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整體 營救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二零一六年秋,我地一協調同修,也是技術骨幹,突然遭綁架,我們在一起相互配合了有十六年吧,聽到此消息,我整個大腦都空了,該怎麼辦?但我很快就冷靜下來。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應該爭取時間馬上去同修家轉移東西,把損失減少到最小。於是我騎三輪車跑了兩趟,把打印機、電腦、大法書籍等物品轉移出來了。我走後不久,同修就被非法抄家了。

情況緊迫,我們相互轉告,到公安局近距離發正念,立刻上網曝光迫害事實,並分頭搜集參與迫害的警察的電話號碼和家庭住址,發送給明慧網。同修配合家人一起到公安局要人,外地同修也及時趕到,為我們提供反迫害營救同修的經驗。我們在法上切磋,在法上提高!同修被綁架,是邪惡的因素在鑽我們人心的空子,讓我們做不成救人的事情。我們要聽師父的話,發正念,使用佛法神通,要擰成一股勁兒,形成整體,利用各種形式救度不明真相的警察,解體操控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同修一定能回來。為進一步了解同修被迫害的情況,我們及時請來北京律師,了解情況。

師父告訴我們:「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1]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地同修形成了整體,給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司、政法委人員多次寫勸善信、整理各地檢察院、法院退卷案例,不斷的郵寄,點名發短信、打電話勸他們不要迫害好人,郵寄真相包,每個包裏面有儲存卡和真相資料,內容全面。但是郵寄過程也很艱難,同修跑了多家郵局,他們都要看郵寄的內容,是法輪功的不給郵寄。最後同修跑到距離市區比較偏僻的一個熟人的快遞公司才郵寄出去。郵寄後的第二天,觸動了不明真相、不看真相內容的個別公檢法警察,他們通過郵寄地址,找到那裏工作人員,恐嚇他們,問他們是否認識來郵寄的人,又通過監控讓他們識別,並揚言說:「抓不到人,就關閉他們的公司。」把那裏的老闆嚇得不知所措。我們很快得到了消息,一方面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的超常,善待大法弟子,天賜洪福等,另一方面我們針對參與迫害的警察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操控他們來迫害大法弟子正法修煉、救度世人的一切邪靈因素和生命,讓他們本性的一面明白真相,選擇未來。我們對監控發正念,讓他看不到大法弟子的影像和信息,同修做的是宇宙中最正最神聖的事情,我們求師父加持同修,各層正神幫忙。結果此事不了了之了。

同修的案子很快到了檢察院、法院,我們繼續配合家人去要人,並堅持定時、定點近距離發正念,同修一天不回來,我們都要正念不止。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正念之場,我們同修都溶在這個能量場中。就在此時,律師告訴我們,法院準備退卷,檢察院公訴人不同意,並重新搜集他們所認為的證據,不肯放人。我們幾個同修分析了當時正法的形勢,全國各地退卷的那麼多,可能是我們哪裏出現了問題,通過學法、向內找,認為是我們慈悲心不夠,對不明真相的警察產生了怨恨心,師父說:「修煉人沒有敵人」[2]。在公檢法工作的警察也是被救度的對像,他們不是我們的敵人,我們要有熔化鋼鐵般的慈悲去救度他們。

我們費盡周折找到公訴人的住址。一天,我在他樓下發正念,有兩位同修到他家並說明來意。不料,他卻突然變了臉,快速把防盜門鎖住,並惡狠狠的說:「你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要是煉法輪功的,今天就走不了,我馬上通知刑警隊把你們抓走!」氣氛立刻緊張起來。我們的同修念很正,和顏悅色機智的迴避他的問話,用最大的慈悲喚醒他的良知。最後他放棄惡念,板著臉說:「這些天全國各地都給我打電話,你們法輪功(學員)還威脅我……今天你倆走吧,不抓你們!」也許是我們慈悲心不夠吧,這位公訴人始終不退卷,並且再次構陷同修案子到法院。

我們又通過多種渠道找到法院一個相關負責人住的小區,可是只知道從東門進去一直走,卻不知道是幾號樓和幾單元,我們找來幾個正念比較強的同修,買上禮品,去講真相。我和一個同修去找他家,其他同修配合發正念,到大門口,我們說出他的名字,可是房子的戶主又不是他,門崗工作人員不讓進去。我們給他講了真相,好心的門衛才讓我們進去,我們從東大門到西大門走了好幾趟,也沒有找到,老同修急得滿頭大汗,我們幾個又聚在一起切磋,發正念,求師父幫助,突然晴朗的天空狂風大起,銅錢大的雨滴落在我們身上,在我們不知該怎麼辦的時候,奇蹟出現了,這個負責人和他的妻子打著雨傘向我們迎面走來,我們大聲的喊著他,此時淚水、雨水和我們激動的心加在一起無法用語言表達,不約而同的喊出:「謝謝師父!」此人得知找他的目地時,表現出很驚慌的樣子,一直追問幾次,你們怎麼知道我家住在這裏,是誰告訴你們的,他愛人在一旁不耐煩的說:「有事到單位談,不要影響我們的家庭生活。」她丈夫顯然就要攆我們走。我們幾個不為所動。我笑著說:「我們打聽到你這個人很好,很善良我們才來找你的。」她聽後臉上露出笑意。「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都發出強大正念,在營救同修的同時也要救他。整個過程中,他表現的沒有惡意,很祥和,也承認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啟發他的善念,他表示願意幫助我們,並說:「以後你們不要再寫信和打電話了,太多了,都知道了。最近我的手機電話都快打爆了,中國國內國外都有。」在此也感謝中國國內外同修的配合和幫助。

