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紀之問:難道「主流媒體」都錯了?(多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在中國大陸的精英階層,幾乎相當多的人認為,拜反右當選,而川普打官司沒甚麼用了。說到舞弊,有人會問,為甚麼沒有一個主流媒體報導?這在國內的知識階層中,是比較常見的問題。這幾乎是21世紀以來的最尖銳的一個問題:難道美國的民主燈塔偏移了、主流媒體都錯了?

從《哈利波特》的作者說起

《哈利波特》的作者、富豪JK羅琳(JK Rowling)曾發布了一個視頻:說川普在白宮接見一些家長和孩子們時,故意忽略了3歲的殘疾男孩蒙哥馬利﹒韋爾伸出的小手。視頻被這位影響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作家之一轉發,傳播力之大可想而知。

然而,第二天,小韋爾的母親在臉書上發文反駁說,川普並沒冷落她的兒子。韋爾的媽媽不僅完全否定羅琳提供的偽視頻,而且還提供了第一夫人與他們母子的合照。

當完整的視頻播出後,人們看到身高一米九的川普進來後首先彎腰與坐輪椅的小韋爾握手。隨後,川普大幅度俯下身去親吻孩子的面頰。

JK羅琳所發布的視頻經過了大幅度重新剪接,顯然,她並沒有求證視頻的真偽;她也無意於求證,因為從大量媒體的報導中,她對川普的印象很糟糕。

四年以來,抹黑川普的新聞,斷章取義、移花接木、以偏概全、無中生有等等,只有在教科書看到的假新聞手法,全都用上了,「通俄門」被證明是假的,「洪都拉斯小女孩哭泣」、「移民兒童關牢籠」,後來兩則新聞雖然都被證實有誤,但媒體已經掀起了民眾反對川普、敵視川普的輿論聲浪。

四年來,媒體不厭其煩地向民眾宣稱,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是一個獨裁者、種族主義者和白人至上主義者。

因此,在此次美國大選中,如果一個左翼人士以道德衛士自居,且在選舉計票部門工作,他有機會阻止一個獨裁者、種族主義者再次當選,難道他不會這樣做嗎?他不會因為被道德綁架而這樣做嗎?

躺在「水門事件」榮耀上的第四權

美國主流媒體,一度是公正、客觀的監督角色,被稱為「第四權」,而大陸知識階層對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見證美國司法獨立的標誌性事件是「水門事件」,兩位記者的獨立調查,揭開選舉舞弊真相,致使尼克松宣布辭職。「水門事件」見證了美國的新聞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為二十世紀人類歷史文明發展的一個重要的標誌。

直至80年代、90年代,西方媒體的公正、客觀在世界上都被認可。

據非營利組織「美國優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的政策主管柯蒂斯﹒埃利斯(Curtis Ellis)的陳述,回到1980年,回溯到1972年尼克松總統對北京開放之前。1980年美國給予了中國最惠國貿易待遇,但是美方提出了限制條件:即每年對北京的人權記錄進行審查。

此時的西方媒體,對於共產中國保持著警覺──天安門廣場鎮壓、西藏人權狀況關注。

每一年總統都必須要證明中國正在取得進步,正在釋放政治犯,以及做一系列其它的事情。事實上,這是有效的。每年在總統必須做出這一年度認證之前,中共都會釋放囚犯,也許這只是做個樣子,但是有這種人權與經濟接觸掛鉤的記錄,就是普世價值對於共產主義的警惕。有了這樣的順序,美國才開始下一年度與中國的貿易,而技術與資金則根本談不上與中國掛鉤。

時間到了1999年,江澤民政府由於殘酷打壓法輪功,引起了國際社會關注。江澤民把目光放到了加入WTO,欲藉此改善與國際社會的關係,不惜大幅讓步以獲取美國同意中國加入WTO。

前美國國防部官員、「中國通」白邦瑞透露,在美國關於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辯論中,總統克林頓未同意在貿易協議中加入國會提出的條件──要求中共釋放兩千至三千名中國政治犯(自1999年7月之後,中國勞教所、監獄的「政治犯」以法輪功學員為主)。

白邦瑞稱,一位離開中國的李女士(化名),曾參與數次中共的秘密會議,李女士稱,為了通過WTO,「他們(中共)發起一項含宣傳和間諜的項目,其複雜程度勝過美情報界對此做出的最大猜疑。」

