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從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因學法不深,悟性不好,7.20開始迫害後,曾兩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拘留,在師尊慈悲保護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今年以來,派出所、街道、居委會多次來我家敲門騷擾,來了我就給他們講真相。2020年11月29日下午派出所的正付所長、警察、街道主任、居委會等一行十來人敲門。進門讓我簽他們帶來的表,我一看拿過來就把表撕了,並告訴他們我不會簽的,也是為了他們好。到晚上9點後他們都不走。我給他們講真相不聽,說「清零」以後就不找我了,讓我簽字,如不簽就會影響家裏孩子的工作、參軍、考公務員等。我說不會受影響的,我不會簽的。派出所所長威脅說:你出去看看我把鋪蓋都帶來了,你不簽字我們就不走了,這麼多人輪流值班看著你。在這種高壓威脅下我就高喊:法輪大法好,連喊了幾聲,派出所所長讓他們趕快給錄下來,說這是我反黨的罪證要把我帶走。在這樣高壓下一個女警察強按著我的手簽了字,當時我沒有了正念。我知道修煉是嚴肅的,這次我沒有做好犯下了大罪,我很痛心,是怕心佔了上方而且負面思想佔據了我的思維。我聲明:2020年11月29日我的簽字全部作廢。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把一切全都交給師父,我只走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正法沒有結束,我要做好彌補自己的大錯,多學法,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馬恩敏 2020年12月1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1日我被居委會找去讓我簽「三書」,並對我說,簽了字,回家煉去沒有人管。我不簽,他們看勸不動我,就又找來了六個人。其中三個警察,還有一個街道主任。他們說我反黨、搞政治等。我給他們說我們不參與政治。我拿過紙來寫上:法輪大法是正法,絕對不參與政治。他們搶過去就撕了。他們氣急敗壞的給我施壓,又說,我不用簽字了,光按個手印也行。我還是不同意按手印。他們就抓住我左手,另一個人抓住我右手強行按手印,我用勁把紙給撕破了。他們又拿來紙讓我按手印,我都給撕了。於是,它們又開始輪流做工作。最後又找來兩個孩子媽媽來勸我。兩個孩子媽媽勸我說按個手印吧,他們的孩子還沒接呢!我兒子在一邊也勸我按個小手印吧!我當時生出氣恨之心、人心,怕心也上來了,腦子一片空白,不知不覺用小手指給按上了。我走出居委會後,心裏很難受,他們用這種齷齪的手段逼我簽字,這次考驗沒有過關,我很後悔。意識到自己學法不深,和人心太多的緣故。今後一定要精進學法。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今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到底。

孫桂英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0日早晨下班回家,我看見街道的人在我家樓下蹲守。他們已經找了我好幾回了,想和我談談讓我簽「三書」。由於怕心我就躲了沒回家,因為下午我帶我爸去醫院檢查身體,10點多我就去了我爸爸家。他們查到了我爸的電話,於是給我爸打電話勸我簽字。由於擔心我爸身體不好,我就接了電話,並告訴他們不要打擾老人,找時間再談。他們不聽,就找到我爸家讓我簽字,我不簽。於是居委會、街道、派出所的人就把我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他們輪流給我做轉化工作,還威脅說要把我爸找來。他們一會兒說好話,一會兒嚇唬我。說只要簽字,我回家該煉就煉,不管我,軟硬兼施。看我還不簽,他們就一人一邊拽著我的胳膊,按著我的手,使勁按手印,逼著我簽字。到下午,我哥給我打電話,我就動了人心,還邪悟的認為簽字是去怕簽字的心,於是就簽字了,還按了手印。過後明白過來了很後悔。都是自己學法不深和人心太多的緣故。從現在起我一定要去掉懶惰心,精進起來。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今後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到底。

