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唐山市曹妃甸區的部份惡報事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原則指導人修煉,輔以簡單優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修煉人在極短的時間內達到身心淨化,道德回升。無論以任何名義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採取懲治都是違法犯罪行為,這些傷天害理的罪行,一定會受到嚴懲,人不治天治。

現在整理出發生在本地的惡報事例,只是希望不明白法輪功真相的人,快快找真相,這是你得救、躲過劫難的唯一希望。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人,為了你及家人,必須立即停止迫害;曾經迫害過法輪功的,為了你及家人,希望你抓緊時間將功補過。

一、惡報──死亡案例(癌症、車禍、猝死等)

(1)曹妃甸區公安局副局長李福國惡報死亡

原唐山市曹妃甸區公安局副局長李福國,追隨江澤民的滅絕政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李福國從二零零六年底任唐海縣國保大隊大隊長的六年中,唐海縣首次出現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刑,判刑人數多達十四人,刑期最長的達十年。其中兩人被迫害致死,除鄭祥星之外,還有一位被迫害致殘。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唐海縣五農場法輪功學員李恩英被李福國送石家莊勞教所,在勞教所僅半年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勞教所怕擔責任,把李恩英推給家屬。李恩英回家僅十三天就離開了人世,且死不瞑目,火化後骨灰呈黑色。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晚,李福國等人將五農場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吳俊士綁架,隨後被冤判三年半,在冀東監獄迫害的不能行走,家人從冀東監獄抬回家,不久含冤離世。

在李恩英被迫害離世不到一年,李福國又於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下午,帶領七、八個警察把李恩英的妹妹李鳳珍從家中綁架,劫持到當地看守所,李鳳珍被他們迫害的吃不下飯,吃了就吐,喝水也吐,可李福國說李鳳珍絕食,綁架到唐山所謂的「安康醫院」,輸不明藥物,摧殘健康、善良的李鳳珍。李福國曾說:你們說李恩英的死與我有關,好,這次我決不能輕饒了李鳳珍,所以在「安康醫院」不敢收的情況下,李福國又托人把李鳳珍第二次送進所謂的醫院,再次輸不明藥物,最後致使李鳳珍精神恍惚,失去記憶,生活不能自理。李福國還稱李鳳珍裝病,李鳳珍家屬問李福國輸了甚麼藥物時,李福國說李鳳珍是更年期。

當地法輪功學員不斷地給李福國講真相、寫勸善信,李福國不但不聽,還對法輪功學員說:「你們說善惡有報,我這不是好好的?」李福國在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將十農場法輪功學員鄭祥星綁架,編造證據,甚至利用自己與鄭祥星家有點親戚關係,哄騙鄭祥星兒子在他編造的證據上簽字,致使鄭祥星被非法判冤獄十年,同年八月被劫持至保定監獄,二個月之後被迫害兩側開顱,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保定監獄,生活不能自理。

李福國因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鄭祥星而被提升為曹妃甸區(原唐海縣)公安局副局長,看起來是升官了,可是善惡有報是天理,不是不報,只是遲早的問題。三年多後,李福國遭惡報,於二零一六年五月死於癌症。

據悉,四十七歲的李福國從發病到死亡,過程僅兩個月左右的時間。李福國死後,公安局不敢聲張,甚至有公安人員擔心下一個遭惡報的是誰?

(2)唐海縣看守所所長李太文遭惡報死亡。

李太文,在任唐海縣看守所所長期間指使犯人看管並毆打法輪功學員,後暴病身亡。在有病前,他對法輪功學員說:「我不信善惡有報,我只相信現實,沒錢活不了。得好好過日子,誰也沒法弄共產黨。你們說有天堂地獄,我不信。要不死後我去看看到底有沒有?」結果晚上就有病,沒過幾天就暴死。

(3)唐海鎮交化街居委會主任周豐年暴病身亡

周豐年,在任唐海鎮交化街居委會主任期間,多次帶頭迫害法輪功學員,於2005年的夏天暴病身亡,年51歲。還連累家人,哥哥、嫂子先後暴病身亡。哥哥死後面部被鳥類啄吃的面目皆非。

(4)唐海縣十農場生產隊幹部李可剛遭惡報死亡

唐海縣十農場生產隊幹部李可剛,四十六歲,緊跟邪惡流氓集團迫害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尤其在奧火傳遞期間讓法輪功學員長期開著手機以便監控法輪功學員的行動,法輪功學員走到哪,他們就跟到哪,夜間也在外面騷擾,害的法輪功學員無法正常生活。

時隔不久,惡報來臨。在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下午2點多鐘,李可剛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栽入路邊的水溝裏,直到十八日上午10點多鐘屍體才被撈上來。自己遭了惡報,還給家人帶來了無限悲傷。

