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的決戰 使命的兌現(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一日】

1871年,巴黎公社暴動,摧毀了巴黎城優美的藝術文物。這是現代共產主義最早的暴動。此後,在歐洲,共產主義受到各種傳統勢力的抵禦,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落魄的共產主義在俄羅斯落腳,並逐步擴張,最終統轄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

此後,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成對立之勢。二戰後,冷戰長達半世紀。然而雖然表面上兩個陣營互相角力,其實早在60年代起,在左翼的滲透下,文化馬克思主義劫持了整個自由世界。它透過教育偷偷綁架年輕一代、煽動社會風潮,使人類背離宗教、道德,造成了秩序大崩潰。

就在整個世界被文化馬克思主義悄悄蠶食之後,共產中國躍上世界舞台,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以金幣權色收買了自由世界,原本水火不容的兩個體系成為利益共同體。2020年,中共病毒導致一場世紀大瘟疫,世人大夢方醒,浩蕩的抗共大潮再度掀起。

紅色中國散布病毒,摧毀人類的罪行震撼世人。然而,這毀滅性的目的卻是共產主義的真正目的。我們今天所見證的,就是紅色中國對這一終極目的毫無保留,自殺式的執行。

2020庚子年,人類與共產主義的百年角力到了最終的對決。

1、馬克思:「資本論」和「共產主義宣言」都是垃圾與污穢之書

1917年一戰期間,布什維克趁亂發動了十月革命。神聖羅馬帝國的繼承者俄羅斯陷入無神論者之手。之後,蘇共傾國家資源印刷了大量不同語種的廉價版「共產主義宣言」,向全世界傳布。

在這之前,卡爾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宣言」在德國、美國、土耳其是一本禁書,被焚、被禁。1848年,革命之火燒遍歐洲,共產黨人被視為罪犯囚禁。馬克思、恩格斯被法、比、德等國驅逐出境。

「共產主義宣言」這樣開頭:「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徘徊。為了對這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的警察,都聯合起來了。」

也就是說,直到蘇共竊據古老的俄羅斯,建立第一個共產極權之前,共產黨人被傳統的勢力驅趕、關押,被視為洪水猛獸。

「共產主義宣言」的結語是:「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讓統治階級在共產主義革命面前發抖吧。無產者在這個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獲得的將是整個世界。」

藉由這煽動、蠱惑的語言,在十月革命後,共產主義一步步成為二十世紀對人類影響最大的一種假說和行動綱領之一,實踐了它推翻舊世界的目的,並在最強盛時期左右了三分之一人類的命運。

要了解「共產主義宣言」的根源,我們得了解馬克思其人。在他十九歲時,卡爾馬克思從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蛻變為一名撒旦崇拜者。他的創作中充斥著地獄、撒旦、復仇、咒詛人類等不祥的字眼。直到現在,他的一百多卷著作只發表了十三卷,其餘藏在莫斯科馬克思研究所內,沒有人敢發表。

他的父親在給他的信中寫道:「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地跳動,不讓魔鬼令你的心疏離美好的情感,只有這樣,我才能快樂。」馬克思給父親的回信這樣寫道:「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聖之聖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一個真正的狂暴佔有了我,我無法讓這暴虐的鬼靈寧靜。」

自稱被魔附身的馬克思寫出「共產主義宣言」的過程也是暗藏秘辛。一旦明白了這段歷史,我們就揭開了共產主義欺騙世人的假面:

1847年5月,共產主義者同盟(原正義者同盟)在法國召開大會,密謀策劃點燃歐洲革命。6月,在第二次倫敦大會上,共產主義者同盟出佣金委託馬克思、恩格斯起草「共產主義宣言」,為它提供革命的理論依據(注1)。

共產主義者同盟是信奉撒旦主義的秘密組織光照幫(或譯光明會)的一個分部。1770年,在德國巴伐利亞,背叛上帝的神學教授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著手寫企圖實現世界革命的「核心計劃」,密謀讓撒旦在世上掌權。

1776年5月1日,「核心計劃」完成,魏薩普自稱受到啟示,要成立光照幫,拜撒旦為指向光明的啟蒙者。此後,光照幫秘密發展,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分支,並滲透多個外圍組織,如共濟會、雅各賓俱樂部、正義者同盟等。