劉勝果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6月18日全區大抓捕時我家被抄了,並脅迫我去派出所,並說監控我很長時間了,叫我配合把情況說清楚。我由於身體發生不適,送進醫院,警察跟到醫院開診斷證明才離開。從我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資料、電腦、現金。事過兩個月後,派出所所長到我家,問我是否認識××同修。我說認識(此同修已在拘留所)。問:他拉我去幹啥去了?我說去買菜去了。以後我拒絕回答。他讓我兒子簽了字就走了。又過了兩個月,兩個警察找到我家,讓我在十幾個同修的頭象(照像片)中認一個同修。我說認識,並簽了字,又在一張帶格的白紙上,他們也讓我簽了字,並說這是一份。我簽了,他們就走了。我認識到:我不應該簽字,我們沒有犯罪,是在做最正的事。是自己有漏,有怕心,慈悲心不夠,救度眾生的力度不夠,把自己放在了被迫害的位置上了。接受警察的任何指使都是錯的。我在此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多學法,在大法中精進實修,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岳為方 2020年11月28日


嚴正聲明

2016年12月7日我和丈夫在家無故被公安非法綁架關進看守所。在非法關押期間,丈夫被看守所管教毒打、酷刑、帶沉重鐐銬,以及唆使犯人對他進行令人髮指的性虐待直至迫害至死。我在看守所裏聽到噩耗,精神幾乎崩潰的同時,公檢法人員為了隱瞞真相恐嚇、威脅我,說如果我追究殺人兇手就把我女兒也抓進來判刑,判她裏通外國,我怕女兒受到傷害就違心的答應他們的無理要求,包括「不和修煉大法的人接觸」。直到2018年4月份我被放回家,沒想到他們又以判三緩四這種形式繼續迫害我,由於怕心又再次配合他們,包括每月向司法部門報到。2020年11月初,司法部門、派出所、綜治辦和本村書記等一行人又去我家逼迫我再次簽不煉功保證,威脅我如果不簽字就將我收監,被我嚴詞拒絕了,我再也不能配合他們的要求,他們是往死路上逼我,我要跟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我聲明:在嚴酷的迫害下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孟憲珍 2020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2000年我因為講真相被法院冤判3年。在監獄關押期間,她們用盡一切手段整治、威脅、恐嚇,我由於怕心寫了「三書」,寫完就知道錯了。釋放回家後,還想學法,因為家裏害怕我再被抓被關,要把我的書交出,當時我怕交出大法書會被當作「證據」,在怕心作用下把大法書和師父法像燒了。過後又知道錯了。在2019年10月19日,我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當地派出所哄騙家人說寫「不煉」就放人,女兒又哭又鬧還要自殺,我又怕失去女兒,違心的寫了。結果當時我就倒在地上呼吸困難,上氣不接下氣,有人還說我裝的,等送到醫院,醫生檢查手腳沒有知覺,給開了不能自理的證明,他們騙家人交5000塊錢押金辦取保就沒事了,結果還是要開庭審判。我現在有家不能回。我聲明:以上在高壓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所有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做好三件事,彌補過去,救更多的人,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姜學芳 2020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我是99年4月9日得法的。我走過很多彎路。在99年7月20日我向邪惡交過大法書;在警察抄家時,被壞人搶走了大法資料;而自己給壞人交了三個不乾膠資料,並把資料點也說出來了,邪惡搶走了打印機,自己還說出了同修名字。在縣城住的時候,又被派出所抄家,搶走了師父的法像、《明慧週刊》、大法書《轉法輪》,把我送到看守所,因那裏拒收作罷。2008年,壞人把我帶到我戶口所在地,抄走了我的全套大法書,冤判一年,三個月後因乳房癌假相而回家。後碰上邪悟的人,我也差點上當。自己感到因為給大法造成損失,覺著沒臉再修了,有時就簽字「不煉了」。雖然這樣,師父告訴我別趴著,起來做好。所以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奮起直追,以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目前人類已是末劫,我要向其他大法弟子那樣更多的講真相救人。精進實修,時時刻刻向內找,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回家。

