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教師救孩子 退休後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三歲,退休前是一名小學老師。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始終按照師父的大法往上修,過程中有剜心透骨去執著的痛苦,也有心性提高境界昇華後的喜悅,更多的是沐浴在大法中的輕鬆和快樂。今天只和大家說一說我作為教師如何教育孩子及退休後講真相救人中的故事。

讓孩子們沐浴大法洪恩

這個班從一年級一直到小學畢業都是我帶的。孩子們的童真掛在臉上,看到他們我就從心裏高興。但看到學生的課本和規定的教學方法,就為孩子們的未來著急。我怎麼讓孩子們少受污染呢?

我就在正見網上搜集神話故事,每天在講課中將這些故事穿插進去。例如:講女媧造人的故事,揭穿人是猿猴變的這個謊言,讓他們知道人和動物的區別,更不能變相的罵自己是動物和畜生。也講了女媧造人後,人類遇到了災難,女媧放棄自己的一切去救度人類,使人類免於毀滅。用這神話故事讓孩子們樹立有神論,破除無神論。

為了使孩子們的道德品質提高,我經常講古代的一些小故事。如:古代人沒有現代人的汽車、電動車和自行車等現代化工具,他們大多是步行或騎馬,一般百姓人家走親串友多數是步行。有一位回娘家的婆婆走在半路時想起一樣東西沒拿,就將隨身帶的雞蛋放在路邊,圍著雞蛋在地上劃了一個圈,就回家去取東西。回來後雞蛋仍在那裏。那時的人思想品德是高尚的,他們知道劃圈是代表著這東西是有主的,另外也不能隨便拿別人的東西,因為那樣會失去德。「德」就是道德,這東西可不能隨意丟掉,他是人身上最寶貴的東西。人沒有德,天上的神就沒法看護這個人了,所以同學們要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讓天上的神仙保護我們。孩子們很愛聽。

為了讓孩子們好好學習,我就講《悠遊字在》中倉頡造字的故事,講漢字的來歷和毛筆的來歷,珍重每一個漢字,講岳飛的精忠報國和花木蘭從軍不圖名利等等,啟發孩子們的善心。

有了以上內容的鋪墊,我就細雨潤物似的把「真、善、忍」的普世價值穿插進去,孩子們很快接受了。這時我就用一種形式讓孩子們實踐著。有一天我說:同學們,從今天開始我上課前不要起立了,你們就坐在座位上每人在心中默念「真、善、忍」一分鐘,然後我們上課。但是其他老師來上課大家還是要起立的。孩子們高興的舉雙手贊同。這樣做真的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課堂紀律非常好,精力集中,接受知識快,這個班經常是以全年級第一名的好成績受到表揚。

孩子們聰明著呢,他們都明白我煉法輪功,有的家長也知道,他們能感受到我是為孩子們好。學校老師有時問我:你是用甚麼方法讓孩子們這麼聽話的,成績還這麼好?我直言不諱的說:讓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老師會笑著說:「你真逗!」他們哪裏知道這是偉大的佛法所顯現的威力呢!

孩子們不僅在課堂上聽話,還在一言一行中實踐著真、善、忍。有一次兩個男生發生了口角並動起手來,被其他同學送到我的辦公室,他倆各說各有理,爭論不休。我說:「誰也不要說了,每人都先想自己哪做的不對,想兩分鐘後再給我說。」一會兩個孩子都說自己錯了,對不起對方,最沒想到的是,兩個孩子一起向我鞠躬,高興的互相手搭著背走了。

有一位女生,平時性格內向,學習成績不錯,我安排她到後面的座位上坐。但畢竟都是孩子,有些調皮的孩子就欺負她,她一直不說,而且忍的很坦然。有一次開班會,有位同學就把她受欺負的事說了,我問她:「你為甚麼不向我彙報呢?」她說:「老師您不是說要忍嗎?忍一忍海闊天空。」同學們立即鼓起了掌,她以品德感化了同學,同學們高票推選她為班長。