1848年1月,歐洲革命爆發,燃遍意大利、法國、德國、匈牙利等國,歐洲大動盪。2月,在共產主義者同盟的催逼下,「共產主義宣言」完稿,在倫敦出版,趕上了共產主義者同盟引爆的歐洲革命。

「共產主義宣言」出自於契約,它的理念不是來自馬克思,而是來自於魏薩普為光照幫所寫的「核心計劃」。它所宣揚的主要是這麼幾點:人類幾千年的文明是個錯誤,是人類不幸福的原因,必須消滅;廢除所有政府;廢除所有宗教信仰;廢除私有財產;廢除愛國主義;廢除家庭、婚姻,以及與家庭相關的道德、倫理;摧毀現存社會秩序,建立一個世界政府,取代所有國家民族。

也就是說,共產主義不是出自於馬克思,而是出自於為執行撒旦摧毀一切的意志而成立的光照幫。準確的說,它出自於撒旦。它的起草者馬克思被撒旦的金子所收買。

馬克思在老年痛悔地說道:「我所寫的『資本論』和『共產黨宣言』,都是垃圾與污穢之書。……實際上我在共產黨宣言中開宗明義地第一句話就明明告訴人類,『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幽靈是甚麼?幽靈就是在我身上附體的撒旦魔鬼!」(注2)

垂垂老矣的馬克思自稱「共產主義宣言」是「污穢之書」。不幸的是,這本「污穢之書」日後卻成為一些人心目中可以取代「聖經」、自己下黃泉時都要隨身攜帶的物品。

一個故事能說清此書對無產階級的蠱惑。一戰前,在巴伐利亞礦區科堡,因肺病而去世的礦工多要求和「聖經」一起埋葬。據知名國際關係學者莫根玿(Hans Morgenthau)回憶:在他隨著自己的醫生父親去礦區探病時,有一些礦工臨死前要求和「共產主義宣言」一起埋葬。(注3)

1932年,美、英共產黨出版了廉價版「共產主義宣言」,這本書印了數萬本,是當時英語書籍中印刷最多的書籍之一。二戰後,「共產主義宣言」進入學校課程,加速了共產意識形態的深化。60年代起,文化馬克思主義挾帶著各種主義、風潮悄悄潛入現代人心靈,改變著現代人類的意識。而在上世紀末共產陣營垮台之後,被前共產國家唾棄的共產主義披上社會主義外衣,啟動它腐蝕人類的新一輪計謀。(注4)

2、俄羅斯與中華文明古國

二十世紀初,在俄羅斯廣袤的北國土地上,出現了第一個共產主義極權國家:前蘇聯。它以各種手段及武力入侵、擴展加盟國、衛星國,並於1921年滲透中國。

中國有著五千年歷史,是全世界唯一延續不斷的文明古國,人類精神的家園。在這塊古老的土地上,蘇聯一手扶植壯大中國共產黨。1945年,二戰最後幾天,百萬蘇軍入侵東北擊潰日本,把日軍繳交的大量兇猛軍備轉交給林彪四野軍。四年後,1949年,四野軍乘坐著蘇聯兵工建造的跨滿洲鐵路,拿著戰敗者日軍的精良武器,麾軍入關,直下中原,擊潰了4年前在二戰中耗盡人馬資源,瀝血戰勝日軍的中華民國國軍。

1949年,偽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華文明古國成為蘇聯傀儡國,5億4千萬(淪陷時人口)古國人民成了共產黨的禁臠,山河變色。

繼虔信東正教的俄羅斯之後,中華古文明帝國被共產主義挾持。國土上,除了馬、恩、列、毛的東西之外,其他書籍都被列為『四舊』,被焚被禁。傳統被連根拔起,中華民族敬天敬地的腦中被植入唯物論、無神論,被劫持半個多世紀,直到今天。

隨著紅色中國躍上世界舞台,它有著更大的野心。它不只是前蘇聯的繼承人,卻已成為共產陣營中野心勃勃的主角。它的目標是全世界。它來自於蘇維埃的鐮刀和斧頭舉向全人類。紅色中國成為光照幫「核心計劃」中摧毀人類文明的最新工具。