崔英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0日上午,我村幹部帶領六名警察到了我家,當時我沒有在家,警察就把我所有的大法書全部拿走。等我到家後又來了三名警察,警察說讓我到公安局去一下,就把我帶走了。去了之後,把我帶到醫院,給我驗血兩樣,把我又帶回公安局。給我所有的大法書拍照,讓我簽了字、按了手印。下午又把我帶到醫院,又檢查血壓兩樣、量體溫、做心電圖、抽血、做CT、彩超。之後又把我帶到公安局,驗指紋、腳紋、照相、扎手指。大約六點左右,把我帶到拘留所,說是拘留,等了一會又說你回去吧。他們又拿寫好的材料,讓我簽字、按手印。由於我怕心重,怕我回不來老伴不放心,所以我就按了手印。我這樣做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徐琴 2020年11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清潔工。在前幾天邪黨「清零」行動中,專管清潔衛生的隊長告訴我說有信仰的不能參加清潔衛生。我說信仰法輪大法和其它宗教信仰不一樣,我在工作中如何他非常清楚。他說,鎮政府天天找他,他頂不住了無法掩蓋。在人的情面上,我在表格裏簽了幾個字「家中有事暫時退出」,並簽名。這幾天,我心神不定向內找自己,發現有顯示心、愛面子心、利益心、爭鬥心、憤憤不平的心、好奇心、妒忌心等等。有人的這些不好的東西,才招來邪惡指使壞人叫我如何如何,才在表格裏簽了字。我聲明:我所簽的字作廢。今後要時時事事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把一切人心修掉,再不能給救度眾生帶來影響。做事用法衡量,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按照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堅修到底,直至圓滿隨師還。

張建民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的所謂「清零」行動中,2020年11月27日晚,縣公安局4個刑偵人員夥同當地兩個公安人員,把我從工地綁架回縣裏,並非法關押在公安局。邪惡威脅、恐嚇我,說是要判刑。我由於長期學法嚴重不足,正念不強,擔心被非法判刑入獄後,受不了迫害向邪惡妥協,就動了人的狡猾心,想著與其獄中妥協,不如現在妥協算了。在這種變異敗壞人心的驅使下,我向邪惡妥協了,按邪惡的要求罵師父、罵大法,簽了其所謂的「四書」,還被錄像。我因為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大錯事,心中悔恨萬分。恨自己不爭氣,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多學法,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罪過。

屈進平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7年得法的。由於學法不深和存在怕心的緣故,在邪惡迫害時配合過邪惡,導致在神聖的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以前也在明慧網上發表過嚴正聲明,但在關鍵時刻還是出現人心,沒有做到真正的正念正行。2016年8月和2017年8月,每到邪黨所謂的「敏感日」,社區的人都會給我的家人打騷擾電話。派出所的警察還上門騷擾我,在不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威逼我,由於當時的怕心沒有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雖然心裏一直發著正念,但行為上還是配合了警察的要求,剪了一縷頭髮,也按了手印。做完就後悔,我知道這些都是我從骨子裏不願做的。我嚴正聲明:自己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並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盧蘭英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9月的一天,我和幾個同修到火車站廣場附近講真相,下午3點在公交站被幾個便衣強行拉到停在附近的麵包車上,我們被拉到派出所。警察看我年齡大(86歲),就用各種方法套我話,我都沒配合。最後,警察拿著筆錄讓我簽字,我說我不認字,上面寫的啥也不知道,警察說: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說:是。他們說:就是寫的這些。我說:上面如果寫的不好的話我可不承認。就這樣,在哄騙之下,稀裏糊塗就簽了字。當時沒悟到簽字的嚴重性,回來後和同修交流,才悟到簽字是配合了邪惡。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劉桂玲 2020年11月1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8年幸得大法。2007年,我與同修出去講真相,被當地人舉報,被非法綁架到勞教所迫害。在邪惡的恐怖逼迫下被轉化,我寫了污衊大法、污衊師父的話,出賣了自己的良心,對大法犯下了濤天大罪。回來後由於怕心,我把兩本經書又交給了派出所,把一本《轉法輪》給燒了。儘管這樣,慈悲的師父也沒放棄我,還給我再次學法的機會,現在我又回到大法中來。通過學法,我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要在最後的日子裏做好三件事,叫師父放心。在這裏聲明:我在勞教所在邪黨逼迫下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多學法,堅修大法,一修到底,永不反悔。