結果就是,在2000年,美國本意是給予中國永久性的正常貿易關係,結果變成了永久性地取消人權記錄審查。在西方著名的預言書《諸世紀》中寫道:「1999年7月,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在這一年,恐怖的魔鬼迫害信徒,而也是這一年,冠冕堂皇的說辭也大行其道──「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克林頓政府當時打出的「中國自由願景」獲得很多精英的認同,他曾說隨著互聯網的發展,中國會變得更自由。《紐約時報》報導說,克林頓關於中國入世的理想主義言論,當時被華盛頓的大多數精英接受。

「第四權」走下神壇,被世俗化裹挾由此開始。

2001年4月18日,《華爾街日報》關於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新聞,獲兩項普利策獎。時報執行編輯鮑爾﹒斯泰格(Paul E. Steiger)就有關法輪功報導獲獎一事評論道:「這是一個面對強大的警察反對報導的壓力,以勇氣和決心,通過敏銳有力的筆法將一個故事報導出來的範例。」

然而此後,國際社會的媒體上就很難見到關於法輪功的正面報導了,將近二十年的沉默,時間夠長。

溫水煮青蛙

「作為世界頭號強國的美國,中共滲透的目的性是非常強的。」新公民運動網編輯林雲飛向媒體表示,「從每年的經費投入跟人員的投入都是相當巨大的,而且是經營了很多年。」

林雲飛說,中共的統戰體系非常龐大,「對於美國之音、紐約時報、BBC等媒體的滲透不是去整體的收購。」林雲飛說,「對其內部人員的滲透到底有多深、強度有多大,目前還沒有辦法去確定,類似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不知不覺的。」「這種方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更加隱蔽,很難引起美國主流社會的關注。」

美國之音前中文部主任龔小夏去年底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談到,中共投注重金控制國際媒體機構。

據塞繆爾(Wagreich Samuel)在2013年發表的「研究美國代理人機構的報告」,中共遊說美國的方法,是利用大公司的利益,來代表中共介入,「利益已成為支持親中國貿易法規的基礎」。而司法部對於外國遊說力量的主要監督者,未起到任何作用。報告稱:「中國已經在其領事館中建立了自己的小型遊說公司」。

中共暗示「如果你要在我們的市場上取得成功,那你就在美中關係中發揮作用」。中共或明或暗迫使跨國公司遊說美國國會,目的是實現中國自己的政策目標。

受訪者說,中共大使館會跟蹤誰在國會作證,誰去了國會山,誰簽署了(支持)信件。這些在中國投資的大公司就是這樣,其首席執行官不斷與中領館接觸。

多年來,紐約華爾街的主要投行,扮演了為中共在海外融資的關鍵角色,比如做股票主承銷商、保薦人、財務金融顧問等等,為中共輸血續命。

美國的媒體,由私人資本控制,資本與中共的勾兌,使得媒體獨立性江河日下。中共媒體公關方式隱秘,出手闊綽,很難引起美國主流社會的關注。

川普與媒體

川普的故事,要從二十年前開始。

2000年前,克林頓在中國(中共)入世貿(WTO)問題上發表過多次的樂觀演說。

有媒體曾報導,川普(特朗普)在2000年以調侃的口吻說要競選總統,並著書《美國:值得我們擁有》(The American We Deserve),書中說中國(中共)是美國的「最大長期挑戰」。

白邦瑞說,總統川普現在要做的是糾正過去長達20年或更長時間內、美國縱容中共的不良行為。川普抽乾沼澤的決心絕非一時衝動。

桌面上「圍堵中國」,桌面下真金白銀的日子,讓這位華爾街精英眼中的本來是同路人──一個商人給攪局了。川普把中共提出的任何問題,都公開到桌面,這等於把過去20年形成的利益通道攔腰切斷了。

在2016年,川普上任喊出抽乾沼澤開始,一場激烈的角鬥就拉開了序幕。而媒體成為最顯著、最重要的戰場。

一位離開《紐約時報》的高級編輯、觀點專欄作家巴裏﹒韋斯(Bari Weiss),並在辭職信中嚴厲譴責左翼勢力在該報新聞編輯室橫行,排擠、攻擊中間派員工。他說:「在該報的觀點頁面上自由交換意見的條件已經不復存在。」

