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是新學員,因為修煉有漏,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在2017年9月15日上午,我地派出所到我單位非法綁架我,之後又到我住處抄走了大法書,九評,打印機和電腦。我說2011年新聞出版總署署長柳斌傑已撤銷了對法輪功書籍的禁令,法輪功的書都是教我們做好人的,2000年公安部和民政部頒布的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煉法輪功不符合哪條法律呢?他們說完事告訴你。他們看到《九評》說,說共產黨不好就不行,誰也不能反對執政黨。他們又打電話找來一個很高很大很兇的人,一進來就氣勢洶洶的說那邊剛惹完我,你這又有事了。就開始輪拳頭打我,我沒說話,看著他發正念。之後把我帶到派出所關到一個大籠子裏。在這緊急情況下,我在心底拼盡全力喊師父,求師父救我,對師父說,我出去後要精進。求完師父約幾秒鐘,他們對我的態度就變了,不兇了,剛才打人那個也笑呵呵了。在錄口供時我儘量在回答問題時講真相,但沒做到完全不配合邪惡的命令要求和指示。他們拿來非法拘留15天的表讓我簽字,我想15天能挺過去,就簽了。可是拘留的理由是污衊大法的。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靜下心來好好學法,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秀波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2020年4月26日,我和妻子正在地裏幹活,11點開來一輛警車,有十來個警察和兩名村幹部,說要我們回家,了解點事情。不由分說,村幹部開著我們的電三輪拉著工具,我倆被挾持上了警車,臨近村口時,警察不叫我們下車,留下2警察看著我們,剩下的都去了我家抄家(被搶走了一紙箱真相光盤和《明慧週刊》等)。這期間我倆給看我們的警察講真相。警察告訴是我們3月在鎮裏發真相資料時被攝像發現了。隨後警車先把我倆帶到醫院體檢,回到派出所問話,夜裏1點把我們送看守所,可能是身體不合格,看守所不收,警察又拉我們到一個地方就叫我們簽名、按手印,我都迷迷瞪瞪給簽了、按了,夜裏3點半把我們送回家。第二天上午警察送來取保候審單子,我沒加思索又簽了(妻子沒簽)。我是蘇秀榮,在被綁架的過程中,我也簽了2、3次名字、按了1、2次手印。回來後我們與同修的交流,經過不斷學法,認識到我們犯了大錯,隨意就給邪惡簽字、按手印,就是沒聽師父的話,對不起師父。我倆嚴正聲明:在被綁架期間按的手印、簽的字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劉勝志、蘇秀榮 2020年12月14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8日下午公安分局、派出所5人來我住處抄家,來人聲稱,攝像頭拍到我發真相資料了。搶走物品有:播放器七個、掛曆、福娃畫、護身符項鏈、掛墜等。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後,先去醫院做核酸檢測、體檢,後又送到管理中心,來回折騰,到管理中心、醫院,來回折騰6次,最後到另一醫院一次,都因體溫37.5度,體檢不合格。管理中心還是不收,這時已是子夜12點多了。派出所只能把我帶回派出所。第二天又把我送到管理中心,體溫雖然合格了,但肺部有陰影不行,還是不收。讓辦案警察送我到醫院檢查,辦案警察氣壞了,找管理中心領導,強行把我收進看守所。我於11月26日出看守所。這期間,我因擔心家裏老人剛做過手術,身體狀況很差,需要照顧。在邪惡壓力下,我違心說了「不煉功」。我嚴正聲明:在被綁架關押期間,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學好法,向內找,修去人心,兌現誓約,從新溶入到正法救人的洪流中,助師正法,多救度眾生。

