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家人得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五歲幼兒讀寶書 高燒全退

2003年,我兒子五歲。有一天晚上,兒子發高燒至39°凌晨一點半鐘,兒子因為身體難受,爬起來將我從熟睡中推醒。當時我丈夫在部隊服役,半夜裏我一個人實在沒辦法送兒子去醫院,我就叫兒子自己讀大法寶書《轉法輪》。那時他已經差不多自己就能讀《轉法輪》了。讀了一個多小時後,兒子跟我說他累了,我就叫他躺下睡覺。

早晨醒來一摸兒子的頭,體溫正常,燒完全退了。

虔誠向大法師父求救 身體康復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我被非法勞教兩年後回到家中。由於在勞教所長期高強度長時間做奴工,我的下半身出現明顯的水腫,後來越來越嚴重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我在家人的反覆催促下,到醫院做了檢查。醫院初步診斷為「多發性骨髓瘤」或「系統性硬化症」,需要做骨髓穿刺才能確診。醫生勸我住院治療。我堅持不做骨髓穿刺,也不住院,只到中醫診所就診。吃了三個月的中藥卻一點療效都沒有,一點好轉的跡象也沒有。

走投無路之下,我尋思只有大法能救我。於是我乾脆停藥,加強學法煉功。後來我又出現「帶狀皰疹」(民間俗稱「蛇纏腰」),皰疹開始從肚臍向身體左側發展。一個星期後,左腰和脊椎都有了,就像半根腰帶一樣纏在腰間,疼痛難忍,無法坐、臥、站。我曾經聽人說,如果任由皰疹發展,纏滿身體一圈時,人就沒命了。

生死關頭,我想只有大法師父能救我,就跪在師父的法像前,虔誠的求師父救救我。第二天,我就發現皰疹不再往右邊擴展了,水泡也開始往下消。沒多久,症狀減輕、皰疹結痂,疼痛也減弱,最後徹底消失,身體神奇康復。

誠念「法輪大法好」 摔傷恢復正常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九日那天,我往家走,在小區門口的平地上,一不小心,右腳被一個突出地面的窨井蓋絆了一下,整個身子幾乎是挺直著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根本沒有緩過神來,待我想起來時卻怎麼也爬不起來了。過往的路人擔心我「碰瓷」,都不敢來拉我起來。過了一會兒,聽見有個年長點人的說話聲,隨即把一串鑰匙踢到我的手邊。哦,我想起來了,這是我的鑰匙。這時,我才真切的意識到自己摔跤了。

我全身無法動彈,危難關頭,我想起了法輪大法,馬上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師父好!」並求師父救我。慢慢的,我自己爬起來了。起來後,發現整個右手、肩膀及手腕關節部位似乎都傷到了,左腿膝關節也蹭腫了。

我不停的念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師父好!」竟然自己慢慢的走回了家。到家後丈夫說我的右臉腫了,臉頰的皮膚幾乎都要被粗糙的地面蹭破了。半個多月後我基本恢復了正常。丈夫說:「感謝大法師父救了你,幫你過了一個大的生死關。」

誠念「法輪大法好」 丈夫安然無恙

受我的影響,丈夫雖沒有修煉,但相信法輪大法好。二零一六年中秋節前一天,剛吃了月餅不久,突然嘔吐不止,嘔吐物中伴有鮮血,吐到後來,意識有點模糊,已近昏迷,情況危急。我穩住自己的心,叫他和我一起慢慢的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師父好!」我念了一會兒,丈夫意識開始清楚了,也不難受了,很快恢復了健康。從那以後,他再沒有吐過血。

二零一七年夏天,丈夫貪涼,出了一身汗,就躺在鋪在車庫地上的草蓆上睡覺。一覺醒來,發現往起起時腰直不起來了,這種病症通常稱為「寒痺」。本來這個病要去醫院針灸才能治癒,但他沒去醫院,而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三天後,全好了。

現在丈夫非常支持法輪大法,連開車都聽大法的樂曲《普度》。

誠念「法輪大法好」 大伯哥手術順利

今年十月初,我大伯哥因為喉管結節上長了豌豆大的息肉,需要全麻做手術。我叫大伯哥的兒子以及在場照顧大伯哥的其他兄弟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告訴他們,只要真心默念,大法師父會保護大伯哥手術順利成功。

我在手術室外面等待時,護士來告訴大伯哥的手術非常成功。大伯哥被從手術室推進病房時,還用手勢表示自己頭腦清醒,狀態很好。在醫院觀察三天,醫生檢查後說他一切恢復的很好,我們將大伯哥送回了家。

自從修煉法輪大法以來,我和我家人都經歷過很多的神跡。真的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們全家用盡人類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偉大慈悲師父的感恩之心,謝謝師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