韋斯披露,她的左翼同事們不能容忍她的中間派觀點,稱她是「納粹和種族主義者」,而這些口號也是媒體用來定位川普的說辭。甚至於頗有影響力的《時代》也不例外。2018年6月中,一名洪都拉斯小女孩與母親試圖偷渡被攔截,媒體聲稱小女孩被強迫與母親拆散,因此嚎啕大哭,引人同情。《時代》(Time)雜誌將小女孩照片與川普照片加工合成,作為雜誌封面,並在封面上加註一句「歡迎來到美國」,試圖藉此嘲諷川普。而包括中共官媒與其它反對川普的各國媒體,也紛紛轉載。

一時間,哭泣小女孩,把納粹、種族主義的標籤貼到了川普身上。

不過,尷尬的是,小女孩的父親隨後接受媒體訪問表示,小女孩並沒有與媽媽分開。美國邊境巡邏隊也出面證實,小女孩一直與媽媽在一起,並未被拆散。

整起新聞事件,頓時淪為國際媒體聯合炒作的假新聞。

據《華盛頓時報》報導,獨立記者阿特基森(Sharyl Attkisson)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名為《傾斜:新聞媒體如何教我們熱愛言論審查和仇恨新聞事實》。她在書中闡述了當今越來越多的新聞工作者放棄了職業道德、成為某種意識形態的宣傳工具的事實。

在她的新書中,阿特基森列舉出了媒體針對川普總統100起最嚴重的攻擊。她警告說,人們必須要認識到,當前在許多新聞媒體中做所謂報導的人,實際只是打著記者的旗號的「政治工作者」或大公司的「遊說者」,「他們無意(給受眾)提供準確的信息」。

作為獨立記者,阿特基森曾在美國老牌主流媒體在CBS、CNN和PBS工作過。她說:「曾幾何時,記者們會去尋找證據,會對可能妨礙真相曝光的企圖進行探訪……但現在,越來越多的記者放棄了他們的職業道德。」

阿特基森以本次大選中被廣泛揭露的選民欺詐和舞弊為例, 她說:「媒體剛開始時說:『(選舉中)沒有欺詐行為』;當欺詐行為被揭露出來時,他們又說:『沒有廣泛的欺詐行為』;而當更多的欺詐行為、舞弊和宣誓證詞及證據被大量揭露出來時,他們接著說:『這些都不會造成甚麼影響,沒有涉及足夠的選票……』」

從教科書上的第四權醒來

大選是否舞弊,為甚麼主流媒體是否刊發,成為大多數國內知識分子判斷的重要標準?

中國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叢日雲稱,中國知識界和媒體的誤判,一定程度上也是受西方知識界和媒體誤導的結果。西方知識界和媒體普遍敵視川普,給他安了很多的頭銜。比如說他是種族主義、民粹主義、反全球化分子、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等等。

叢日雲教授說到,由於對川普的認識有嚴重的偏差和倒錯,面對川普的行為,就會感到凌亂,就會覺得他不靠譜、不按常規出牌、多變,其實這往往反映的是觀察者想像出來的川普與真實的川普發生的衝突。

叢教授說,如果不是川普的果斷,美國會更加撕裂,像川普這樣目標如此清晰、意志如此堅定執著,不惜冒著巨大風險、阻力,也要履行承諾,恐怕是罕見的。

叢教授指出,當我們追隨西方左派媒體批評川普的時候,我們得問一下自己,川普反對的,是你所支持的嗎?其實如果在中國推行所謂多元文化主義,絕大多數人是難以接受的。比如奧巴馬廁所,生理上屬於男性而心理認同是女性的,就可以上女廁所,還有更衣室、浴池;比如大麻合法化;比如按種族比例分配上大學的名額,以及各種職位和機會。這些事情,大家會同意嗎?

結語:

真相與謬誤往往一步之遙,對於中國大陸民眾來說,從更多渠道了解事實,或許對於了解事情的本源會有幫助,西方有句諺語:「欺騙和虛偽害怕接受考驗,而真理卻迎接考驗。」

2020年的美國大選,已超越政黨、政治的範疇,而是一場大是大非的普世價值觀之戰,每一個漠然都是對邪惡勢力的縱容,每一個正念都是對人類未來美好的加持!

附:川普傳記照片:

也許,為了國家和國人,人只能放下自己柔軟的一面,拿出雄獅的一面,才有可能衝出圍剿、走出沼澤、回歸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