李凌霞2020年12月3日


嚴正聲明

今年邪黨搞「清零」,逼迫我簽「不煉功」的「三書」。我不配合,我村書記就找到我丈夫,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他們幫我找了個替身,錄了像,說是好交差,當時我沒認識到事情的嚴肅性。一個我很熟悉的同修多次被騷擾,社區書記已被同修講明真相,就給同修不修煉的家人出主意,說找別人替同修錄像交差。我看到同修多次被騷擾,家人擔驚受怕,就動了歪念,在11月24日讓我明真相並支持大法的哥哥給做了替身,錄了像,說不煉了,邪黨好的話。最後同修選擇了堂堂正正找縣裏所有相關部門講清真相,並堅決不簽「三書」,沒用上那個錄像,挽回了損失。但在這件事情上,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我對同修的情、糊弄事的心,是在褻瀆大法,是對同修和哥哥不負責任。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多學法,真修實修,在大法中歸正自己,正念正行。

馮國茹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2020年4月18日我和丈夫一起出去講真相,被人誣告,遭到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隨後在派出所裏做了筆錄。19日晚上我們被送到看守所,由於體檢不合格,看守所拒收,返回派出所後又做了一次筆錄。接下來他們提出辦「取保候審」,叫家人來接我們,要我們在「取保候審」單上簽字,我們稀裏糊塗的就給簽了。回家後通過學法、與同修交流,我們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零口供」是大法弟子遭遇迫害時採用的一種反迫害形式;「零簽字」也是遭遇迫害不與邪惡配合的具體體現。在此我們嚴正聲明:以上我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口供、簽字等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李秀娟、李文才 2020年12月14日


嚴正聲明

今年街道辦事處四次去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煉,不是信仰自由嗎?他們說:煉就在家煉,別出去煉。我說「現在不都是在家煉嗎」。這幾年我修煉不精進,正念不足,知道那話不該說。是大法救了我,不然我早就不在人世了。第四次辦事處人員來時,家人在家,一個人非常邪惡的威脅說:不簽字不給開養老金,拘留半個月就不給開養老金。家人因害怕就說他寫,共簽了五六張紙,也不知道上面寫了甚麼。後來聽說寫的都是誣蔑師父、誹謗大法的話,這些都沒讓我們看就讓簽字。我很後悔,沒有阻止家人簽字,我犯了天大的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趙秀鳳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近期邪黨搞「清零」,610、派出所、街道人員三番五次上門騷擾、恐嚇。借去年我發放真相資料遭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3小時,後又叫去派出所3小時,派出所沒上報就了結了。說今年邪黨610到派出所檢查發現此事,要求補「保證書」等。我們夫妻倆都80多歲了,被騷擾不能正常生活,在邪惡連哄帶騙下(他們說他們也沒辦法,上面逼的,簽了字就除名,以後再也不上你家門),我們一念之差,違心簽了「保證」等。我做了對師父、對大法不敬之事,我深感痛心。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簽字等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今後多學法、學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蔣堯生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發真相資料被邪黨關押勞教。在邪惡殘酷迫害下,我喪失正念,釋放回家後,在怕心驅使下,把家裏的大法書籍燒毀了。後來我清醒過來,從新走回大法修煉。現在回想當時的行為,我萬分後悔。5年前,我被邪黨非法關押在監獄迫害,在殘酷的迫害下,在邪惡欺騙和壓力下,我擔心在監獄釋放時不寫「三書」被轉移到洗腦班繼續迫害,因此向邪惡妥協,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悔過書」等。現在我認識到錯誤很嚴重。嚴正聲明:以上我違心的違背大法、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及文字東西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用心學好法,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呼忠厚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敲門」行動中,片警、居委會多次上門騷擾,我能做到堅定走過來。後因長時間學法不入心,不實修,怕心加重。在此次邪惡「清零」迫害中,警察用高壓恐嚇、株連子女的手段,加之丈夫有病(心梗,骨折需照顧),我法理不清,正念不足,被迫妥協,在「三書」上簽了字。事後我悟到這是害己害眾生(警察、家人),與師父講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法理相悖,我悔恨至極。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入心學大法,實修自己,講清真相多救人,尤其對在大法中受益的家人講清真相,證實大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湯年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是「7.20」前得法的。由於沒學好法,沒有實修自己,法理不清,人心重,被邪惡鑽了空子,多次邪惡遭迫害,在被勞教、判刑期間,給邪惡寫了「五書」,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犯下大罪。師父苦度我給我的太多,我感受到師父的佛恩浩蕩,大法的威力,可是我沒修好,放不下人心,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現在我知道修煉是嚴肅的,特此嚴正聲明:一切我違心所說、所做、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真正實修自己,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在哪裏跌倒從哪裏爬起,嚴肅對待修煉,跟師父回家。