一晃到六年級了,我怎麼讓孩子們把隊退了呢?說來也巧,那是一個活動結束後,孩子們很熱,脖子上還要圍著那個紅布條,很難受。我說:「這麼熱的天,脖子上還要圍著這個紅布條是不是很難受啊?」大家回答說:「是!」我說:「能不能從明天開始咱們不戴這個東西了,咱們向天上的神說從今天開始不戴了,退了它吧。願意退的舉手。」全班孩子都舉了手。我就給孩子們全退隊了。可是這面臨星期一升血旗的事,不能讓孩子們再戴上啊。到了星期一我到學校大門口一看,門前矗立一個大牌子:從今天開始學校修操場,不再升旗了。從學校門口進去的只有我們班的孩子們沒戴那個紅布條。過一段時間後,學校要開運動會,還是要戴那個紅布條走方陣的。我沒有動任何的念頭,孩子照樣還是不戴那個紅布條進學校,更為巧的是學校讓我們班出任花束隊和旗林隊,不戴也看不見。我心裏明白,這一切都是師父的看護。

在教這幫孩子們的主課時,我還兼任其它班的副課──思想品德教育,因在課堂裏經常講傳統文化,其它班的一個小男孩小聲對我說:「老師,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奶奶就煉法輪功。」我笑了笑,他把書上誣陷法輪功的天安門自焚假案那一課往我跟前一推,說:「你怎麼講這一課?」我走到講台前面,拿上事先準備好的雪碧瓶子說:「咱們打壺熱水,往這個瓶子裏倒上熱水,看看有甚麼變化?」同學們爭搶著說:老師,不行的,那會把瓶子燙壞的。我說那用火燒呢?我順勢講了那畫面中的雪碧瓶的事,告訴他們自焚是假的,是演戲,要真燒成那樣,雪碧瓶早化了。這樣,孩子們都知道了所謂「天安門自焚」是假的。

現在大陸腐敗成風,學校已不是淨土,過邪黨規定的教師節時,學生都要向老師送禮物。我就告訴孩子們,「你們花錢買的禮物不要給我送,今年你們就給老師寫一封信,把自己的真心話向老師說一說。」孩子們挺高興。

孩子們早已沐浴在大法中了,他們在外面收到的真相資料拿到學校,小心翼翼送到我面前說:「老師你喜歡看這個。」我說:「你拿回去送給親朋好友看吧,誰看誰受益。」他們就高高興興拿回家了。

與孩子們的交往中還有好多好多故事,我就不一一敘述了,我知道,無論我做了甚麼,做了多少,都是在師父的看護下完成的,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又能做甚麼呢?

全身心投入講真相救眾生

學好法,修好自己,講真相救度眾生,這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要做的。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事情,我都是以大法為重,想著怎麼樣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下面說說這幾年講真相的情況。

回想起大陸講真相救眾生的情況,真是一部史書。從剛開始的大面積的發真相資料、掛條幅、貼粘貼、噴標語,再到用手機打電話、發短信、發彩信、一對一對打,手機從半自動換為全自動堅持打,再後來是大面積的面對面講真相救人,這每一個過程都沁著同修們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無私的付出。在師父的看護下,走的平穩而又堅定。

先說說利用手機打電話救眾生。

那是二零一零年的二月,我從非法關押我的黑窩出來不久,那時狀態還不穩,心想,根據目前我的情況,就用手機打電話救人吧。我就找到技術同修,學會利用手機打電話救人的技能,每天揣三部手機到街上尋找有效的廣告上的電話號碼一個一個的撥打,更換手機號碼個位數、更換手機號碼十位數,就這樣給接電話的人講真相,救度著眾生。

我還教其他老年同修使用手機打電話。我負責購買電話卡,無論嚴寒酷暑,還是風雨交加,都沒有阻擋我講真相救人。一個冬天因打電話弄丟了三隻手套,每月購買一百多張電話卡分給同修。但我心裏很坦然、幸福。後來電話卡實名制,我也就退休了,我就全面轉入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中去了。

因有用電話講真相的經歷,轉為面對面講真相也很順利。我與幾位同修約好,每天晚飯後騎上電動車穿梭在城市中的大街小巷,根據不同的人講不同的真相內容,無論老人還是孩子,無論公務員還是街道清潔工,我不分身份,都要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和「三退」保平安。當然大部份人還是能聽真相做「三退」的,但也有不退的,也有謾罵的。無論何種情況,我都不會動心,因為我知道,這萬古機緣,稍縱即逝。師父慈悲把這麼好的大法傳給了我們,就是讓我們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我不按照師父要求的做,我就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更對不起對我抱有希望等待我救度的眾生。

