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馬克思給無神論邪說披上共產外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每個人都想有一個家,家代表的不止是一個個人的天地,在生活的酸甜苦辣和世態的滄桑之後,家意味的是心靈的歸宿,家提供的是溫暖和希望。在人生的旅途中,知道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人生就有了可以期盼的動力,心中有了支撐自己信念的來源。人從何而來,又向何方而去?人是否有一個永恆的家,是人類千古以來都在思考的問題。

對神的信仰貫穿了人類的歷史:東西方的文明都從神話傳說開始,各民族的傳說都談到了神的創世,神按自己的形像造人;而世界上很多預言中都提到末世時,神會回來救人。對神的信仰是神給人規定的生活方式、是最重要的人生基本要素之一,也是人類能夠維持道德的方式之一。人的本性中就是需要信仰的,一個人即便失去了對神的信仰,還是要找到其他的信仰和信念來維生。

每一個人作為生命的個體,面對自然和社會是脆弱和渺小的,人生苦短、世事無常、愛恨別離,人的心中時時刻刻總是有不同的信念在支撐著,才能面對每一天。有的人追求財富,所以他的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財富;有的人追求名望,所以他的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名望;有的人追求享樂,所以他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享樂;有的人追求生命的昇華,所以他心中的人生信念可能就是對神的信仰。

信念和信仰可以支配一個人的行為和整個人生。所以小到一個人,大到一個國家、民族,相信甚麼是一件與人生和整個國家民族命運相關的大事。

有神論和無神論古而有之,是個人選擇。無神論從歷史到今天從來就不是人類信仰的主流。而在共產國家裏,情況正好相反,無神論藉助馬克思共產主義理論的推動下,通過奪取政權推動國家無神論,用媒體和教育等手段強行灌輸無神論,同時使用暴力手段抵制宗教和人們對神的信仰,迫害不信仰無神論的人們。

馬克思共產主義為何要宣傳無神論

共產主義學說中,對無神論的宣傳是明確而貫穿始終的。無神論的定義是:「不相信或者否認神的存在。」但是馬克思執筆的《共產黨宣言》的開篇就說:「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按照共產主義唯物論,人死如燈滅,死了就完了,根本不相信靈魂,更談不上「徘徊」了。這不就自相矛盾了嗎?

《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清晰的揭示了一個許多人並不了解、但非常重要的事實:「馬克思主義」源自撒旦教,馬克思與魔簽訂了契約,在行使魔鬼的職責。馬克思早年是一名基督徒,相信上帝確實存在,但是此後卻背離神、仇恨神,他選擇了信奉撒旦教,選擇了成魔,選擇了和神對立,在魔變後,加入魔鬼撒旦教大行魔鬼所為之事:詛咒全人類下地獄,包括工人和那些為共產主義而戰的人。「馬克思主義」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後誕生的。馬克思本人清楚的知道神和魔的存在,卻作為魔鬼的代言人,他用無神論誘騙了全人類,目的是想將全人類投入地獄之中。

共產主義者如此憎恨造物主的存在,並進而妄言提倡無神論,那麼他們到底是被何種力量所轉化,甚至意圖取代敬天信神的思想在人類心目中原有的地位?要了解撒旦魔的一個關鍵點,就是魔恨整個人類,希望毀滅人類,想讓全人類和它一起進地獄。

馬克思的朋友Georg Jung清楚描述馬克思所為之事,是要直接毀滅人們敬天信神的信念:「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沒人給我們戒律,我們也無須為任何人負責了。」

馬克思的宣言「共產主義者絕不宣揚道德」也確認了這一點。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蘇聯教育部長的哲學家,在《社會主義與信仰》中寫道:馬克思棄置與造物主有關的一切,並把撒旦放到了行進中的無產階級隊伍之前。

雖然馬克思等撒旦教徒表面公開否認神明,但對於他們所憎恨的造物主的存在,其實從未懷疑過,甚至透露出對他的妒忌。正因為如此,撒旦教徒就不可能是真的無神論者。撒旦教徒相信神和撒旦魔的存在,相信天堂和地獄的存在。而所謂的無神論只是他們行騙的方式。

縱觀馬克思主義在共產國家興衰的歷史,如同一場人間鬧劇,寫劇本的人從頭到尾知道劇本是假的,而參與演戲的人們卻紛紛在其中發誓,要把生命獻給撒旦魔,相信自己經歷的苦難和迫害是為了全人類的解放,到頭來人們又紛紛從劇中逃離,回首往事如同一場噩夢。

中國人為何會相信馬克思主義

五四運動時期,中國內憂外患,對中國傳統文化持否定態度是當時中國人絕望的表現。在這種急於求成,有病亂投醫的歷史背景下,馬克思共產主義和其背後的惡魔趁虛入侵。馬克思共產主義描繪的是一幅「人間天堂」的美景,說是世界大同,經濟豐富、各取所需、自由、和平、公正、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等等等等,它的謊言滿足了人性中各種美好的信念和追求。當時的民眾被欺騙的原因並非是真正搞懂了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本身,而是被其華麗的包裝所蠱惑,相信馬克思主義的真正開端是覺得它所宣揚的符合了自己的人生信念,從相信魔鬼的精神鴉片中得到了「幸福的感覺」。

其次,馬克思主義把無神論、唯物論和進化論包上了科學和主義的外衣,把邪說魔論美化成時髦的學說、思想和主義,吸引並欺騙了善良的人,尤其是那些知識分子和對社會有理想和抱負的人。