陳秀花 2020年11月2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江澤民利用中共發起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學校放伏假時,我與另外7、8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回到當地派出所。警察要我們交出大法書,我說我不識字,警察就讓其他大法弟子交出大法書。可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後來不學了),向警察說,我甚麼書也有。於是警察就要求我也交出來大法書。我因為害怕,被非法關押15天後,就主動交出了一部份散張大法經文和一本精裝的法輪功書。出賣了師父和大法,對師父和大法犯了罪。今天我深深的向師父懺悔,也向師父承諾,我今後要在法中歸正,走師父安排的路,加倍補償自己所造成的損失。我聲明:我一切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

李進鳳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我1996年6月份煉法輪功。1999年迫害開始不敢煉了,2005年我才從新修煉。2019年,公安及國保找到我女兒說我還煉不煉功,當時她很害怕就說「不煉了」。他們就來我家找我女兒說有人舉報給過我資料,來核實,把我想帶走。我家孩子害怕就給我開了假診斷,我躺在床上他們給我拍照說回去交差,就不帶走了。讓我簽字,又讓我女兒簽字監督我六個月。這個字不配合簽他們不幹,要找女兒單位,女兒害怕就按住我手按手印。當時在這種情況下無奈符合了他們。這舉動不符合修煉人標準。我聲明:這次我所寫所簽的東西全部作廢。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王洪霞 2020年12月4日


嚴正聲明

市政法委、610搞所謂的「清零」活動。在2020年10月底,縣政法委、政府、社區4人上門來騷擾我兩次逼我簽字,我無奈離開家。12月5日中午我回到家,6日中午政法委書記1人來逼我簽字,他說甚麼我都不簽,一直到晚上,政法委又來1人,政府來1人,社區來2人,派出所來幾個人。在邪惡的強迫下,政法委書記、政府人、我丈夫拉著我的手簽字、蓋手印,錄視頻。我的行為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非常後悔。我嚴正聲明:在邪惡威逼下我簽的「三書」和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彌補損失,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圓滿隨師還。

岳文芳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6日上午,邪惡在我市搞統一的「清零行動」,國保大隊警察及居委會人員等七八個人來我家,強迫我在「三書」上簽字、按手印。其中一個人死死的抱著我不放,讓我動彈不得,左邊一個人抓住我的左手,右邊一個人死死的抓住我的右手,強行把我的右手掰開,以暴力脅迫的方式強迫我在「三書」上按手印,導致我的右手受傷發紫。我嚴正聲明:邪惡以脅迫方式所簽的字、所按手印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的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完成使命,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張雲青 2020年11月28日


嚴正聲明

從邪黨搞邪惡「清零」開始,邪黨不斷的操控我村支書和鄉鎮、派出所人員來我家找我,干擾我正常生活和工作。昨天我村支書帶著七、八個說是縣司法局和派出所人員來找我,說是來看看我,他們用偽善迷惑我,因當時心裏不穩,有點怕心,沒有正念,說了不該說的話。後來意識到是上了邪惡的當了,心裏特別難受,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覺的對不起我修了十多年的大法,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父。我以後只有多學法,做好三件事才能彌補我犯的大錯。我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鳳蘭 2020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80歲,不識字。邪黨垂死掙扎,在全國對大法弟子搞所謂的「清零行動」,我們地區也一樣。11月26日,政法委、610、派出所、綜治辦等單位人員通知家人,把我送到社區去。由於不識字,學法不深,正念不強、心中慌亂懼怕,面對他們的問話我說錯了一句話。他們問:你們師父壞不壞?我說「你們說壞就壞」。回家後,我非常後悔,難過至極,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向師父賠罪、悔過。所以,我特此嚴正聲明:我所做的、所說的一切對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認真學法,真修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王巨鳳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11月「清零」迫害行動期間,一同修被騷擾迫害後到我家,讓我幫她發正念。但想不到兩天後,該同修被轉化,並對迫害者說出了我,說我在疫情期間正常出去講真相、發資料。11月24日早上,轄區派出所和社區人員等4人到我家,讓我到社區「學習」、「轉化」,並以家屬利益、孫子上學受影響來要挾。兒女、老伴懼怕邪黨,特別是老伴以死逼迫。無奈之下,我寫了「四書」、蓋了手印。現在,我嚴正聲明:我無奈下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蔡衛東 2020年12月5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6日上午10點左右,邪惡在我市統一的「清零」 行動中,國保警察夥同十幾個不法人員到我家,讓我簽「三書」、按手印,還照相。我說不能照相,照相違法,作廢。邪惡又逼迫我丈夫簽字,我說不能簽,簽了作廢,我不承認。我丈夫在壓力面前強抓住我的手按手印、簽字。我嚴正聲明:我被邪惡強迫所簽的「三書」、按的手印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的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完成使命,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梅英 2020年11月28日