(5)石油公司經理高長旺遭惡報死亡

河北省遵化市原石油公司經理高長旺,自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追隨江氏集團,平時監視、威脅法輪功學員,並罵大法師父,不聽真相。後調到唐海縣石油公司當經理,但惡習不改。一天,在他原單位同事的女兒結婚喜宴上,他以讓酒為名,點名同桌的法輪功學員說:「你喝酒不?」(他明知該法輪功學員不喝酒)法輪功學員答:「我不喝。」高長旺說:「你要不喝,就得罵李洪志,否則我就舉報你。」法輪功學員又答:「我不會罵人,更不能罵我師父。」高長旺見其真不罵,就氣急敗壞地說:「那我就舉報你。」僵持了一會兒,眾人都來勸解,高長旺才打消了舉報惡念。

高的行為造成了極壞的影響,人們都說高長旺這人怎麼這樣不通人性。

惡有惡報,二零零三年七月的一天,高長旺心血來潮,讓司機坐在副駕駛座位上,自己開車在公路上行駛,突然翻到路邊的水溝裏,司機沒事,高長旺被方向盤頂在胸部,七竅流血,當場死亡。死時四十七歲。

(6)原唐海縣十農場派出所梁景波遭惡報死亡

原唐海縣十場派出所所長梁景波,多次對十農場法輪功學員恐嚇、騷擾。2000年十農場法輪功學員趙海松在唐海縣陶瓷廠上班,利用休息時間看法輪功著作《轉法輪》,被唐海縣十農場派出所所長梁景波看見,強迫在派出所做六七天奴工之後,梁景波勒索趙海松兩千元錢,連張白條都沒有。後趙海松又被非法關進唐海縣看守所一個月。後來梁景波遭惡報死亡。

(7)原唐海縣九農場黨辦室主任張自選遭惡報死亡

張自選原是唐海縣九農場黨辦室主任,在邪黨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時,他主抓黨辦宣傳工作,也是九農場「610」辦公室的主要成員之一。由於筆桿子過硬,所以在迫害法輪功時緊跟形勢寫污衊法輪大法的文章。由於受邪黨謊言毒害之深,對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有藐視心理,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反而說學員迷得太深。在2010年2月12日,也就是大年二十九那天中午去衛生間,摔在地上不省人事,經搶救無效死亡,年僅45歲左右,撇下年輕的妻子和一雙未成年的兒女。

(8)唐海縣五農場八隊張國民遭惡報死亡

唐海縣五農場八隊張國民長期監視著法輪功學員,晚上法輪功學員家關著大門,他爬寨子進到法輪功學員院子,看到法輪功學員不在家就去隊裏彙報。他哥哥勸他別幹這事,他說:你給我錢花,我掙的是錢。2004年左右,張國民因分地的事氣死了,實際是遭了惡報。

(9)唐海縣五農場綜治辦主任張立明遭惡報死亡

張立明一直任五農場綜治辦主任,每逢到節假日,暗中布控閒散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跟蹤、監視,張立明於2018年初得了不治之症,已於當年八月份死亡,遭了惡報。

(10)唐海縣五農場八隊甄志宏遭惡報死亡

五場八隊甄志宏,也因監視法輪功學員遭了惡報,二零零四年左右心臟病死亡。

(11)毀救人真相光盤遭惡報死亡

唐海縣城某單位一職工,法輪功學員給他光盤,他不但不相信,反而將光盤折斷毀掉了,結果不長時間在家暴病身亡,年僅三十幾歲。

(12)原唐海縣政法委書記孫兆東遭惡報死亡

孫兆東在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三年四月擔任唐海縣(後改曹妃甸區)政法委書記。一九九九年7.20開始孫兆東極力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政策,對曹妃甸區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抄家,拘留、罰款、勞教,騷擾法輪功學員家人。一九九九年7.20至二零零三年,唐海縣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多達245人次,其中27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至勞教所迫害,給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極大痛苦。

二、惡報──被雙規、逮捕、判刑

(1)河北唐山市曹妃甸區原五農場惡黨書記張繼生遭報

張繼生,男,一九五七年出生,此人惡毒凶殘,奸詐狡猾,在二零零一年任五農場惡黨書記期間,積極追隨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對本轄區的法輪功學員實行跟蹤、監視、辦學習班、拘留、抓捕、勞教等非法迫害,極端仇視大法和大法學員,其惡行早已上了惡人榜。

張繼生多年前已經調離五農場,任唐海縣濕地管理處主任。據可靠消息,張繼生在五農場時,將國有土地賣給他人,所得價款全部私吞之事已經被查了出來,目前張繼生已經被雙規,用不了多久,他定會受到法律的嚴懲。正應了那句:做惡到頭終有報。

