平安後(即使是「五書」寫完一年的都有不能給家裏人打電話的情況),開始給她們施加壓力進行迫害,把原來不配合的集中在一樓的管理模式變成分開迫害,有的被送到三樓和四樓,一個樓層放一個。把不配合「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單獨關押在一個監室,每個屋四個包夾二十四小時看著。八月末一樓最後面一個屋擺了一張「死人床」,準備把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銬到床上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圖:死人床

她們還利用刑事犯故意為難、生事等行為,誘使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做出一些她們認為違反「監規」的舉動,從而把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送進小號,到了那裏怎麼迫害就很少有人能知道了,除了本人以外其他人無從得知全部。吉林市車平平就曾被以莫須有的名義關進小號迫害。車平平二零一九年八月末被送進小號,後絕食,每天兩撥人抬到醫院灌食兩次。

吉林體育學院教師車平平
吉林體育學院教師車平平

吉林省女子監獄一直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急先鋒,經常有全國的監獄等系統人員來參觀、學習所謂的迫害經驗和手段。本省的和外地的都有,甚麼江蘇的,雲南的都過來參觀學習如何洗腦迫害法輪功學員。

吉林省女子監獄八監區也成為司法部下來視察的重點監區,二零一九年三月末為了迎接司法部的視察,監獄把八監區除了樓沒換,人沒換,能動的地方都動了,每人發了一份新的牙杯、皂盒、毛巾、臉盆、拖鞋、保溫杯和行李箱,就連垃圾桶都換了新的,走廊過道從新粉刷,能美化的地方全都美化,檢查的人一走除了行李箱其餘東西全部收起來,等下回再有參觀、視察的又拿出來擺上。粉飾太平,弄虛作假這一套真是體現的淋漓盡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