嚴正聲明

2002年3月的一天晚上,六名村幹部把我找到大隊辦公室,然後打電話找來了鎮政府的人,他們把我送到拘留所關押,之後又把我送到縣地稅局關押。不管把我弄到哪裏,都讓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在地稅局,地稅局長也認為大法法好,但是為了他們的工作,照樣逼著我寫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在邪惡的高壓下,迫不得已的違心的寫下了「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助師正法完成史前大願。

史玉剛 2020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6日上午9點多鐘,國保大隊夥同派出所、居委會人員到我家非法抄家並強制讓我在「三書」上按手印,並威脅說不按手印我的兒子、女兒、兒媳都要下崗。我說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就抓住我的手往下按手印,我按下又往下拖很長一條紅色印記,表示不配合。我嚴正聲明:邪惡以脅迫方式強迫我所按手印、所簽的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的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完成使命,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遠蘭 2020年12月2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76歲,不識字。邪黨垂死掙扎,在全國對大法弟子搞所謂的「清零」 行動,我們地區也一樣。11月26日,政法委、610、派出所、綜治辦等單位人員通知我和丈夫到社區去,他們先給我丈夫以各種謊言施壓,又逼我簽他們準備好的「三書」。我拒絕,不簽字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不信,逼迫我簽字。由於我的怕心重,平時法也沒學好,違心的簽了字。師父,我錯了,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所以我特此嚴正聲明:我所有簽字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實修自己,彌補過錯,跟師父回家。

胡太菊 2020年11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是新修煉大法的。2020年12月3曰派出所民警、街道綜和治理辦公室和社區人員突然到我家查問修煉法輪大法的事,他們說了很多師父的壞話,我作為弟子聽了心裏很難受,我說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他們說好人敢簽字嗎?我說我是好人就敢簽字,為了讓他們早點離開,我就不情願的鑑了。我錯了,我聲明:我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師父是來度我們的,我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堅持讀師父的法輪大法的書,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煉法輪大法的功法,只有真正修煉才是走正道。

蔣禮發 2020年12月3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開展所謂「清零」行動中,當地邪惡強迫大法弟子簽名保證不煉法輪功,揚言如果不放棄修煉大法,就不准其子孫當兵、晉職、上大學等,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當時我孫女正在高考,我兒子擔心影響其女兒上學,替我簽了名。自己因執著親情的心沒有放下,信師信法不堅定,也擔心孫女考大學受阻,沒有阻止兒子,從而配合邪惡簽名「不再煉法輪功」。我後悔莫及。在此,我嚴正聲明:兒子所代簽的字和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圓滿跟師父回家。

