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傳真相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歲了,在大法中修煉已有二十一年了。我從小就相信神佛,一看《轉法輪》,我就知道這是高德大法。所以我一直對修大法意志堅定,不管邪惡怎麼瘋狂打壓,沒有任何人能夠改變我的信仰。

得法後,我知道大法好,得好好修。剛開始也看過幾次常人電視,後來夢裏悟到,得抓緊時間修,所以這麼多年來,我從來不看常人電視。師父說:「如果你不學好法,你就做不好大法的事情。」[1]我明白了學法的重要性。

前些年我一直是打工生活,一有空閒時間,我就抓緊學法。每天早上三點半起床煉功,《洪吟》、《洪吟二》、《洪吟三》天天背,《洪吟四》還沒背下來,《轉法輪》一天學一講,再有時間,就看師父的各地講法和看明慧交流文章;每天還要出去發真相資料、勸三退,每天都覺的時間很緊,不夠用。我知道現在的時間都是師父用巨大的付出換來的,是為了叫弟子救人延續來的。

廣傳真相勸三退 救人急

師父講:「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學員,都要行動起來,全面開始講清真相。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2]師父咋說我咋做。

剛開始,我和一位女同修經常結伴,出去發真相資料,往小區的樓洞裏發,掛門把上;往胡同裏發,從門縫裏送進去。我倆總是早上三點出發,每人自行車簍裏都帶上一大包真相資料,走街串巷的發。有時我倆發完晚上十二點的正念,就一起出去了,做一夜,天亮了,我們也發完了。我倆也經常到農村去發真相資料。下鄉發資料常常是一來一回幾十里地,我倆騎著自行車從不覺的累,也沒有怕。回來的路上,我們一路背著法,自行車跑的飛快,真象有人推著一樣。

後來我想,還是面對面發吧,能直接講真相勸三退,如遇有緣人,退了黨團隊就得救了。不久,我們就開始面對面發真相資料勸三退了。

前些年,我面對面發神韻光盤,同修拿來多少發多少,大量發放。有一次,我在河邊,民工們正在幹活,我一說神韻怎麼好,那個包工頭一下就拿完了,他一個人一個人的喊著發,一下子就發完了,他還笑著對我說:「如果再有好的,還給我們送。」

師父多次講到《九評》救人的重要性,所以,這些年我很重視發《九評》,無論是《九評》書,還是《九評》光盤。我每次發資料都要帶上《九評》,配合著明慧網的真相冊子,發給有緣人。

自從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發表出來後,我聽了一遍,知道這是淨化心靈的奇書,一有時間,我就帶上真相資料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出去發送。出門時我對師父說:師父救人,弟子跑腿,救人的是師父,跑腿動嘴是弟子。也經常碰到有緣人。我把資料遞到世人手中後,總是不忘記交代他們:要珍惜真相資料,看後傳給你的親朋好友,讓他們明白真相,都得福報。

有一次走到河邊,有一些幹活兒的人在吃飯,我就先到了倆個人的跟前,我剛張嘴說了幾句,有個人就說:「我知道,你拿了幾本?都給我。」他旁邊的那個人說:「也給我一本。」這個人說「他信主」,那個人說:「我家裏信,我又不信。」他接到資料後,這倆個人都退了黨。

一會又過來一個人說:「給我一本。」拿到書的這個人說:「你剩下那幾本都給我,我給我的伙伴一人一本。」我說:這四本都給你,他說:「都給我吧。你放心,我會給他們,我看過真相資料,我今年八十歲了,還在工地幹活,你看我身體多好,我有神看護。」

還有一次,是頭天晚上做的夢兌現了。那天下午五點,我剛出去,正碰上那路上有四個人在那修樹枝。有一個人不要真相資料,另三個人爭著要,有一個開三輪的非要三本,我不給他,他抓住我的包不鬆,說拿回去給村裏村支書看哩,他還退了團。那倆人啥也沒入,這幾個人活兒也不幹了,就坐在大路邊看書。

正看哩,從他們後邊過來一個人,他已經騎過他們四個人幾米遠了,他扭頭忽然看見這幾個人在看書,就站那不走了。我看這年輕人有緣,就走過去給他講真相,他身上還帶了個毛魔頭的像,我說:「你帶這幹啥?這老毛害死了多少好人啊。」我說:「給你這本書,你看了甚麼都會明白。趕快把你身上的老毛像丟了吧。」他說這是去韶山旅遊給的,我說你入過黨嗎?他說入過團,他把團退了。那天下午的事和我做的夢一模一樣。

