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鶴崗市多名公安局長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四日】

一、鶴崗市原公安局局長任銳忱遭惡報落馬

任銳忱,男,出生於一九六三年三月,一九九八年後任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黨委書記。二零零四年二月以後,曾任綏化市公安局局長、黑龍江省公安廳副巡視員。二零零七年五月後任哈爾濱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哈爾濱市副市長等。二零一七年一月任哈爾濱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

據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黑龍江消息,任銳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紀律審查和監督調查。

任銳忱遭了惡報不是偶然的。他在鶴崗市任職期間,賣命追隨江澤民和鶴崗市原市委書記張興福迫害法輪功,指揮、部署對法輪功學員的各種迫害,升任哈爾濱公安局長後依然迫害善良的法輪功修煉人。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張振福、張學志、馮雅文、曲傑、鄧香雲、劉玉紅、張華、譚延軍、譚國義、杜桂蘭、劉俊英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任銳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下面僅舉幾例: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晚,鶴崗市法輪功學員通過鶴崗地區有線電視成功插播了揭露中共「天安門自焚」騙局的電視片。看到真相的市民明白了是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在殺人放火,在製造恐怖,在栽贓陷害法輪功。真相的傳播,讓鶴崗市的官員們非常恐慌,動用所有警力和安全局人員開始在全市綁架法輪功學員。

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警察在所有過往道口設卡,對過往行人和車輛進行盤查,並讓老百姓罵法輪功,不罵人就抓走。在短短六天的時間裏,鶴崗市就有數百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看守所人滿為患。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提審,有的被刑訊逼供,有的被毒打或遭受各種酷刑折磨等。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郭興國、張耀明、王樹森(非法判刑十八年)、郭忠全等被鶴崗市工農區法院非法判重刑。

鶴崗市興安區法輪功學員郭興國從大法被迫害之日起,就多次遭迫害。這次遭綁架後被非法冤判十五年,被呼蘭監獄迫害的骨瘦如柴,保外就醫,當地派出所和六一零拒收,直到奄奄一息才回家,回家不到一個月郭興國就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張耀明和范鳳珍夫婦倆遭綁架,張耀明被非法判刑十九年,至今還在獄中遭迫害。范鳳珍被非法勞教迫害三年,在哈爾濱戒毒所范鳳珍被剝奪睡眠,一閤眼就挨打,遭餓刑、不許上廁所、罰蹲、冷凍、剃鬼頭、多次電擊,用十萬伏電棍電擊,造成她全身神經損傷,左臂殘疾抬不起來。

任銳忱雖然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飛黃騰達,但在他操控下的公安人員給法輪功學員製造的一樁樁冤案,所欠下的一筆筆血債,註定了任銳忱今天身敗名裂的可悲下場。同時,套在他頭上的各種光環也在瞬間化為烏有。

二、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馬寶太剛剛退休遭惡報

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哈爾濱公安局發布通告說:馬寶太、馬寶全(出了名的黑社會老大)等人現已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為全面徹查其違法犯罪事實,深挖余罪,公安機關現面向全社會公開徵集馬寶太、馬寶全等人的違法犯罪線索。

馬寶太,男,剛剛六十出頭,已退休。他積極奉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跟隨江澤民流氓集團賣命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終害了他自己。

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馬寶太現場指揮綁架了在鶴崗市向陽區一居民樓裏開法會的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警察採用二十四小時車輪戰術晝夜非法提審、刑訊逼供,不斷擴大迫害範圍,幾天裏相繼又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這次綁架中,徐志成、李玉章被迫害致死,大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勞教迫害一~三年不等。

法輪功學員楊永英,男,原鶴崗市礦務局南山選煤廠職工。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被綁架,遭受七天七夜慘烈的酷刑折磨。吊銬、背銬、熬夜不讓人睡覺、用礦泉水瓶砸頭部、檯球桿敲打各關節、用乒乓球拍立著打肩部等折磨使楊永英昏死過去。楊永英被非法判刑十七年,目前還在黑龍江省呼蘭監獄遭迫害。