劉樹英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2007年我被關押在教養院時,所有人都要轉化,不轉化就上大掛,我是第二批上大掛,就是把我綁在兩床之間當時我的身體兩腿都抽筋,抽筋實在不行了,我就說快轉,快轉,我的意思是把我的痛轉給他們,可他們以為我要轉化,就把我放下來,然後讓我簽字我不簽,上來幾個人連拖帶拽,把我按在那裏把著我的手簽的字,我是在迷糊狀態下簽的字,當時我對他們說簽字我是不承認的。過去多年了,現在我嚴正聲明:我的簽字作廢。這些年我一直堅定修大法,沒有大法就沒有我,我堅修大法的心不動,一定跟隨師父回家。

騰世雲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邪黨搞「清零」,派出所警察,居委會人多次來家騷擾,逼迫我寫「三書」。還騷擾我妹妹、兒子、丈夫等。威脅說要扣我的和丈夫的養老金,還要把房子收走,我沒有妥協。後來他們經常來騷擾,逼得丈夫要和我離婚,逼得孩子徹夜難眠,唉聲嘆氣。丈夫喝醉酒,半夜三更胡鬧,攪得左鄰右舍不安。把家人逼迫的都受不了了。迫於無奈,我說了不該說的話(沒有妥協簽字)。我沒修好,還有諸多執著心沒放下。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認真做好三件事,永遠跟著師父走,跟師父回家。

李意萍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開始修煉。在1999年10月到北京上訪,被拘留後開除公職。由於學法不深,也迫於家庭的壓力,沒有把自己真正當成修煉人,向邪惡妥協,寫了「悔過書」,說了很多對不起大法的話和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後在同修的幫助下,加強了學法,真正從內心認識到錯誤,並決心徹底改正。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說過、做過的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今後我一定學好法,守好心性,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嚴格要求自己,堅定不移的修煉大法,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肖惠 2020年12月12日


嚴正聲明

今天鎮政法委人員來我家,讓我在「悔過書」上簽字,我不簽。他說,知道我煉20多年了不可能簽,但他說,為了完成任務,不然他受處分會失去工作,只能造假,他自己找個女的代簽了,徵得我的同意,我同意了。當時我想,反正他糊弄的是共產邪黨又保護了大法弟子,他這麼做是兩全其美。過後我越想越不對勁,我同意別人簽字,跟自己簽沒有啥區別,而且想法更壞。不但害自己還害了眾生,我這才意識到問題嚴重,懊悔至極。特此嚴正聲明: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柳秀豔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發放真相資料時被邪黨攝像頭拍到,被邪惡跟蹤,於2020年7月19日被邪惡非法抄家、綁架,被國保、派出所非法拘留11天。這次教訓使我認識到,做事不認真,不注意安全,沒有正念,給大法造成損失,也給自己修煉環境帶來麻煩,給大法救度眾生帶來干擾。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在訊問筆錄、拘留證上的簽字全部作廢。今後我認真學法,以法為師,實修自己,多學法,多發正念,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走好最後的路,跟師父回家。

沈冬枝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多年來,邪惡經常來家騷擾,我丈夫被嚇的心臟病特別嚴重。近期,邪黨搞「清零」,逼迫我簽寫誣蔑大法和師父的問卷,他們威脅恐嚇說:不簽字就不讓孩子上學,停家人的工作。這次我丈夫又被嚇得心臟病嚴重發作。我被迫違心簽寫「不修煉了」。簽完後,我極其痛苦,是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教我修煉做更好的人。我受良心的譴責,我愧對大法和師父。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堂堂正正的做實修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

