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老倆口就信法輪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師父傳出法輪大法,幾年後,大法洪傳到我們小鎮,眾多的淳樸的小鎮居民修煉大法受益。這裏只摘取幾篇我們小鎮修煉人的故事。

(一)我們老倆口就信法輪功

丈夫玉傑,今年七十七歲,獸醫,我今年七十九歲,退休工人。我們夫妻是在一九九七年同時得法修煉的弟子。看到寶書《轉法輪》裏的法理句句在理,每天看書煉功成了我們倆的必修課,兒女都支持我們修煉法輪功。

在我們倆得法不久,在大年三十,兒子帶來了他的信耶穌的朋友,還是一個遠來的最大的信徒,千方百計讓我們倆信基督。老伴礙於面子,不好說甚麼,我看到他非得要達到他的目地,我就說,大過年的,你該過年,就回家過年吧!後來他覺的拉不動我們倆,背後跟我兒子說:你媽更狡猾。他哪裏知道我們老倆口今生就信法輪功了。

我們老倆口自己過,這樣不給兒女添麻煩。別看我們都快八十歲了,都耳不聾,眼不花,看寶書不用戴眼鏡,這已經是很超常了。我們倆出門儘量不住別人家,怕影響了學法煉功,如果必須得住幾天,我們不忘講真相、貼真相粘貼救人。

老伴走哪真相講到哪,不忘自己的使命。老伴是獸醫,那麼大年紀,給豬打針,身手不減當年,來回騎摩托車摔過幾次,都是平安無事。有一次,他去很遠的地方,被過道的年輕人給撞倒,在路上昏死過去十多分鐘,醒來沒事。騎回家,才發現只是手擦破了一點皮。我明白這又是師父保護了弟子,才平安無事。

我在二零一零年突然有一天鼻子出血,而且是不斷流大血塊。堵上鼻子,血從口裏吐出來,閉上嘴,又從耳朵冒出來。有時來不及吐出來,就吞到肚子裏。弄得地上的瓷磚到處是血。弟媳在我家,嚇得叫我趕緊去醫院。我沒有害怕,在吐血的過程中,我頭腦是清醒的。就這樣,吐過了一天,甚麼事也沒發生。要是不學大法,說不定會發生甚麼大事,我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我堅定信師信法,真的甚麼事也沒有。

事後孩子們聽說這件事,都說大法真神奇超常,女兒還幫助我們貼真相粘貼救人。

(二)「給多少你自己看著拿」

我叫淑琴,女,五十八歲,我是一個個體戶,每天給他人熨衣服、做衣服、改衣服,有時還乾洗衣服,對一些小活也接也做。就這樣繁雜為別人服務的工作,要做好真的很不容易。

以前我脾氣不好,對不好說話的、態度不好的顧客我不愛搭理。現在一切都變了,我的心性提高了,看他們都不容易,只要需要我幫助的,我會義不容辭了。有敬老院的老人過來求我幫助縫縫補補,我都不要錢;有年紀大的不富裕的老人,我也不要錢,幾次下來,老人也覺的很過意不去,掏來摸去,給了我一元錢,我就收下,別讓老人覺的欠我的,下次不好意思來。有的活幹得多,給的錢少,我也不計較,給多少憑自己自願,我對錢已經看淡了。

如今我接活幹活心更細了,顧客沒告訴的地方,我也會仔細找一遍,免得他們發現再走第二趟,我會時時處處為顧客著想了。這一切全是我修煉大法後師父教導的結果。師父叫弟子要處處為別人著想。

(三)苦口婆心,人家還不領情

我叫永華,女,今年七十歲,退休工人。我們這個小鎮每年四月十八是廟會,那天是海神娘娘的生日。三天的廟會引來周邊世人或購物、燒香或湊熱鬧,雖然小鎮不大,但那幾天真是人山人海。

這正是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我們會在這之前把家裏的一切安頓好,不錯過天賜良機。我們顧不上吃,匆匆走出家門去救人,能多救一個就少一個人將來有災難。

因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世人聽信了電視上謊言、欺騙、污衊、抹黑似的造假宣傳,不明真相的世人,在大災難來時就會有災難降臨。我們是神的使者,有義務和善心去叫醒那些迷中的世人。因為救人如救火,片刻不能等,所以我們都很抓緊去救人。

早五點走出家門,見人就講,現在的世人聽明白了真相,就三退(退黨、團、隊組織)。為了多救人,隨便在路上買了一點吃的,咬幾口就行了,就一心一意的繼續救人,一天下來,有不少人選擇了三退。到了下午一點多,我邊往家走邊講,這時,看到了幾個熟悉同修也在做救人的事,來不及打招呼,自己忙自己的。

這時,從同修那邊過來一個人,我怕人多,同修沒講到,落下一個該得救的生命,就急忙迎上前去,和他講大法的真相,還沒說上幾句,這個人一句話狠狠地從口中說出來:「沒有事,吃飽了飯撐得。」我看他不聽真相,沒說甚麼,就走開了。

