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兒在大法中受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位農村婦女,二零零八年得法,在這十二年的修煉中,我和女兒都在大法中受益。今天就把我和女兒受益的故事講出來,證實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丈夫在跑出租摩托的途中遇到劫匪,被匪徒殘忍殺害(至今未破案)。當時我腹中的孩子才八個月。孩子出生後,我沒有再婚,獨自帶著幼小的孩子艱難度日。迫於生計,二零零三年我帶著幼小的孩子外出打工。

二零零四年,由於過度疲勞,身體時有不適,到醫院檢查,醫生說膽結石,需做手術,可我根本無錢做手術,疼痛的時候就吃點藥支撐著。那時候,孩子的身體也不大好,經常夜間發高燒,一進醫院,半個月的工資就沒了。出於生計,我經常顧不上孩子,外出打工時就把孩子一人鎖在租住的房中,一放就是十來個小時。無奈之下,二零零七年我在打工的城市再婚。

二零零八年女兒又一次生病,醫生說小孩子扁桃體肥大,須馬上做手術切除扁桃,否則會影響呼吸造成窒息。我原本生活艱難,根本負擔不起手術費。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同鄉大姐對我說:你來修法輪大法吧!她給我講了她自己修大法受益的種種福份,讓我念九字真言。

我抱著試一試的想法,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女兒也念。我每天忙於掙錢維持生計,就經常把孩子託付給家鄉一起出來打工的姐妹,孩子在那位大姐家經常聽她們讀大法。我自己也抽空跟著這位大姐學煉功法,偶爾也聽她讀法。就這樣沒過多久,我和孩子都奇蹟般地恢復了健康。

大陸迫害法輪大法的高壓環境下,我的修煉也遇到了巨大考驗。二零一五年,同修們紛紛起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我覺的我和孩子都是大法的受益者,應當站出來說句公道話,我參與了訴江,結果受到當地派出所的騷擾,他們打電話叫我去了解情況。第二天,我一邊背誦師父的經文《怕啥》,一邊朝派出所走去,心裏很平靜,我跟接待我的工作人員講我學大法受益的經歷。講完後,他打印了一份筆錄,我看了與我講的一樣就簽了字離開了。

沒過多久,我們一家就經常受到綜治辦人員的騷擾。丈夫的弟弟一家也被威脅,要求他們出面讓丈夫與我離婚,否則他們的工作都會失去。我被迫離婚了。我在外面租房住,當時孩子上初三,正面臨中考,我一邊打工,一邊陪讀。綜治辦的人員多次到我租住的房屋處騷擾,要我離開他們管轄區域返回自己的家鄉。因為孩子面臨中考,我們繼續留在當地。後來綜治辦要求派出所出面來搜查我租住的房屋,並調來保安人員將我們租住的房屋團團圍住,想要強行搜查。那時我想到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寫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以及《轉法輪》中的一段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說:「你們要進來可以,先把你們的名字寫下來。」我進屋去拿紙和筆出來,一群人竟然全都不見了。

綜治辦的人見我不屈服,就跑到學校去找老師,找孩子談話,干擾孩子正常學習,孩子也不堪重負。由於離婚,孩子也不能參加當地中考,加上老師找到我,說孩子狀況很不好,壓力很大,勸我給孩子換一個學習環境。我見她一番好意,考慮再三,回到了家鄉。

回到家鄉後,孩子才給我講:她小的時候,在那位大姐家時,有時一個人跑到外面玩。有一次掉進魚塘,她當時就喊:「師父救救我!」然後抓住一根草,自己就爬上了岸。當時怕我擔心,沒敢告訴我。孩子只是常念九字真言,偶爾讀讀大法書,慈悲的師父就一直看護著。

從二零零八年開始,孩子一有不舒服就念九字真言,一直健健康康地長大了。一人修煉,全家得福報,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