張淑芸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最近,公安局610上門騷擾,讓簽「不煉功」的保證書等,我不簽,不配合邪惡。邪惡就去騷擾我女兒和女婿,不讓他們上班,說甚麼時候簽了,才讓去。最後在姑娘和女婿配合邪惡的逼迫下,我簽了字。現在很後悔,嚴正聲明:我被脅迫下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三書:保證書、決心書、揭批書」等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把一切交給師父,多學法,實修心性,清除怕心、恐懼心、親情心。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徐桂菊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清零」中,鄉政府610和村委會人員到我家,叫我放棄修煉。以影響孩子升學和株連親戚孩子不能當兵相要挾,叫我寫「保證書」。如果不放棄修煉,就把我交派出所處理。我怕家人受株連和對家人的擔憂,在邪惡的威脅下,我違心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與大法的事,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在此嚴正聲明:我對邪惡所寫的一切「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李愛琴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清零」中,鄉政府610和村委會人員到我家,叫我放棄修煉。以影響孩子升學和株連親戚孩子不能當兵相要挾,叫我寫「保證書」。如果不放棄修煉,就把我交派出所處理。我怕家人受株連和對家人的擔憂,在邪惡的威脅下我違心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做了對不起師父與大法的事,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在此嚴正聲明:我對邪惡所寫的一切「保證」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修煉,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耿秀梅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支持老伴修煉大法20多年了。邪黨搞清零行動,社區、居委會人員不斷威脅逼迫我簽字,說有我的名字。我不配合,就多次騷擾,找千里之外小女兒威脅恐嚇,又多次騷擾,還把大女兒找來逼迫勸說,我被情帶動簽了字。也代老伴簽了字。事後我萬分痛悔,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了,我犯這樣的錯誤,對不起師父的救度,更不能原諒自己。現在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要在這最後時刻,抓緊做好三件事,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

田銀富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邪黨搞清零行動,社區、居委會人員接連不斷的威脅逼迫我簽字。對我老伴也多次騷擾,我不配合。邪惡對千里之外的小女兒威脅恐嚇,又把大女兒找來逼迫勸說老伴,老伴被情帶動下簽了字,把我的也簽了,我由於怕心沒正念,我沒有反對而同意了。冷靜下來還是配合邪惡。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的字全部作廢。我要堅信大法,聽師父的話,在法中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聶秀英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得法修煉。一九九九年邪黨迫害,我由於之前沒有精進實修,被迫參加了街道辦的洗腦班,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迫於壓力我把師父的法像交了,因害怕抄家把好幾本大法書埋到了山上。至今想起,我真是對不起偉大的師尊。2012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從新走回大法修煉,認真拜讀師尊的大法。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敬師敬法,堅修大法到底。

韓軍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媽媽是老大法學員,因修煉有漏,被邪惡迫害說話不清,生活不能自理,就這樣,中共邪黨不放過她。在今年邪黨搞「清零」,8月,派出所警察找她讓她說「不煉功」,並簽字。幾天後我回家,她跟我多次說,她堅持修煉法輪大法,不放棄,讓我給她上網聲明,我問她,你修煉大法,怎麼跟警察說「不煉」?她說她沒說,不是她說的,她說她要修煉大法,非讓我給她聲明。在此她聲明:她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孫煥霞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今年秋季我村的小頭目領著鄉派出所警察到我家要我寫「保證書」,我沒有配合。沒過幾天,他們接連不斷騷擾,最後拿來「三書」讓我簽字,我由於人心太重,為減少麻煩,糊弄了事,就簽了字,臨走他們還用手機照了相。我知道不符合大法,但沒有堂堂正正證實法,真是對不起師父和大法。我向師父懺悔,我錯了。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的「三書」全部作廢。今後精進修煉,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郭兆成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平時沒有注重實修,在被邪黨非法關押期間,在看守所邪惡黑窩裏我沒有正念,尤其放不下對孩子的親情,怕影響他的前程。我說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寫了「不煉功」的保證等。我對大法、對師父犯下了大罪,我知道錯了。現在嚴正聲明:我的一切違背大法、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向慈悲偉大的師父認罪。今後我一定要多學法,認認真真學好法,修煉好自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定修煉大法到底。