回到家裏,看到換下來要洗的衣服,想先把衣服洗完,晚上看書,這樣甚麼活也沒耽誤,就動手開始洗衣服,洗著洗著,有點感覺餓了,才想起來,走了大半天,還沒吃飯,隨便吃了幾口涼飯,邊嚼邊想起了今天聽到的那句話:沒有事,吃飽了飯撐得。可我還沒吃飯呢!不知不覺中,眼淚流了下來,救人多難!苦口婆心,人家還不領情,師父傳法救人就更難了。

有多少個這樣的大法弟子,每天經歷諷刺也好、辱罵也好,他們沒有別的想法,只是想告訴你一句真心的話,當災難來時,你能保祐平安,這是他們的最大心願。

(四)別人都以為我死了 我現在還很健康

我叫淑英,女,今年七十五歲,退休工人。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得法的弟子,得法前,患有多種疾病,有眩暈症、肩周炎、腰痛、頭痛、眼病、後背痛、頸椎病、扁桃體炎、灰指甲、腳氣、皮膚病,我是單位出名的老病號。就在得法當天,我的胳膊就能抬起來,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功能,所以堅信不疑,在學法、煉功不長的時間裏,所有的疾病全都不治而癒了。

那時別人看到我半死不活的樣子,以為我會一天不如一天,有的可能以為我早就不在人間了。一天在路上遇到我過去的同事,她驚訝地說:你還活著?!她一點都不相信我還活在人間,還健健康康的。我把我得法修煉病全好的經過告訴她,她不再相信中共的謊言欺騙。

去年,我去當地醫院看一個朋友。去醫院的石青路是一個慢坡,人空手走還得哈腰用力,正好有一個男士推車上這個坡很吃力,我主動上前幫助推車。他卻冷冷地說:「不用你,一天到晚講。」(他指我們勸三退)我沒有生氣,照樣幫往上推車。這樣車子慢慢上行,他也省了不少力氣。

我邊走邊和他說:「你看剛才你那麼說我,我都不生氣,還幫你推車,要是別人能做到嗎?還是法輪功好,這不是為你好嗎?」他聽著有道理,我再勸他三退,他愉快的答應了。分手時,還說:「謝謝大姐。」

還有一個女士,每次見面我都和她講真相。她就是不退,我也不氣餒,只要見面我就講。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到了第十二次,她終於明白我是為她好,同意三退了。

(五)八十六歲的婆婆晚年得大法

我叫秋,女,今年六十一歲。婆婆今年八十六歲,和小兒子一起生活。十七年前,小兒媳去世,小兒子在蝦場幹活,早出晚歸。家裏家外的活婆婆自己幹,多年的勞累腰也彎了,走路,還得手拄腿才能挪步,腳還抬不起來過門檻。

二零一七年,婆婆得了腦出血,住院半個月,生活不能自理,只得上大女兒家暫住。到小年,小兒子把婆婆接回家。小兒子忙了蝦場,忙不了家,急得血壓達到180─220。

我和丈夫過年回家看望老人,老人喝水需要吸管,家有坐便。小兒子上班,老人就自己在家。因為老伴是老二,是我家的上門女婿,結婚時婆婆啥也沒給。我修煉了,要為別人著想,決定把老人接我家照顧。婆婆以為老兒子不要他了,哭了半宿。丈夫哄著婆婆,告訴她說了:你不要想得太多,小兒子血壓那麼高,你就上我家住幾天。婆婆說:住半月、十天就回來。丈夫說:想甚麼時候回來,就回來。就這樣,在二零一八年五月的一天早晨,小兒子用車把婆婆送來我家。婆婆拿了一包藥,眼藥水,老三給我一千元,給婆婆買藥用。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那天起,我天天給婆婆聽師父講法。四十天後,她自己不吃藥了,眼藥水不用了。六十天後,婆婆腰直起來了,羅鍋好了,婆婆高興的不得了。婆婆說這個功好,我就煉。生活基本能自理了。

這時,同修告訴讓婆婆煉功,婆婆開始煉功,是坐著煉,後來倚在床邊煉,動作很不規範。一煉功,婆婆身上就出汗,汗水濕透了衣服,婆婆還是堅持。第三天,婆婆說她能聽見聲音了,還看到有東西在轉,我告訴婆婆那是好事。過了幾天,婆婆說她來例假了,就一點點兒。我領婆婆走路,婆婆說,她的腳像小刀一樣在刮,還是大量出汗。

有一天,婆婆感到天轉地轉,假牙也掉了,三天不吃不喝。我說,婆婆,你吃藥,還是把你小兒子找來?婆婆不讓找小兒子,說他不懂(她修煉的事情)。後來婆婆能吃飯了,就起來和我一起打坐煉功,婆婆能盤腿一小時,腿也不疼。大法真神奇!

小兒子又娶了媳婦,把家打掃得乾乾淨淨,到我家把婆婆接回去了。婆婆下樓很輕鬆,我們輕輕攙扶她就行。臨走,小叔子還給了我三千元錢,我沒要。

回家後,小叔子告訴我,婆婆三點就起來煉功,他的幾個兒女都說,叫老太太煉吧!她怎麼開心就怎麼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