法輪功學員商錫平,男,原樺南林業局三道溝派出所副所長,三級警督。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鶴崗遭綁架,受盡酷刑。鶴崗市向陽分局刑警隊的高春風、修龍南是所謂直接辦案人,他們將商錫平雙手抻開固定綁在鐵椅上,用塑料袋套住商錫平的頭悶、捂,使商錫平窒息休克後才把塑料袋取下;然後一個人站在商錫平的雙腿上,另一個拿洗衣板打商錫平的雙腳,洗衣板打碎幾塊,又拿一塊木板打,兩惡警一邊打一邊說「打死你也沒地方告」。最後把商錫平打的腿不能行走,右膝蓋骨被打碎,三個月不能走路。二零零六年,商錫平被鶴崗市向陽區法院非法判十年。

法輪功學員劉麗萍,女,大慶市教師,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被鶴崗市向陽公安分局綁架並遭酷刑迫害。劉麗萍被迫坐鐵椅子五天五夜,兩手被上大背銬,警察不斷在手銬與背中間塞塑料瓶子,達到承受極限致使她痛得昏死過去。他們又用塑料膠帶纏好的竹條(用這種棍子打人無外傷)毒打劉麗萍直到昏死,雙腳面腫起兩寸多高,警察叫囂:「你不說我們就打死你。」她多次被折磨的昏死過去。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被鶴崗市向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二零一二年十月,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馬寶太操控興山公安分局的王培才等人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程守祥;操控向陽公安分局光明派出所的段經義、張慶輝等人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石成傑,向陽公安分局的楊培旭、張樹君親自指揮、實施了這次迫害。程守祥被非法關押在鶴崗市第一看守所飽受囹圄之苦;石成傑被取保候審。向陽區檢察院的檢察員金國斌進一步製造冤案,把他們起訴到了向陽區法院。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向陽法院非法開庭,冤判程守祥七年。當年冬天向陽區法院院長孫樹華禍及親人遭惡報,他二十六歲的兒子跳樓身亡。

三、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張春青退休即遭上蒼懲罰暴亡

張春青,男,曾任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兼第二看守所所長,主管拘留所、看守所等,剛剛退休就遭到上蒼的懲罰暴亡。

因為他心黑、手黑,百姓稱他張黑子。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退休期間,張春青積極配合張興福、任銳忱等人助紂為虐,爭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他是鶴崗市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的首惡之一。

他操控獄警(警察)和「牢頭獄霸」對綁架到拘留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實施嚴管、酷刑等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至六月初,張春青從鶴崗市勞教所被勞動教養的犯人中挑選出六名惡毒的犯人,有王曉東、侯剛柱、呂偵峰、謝子林、常開春、趙雙六名勞改犯,以減刑為誘餌操控他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了長達兩個多月的非人折磨,手段極其殘忍,令人髮指。公安部門對這六名打手一再鼓勵,致使暴力不斷升級(最後六名打人兇手被公安人員不同程度的減刑三至六個月)。

家住鶴崗市興安區的法輪功學員郭興旺被打吐血,奄奄一息。張振福、鄧香雲、徐志成等法輪功學員在鶴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起,鶴崗市綁架了數百名法輪功學員,張春青在這些誣陷、栽贓法輪功學員的材料上簽字,加重迫害,他自己說不停的簽字累的胳膊疼。

二零零二年五月,鶴崗市第二看守所對張華、姜月秋、陳豔梅、王秀琴、宮桂芝、宮桂花、呂豔秋、丁鳳蓮、鄧愛民、趙淑香、陳明珍、張迎春、王志君、周桂琴、鄭洪麗、李國霞、張春芝、高穎、田桂英、吳美豔、白雲芝、李雲霞、安玉霞等五十三名女法輪功學員實施殘暴的鐵支棍扣地環酷刑。被這種酷刑折磨時間最長的達十七天。有的臀部潰爛,爛出了兩個雞蛋大的窟窿,有的露出骨頭,有的褲子和潰爛的皮膚粘在一起都脫不下來了,慘不忍睹。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酷刑演示:戴鐵支棍

二零零二年四月,法輪功學員王樹森遭到連續數日刑訊逼供,雙手吊起、上大掛、戴支棍、鎖地環、澆涼水、坐鐵椅子等,全身被打得青紫、打出內傷多次吐血、耳膜穿孔、多次昏死過去。時任公安局副局長張春青親自上陣,對王樹森瘋狂叫囂:「這次就整死你、打死白打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張春青在慘無人道摧殘法輪功學員的同時,也害了他自己。二零零九年春天,張春青剛剛退休就遭到上蒼的懲罰暴亡。表面看是民間傳言說他放出貸款上千萬元錢沒要回來著急上火得急病離開人世,實質上是應驗了善惡有報的天理。