魯中霞 2020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秋天我被邪惡非法綁架勞教3年,在「勞教書」上簽了字。在2008年夏天,我被邪惡非法綁架、誣判5年,在「誣判書」上我簽了名字。在2020年9月我被邪惡扣除在誣判5年停發部份退休金書上簽了名字。現在我悟到,對邪惡的簽字都是錯的,是配合邪惡的迫害。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給邪惡的簽字全部作廢。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修煉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郭顯靈 2020年12月14日


嚴正聲明

幾天前鎮裏和鄉里幾個人來騷擾,讓我寫「不修煉」的保證,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非讓我寫,當時我想寫「法輪大法好」,我拿起筆還沒寫他們就照了相,然後把筆搶走,說行了不用寫了。當時我有點愣,有一種上當的感覺。轉天我去鄉里對他們說,你們寫的啥我都不承認,誰寫是誰的罪。他們用卑鄙的手段,欺騙我這八十歲的老太太。特此聲明:他們寫的啥我都不承認,我被偷拍的照片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王豔芝 2020年12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82歲,1998年喜得大法。1999年江澤民集團打壓迫害,逼我夫婦二人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不寫不發工資。我們倆沒守住心性,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又在2017年下鄉講真相之際被人誣告,被當地居委會威逼我簽字、按手印,我又沒守住心性,配合了邪惡。特此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萬桂枝 2020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敲門行動中,我配合了邪惡照相、簽字,字是我老伴代簽的,我沒有阻止。當時我沒有意識到這是自己在犯罪,給自己在修煉的路上留下了污點。我沒有給社區人員講真相,制止他們犯罪。現在非常痛心,修煉這麼多年,當時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在信師信法上打了折扣。我實在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郝玉珍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半年前我被邪惡非法綁架到公安局,後「取保」回家。一個多月前,邪惡搞「清零」,社區、派出所人員到我家,威逼我簽「三書」,我不簽,他們就威脅我家人。因為我信師信法不夠,正念不足,就違心的在「三書」上簽了字。過後我很後悔。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及在「三書」上的簽字和被非法提審的所有簽字全部作廢。以後我要學好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江錫娥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0月28日本村人領著鎮上2人到我家,告訴我不讓煉法輪功,逼我簽名字。開始我不簽,他說你簽了字,既往不咎,以後再也不找你了。就這樣我簽了。簽完後他們走了,我就後悔了,我學大法20多年了,我怎麼能簽這個名呢?我真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大錯特錯了,後悔莫及。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郭彩恭 2020年11月29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迫害。那時我因學法不精進,人心出來了,頭腦很簡單,沒想到不敬師父、不敬大法,心想大法書沒有地方放,怕落在壞人手裏,就把大法書給燒了。現在我認識到犯罪了,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我嚴正聲明:以前我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跟師父回家。

趙鳳芹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因學法少,對法理解不深,到關鍵時刻不能在法理上認識,在邪惡清零中,我由於怕心,怕大法寶書被拿走,沒有把握好自己,在邪惡的逼迫下簽了字,給大法抹了黑,對不起師父。現在我認識到錯了,很後悔,在此向師父認錯。珍惜師父給我改過的機會,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要從新走好以後修煉的路,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劉洪彥 2020年12月12日


嚴正聲明

得法前後,師尊多次救我性命,師恩難報、難忘。我由於修煉不精進,執著心一堆,經常用人念去對待關和難,信師信法不堅定,在邪惡高壓下,我一時糊塗,在邪黨「清零」中糊裏糊塗簽了名字。我特別後悔,在此嚴正聲明:我的違背大法、對師尊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回家!