不可忽略的是,馬克思共產主義不屬於中國文化,中國共產黨不是中國土生土長的政黨,而是由蘇共培植成立起來的政黨,其進入中國的歷史並不光彩。中共為了粉飾其歷史說:由於中國工人隊伍壯大,工人覺悟提高,具備了成立共產黨的條件,才成立共產黨,這完全是捏造事實。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的回憶,說得清清楚楚,是共產國際派人來主導成立共產黨;與中國工人階級如何,毫無關係。在成立中共的代表中,一個工人階級的代表也沒有。為召開中共「一大」,馬林(Maring)帶來活動經費,給「一大」每位代表一百五十元現大洋。先發一百元,臨回去時,再發五十元。蘇共的史料記載,共產國際資助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學習小組,直接促成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蘇共曾有這樣的話:「假如把用在中國的宣傳費運動費,和直接對付歐洲應用的軍費比,那是省得多了!」

共產黨從進入中華大地以來,屠殺、迫害和恐嚇,傷害了數億的中國人,這樣的惡花又如何能結出共產主義宣揚的善果呢?直到今天,中國人自己也發現,「社會主義永遠是初級階段的」。

「馬克思提出了虛幻的人間天堂,當共產主義者選擇實踐它的時刻,造出的是真實的地獄。」

在神和魔之間作出人生的選擇

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和無神論只是一個幌子,其真正目的是毀滅人類。信神的人是不會相信魔的,所以為了讓人們被毀滅,就要改變人們的行為和思想,無神論就起了這樣的作用,讓人們否定對神的信仰,通過不信神而讓出信仰的空間,這樣才能讓人們相信魔的東西。赤裸裸的魔鬼教義不會被人接受,就像沒人會選擇吃毒藥,馬克思共產主義就是精心包裝的一劑烈性毒藥,把魔鬼的邪說包上了「主義」的外衣。

人的本性是需要信仰的,這一點連無神論者都不否認。費爾巴哈對反基督教的政論家有很大的影響,馬克思的宗教觀受費爾巴哈影響至深。而費爾巴哈他自己曾經寫出這樣的話:「人類必須有信仰,但並不是你們所說的信仰。我們這些不信神的人也有信仰,只是我們所相信的,與你們,信徒們!恰恰是相反的東西。」(《費爾巴哈哲學著作選》)自古正邪不兩立,一個人相信甚麼,信仰甚麼,其實不止是要在正邪之間作出選擇,最終的選擇是要在神和魔之間作出選擇。

有的中國人會說,我甚麼也不信,我早就不信馬克思主義了,我不信神也不信魔。這恰恰是馬克思主義宣傳無神論起到的效果:一個人可以在不知道撒旦教存在的情況下成為一個撒旦教徒,因為他反對對神的信仰,用完全唯物論的觀點生活,否定信仰和道德準則。相信無神論本身就是選擇了魔的意識形態,放棄了對神的信仰,這樣的選擇就是背離神的選擇,被魔操控而不自知。

無神論是魔教邪說而不是科學

馬克思主義反對宗教神學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反對有神論,其目的是反對人們通過宗教形式對神的信仰。馬克思主義無神論自稱屬於科學無神論,是科學無神論發展的最高形態。不但否定神的存在,而且打著科學的旗號騙人,讓人們把對神的信仰和科學發展對立起來;而且給馬克思主義披上了科學的外衣,使得人們錯誤的把它視為「科學」,從而更加迷信馬克思主義。

真正的科學和科學家和神的關係不是對立的。被公認是史上最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對神存在的看法閃爍著智慧的光彩。他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小如咖啡杯等物,尚且需要一種力量來安排;那麼您想一想,宇宙擁有多少星球,而每一星球均按一定軌道運行無間,這種安排運行力量的即是神。因此,今天科學沒有把神的存在證明出來,是由於科學還沒有發展到那種程度,而不是神不存在。總而言之,人的五種感覺是有限制的,無法感覺出神的存在,科學也無法否認神的存在。因此,我們應該確信神的存在。」

馬克思本人不是科學家,更不懂得科學精神,馬克思主義卻自稱倡導科學精神,是科學的無神論,這從頭到尾就是反科學的謊言,而且借用科學來達到其欺騙的目的。

相信馬克思共產主義無神論帶來的是甚麼有神論和無神論是個人選擇,可是在共產國家裏,受共產主義的無神論加上魔教的影響,無神論者仇恨和迫害有神論者這種現象尤其突出。在中國大陸,中共建政後,通過教育、宣傳、文藝、媒體在中國大陸推行並向外輸出馬克思主義的無神論、唯物論、進化論學說,並在其學說指導下製造黨文化,被綁架的中國人被強行灌輸無神論,沒有其他選擇。

被灌輸無神論的人的一個突出的表現是仇視神和信仰,嘲笑有信仰的人,認為是封建迷信愚昧無知,而且對於迫害有信仰的人無動於衷,認為這些人「罪」有應得。殊不知這正是魔心中的想法,這樣的人等於是配合魔在犯罪,自己成為魔操縱的傀儡而不自知。這樣的想法和行為只會作出更多的壞事,從而離地獄越來越近,從而達到了魔的目的:毀滅這樣的人。

今天的中原大地,正處在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從一九九二年傳出的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功,喚醒了億萬人向善的心靈,同時也觸動了對神佛極端仇視的共產黨。歷史上神的承諾正在兌現之中,中國大地上看似平凡的一張法輪功真相傳單或者光盤,承載的卻是救度眾生的真相。放下無神論造成的觀念和成見,靜心了解真相,才能為自己的生命作出正確的選擇。


參考書目:

Richard Wurmbrand:Marx_Prophet of Darkness
Peter Vladimirov: 延安日記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index.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