還有一天傍晚,我走在街這邊,從那邊騎摩托車過來一個人,直接到我跟前,我說送你兩本書吧?有善惡有報,還有一本天書……反正我說甚麼他聽甚麼,他都喜歡聽,還退了團,帶上書就走了,我說你帶回去給你家人親人都看看。叫他按書上的地址幫他們都退了黨團隊,得救保平安,他說行。又過了一會,我坐在路邊的凳子上,對著我過來一個高大俐落的人,到我跟前,坐那聽我給他講真相,我還沒說完哩,他就說:「我知道。你趕快把書給我。」我說:「我得把你救了。」他說他入過黨,我給他退了。他拿著書走了。

還有幫我發資料的呢!一天下午,我出去發資料,一大包資料剩的不多了。這時我來到了一個工地門口,因快到下班時間了,我想等一下發給這裏的工人。工地門口停著一輛轎車,車裏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和兩個小孩兒。這個小伙子從車裏出來,走到我跟前說:「姨,你發啥哩?」我對他說:「發真相資料和《九評》,你看過沒有?」他說:「我天天上網看,來,我給你發吧。」我一看,這是個明白人,我就把裝真相資料的包遞到他手裏。只見這小伙兒站在路邊,給過往的人發放,並說:「給你個,回家看看。」十幾份資料一會兒就發完了。這小伙兒走到我跟前,笑著說:「姨,回家做飯去吧,給你的包。」我笑著接過了包。明真相的世人真是越來越多了。

也有明白真相後得法的。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在一個小區門口,遇到一個七十多歲幹部模樣的男子,我就迎上去給他講真相,他爽快的做了三退。我看他聽的很認真,我就給他詳細介紹了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是佛家上乘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要求重德行善,處處為別人著想,有啥矛盾找自己……」他問我:「有書嗎?」我說:「有。」後來我專門給他送去一本大法書,他從此也走入了大法修煉,而且三件事做的很好。

現在世間能操控人的邪惡因素越來越少了,講真相越來越容易了,往往都是幾句話,世人就做了三退。「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其實慈悲的師父早已為弟子把一切都鋪墊好了,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是大法。

現在城市鄉村到處都安裝有監控攝像頭,我心裏就一念:大法弟子是救人的,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任何監控對大法弟子都不起作用。我就聽師父的話,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我還擔負著接送週刊和傳送資料,我風雨無阻。有一次,天下著瓢潑大雨,有一段路水深到膝蓋高,我順利的騎過去了,把週刊都按時安全送到同修家,我還想:下大雨對我還是好事呢。

我還給外地同修送過幾次真相資料,每次都是幾大包,每次我都是打出租車去送。那個同修家的院門是很大,車能開進院裏。但是大門外邊是個小街門面,路窄不能停車。去的早時,門口沒有人,我就選這個時間去。有一次,車到以後,可大門沒有開,定好的時間同修忘了開門。為了同修安全,我沒有喊門,可真神,她家鄰居的院門開著,我也沒想甚麼,就進了鄰居的院,她家和鄰居是一牆之隔,我一看牆邊還有腳能蹬的東西。我趕快翻過牆打開大門,叫司機把車開了進去,我又到屋裏把同修叫出來,我對司機說:你坐那休息一會兒,一會兒咱就走,那個司機就坐在車裏沒下來,我把幾大包真相資料放到屋裏,就回來了,一來一去有師父看護很順利,感恩師父。

不配合惡人 正念闖出魔窟

這些年講真相救人過程中,也有遇到危險的。有幾次都是在遇到險境時,在師父的看護下正念走脫。還有兩次,是師父幫我闖出魔窟。

1. 第一次正念闖出黑窩

幾年前的一天上午,我正在路上講真相,過來了一輛警車,下來兩個警察,把我架起來就走,他們說:「有人舉報你了。」

到了派出所,我不驚不怕,一進院子,我就喊:「求師父救救這所裏所有警察,他們都是好人,他們只是執行命令,為了飯碗,都不是壞人。」進屋後,他們把我雙手用手銬銬在床頭上。