我主動帶著那些不敢出來講真相的同修去面對面講真相,啟發她們的正念,教給她們如何為「三退」的人起名字,不要觸動常人的負面因素,帶動常人跟著我們的思維走,引導他們明白真相並退出加入過的邪黨組織。我們這個講真相小組由最初的幾人發展成十幾人。我們是散之成粒,聚之成形,都能獨當一面。下面是幾個片段。

1、明白真相的世人要認我為乾媽

一天晚上九點多,我與同修分手往家走時,對面走來一位男士。我迎上前去給他講真相,他明白後高興的做了「三退」,我剛要轉身離去,他說:「先別走,我有一事相求!」 我回過身來答道:「請說。」他說:「我們素不相識,你這麼關心我,我想認你做乾媽。算卦的說,讓我今年認一乾媽。我就認你做乾媽。」

我回過神來說:「你要是為了避邪避難認乾媽的話,我告訴你最好的辦法:我給你一個護身符,你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比你認多少個乾媽都好。因為你念的是佛法,自有神佛護佑,你現在已明白真相退出了你加入過的邪黨組織,已經平安了。」

可他還是「乾媽」「乾媽」的叫。此時我又把不同的真相資料每樣給了他一份,並詳細的講解了翻牆軟件的使用和內容。並告訴他把真相告訴家人,全家都會得福報的。他不停的回答:「是,乾媽, 我知道了。」

在聽真相的過程中不知他叫了多少個「乾媽」。分別時他還把我送過馬路,要我注意安全,我婉拒了他的登門拜訪的請求。

2、明真相的小伙子幫我們掛展板

一個夏日的晚上,我們來到一個新小區。當時那裏住戶不多,沒有路燈,老遠聽到一個人在唱歌,我走過去說:「小伙子,嗓子不錯呀,唱的挺好,你應該參加唱歌比賽。」小伙子說:「沒錢,我是個打工仔,掙不了幾個錢。」我藉機給他講中國社會問題,讓他認識到這一切都是共產邪黨造成的,順勢講到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等真相。他愉快的退出了入過的邪黨組織。我告訴他千萬別再唱那個歌頌邪黨的歌,它幹了那麼多壞事,不能給它唱讚歌,那樣會害己害人的。小伙子說:「知道了。」

當我們走到一所學校門口選地方掛法輪大法真相展板時,唱歌的小伙子唱著歌跟過來了,隨聲問道:「你們幹甚麼呢?」我說:「你看看吧。」他一看是大法洪傳和訴江展板,高興的說:「來,我幫你們掛高點。」小伙子把展板上的繩子搭在鐵欄杆的高處,綁的結結實實。我真為這個小伙子明白真相感到高興。

3、老公安告訴我們:「你們這樣做太危險!」

有一天我與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士騎車並行,我主動搭話切入講真相話題,我說:「告訴你一句吉祥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他笑笑說:「我知道,我看過你們發的資料。」我問:「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他說:「退黨、退團、退隊。」我說:「那你退了嗎?」他又問我:「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說,「幹甚麼的也需要平安啊!」他從上衣兜掏出公安證件給我看,「我是老公安,明年就該退休了。」我說:「公安裏也有你這麼明白善良的好人,你一定是黨員嘍,有人幫你退了嗎?我給你起個化名叫老來福退了吧,退了讓你老年有福。」他笑笑說:「借你吉言,退了。」我又送上祝福的話就加速騎車追前面的同修去了。

我們邊走邊講,走走停停。突然有個人拍我一下,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剛才的那個老公安。他問:「這也是你們的人啊(指我們一起的兩名同修),你們這樣做太危險!要有人跟蹤你們,一抓一個準。」我趕緊說:「謝謝!」我與同修便拐入小胡同。

講真相中,不管當時是接受的還是沒接受的,我們都知道那是師父把有緣人推到了我們面前,我只不過是動動嘴跑跑腿,真正救度眾生的是師父。但我們的心必須達到師父要求的境界,心懷慈悲,心無雜念的去做好講真相這件事。

叩拜師父!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