邱景炎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後,我人心、怕心重,把師父法像燒了,那時我學法不精進,頭腦很簡單,沒想到這是不敬師父、不敬大法的事。現在我認識到我犯罪了,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今天嚴正聲明:我以前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跟師父回家。

徐忠彥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12月15日下午,社區委主任等人到我家,當時我沒在家,他們趁我不在,就甜言蜜語欺騙、恐嚇我丈夫,讓他在三張白紙上簽上我的名字。丈夫怕我被抓、被迫害就順從他們,做了不該做的事。大法弟子不論在任何情況下,都得敬師敬法,決不做違背大法的事。因此嚴正聲明:我丈夫代我在三張紙上的簽名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王淑賢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近日,村委會叫我去簽關於法輪功的字,我當時沒多想,就對她說你給我簽上吧。過了一會,她打電話來說,字我給你簽上了,這個手印我不給你按。我就去就把手印按上了。回來越想越不對勁,這是我對大法不堅定,信師信法不堅定,越想越後悔。我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志芹 2020年12月11日


嚴正聲明

街道辦事處主任多次找我去簽字「保證不修煉法輪功」,我不去,不配合他們。他就騷擾我家人多次,後來我丈夫逼我去,街道主任逼迫我簽字,我丈夫眼睛瞪得要犯精神病了,我迫於強大壓力違心簽了字,我也沒看上面寫的啥。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加倍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靜雯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1日,縣「610」的人到我家,逼迫誘騙我簽字、按手印。由於我對法理認識不清、對親情的執著,一時糊塗,稀裏糊塗的就簽了名、按了手印。現在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很後悔。特此嚴正聲明:我按的手印、簽的名全部作廢。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堅定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

張靈英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被高壓迫害中,在單位邪惡的威脅下,我一時糊塗,沒守住心性,配合了邪惡的要求,讓親人簽了字、按了手印,做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事,心裏非常痛苦難受。在此,特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蘇曉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不精進,有怕心,在邪惡的騷擾中,我被迫寫了、說了一些違背大法的言論,違背了自己的史前誓約,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我深深痛悔。嚴正聲明:以前我違心所寫、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吸取教訓,從新做好該做的三件事,做師父的合格的弟子。

邱榮麗 2020年11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修大法已8年多。在一次發資料時被人誣告,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由於平時修的不紮實、有怕心、對兒女情放不下,我被迫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對不起師父。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一切不利於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今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杜春芝2019年12月24日


嚴正聲明

大法被迫害後,於2000年,我基本不怎麼學了,做起了生意,做了和說了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給大法抹黑,給同修們造成了干擾。現在我意識到應該回到正確軌道上來。所以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韓立峰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我們被迫害關押在派出所內,後回家。經學法思考,向內找,自己有很多的心還沒有放下,並做了很多的錯事。因此,嚴正聲明:我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一定要努力學好法,修好自己,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月來、李德榮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11月份,在邪黨的「清零」行動中,在片警和辦事處的壓力下,因為自己有怕心,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按了手印。過後很是後悔。現特此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及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苑文香 2020年12月13日


嚴正聲明

1999年邪黨迫害大法後,由於怕心等因素,我將大法書藏起來了,後來因翻蓋房子遺失了,怎麼也找不到了。我向師父認錯。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多學法,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彌補損失,跟師父回家。

程殿珍 2020年4月12日


嚴正聲明

前一段時間,我在不理智的情況下和丈夫吵架、推揉,不小心把師父的法像碰倒。我非常後悔、自責,我知道錯了,對不起師父。今天嚴正聲明:我所做錯的及以前一切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一定做好三件事。

王麗珍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前段時間邪惡上門騷擾,在怕心的驅使下,我違心的寫了、說了一些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話,現在痛悔不已。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寫、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彌補過錯。