其實師父把路都給我們鋪好了,甚至都讓我們親身體驗過了,只等我們正念去做了。這裏還有個小插曲呢。在此事發生的幾個月前,我地臨市也非法庭審了一名同修,那次我們被邀配合去發正念,我們到時,已經有幾十個同修在法院附近的商鋪、路邊等合適的地方統一近距離發正念。本地協調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下,通過大面積講真相,並把她一人的身份證押在門衛,本來只讓進去十幾個人旁聽,結果我們進去有五十多名同修。在強大的能量場中,同修們都默默發著正念,被指定坐在審判庭下面中間的位置上,周圍是武警和其他人員把守著,戒備森嚴。本來預定十點左右開庭,結果快中午十二點了還沒有動靜,奇怪的是警察一個個都悄然離開,庭內只剩下律師和同修們。當地協調同修很沉穩冷靜,鏗鏘有力的說:「到點了,開始發正念!立掌!」她的話音剛落,一老同修的播放器「銧」的一聲,發正念的鐘聲響了,同修們立掌於胸前,靜靜的開始發正念,那個場面真是極其莊嚴肅穆,在邪黨的法庭內,同修們能立掌發正念,真是破天荒頭一次。大家心性到位了,整體昇華了,最後庭審的結果也是很好的。律師讚歎的說:「你們的能量場真大,太震撼了。」

回來後,我們幾個同修商量,讓他們來我地共同開個小型法會,介紹一下如何做好三件事,大面積講真相救人的經驗。兩次我們把時間、地點、人員都安排好了,他們打電話說有事來不成了,使我們很失望,又忙於通知同修取消法會。神奇的是,當我們放棄依賴心時,他們沒有和我們商量卻在同修開庭的前一天趕來了,當天我們開了一個小型法會,在一起共同切磋了救眾生,學法,如何做好三件事和營救同修的切身體會,當天晚上,我們在法院附近旅館開了大房間,開始集中精力接力發正念一宿。

還有一件是我們根本就怎麼也不會想到的事。律師在我們這案之前,曾經給周邊的一個大法弟子做過無罪辯護,效果特好,他在不告訴我們的情況下,給另一地區的大法弟子打了電話,想不到那裏竟然當天來了幾十個同修。正能量的場如此洪大,當時進審判庭的同修也不少,由於頭天和外地同修剛開了法會,整體心性昇華上來了,我們裏外配合,大多數同修都毫無懼怕的拿著自己的身份證堂堂正正的走入審判庭,另一部份在外面發正念。

當我們的同修坐的囚車開到法院門口時,外面的同修立即就喊起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聲,被非法庭審的同修看到有這麼多的同修在身邊,增強了她的正念,一聲聲的也在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聲音是那麼的洪亮,直衝雲霄,震撼著天、震撼著地,當時我們都落淚了。天目開著的同修當時就看到,烏雲滾滾的黑雲壓在法庭上空,同修相互轉告,加強發正念的力度,不一會兒就變得藍瑩瑩的啦!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眾正神的幫助!非法庭審在律師有理有據的辯護下和被綁架同修鏗鏘有力的自辯中以及在公訴人和法官越來越小的聲音中落下了帷幕。

庭審結束後,被綁架的同修在我們共同呼喊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和滿眼殷切期盼回歸的熱淚中離開了我們……當我們還沉浸在當時的情景中時,律師急切的告訴我:「我們走,你們也要趕快走,這裏不宜久留!」我立即悟到這是慈悲的師父借律師的口催促我們立即迅速撤離了現場。雖然這次沒有當庭釋放,但是也使邪惡對綁架同修的迫害減少到了最低限度。同修很快被放回來了。經過短時間的調整,同修很快又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這些年來,每次只要是大法的事情,哪怕我手裏正幹的自己家裏的活再著急,我也是馬上放下就走人,立刻去辦大法的正事。例如:有同修過病業關了,我們就安排同修們去他家和他一起發正念,闖過病業關。周邊各地的同修需要大法書和資料了,我們就裝訂好和配備好給他們送去。要過年了,被判刑和綁架同修的家人,多數都是些男人和孩子,我們就買了魚,雞、肉、油和麵,到他們家給做好,使他們那些不修煉的家人對大法和自己的親人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也真是那樣,我們的一個小小的舉動確實達到了這樣一個效果。

有一天晚上,我清晰的夢到長長的一列火車,上面坐著好多大法弟子,有的同修不慌不忙,還在忙著自己的事情,我很著急,就從車頭跑到車尾,大聲的喊,「快上車、快上車,再晚就來不及了,快點、快點啊!」在喊聲中火車開走了,我又喊:「等等,我還沒上車呢。」夢醒後,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點化我,不願落下我,要我真修、實修啊。我向內找,這麼多年來把做事多少當成了修煉,學法走形式,都是嘴上在讀法,心不能入靜,學法像完成任務一樣,沒有實修自己。

這麼多年的經歷使我深刻認識到: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就不會有問題,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路就會走順。雖然正法已經接近尾聲了,但是我不執著時間,我就遵照師父的要求,紮紮實實的做好師父囑託的三件事,做師父的真修弟子,更加努力的做好我們當地的協調工作,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起堂堂正正的隨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