坐下後,我就找自己,我找到了幹事心、證實自己的心。我想:這次我一定得按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一定得回去,因為後天(第三天)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幾天前,我地一同修被綁架,我和幾個同修準備後天早上一起去貼揭露迫害的不乾膠。)我就堅定這一念:這兒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能回去,豁出去了,有師在有法在,一切交給師父。

然後我就開始講真相,講「天安門自焚」,講萬人上訪,講善惡有報。他們不斷進著人,不管誰一進屋,我就說:「好人來了。」問我啥,我除了講真相,其它甚麼也不說。他們給我照像,我就說:「報廢了,照不成。」結果,他們用了兩個相機也沒有照成。後來又來了兩個人,可能是領導吧,就好言好語的想騙我說出真實姓名和地址。不管他們怎麼騙,我除了講真相,甚麼也不說。

到了下午,師父給我演化出了病業假相,身體抖的很厲害,他們說我是裝的。晚上,他們把我送到拘留所後就走了。拘留所也不知我姓啥叫啥,他們給我照像,我不配合他們,他們就一個人抓住我的頭和胳膊,一個給我照像。正在這時,師父給我演化出病業假相來,抖的很厲害,這下可把那兩個人嚇壞了,馬上打電話,說:「你給俺送來這個可不行,俺不收,你趕快把她拉走。」派出所的人只好又從半路上折回來。

他們把我拉到醫院檢查身體。我心裏很靜,甚麼也不想,反正我有師父。晚上,他們又把我拉到公安局,關在鐵籠子裏,我發了一夜正念。

第二天早上上班後,派出所的那兩個頭兒又來了,又好言騙我說姓名,我就是不出聲,他倆走了。又過來一個人,對我說:「你身體全部合格,下午送你去勞教。」我也不動心,心裏想:你說了不算。

中午吃過飯午休時,派出所的一個頭兒過來對我說:「中午他們都休息了,我放你回家,如果問了,就說你跑了。」我說:「你做善事,你會得大福報的。」於是,他在前邊走,我在後邊跟,到大門口時,他就喊我「走快點」,他還給我攔了一個出租車。

我上車後,對司機說:「我只有二十塊錢,按這個錢數你給我拉到那邊吧。」我就指了個跟我家相反的方向,坐了十幾里路。下車後,我看四週沒一個人,也沒有車。為防壞人跟蹤,我就東拐西轉,轉了很長時間,到了晚上才回到家。

結果,按原定計劃,我第二天一大早準時出發,和同修們一起貼了揭露迫害的真相不乾膠。

2. 第二次闖出黑窩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下午,我帶上一包真相資料到一個村莊去發,遭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被幾個警察抬到警車上。

一上車,我就開始給這些警察講真相,我說:「現在都啥時候了,你們還執行江澤民的命令。我給那人講真相是為他好,他卻舉報我。你為啥聽他的,違著法來抓我。人家有的派出所,聽說是法輪功,就不出車,或者抓著人了,馬上把人放了。我發這真相資料不違法。」

師父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4]

在派出所,我不配合他們,只管講真相。我不報姓名地址;他們叫我坐,我就站;他們叫我站,我就坐;他們要給我照像,我不配合,大喊:「壞了壞了,報廢了,照不上。」真沒有照上;他們把我拉到醫院,我就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功叫人重德行善做好人,警察迫害好人了」,師父又給我演化出了病業假相。當天晚上他們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我還是不配合他們,因不知道我的姓名,他們就給我編了個代號,把我拖到樓上,強行給我套上號服。我用力把身上的號服扔掉,大聲說:「我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罪,我不犯法。」我絕食抗議對我的非法關押,給號裏的人講法輪功真相。

整個過程中我沒有怕心,就按法的要求做,不配合邪惡,只有救人的心。靜下心來向內找:這幾天因為一些小事跟丈夫生氣,這次出來講真相時,還怒氣沒消,這是怨恨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師父講:「任何一顆心都會促成很大的魔難,千萬不要起任何心!」[5]向內找,我知道這次魔難都是因為自己對老伴多年的怨恨心不去促成的。我要在法中歸正,絕不承認邪惡的迫害。

