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權日 加拿大政要支持法輪功反迫害(三)

——網絡研討會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加拿大報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國際人權日的前一天,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和拉烏爾﹒瓦倫伯格人權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聯合在網絡上舉辦紀念國際人權研討會。多位加拿大議員和律師參加並發言,其中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加拿大勛章獲得者、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大衛﹒麥塔斯先生(David Matas)。他們譴責中共一直以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要求政府採取制裁的措施。

'圖1: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國際人權日的前一天,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和拉烏爾﹒瓦倫伯格人權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聯合在網絡上舉辦紀念國際人權研討會。'
圖1: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九日,國際人權日的前一天,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和拉烏爾﹒瓦倫伯格人權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 for Human Rights)聯合在網絡上舉辦紀念國際人權研討會。

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必須堅持制止(活摘)這種野蠻行徑

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說:「在2006年中,我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作為志願者,對中國法輪功學員被強迫器官摘取的持續揭露進行了獨立調查。我們發布了兩個報告和一本名為《血腥的活摘器官》的書。

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中國共產黨在全國範圍領導了一個龐大的網絡,從良心犯,主要是法輪功學員身上強摘重要器官,也包括維吾爾族人、藏族人和基督教徒。他們被殺害後摘取的器官,被出售給中國人和外國人,歷史上沒有任何政權進行過這種野蠻行為。」

'圖2: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
圖2: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

喬高說:「具體而言,我們毫無疑問地發現,在2000年至2005年之間,有41,500個器官主要來自法輪功良心犯,他們在器官被摘除時被殺害。我們在2016年對此調查進行了更新。我們利用醫學期刊、醫院網站以及已刪除但被存檔的網站,檢查了中國數百家醫院的移植計劃。我們謹慎地得出結論,截至2016年中,每年在中國至少要進行60,000例移植手術,而不是北京聲稱的大約10,000例。」

2019年6月17日,傑弗裏﹒尼斯爵士主持的倫敦獨立法庭一致認為:「多年來,強摘器官在整個中國已經大規模開展,法輪功學員已成為器官供應的來源之一,並且可能是主要來源。」而且,法庭認為強摘器官還在進行。

大衛﹒喬高說:「與一個經常殺害其公民來賺錢的謀殺政權做交易不值得。與中國的任何交易,打任何交道,都必須堅持制止這種野蠻行徑,並有一種可以保證這種強摘器官停止的機制來約束。」

人權觀察組織在去年五月建議,各國政府對涉嫌強摘器官的北京官員使用《馬格尼茨基法》,和其它針對性的制裁措施。

喬高強調加拿大政府現在要做的是:

﹒加拿大必須抓住一切機會,公開譴責北京政權持續迫害法輪功的行為;

﹒加拿大應對任何已知參與迫害法輪功和器官強摘的中國政府官員使用《馬格尼茨基法》和其他有針對性的制裁;

﹒加拿大應該像澳大利亞一樣,通過一項「外國干涉法」,以阻止中國官員干涉我們國家任何地方的加拿大人;

﹒所有冒充社區團體的中國統戰部組織,應在加拿大註冊為外國特工;

﹒渥太華必須積極呼籲釋放加拿大公民,包括孫茜女士,孫茜女士作為法輪功學員已在中國獄中服刑3年。

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面對中共這個國家犯罪機器 我們都應該警醒

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David Matas)在論壇上講述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納粹對猶太人大屠殺的對比。他表示,歷史上的大屠殺是前車之鑑,但其深刻的教訓,仍然未能避免今日悲劇的重演。

'圖3: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David Matas)'
圖3: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David Matas)

麥塔斯先生說:中共的活摘器官和納粹大屠殺相比,有其迥異的特點,但也有諸多相似之處。

首先,二者都以仇恨為動機,納粹從骨子裏仇視猶太人。中共則因為其反傳統的本質而和法輪功提倡的傳統價值格格不入。法輪功成員過億,超過中共黨員人數,他們拒絕被現代西方舶來品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洗腦,要重拾被中共割斷的,根植於佛、道和精神信仰的傳統文化。

第二,兩者背後都有金錢的驅使。納粹大屠殺被稱作有史以來最大的搶劫,受害人被劫掠的財產至今尚未完全物歸原主。活摘器官則是中共國治下醫院的生財之道。當中共國開啟經濟上的資本主義轉型,自1980年代,政府醫療支出從36%下降到17%。 醫院需要自謀生路,填補國家財政撥款的空缺。器官移植成為了主要的財源。

其三,二者都和科技進步相關。歐洲的文明進步為大屠殺提供了醫藥、技術、執行等多領域的支持,同樣,器官移植技術的成熟成為新時代大屠殺的溫床。

其四,對國際法律和業界標準提出新的挑戰。無論二戰還是今日,國際法準則都顯示出疏漏之處。大屠殺發生之時,納粹罪犯認為其行為永遠不會被繩之以法,同樣,中共活摘器官的罪犯今日也依然逍遙法外。

第五,極力掩蓋真相消息。當納粹意識到戰場上的失利,便開始系統銷毀和大屠殺相關的文件及證據。中共也是一樣,一旦和活摘器官相關的網站數據信息為外界援引,這些網頁就會立即人間蒸發。

第六,恐嚇壓制。納粹組建了半軍事機構專門打壓異見人士。同樣, 當我站出來揭露活摘器官罪行後,我在2008年收到過死亡威脅,2010年,我受邀在澳洲講演期間,主辦方的辦公室遭到駕車者的子彈襲擊。

第七,同盟國在對待人權議題時輕重不分。二戰期間,盟軍將火力對準戰場前沿,卻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存在置之不理。實際上奧斯維辛正是納粹邪惡勢力的集結點和源頭,應對其火力全開。而今,西方盟國的人權工作者在對待中國的人權迫害時,偏偏挑選了容易改變的問題下手,而對活摘這一重疾頑症避而不談。

第八,人們當年對大屠殺的難以置信,和人們今日對活摘罪行的難以置信如出一轍,即使面對確鑿無疑的證據,也不願承認。

第九,對猶太人的大屠殺和對法輪功的迫害,都不是孤立事件。要知道,二戰奪去的不只是六百萬猶太人的生命,還有兩千五百萬軍人和三千七百萬平民喪生,其中有三千一百萬亡者並非猶太人。法輪功被活摘器官的遭遇也不是個案,中共國也在迫害著維吾爾人、調查記者。每年報告被活摘的維吾爾人至少有25000例。活摘器官在中國已成為巨大的犯罪產業鏈,被打壓的維族人成為了法輪功良心犯之外的另一個器官活體庫。

麥塔斯先生最後說,歷史的教訓今日仍在重演。有足夠的證據表明活摘器官的罪惡仍在中共國發生,並未停止。每一個和中共國打交道的國家都應該認識到,你們面對的是一個國家犯罪機器。我們都應該警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