3、戈爾巴喬夫:「我們向受共產黨迫害的人民和國家道歉」

1949年10月1日,天安門廣場上升起了第一面血旗。中共是共產國際的一個支部,因此,它的黨旗上有蘇維埃的標識:鐮刀斧頭(或錘子鐮刀)。而更確切的說,共產黨的源頭在光照幫,鐮刀錘子來自於光照幫的分部──共濟會。在西方文化中,鐮刀象徵收割人命的死神。

為了避嫌,在偽人民共和國的血旗上,鐮刀斧頭消失在象徵黨的那顆大星中。這面旗子是人血染的,一旦掛上這血旗,就會布下一個負能量場,是不祥之兆。

在建政第一天,人民共和國印的第一幅國家版圖上切去了外蒙古,那是「新中國」獻給蘇聯老大哥的第一個大禮。在這偽「新中國」的第一天,我們失去了飽滿的秋海棠。

一面人血祭祀染紅的血旗緩緩升上了天空。從那一刻起,被綁架的數億中國人成為獻在撒旦祭罈上的祭品。七十年來,八千萬人被謀害,十四億人被劫魂,百萬人器官被活摘。在「崛起」後的今天,中國已成為全世界自殺人數最高的國家,自殺死亡的絕對數字居世界第一,每年自殺者向30萬攀升,自殺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50%。(注5)

1991年聖誕,與「共產主義宣言」相隔一個半世紀,戈巴喬夫和葉利欽在克里姆林宮宣布「蘇共解體宣言」。

「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飢荒和恐怖,就把燒殺、掠奪、暴亂、篡國奪權、血流成河帶到哪裏。為此,我們在克里姆林宮真誠地向全世界受共產黨迫害的人民和國家道歉。」

克里姆林宮最該道歉的,恐怕是70年來被關在鐵幕後,集體失憶、全民患上嚴重的斯德哥爾摩症、每2分鐘就有一人自殺的文明古國──中國。

4、馬克思:「輪到我們的時候……」

1849年,馬克思主編的「新萊茵河報」被禁。在報紙的最後一篇社論中他寫道:「我們沒有慈悲,也不會向你們尋求慈悲。輪到我們的時候,我們不會為恐怖找任何藉口。」

我們不妨把這兩句話和「共產主義宣言」著名的結尾放在一起看:「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注6)

自始至終,共產主義的目的是「把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打垮它的一磚一瓦,片甲不留。它的目標和手段非常明確,那就是一種毫無保留,絕不道歉的暴力、謊言加恐怖。

「輪到我們的時候,我們不會為恐怖找任何藉口。」──在共產黨統治的世界,農奴、紅衛兵、窮人、貧農、工人都被賦予了這樣的時刻。他們在共產黨人煽動主導下的復仇殘酷至極。而對於共產黨來說,「輪到我們的時候」,那就是它取代法定的統治者,站上寶座,駕馭全體人民/奴隸的時刻。在這時,它毫不手軟。它的寶座下血流成河。說白了,這就是撒旦向上帝,向人類復仇的時刻。

在過去一百年中,共產極權國家殺害的一億五千萬人是上面這些話的見證。共產主義的目的就是來摧毀的,舊世界所有的秩序,所有的傳統都是它摧毀的對像。半個多世紀後,共產黨一一實現了光照幫的「核心計劃」,推翻了人類文明建立的秩序,腐蝕了宗教和無數現存的政府,把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石「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如果我們認為共產極權只是在它所佔領的領土上實踐了這些目標,是一個極大的誤解。從60年代起,文化馬克思主義早已偽裝成各種想像不到的現代主義風潮,在精心策劃下滲透各國,在全世界範圍內顛覆了人類既有的文化和秩序。我們甚至可以說,它顛覆了人類的道德和信仰。

無論是共產主義或是它的根源光照幫,其根本的目的就是把所有神聖的從人類心靈移去,以完全控制人類。它(撒旦)真正要做的,是打碎、重塑人類。這上帝完美的造物是它妒恨仇視的生命。

到這時,馬克思主義不僅僅是一個政治體系,而是遠為龐雜的文化哲學社會體系,影響著人類生活的每一領域。曾經在十九世紀下半葉竭力阻擋共產主義的舊世界早已被一塊一塊敲碎,一個新的世界悄悄取代了它。我們一無警覺的被移入了共產黨依照撒旦的意志所打造的新世界。