馬繼彩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清零」行動中,政法委在背後操作,因我居住地不是戶口所在地,兩個社區工作人員及轄區派出所多次到我家和單位,並脅迫單位領導對我進行轉化。我每次都給他們講真相,可是他們不聽,仍逼迫我寫三書,並用我家人及送洗腦班、坐牢等要挾我。在巨大的心裏壓力下我做了錯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弟子的稱號。這裏既曝光邪惡,也鄭重聲明:我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師父不敬和不符合大法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訾化萍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今年十月三十日早,我縣國保大隊隊長和隨行一共四人在沒有出示搜查證的情況下對我家進行非法搜查,強行拿走了我的大法書籍和播放器等私人物品,並將我和家人非法帶到公安局進行非法審訊。在怕心作用下配合邪惡錄了六頁所謂的「口供」。回家後我非常後悔。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這次被迫害中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在以後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中,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蔣志鴻 2020年11月12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0月25日下午,由於平時沒有真正的去實修,許多地方做的沒有符合師父的法,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非法拘留10天。由於怕心,配合邪惡簽字、畫押、體檢。心裏知道這樣做不符合師父的法,身上黨文化還很多。雖然也給警察講真相,不要迫害法輪功,但還是配合他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很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在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師父、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實修,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李超群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在瘟疫期間,貼防瘟疫不粘膠,被監控發現,派出所和街道來我家搜家,把書和師父法像拿走,家屬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給簽了字。但沒簽不叫煉的字,簽了一個甚麼揭批甚麼書叫我按手印,當時我還覺的,只要不是不叫煉的書還可以,所以就按了手印。現在想起來都難過,修煉是嚴肅的,不能留下任何污點。在此我嚴正聲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多學法,在法中實修,努力做好三件事,修煉到底跟師父回家。

邢新娣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二零時,在單位,我在執著心的帶動下,半推半就的配合了邪惡,寫了「不煉功」的保證,雖然裏面沒有提到法輪功,但也是配合了邪惡。我還在派出所簽過字,雖然不是保證書,還是配合了邪惡,說的話辦的事不在法上。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的字全部作廢。我要堅信大法、堅修大法到底,聽師父的話,在法中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喬連眾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11月4日我被司法所騙去,鄉書記和鄉長讓我在「三書」上簽字同時還進行偷拍,我不簽字,所長說你先回去吧。後來司法所長又打電話讓我再去一趟,我沒去。他們就到家裏賴著不走,無奈我寫了一個「無」字,我說:這回你們可以交差了,啥也沒有。後來我想可能與師父的法有偏離,所以我特此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心堅如磐石。

高英學 2020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我從九八年得法。一直也在煉功、學法、發正念,但並沒有做證實法救人的事。雖然不算是個真正的修煉人,但師父慈悲使我身體上的很多疾病都好了,現在我已九十二歲了,二十多年了一片藥沒吃過,幾次病業大關都有驚無險,所以我非常感激大法師父。但是由於怕心,在邪黨的清零迫害中我違心簽字了。現在非常後悔,知道錯了。我嚴正聲明:以前我對邪黨簽的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李德才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3日我下班回家,來了4個彪形大漢叫我名字,問我還煉不煉功,說煉功會影響孩子的前途和子孫後代,說著拿帶字的紙叫我讀。在威脅、恐嚇下,我讀了,還拍了視頻。在紅色的恐怖下,我真的失去了理智,做了違背良心的事,我對不起師尊。在此我聲明:以前我違心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決心做一個好大法弟子,痛改前非,跟師父走到底。

李金亭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1日社區和派出所來我家說簽字,我不簽。他們威脅我必須簽,我就看那上寫甚麼,我就寫上「法輪功不違法,法輪功是正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證實一下法也行,沒想別的,就簽了三個名字。後來一想不對呀,讓簽三個名,不對勁,不該簽。現在趕快聲明:我簽的三個名字以及被偷照、偷拍、偷錄的東西全部作廢。今後多學法、學好法,多救人,堅修大法到底。

張惠霞 2020年12月6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2月5日派出所的人到我家非法騷擾,因為我屋裏桌子上放著真相資料和三退名單,我不願讓警察進屋看到這些,我怕心重,當時說了個「不煉」,抓緊應付應付讓他們走了。等他們走後,壓力就沒那麼大了,我就明白自己做錯了,特別後悔,我要從新做好。我現在聲明:我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

杜紹振 2020年12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這次中共邪黨的「清零」迫害中,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來到我家,逼迫我配合簽字,放棄修煉,恐嚇威脅我和家人。我怕子女失去工作,在怕心和情的驅使下配合了邪惡,按了手印、簽了字,做了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內心十分痛悔。從現在起,我全盤否定我所作所為,並聲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多學法、學好法,做一個合格的真修弟子。