當年,他迫害法輪功學員何等的張狂,以為自己是一把手,想幹甚麼幹甚麼,共產黨給他當保護傘,根本不把老百姓放在眼裏,誰也奈何不了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把那麼多老百姓的血汗錢裝在了自己的口袋裏。事情已經過去十幾年了,本以為高枕無憂了,可以安度殘燭之年了。可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無論誰做了甚麼事都要自己承擔後果的,不管過去了多少年,所做的一切都會昭彰於天下的,天理是公正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不是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做惡的人最後終將逃不過天理的懲罰,定會遭到現世惡報,張繼生就是個例子。

(2)河北唐山市臨港治安分局局長牛力遭報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時,牛力當時擔任冀東油田井下公司保衛科科長,對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騷擾甚至綁架,致使一法輪功學員家孩子由於父母遭受長期恐嚇,騷擾,孩子精神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後精神失常,至今仍不能正常工作、生活。牛力於2019年4月份遭報,被關押進看守所,已被判刑。

(3)原唐海縣文教局局長陳宏利遭報

陳宏利在任文教局局長期間,對原唐海縣教育系統的法輪功學員迫害,唐海縣一中,二中,分場都有法輪功學員在文教局支使下遭受迫害,五場小學教師甚至被劫持到文教局,二中教師有的因修煉法輪功被扣發工資,說是教育局讓扣的。作為推動以為人師表,弘揚傳統、普世價值的文教局,也捲入到對法輪功學員的邪惡迫害中,多行不義必遭報,陳宏利已被判刑。

三、惡報──骨折、疾病

(1)二零零一年,十農場派出所所長梁景波帶著楊百順到孫素雲家找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在無人的情況下楊百順一腳把門踹開,後來楊百順出車禍腿斷,多處重傷。

(2)某分場一個老太太早晨在自家門口撿到一包用塑料袋裝的真相資料,不但不看,還大罵法輪功,指桑罵槐的罵與她鄰居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裏蹲了好幾年還不學好,還搞這些亂七八糟的,都把你們抓起來。」結果沒過幾天就癱在床上不能動了。

四、惡報殃及家人

(1)曹妃甸區政法委書記李可春惡報殃及家人

曹妃甸區惡人李可春在擔任曹妃甸區(原唐海縣)政法委書記期間緊跟邪黨,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如今遭了惡報殃及家人,其妻子患腦癌多年,已生不如死。

(2)唐海縣五農場610吳曉玲參與迫害殃及家人

唐海縣五農場邪惡之人吳曉玲緊跟惡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自惡黨迫害大法以來參與策劃監視、抓捕法輪功學員,從一九九九年至今將多名法輪功學員關進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更有甚者,致使一名法輪功學員被關進勞教所後,被勞教所不法惡警殘酷迫害致死。多行不義必自斃,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吳曉玲積極跟隨惡黨迫害大法,詆毀大法師父,仇視法輪功學員,殃及家人。二零零三年,其弟突然死亡。吳曉玲還不悔改,還在作惡,二零零七年又參與迫害,將當地幾名法輪功學員劫持進監獄,此時惡報又殃及其家人,其父患上胰腺癌,已經死亡。

(3)唐海縣十農場鄭莊子邪黨書記鄭祥京遭惡報

唐海縣十農場鄭莊子邪黨書記鄭祥京,45歲左右。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下午6~7點鐘,伙同唐海縣公安局李福國等惡警闖入法輪功學員鄭春山家,搶劫私人物品,同時將鄭春山綁架,後鄭春山被秘密劫持至石家莊迫害。鄭祥京的惡報隨之而來。鄭祥京的兒子得盲腸炎,做手術。鄭祥京在醫院侍候兒子時,突然得腦血栓,住進醫院,父子倆同時住院。

(4)唐海縣五農場趙啟光參與迫害殃及家人

趙啟光在五農場陡坨新村(原名八隊)任書記期間積極追隨江魔頭迫害政策,對本地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致使一名法輪功學員在他任職期間被迫害致死。後來趙啟光也遭了惡報,其子不務正業,有盜竊行為,結婚後也不收斂,仍然故伎重演,已經離婚,生有一孫女也被兒媳帶走。其女兒也身體多病,不能上班。至今,趙啟光職務也被閒置,沒有了實權,生活極度淒涼。

* * * * *

常言道:「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迫害修煉者的罪行不僅僅是侷限在人間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報應的嚴懲。在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經參與和正在參與迫害的人,從省、市到基層,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都將面臨正義的審判,善惡必報。現在沒有遭報,是老天爺想給其中還有可能改過的人留下希望與機會,其實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犧牲品。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