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退休女醫生張榮煥被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河南省許昌市退休醫生、法輪功學員張榮煥女士,只因堅持真善忍信仰,被中共公檢法司人員多次迫害,曾兩次遭非法判刑,累計陷冤獄八年;因不放棄修煉,多次被投入小號,遭吊銬,拳打腳踢;出獄後,仍被中共610、國保、派出所等人員入室騷擾。

中共對法輪功持續二十一年的殘酷迫害,使張榮煥女士身心受到極大摧殘,私人財產蒙受巨大損失。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深夜,張榮煥女士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二歲。

'張榮煥女士年輕時的照片'
張榮煥女士年輕時的照片

法輪大法身心受益

張榮煥女士,是許昌市刃具廠的一名退休醫生,她為人心地善良,和藹可親,遇事總是替別人著想,對九十多歲的婆婆非常孝敬,幫助別人從不計個人得失,是左鄰右舍公認的好人。

一九九七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她患有罕見的疑難病,不同體位測血壓變化很大,臥位血壓150/100mmHg,立位血壓50/0mmHg,立位時經常出現休克,勉強走幾步就要蹲下身子喘口氣兒,一陣風就能吹倒,經常是心慌氣短,頭暈眼花耳鳴,口腔潰瘍。磁共振和心電圖檢查結果:大腦基底節變性和心肌後壁缺血。到上海大醫院被確診為原發性直立性低血壓,又名為原發性自律機能不全,該病後期還會出現肢體震顫、肌強直、肌陣攣,步態不穩等軀體神經受損的表現,屬於罕見的疑難病,目前還沒有針對性的治療藥物。張榮煥女士四處求醫無門,多次暈倒,多次住院,被疾病折磨的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就在她對人生徹底絕望時,法輪大法洪傳到了許昌,她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功。通過學法煉功,使她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漸漸的她的身體有所好轉,能夠料理一般家務了,從此,她對生活又有了信心,家中又充滿了祥和溫馨。獲得了新生的張榮煥,發自內心的逢人便說:「法輪大法好!我真是太幸運了!」

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張榮煥女士,不顧個人安危,心繫百姓,發自內心的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真心希望世人能明白真相,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卻一次次遭構陷綁架,身陷囹圄。

第一次遭抓捕誣判三年半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上午八點多,張榮煥女士正在家中,許昌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北大派出所等一大群警察突然闖入她家,綁架抄家,翻箱倒櫃,連枕頭、被子、電表盒都不放過,搶走大量私人物品,還搶走現金至少在數萬元以上,張榮煥被劫持到許昌市看守所。

在非法審訊時,魏都區公安分局政保科惡警孫麗娜用腳踹、用磚頭砸張榮煥的胸部。張榮煥的身體又變的頭沉難受,四肢酸困無力,發燒,耳鳴、視物不清,吃不下飯。

魏都區公檢法串通一氣,羅列偽造所謂的證據,在法院非法開庭時,他們壓著張榮煥寫的答辯狀,不讓張榮煥為自己辯護,最後以「破壞法律實施罪」對張榮煥非法判刑三年半,劫持到新鄉女子監獄。

在新鄉女子監獄,張榮煥遭受到了更殘酷的迫害。由於她不放棄「真善忍」的信仰,拒絕轉化,經常被包夾的犯人打耳光,拳打腳踢,被迫害的身體虛弱,心慌頭暈發燒;由於她堅持對身邊的獄警和犯人講真相,多次被非法投入小號。關小號時,過來幾個刑事犯人,扒光張榮煥的衣服,搜身後把她囚禁到約有五、六平方的小屋內,由犯人輪流監視。吃飯半量,每頓只給半碗稀飯,半個饃。每天晚上睡前,坐班犯人將關進小號的張榮煥一隻手銬在床頭的鐵欄上。張榮煥經常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被一包夾捂住嘴,被另一個包夾拳打腳踢,獄警還指揮坐班犯人拿毛巾勒住她的嘴。

一次獄警吳秀霞指使犯人欺辱她,把她拖到監獄醫院強行掛吊針,張榮煥喊「法輪大法好」,科長童國榮、張幹事、吳秀霞把她投入小號,獄警用手銬把她銬在鐵門上,直到她昏死過去,兩上肢被手銬扣著,兩下肢垂下來不會站了,一獄警才指揮坐班犯人給她鬆開手銬。兩個月共銬了二十八次,其中休克七次。有時獄警還用塊布或口罩塞她的嘴。還有幾次,副監獄長侯梅利、科長王某、耿某及小號隊長楊某、李某把她雙手銬在刑具椅子上,上身綁住,捂她的嘴和捏鼻子,叫醫生打針。張榮煥那次被關小號兩個月。她曾多次被關小號,侯梅利還下令獄警、犯人用飢餓法、高分貝的廣播聲音迫害她。