在拘留所,他們給我量血壓,趁機用手機偷偷給我拍了照。

到了下午,派出所的那幾個警察又把我帶到醫院檢查身體。第三天,警察來對我說,你叫某某,你孩子、丈夫叫甚麼甚麼,電話是多少號。原來他們通過給我拍照,用人臉識別技術知道了我和家人的情況。我不動心,就堅定一念:我要回家。結果,警察說:「是你自己回家,還是叫你家人來接你?」我說:「我自己回去。」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6]。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在黑窩經歷了三天兩夜後,我回到了家中,又投入到了講真相助師正法的洪流中。謝謝師父。

修去對丈夫的怨恨心

因我的婚姻是父母包辦,在我家祖房成的家,他甚麼都沒有,我一直看不上他。結婚後,他說他得過神經病。他經常發脾氣,死板、懶惰,除了打扮自己,甚麼都不會。他就上班那點工資,所以,我從內心裏非常怨恨他。我經常伴著淚和他生活在一起,他的所作所為我很反感。

二十年前還和他離過一段時間婚。我得法後,聽師父的話又復婚了,但一直守不住心性,和他爭吵。我叫他吃好的、穿好的,就是爭鬥心很強,更沒有善心了,一遇到過心性關的時候,有時過的好,有時過的不好。悟性也差,也知道修真善忍的處處為別人著想,與人為善,家庭環境是自己的修煉場所。老伴為甚麼會這樣?也知道是因緣關係,也想到過其實他是幫助我提高心性的,應該守住心性,無怨無悔。

從人的理可能是他不對,因我是修煉人,法對我的要求是超常的。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7]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要提高心性,超越人的思想認識。怎麼和人一般見識呢,怎麼能和人論對錯呢?想到這,我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真是對不起師父,我就把心放下了。

有一次,我到親戚家去賀喜,丈夫問我啥時候回來?我說到後天,結果第二天就提前回來了。一到家,在屋裏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女子,他給人家打的雞蛋茶,正在喝呢,我知道這是過關哩,我和那女的說:你怎麼來到這裏的?她說:我坐在街邊路沿兒上不舒服,他就把我領回來了。她說的前言不搭後語,我也不想聽。我說:你這會兒怎麼樣了?她說好了。因我沒生氣,她也坐不住了。我說:你回去不回去?她說:回去。沒錢買火車票,我就叫丈夫給她幾元錢。俺倆送她到樓下拐彎處,我就回來了。可丈夫一直送她到大街。怎麼走的,他回來後我也不問,我想這關我要過好。

可有一點,我丈夫不反對我學大法。我經常叫他看真相資料和光盤,他一看就坐那不動很愛看。師父的幾十本書他也看完了,但他說他看不懂。我只管叫他看。我說:你上午看書下午出去玩。他也堅持下來了,我說:你只要看書,知道大法好,時時處處師父都會保護你。

有一年,他打工給人家看車,下前夜班回家的路上,被出租車撞了。他當時在孩子家住,孩子給我打電話,我去了。他嚇的不得了,可我心裏有一念,這是還命哩。在急診室,他頭上縫了幾針,頭上、腿上都有外傷。等外傷快好的時候,他非要全身檢查。那個司機說他家裏急,也不想多出錢。後來醫生叫他把那筆錢拿出來了,結果丈夫全身檢查沒病。所以我不想花人家的錢,在他外傷沒有完全好,我就叫他出院了。後來經處理事故的人處理,那司機說他很困難,沒有那麼多錢。我就和丈夫、孩子們商量,我說不要錢,但全家人不理解我,後來我就求師父安排。結果那司機給了三千元。有我的護理費一千,丈夫二千。錢拿回來後,我把那一千元錢給了資料點。人家處理事故的人說:從來沒有像你們這一家這麼好的,這司機太幸運了,遇到好人了。

還有一次,他打工給人家看場地。幹了一年,給了他三千元錢,別的打工的都給齊了,就剩他一個人還有八千元錢沒有給,這包工頭跑了。我的第一念就是這是還債哩。丈夫很生氣,但在我的說服下,他也放下了。我說這是好事,是還債叫你得福報哩,我給他講了因緣關係,他也高興了。

現在他很好,也支持我做三件事,現在全家都相信大法好,都給我時間,不干擾我,讓我靜心做三件事。這都是師父的安排。

在這些年來的正法修煉中,我深深的體會到:慈悲偉大的師父時刻都在我身邊,時刻都在看護著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