厲建陽 2020年11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清零」行動中,我被非法綁架到洗腦班後,在壓力下寫的「三書」及所說、所寫的一切對不起師父、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精進實修,走師尊安排的路,彌補自己的過失,跟師父回家。

張華平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幾年前,邪黨人員來騷擾,當時因正念不足、有怕心,我說「不煉了」,違背了大法的要求。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以後學好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師父安排的路。

王慶波 2020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非法綁架、判刑,當時由於怕心沒能做好,被邪惡「轉化」。在此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大法,精進實修,跟師父回家。

劉吉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幾年前,邪惡前來騷擾,我有怕心,說「不煉了」,違背了大法的要求。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以後學好法,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路。

孫培香 2020年11月7日


嚴正聲明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派出所還有社區人員經常到家中騷擾,叫家人在「三書」、「五書」上簽字。我不承認一切迫害,嚴正聲明家人代替簽的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喬桂麗 2020年12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的「清零」行動中,我被迫簽了名。現在十分後悔,寢食難安,不應配合邪惡簽字,污衊大法。現在嚴正聲明我簽的字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信師信法,堅定的走好修煉之路。

張鳳鳴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訴江」過程中,我被邪惡騷擾,邪黨人員給我照的相及常人代替我在「三書」上簽的字和我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圓滿隨師還。

黃時蘭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不應該附和邪惡,我所簽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多學法、學好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孫秀霞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6日村支書帶領警察和鎮上工作人員闖入我家,讓我按手印,由於正念不足,我配合了邪惡。現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多救人。

楊淑芬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在公安人員多次到我家騷擾後,做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事,寫了「三書」,我非常痛悔。現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李曉華 2020年11月17日


嚴正聲明

在所謂的「清零」行動中,邪惡多次騷擾我,並找兒子、兒媳婦單位對他們以不要上班相威脅。我違心的做了對大法、對師尊不敬不利的事現嚴正聲明全部作廢。今後堅定修煉大法。

洪麗鮮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前幾天,街道的人去找我女兒,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了?我女兒說「不煉了」。這不是我的本意。在此嚴正聲明:我女兒代我說的「不煉了」的話全部作廢。我決心堅修大法到底。

王景琴 2020年12月1日


嚴正聲明

我被本隊隊長偷偷拍照。在這裏嚴正聲明:我被偷拍的照片全部作廢。全盤否定邪惡的陰謀,我是真修弟子,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任何陰謀都動搖不了我信師信法的心,正念正行。

曾和清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司法和社區人員的威逼強迫下,由於怕被迫害,違心的簽了「五書」。自己感到對不起師父。現在嚴正聲明:我所有簽的字全部作廢。彌補損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粱丹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嚴酷的迫害下,自己嚇的不敢煉了。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玲英 2020年11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威逼下,我所說、所做、所寫(包括親人代筆)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跟上正法進程,走好以後的正法修煉路,圓滿隨師還。

張利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燒過大法書、說錯了話。我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現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勇猛精進,聽師父的話,跟上正法進程。

高秀彩 2020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2000年在我丈夫和單位的高壓下,我簽了「不煉功」的字。現嚴正聲明以前我簽的字及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跟師尊回家。

王雪梅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被冤判期間在高壓迫害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賈蘭娥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高壓下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要求的言行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在最後的修煉路上,聽師尊的話,做好三件事,不負使命。

張俊峰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我神志不清時所說、所寫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不想讓千萬年的等待毀於一旦,我知道錯了,今後一定做好。

張兆豔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以後聽師父的話,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劉巧珍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最近因為社區不斷到家騷擾,使家人很反感。為此,家人替我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在此我嚴正聲明:此「保證書」全部作廢。

劉淑琴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由於怕心我寫了「不上網、不集會、不散發傳單」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韓秀華 2020年12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下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以後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藏起 2020年12月16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脅迫下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要求的言論我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

劉靜遠 2020年12月18日


嚴正聲明

我的家人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在「三書」上代我簽的字嚴正聲明全部作廢。

丁淑芳 2020年12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