二零一零年一月,張榮煥女士三年半冤獄期滿,出獄時骨瘦如柴。

第二次遭抓捕誣判四年半

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下午,張榮煥女士在許昌市人民醫院附近講真相,她送給一名男子神韻光盤時,被這個不明真相的男子惡意舉報,把她拖拽到附近的許昌市公安局北大公安分局(派出所)。當天晚上七點,許昌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支隊長許豔麗、北大公安分局等不法人員十多人闖入張榮煥女士的家中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和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再次將張榮煥非法關押在許昌市高橋營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許昌魏都區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對張榮煥非法開庭,非法判刑四年半。張榮煥堅信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無罪,告訴世人真相無罪,不承認公檢法的無理指控,依法上訴。

二零一四年二月,家人聘請的北京律師到許昌市看守所會見張榮煥女士,她非常消瘦,在短短的接見過程中,她身體虛弱的無力抬頭,直不起腰,微閉著雙眼,律師很擔心她隨時會暈倒地上。(之前,看守所曾給張榮煥家人打電話要過錢。)

身體虛弱的張榮煥再次被投入新鄉女子監獄。這次冤獄迫害,使她的身體嚴重受損,極度衰弱,很多次暈倒在地,還有多次從床鋪上一頭栽倒地上,手無縛雞之力,頭也抬不起來,身體佝僂著,牙齒也掉了許多。拖著這樣的身體,因拒絕轉化,不放棄真善忍信仰,監獄也不給她辦理保外就醫,直到她這次冤獄期滿,才九死一生的回到家中,體重只有五、六十斤。

張榮煥遭受的經濟迫害

張榮煥女士的丈夫在上海遠洋公司工作,是船上的政委,常年出海在外,二零零三年在海上工作時,因病去世。她丈夫在世時,給張榮煥留下一些積蓄。二零零六年六月三日,張榮煥因修煉法輪功,遭許昌公安警察綁架抄家時,警察將她存放在家中的三十多萬元現金全部抄家劫走。

張榮煥結束三年半冤獄回家後,她去北大派出所(北大公安分局)追要這些屬於自己個人的私人存款時,被派出所人員告知無法查詢,說已經退回其家人。張榮煥問當時一共抄走多少現金?歸還了多少?警察說無法查詢。張榮煥再也沒有見到過這筆錢。
二零一七年十月,張榮煥女士第二次冤獄期滿回到家中,許昌市社保局以「服刑期間停發養老金」的規定為由,扣留了她四年半冤獄期間的全部退休養老金。

出獄後多次被騷擾迫害

張榮煥女士,只因堅持真善忍信仰,曾兩次被中共非法判刑,投入新鄉女子監獄,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就在她離世的一個月前,當地警察還闖到她家中騷擾,要求她放棄修煉法輪功。

二零一九年六月中旬的一天,北大派出所兩個警察穿著警服到她家中騷擾。當看到被迫害的已起不了床、生活不能自理、骨瘦如柴的張榮煥時,才悻悻離去。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魏都區610國保、北大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多人,到法輪功學員張榮煥家,進屋就用手機拍照,張榮煥制止他們。他們又給張榮煥正在上班的女兒(未修煉法輪功)打電話,把她女兒叫回家,對她女兒說:「叫你媽轉化吧。」她女兒說:「俺媽住了八年監獄,都沒有轉化,我可轉化不了她。」

第二次非法關押期間 三位老人相繼離世

張榮煥女士心地非常善良,溫柔賢淑。在家中,她對父母非常孝敬,常回娘家看望;她還把婆婆接到家中,常年悉心照料,使老人能幸福快樂的安度晚年;她對弟妹及其家人也很照顧幫助。然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使張榮煥身心遭到很大摧殘,也給她的家人帶來很大傷害。

二零一四年中國新年,張榮煥在看守所關押時,八十多歲的父親因想念女兒,積慮成疾,悲傷離世,臨終也沒能再見上女兒一面;在監獄關押期間,其母親因思念女兒,含淚離世;因迫害,使九十多歲的婆婆被迫被家人接回老家居住;九十多歲的婆婆離世時,老人在彌留之際,因思念善良孝順的好兒媳,嘴裏不停的呼喚著張榮煥的名字,老淚縱橫。

第二次被非法關押期間,三位老人相繼離世,張榮煥都沒能再見上老人最後一面,其奔喪權也被非法剝奪。

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晚上八點多,晴朗悶熱的天空忽然刮起涼風,陰雲密布,小雨嘩嘩啦啦落下,電閃雷鳴,雨整整下了一夜。就在這天的深夜,張榮煥女士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二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