徐麗霞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26日,邪惡在我市進行統一的「清零行動」。國保和派出所警察強迫我在「三書」上簽字。我嚴正聲明:中共邪黨惡人強迫我在「三書」上所簽的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邪惡強加給我的一切決不承認,全盤否定。我會誠心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的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完成使命,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田素華 2020年11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由於平時修煉的不精進,怕心比較重,在邪黨對大法弟子「清零」迫害中,村書記領著派出所人員讓我簽字,說簽了就不再找我的麻煩了,不簽就影響孩子的工作。我沒有幾年文化,也不知道簽的具體是甚麼,就糊塗的簽了字。現在聽同修說後才知道簽字的嚴重性,所以非常後悔,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嚴正聲明:以前我簽的字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到底。

李蘭雲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11月16日,當地社區、公安人員、派出所來電話讓我去一趟,我一直沒去。有一天兒子來電話說你去吧,要不他們上家來亂翻一氣,你怎麼辦。所以在親情及各種執著心的帶動下,我去了,並簽了「三書」。現嚴正聲明:我簽的「三書」和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跟師父回家。

劉英偉 2020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1月4日被騙到鄉政府司法所,書記和鄉長要我在「三書」上簽字。由於我在2016年8月份貼真相被人舉報,被非法判三緩四後,我怕心重,認為緩刑還沒結束,我就違心的簽了字。實在愧對師父慈悲苦度。現嚴正聲明:以前我簽的「三書」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救度眾生,跟隨師父回家。

孫秀華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有一天邪黨人員又到我家來逼我,不讓我煉功。他們說上邊有你的名字,你要說「不煉功了」就給你除名。村長謊稱說:她早就不煉了。邪黨人員說,那好,你就簽個名字吧。我說,我不會寫字。後來別人代簽了名,最後叫我按手印。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尹淑榮 2020年8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迫害下,我村婦女主任帶領警察還有兒子、兒媳來到我家,一進門兒子就火了,哭著說:孩子快結婚了,你不在家怎麼辦,不行我去告訴我大舅去。我放不下兒女情,就這樣心一軟妥協了,叫親情鑽了空子。我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向內找,真修、實修,堅修大法緊隨師父到底。

趙振琴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2020年9月的一天有兩個人來到我家,進門後拿出一張紙就說你簽個名字吧,他也沒說為甚麼要簽,當時我大概也沒有問甚麼事要簽名,就迷迷糊糊的把名字寫上了。後和同修交流時才醒悟錯了,上當受騙了。現在我嚴正聲明:我那個簽字及給大法抹黑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天開始要逆流而上,堅定正念,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劉和英 2020年12月8日


嚴正聲明

我今年83歲。2020年11月18號,邪黨操控社區工作人員,為達到對法輪功清零的惡毒計劃,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誘騙利用我女兒在「轉化書」上替我簽了名字,妄想阻止我修煉大法。現在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女兒替我簽的字全部作廢。今後下定決心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秀芬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鎮派出所幹警要單位領導給我女兒(大法弟子)拍照,並說「不煉了」,我女兒說自己是不會說的。我由於執著於情和怕心,馬上代替女兒說「不煉了」。回家後我在師父的法像前哭了,我對不起師父。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走師父安排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肖乾坤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在講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人告發。由於我學法不深,有怕心,對女兒的情沒放下,正念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在「五書」上按了手印。我對不起師父和大法,我很後悔。我嚴正聲明:我在「五書」上按的手印全部徹底作廢。我要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堅定走在正法路上。

楊玲 2020年12月4日


嚴正聲明

2000年11月的一天,我去娘家照看母親,派出所的人去了我家,看我不在家,就打電話說:你說不煉功了,以後就不找你了。因為有怕心,我違心的說了「不煉功」的話,心裏非常難過。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跟隨師父回家,堅修大法到底。

田淑花 2020年11月9日


嚴正聲明

這次邪惡搞的「清零」中,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對法理理解不夠,在怕心和他們欺騙、恐嚇下,我在「三書」上簽了名、按了手印。我知道錯了。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做到精進實修,嚴格要求自己,跟師父回家。

