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社區騷擾中 和女青年的對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三點多鐘,兩位同修在我家學完法,剛走不一會兒,忽然聽見敲門聲。我稍微猶豫一下,把門打開了,一男一女,是社區人員。這是以「清零」為幌子來騷擾了,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

我十分熱情的請他們到屋裏的沙發上坐,女青年面帶笑容進來了,就站在門口,男青年不肯進屋,他在門外看著手機。下面是我們的對話。

女青年:阿姨,政府不讓煉法輪功,是「違法」的,要寫「保證書」不煉了。

我:那是不可能的。法輪功祛病健身,教人向善,做好人。法輪功違反哪條法律、法規了?影響誰實施了?《憲法》明確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公安部確定十四種邪教組織裏根本沒有法輪功(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九十九條與一百條廢除了禁止法輪功出版物的規定,是新聞總署署長柳斌傑親筆簽署的文件。法輪功在世界洪傳了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福益社會,造福人類,惠及每一個人,災難來了,保祐人們平安的,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會保祐你的。

女青年:阿姨,你真善良,咋還煉法輪功呀?

我:阿姨原來可不是這樣的人,過去整天跟丈夫生氣,從早上氣到晚上。修煉法輪功以後,再也不生氣了,給丈夫擦皮鞋、熨衣服、繫領帶,下班後,四個菜擺在桌子上;把屋裏收拾乾淨。現在阿姨七十多歲了,無病一身輕,健健康康的,不給兒女添負擔,還幫助看孫子,有時還幫助做飯。

修煉法輪功後,還開啟智慧,我深有體會的。我六十歲時,曾經在一家建築公司擔任總會計師,我獲得從未有過的成功,工作出色、做人優秀,任勞任怨,能夠擔當,獲得好評。有矛盾、有衝突,有問題,向自己內心裏找「吃苦當成樂」[1]。工程結束後,獎金卻意想不到的多,同行說,你一年幹的趕上我們好幾年幹的了。這都是按照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才能做得到的。

女青年:你把這些都歸功法輪功了。

我:法輪大法的美好其實我還很難以全表達出來,共產黨是從西方來的,講鬥爭、講暴力,講革命,歷次政治運動害人整人,那不是毀滅學說嗎?咱們傳統文化多好,仁、義、禮、智、信;重德行善,講孝道;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你的老人就是我的老人,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共產(邪)黨來了,把傳統文化都給破壞了。現在生活是好了,但是人的道德下滑了,沒有良知了,才引起這場大瘟疫!

女青年:阿姨,你真善良!你家裏真乾淨,想像當中,我還以為你樣子挺兇的。

我:其實,我做的還很不夠,大法讓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先他後我,做事先考慮別人,處處為別人著想。

女青年:你要不簽字,會影響你的孫女、孫子的,還要找你們單位,可能還要採取別的……(編者註﹕邪黨的害人政策)

我:我絕不會放棄修煉的,絕不會簽這個字的。善惡有報是天理,迫害佛法是永罪永刑,其罪如山如天。跟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王立軍等等都遭報應了,還有很多的公檢法人員。如果善待大法,會得福報。亂象中,在考驗人性,天平把人心稱,寧攪三江水,不擾修道心,給出家人一碗粥,佛會賜你一庫糧,善待修煉人,您會功德無量的。

女青年:我相信善有善報,我是(邪黨)黨員,共產(邪)黨也叫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

我:一面是救度,一面是謊言,請了解真相,分清善與惡,正與邪,是人是妖,要分清,願你擁有美好的未來。

女青年:阿姨,再見!

大法弟子:再見!來串門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