四、李彥文(李興文)任鶴崗市公安局長期間死於癌症

李彥文(李興文)任鶴崗市公安局局長期間,利用手機監聽、跟蹤、綁架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另外,還操控公安人員把鶴崗市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黑監獄摧殘。

下面僅舉幾例: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中午,興安區片警吳汶衝以派出所所長劉振臣談話為由,要馬英全去一趟。八月二十日下午五點馬英全被騙到派出所,結果被片警吳汶沖和副所長趙保東綁架到洗腦班。馬英全遭到霍廣民、張子龍、趙佳賓暴力迫害。馬英全被反銬並被脫光衣服長時間用電棍電擊大腿內側、小腿、陰部、肚子、手背、胳膊、腳、腳趾、前胸、後背、脖子、耳朵及後側、大腦整個部份,面部有上下眼皮、鼻子、臉(上下嘴唇)、脖子(喉嚨)哪塊皮薄電哪,還被張子龍打了二十多個大嘴巴子,打的嘴破、牙出血、鼻子出血,臉都打腫了,馬英全在洗腦班被迫害了二十一天。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劉振昌十年冤獄期滿,原新南派出所將他劫持到鶴崗洗腦班非法囚禁。劉振昌七十八歲的母親想兒子,站在洗腦班門外喊了很長時間,劉振昌答應一聲,張子龍進來就踢他,還用電棍電他,天天對他進行精神折磨。劉振昌在洗腦班被迫害近兩個月才回家。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晚,趙福強開出租車時,遭南山分局警察綁架。在南山分局地下室的刑房,刑訊逼供。在鶴崗市第二看守所迫害被折磨了二十天後,警察將身體虛弱的趙福強劫持到鶴崗市洗腦班迫害。張子龍先後兩次兇狠的用電刑摧殘趙福強,他用電棍電擊趙福強頭部、腦後、胳膊、腿、腳等。趙福強的身上被電棍電擊出密密麻麻的糊點。三個幫兇,把趙福強按在床上,張子龍用電棍電趙福強,還強行把趙福強的雙手銬在床上灌食。迫害繼續升級,他們從早晨六點到晚九點,全天把趙福強的手銬在椅子背上,在銬子中間用繩子將手拴在椅子背上,攔腰捆綁,達到不讓他動的目的。

惡行必結惡果,李彥文(李興文)最終把自己送上了黃泉路。他當局長沒等到退休就得癌症,在痛苦的煎熬中自食苦果,最後在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死亡。

五、鶴崗市公安局原副局長張勝群(張敬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查

張勝群(張敬群)曾任鶴崗市公安局巡警大隊大隊長、防暴支隊支隊長、特警支隊支隊長,二零一三年九月──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任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被查。

六、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趙延峰遭報應患腦瘤手術

鶴崗市公安局副局長趙延峰,女,她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報應患腦瘤,曾去北京做手術。

七、鶴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直屬分局局長戴多華曾患重病去北京做過手術

鶴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長、直屬分局局長戴多華,女,任職期間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報應患重病,曾去北京做過手術。

八、結語

發生在這些公安局長們身上的報應,是因為他們聽信了中共灌輸的「無神論」毒害,使他們不相信天理,不相信善惡有報,不相信三尺頭上有神靈,不相信法輪大法是在呼喚人類道德的回歸從而使人遠離災難,所以才敢如此膽大妄為,作出傷天害理的事。這也是在警示那些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趕快懸崖勒馬,抓住最後的時機,給自己留條退路。遭報不是目的,眾生得救才是我們的期盼。

文革剛結束,內部清洗還未開始,曾經一手遮天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聞到風聲就第一個畏罪自殺。追隨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周永康被抓時嚇的癱瘓在地,曾七次給檢查組下跪求饒免他一死。他們為了一時的風光行惡時不計後果,做夢也不會想到有一天報應會降臨到自己頭上。天底下沒有賣後悔的藥,人在做,天在看。法輪功是佛法修煉,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一定要三思啊!

人類走過的一段段歷史就像一面面鏡子,啟迪著後人怎樣走好自己的人生路。同時也是在告誡著人們只有守住道德,匡扶正義,順從天意(特別是武漢疫情全國情蔓延的緊急關頭),只有聽信法輪功學員的良言相勸,退出黨、團、隊組織,抹去「無神論」的獸記,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神佛護佑,才能平安度過這場大瘟疫,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