段鳳華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於7月17日遭當地警察綁架至派出所,部份大法書籍被搶走。在高壓下,由於一念之差,在第二天晚上我寫了「不煉功」的「保證」。現在我已徹底醒悟,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和簽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孫敬田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最近邪黨人員又到我家來逼我,不讓我煉功,還叫我簽名字,不簽名就撤我家人的工作。我被逼無奈,違心的簽了名。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田秀珍 2020年6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這段時間學法少、懈怠、心性有漏,被邪靈鑽了空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公安通過大數據找到了我,經過問話,就成為證據,讓我簽了字。我現在聲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黃倏珍 2020年12月3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強迫逼供下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信師信法,以法為師,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何桂華 2020年12月1日


嚴正聲明

我2019年4月份因講真相被邪惡迫害,出入拘留所時配合邪惡在表格上簽字、按手印。現在認識到錯了。在此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黃尤瓊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因兩次講真相被邪惡迫害,在派出所和拘留所我配合邪惡簽字、按手印。這是錯誤的行為。現在嚴正聲明:在邪惡迫害下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啟美 2020年12月7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發真相材料被公安非法綁架,當天回家之後公安局幾次找我,我不理他們,他們就叫我兒子、兒媳替我簽了字。現在聲明:以前兒子、兒媳替我簽的字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顧秀英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和幾個孩子的逼迫下,我做了對師父、對大法不該做的事:按了手印。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和損失,我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我按的手印全部作廢。從今以後我加倍彌補我的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周瑩 2020年11月25日


嚴正聲明

當地派出所上門騷擾時,逼我在誣蔑大法、誣蔑師父和「保證不煉法輪功」等上面簽名。因怕被迫害,我違心的簽了字。我對不起師父。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我所簽的字全部作廢。從新開始修煉。

孫振 2020年11月18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7月下旬,我簽過「不去北京」的「保證」,倍感痛心恥辱。現嚴正聲明:我當時所簽的字和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話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靜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我的孩子(常人)被單位領導和公安警察脅迫,在沒有經過我允許的情況下,以我的名字寫的「不修煉」的「保證書」我聲明作廢。我不承認。跟上正法進程,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

張旭光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中共的洗腦班裏被逼寫了「三書」。現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和所寫的「三書」全部作廢。並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陳以華 2020年11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中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配合了邪惡(照相等),沒做到信師信法。現在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今後自己一定精進實修,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豔茹 2020年11月24日


嚴正聲明

本人這次「清零」行動中,在中共邪惡的洗腦班裏,我被迫寫了所謂的「三書」。現嚴正聲明我寫的「三書」全部作廢。並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美英 2020年11月25日


嚴正聲明

我地「清零」時,當地政府找到我二女婿,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讓他幫我簽了字。我不承認這些。現嚴正聲明:以前所有別人替我簽的名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谷淑芬 2020年12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因為發真相材料被公安非法綁架。當天回家之後,公安局幾次找我,因為怕心,我簽字了。後來我後悔了。我現在聲明我簽字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金玉蘭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在警察以帶走女兒為要挾的脅迫下,我宣稱「自己不煉了」的說詞今天在此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信師信法,繼續做好三件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臧麗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邪惡的脅迫下在「保證書」上所簽的字以及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我聲明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返本歸真,跟著師父走。

孫玉紅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在壓力下我們被迫簽了不該簽的字,我們內心非常沉痛。現在聲明:以前我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現在開始,從新在大法中修煉,彌補過錯。

董麗萍、姚淑英 2020年11月29日


嚴正聲明

自2016年被迫害入獄以來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土成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自2016年被迫害入獄以來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繼周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自2016年被迫害入獄以來我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克平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所簽的「三書」以及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鄭重聲明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吳義懷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在邪黨爛鬼的「保證書」、「堅心書」上簽的名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謝增芳 2020年12月9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這次清零行動的騷擾中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現在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於新德 2020年11月30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這次清零騷擾中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朱素華 2020年12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