進入二十一世紀,這是一個由文化馬克思主義在背後主宰的世界。它與傳統文明,與數千年來人類文明所培育出來的「人」格格不入。它是反人類的。它違反、摧毀了人類賴以存在於地上的,上天賦予的美德與美質,腐蝕了萬物之靈的靈魂。(注7)

馬克思墓碑上刻著這句知名的話:「哲學家只是以不同方式解釋了這個世界,然而重點是改變它。」正如人類低估了馬克思所宣稱的推翻所有既有制度的企圖,很大程度上,人類低估了他所說的「改變世界」這句話的重量。低估了作為撒旦的僕人,百年來,共產黨人狂熱的,徹底的執行了主子的意志,從來沒有停止。

從60年代到現在,經歷了半個多世紀,人類的改變是如此絕對,他們的行為準則,他們對自己和世界的認知與從前的人類相比,幾乎可說是人類的變種。
到這裏,我們可以說:人類低估了撒旦作為地上掌權者的憤怒和他毀滅的慾望。低估了撒旦的僕人執行遠程任務的耐心和可怕的毅力。而為了這可怕的毅力和毀滅的慾望,人類將痛失自己永恆的生命。

5、馬克思主義祓魅與換裝術

共產陣營全盛期,全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生活在共產主義社會體系中。自由世界與共產極權陣營冰火不容,猶如一張紅藍雙色的地圖,地球分裂為這兩大陣營。

在過去一百年間,自由世界與共產陣營的角力歷經了好幾回合。1930年代起,美共地下特工就已活躍在政治文化界,暗中左右了美國政界,導致其對華政策的轉變,並最終導致中華民國淪入共產主義鐵蹄下。1949-1950年,共產主義的威脅加劇,美國政策大轉彎,麥卡錫祭出鐵腕,掃蕩滲透入美國文化、科學及政界高層的共產黨地下特工,展開了一場現代反共「十字軍運動」。

1980年代,面對前蘇聯無孔不入的間諜網,裏根總統大受震驚,對蘇聯展開經濟政治封鎖。這對早已陷入經濟危機,社會信用破產的前蘇聯加速解體起到了催化的作用。隨著波羅的海三小國退出蘇聯,共產國家紛紛解體,骨牌般一路倒下,直到最後一張骨牌──蘇聯──應聲而倒。

作為共產主義最早、最積極的實踐與擴張者,前蘇聯對馬克思主義的真相有最大的發言權。這是戈巴喬夫在蘇共解體前夕宣讀的證詞:

「馬列主義這一套荒謬絕倫的邪說,經過七十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都徹底失敗了。歷史事實證明,馬克思主義是徹頭徹尾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蘇共解體宣言」,1991,12,25)在這震撼式的宣讀之後,鐘聲敲響,前蘇聯鐮刀錘子旗從克里姆林宮緩緩降下。此後,這一面象徵死神豐收的旗子一面面從俄羅斯國土緩緩降下,代之而升起的是俄羅斯三色旗。和死神旗子一起被拉倒的,還有遍布北國的一座座馬克思雕像。(注8)

在共產政權紛紛解體後,開始了浩蕩的去共化風潮。前共產國家立法禁止共產主義思想及標語、旗幟,各國立下「共產主義除垢法」(也叫淨化政策lustration),懲治共產黨員犯下的罪,清除殘餘的共產黨勢力。

(待續)

注1:1872年德文版「共產主義宣言」馬克思、恩格斯序言。
注2:溫布倫特「馬克思和撒旦」,1976。
注3:「Tearing Away the Veils:The Communist Manifesto」 by Marshall Berm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Penguin, 2011。
注4:請參考「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大紀元,2019;紀錄片Agenda「蠶食美國」;Agenda II「欺詐大師「,寇帝斯鮑爾,2010。
注5:北京心理危機研究與干預中心、法蘭克福報數據。
注6:「共產主義宣言 第四章」。
注7:詳見「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大紀元,2019。
注8:2018年,馬克思出生200週年,中共送了一座馬克思銅雕像給他的出生地特裏爾城。這座雕像5天後被人縱火焚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