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救度直接參與迫害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五日】大法被迫害初期,我對派出所的警察非常反感,把他們看成是惡警,因為他們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直接迫害者。那時我一看見警察或者警車,就恨,咋還沒遭報呢?遭報該多好。那時我沒有慈悲心,就是那樣一種心態。

《明慧週刊》937期中同修在《體悟慈悲》這篇文章裏最後寫到:「我想:如果我們大法弟子都能把所有的世人當親人,把所有的眾生都當作被救度的對像,敞開博大的胸懷,能容納一切生命,善待一切眾生,邪惡就會自滅,大法弟子就能兌現自己來世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誓約,就能圓容師父所要的。」筆者的話震撼了我這個讀者。我覺得同修講的很有道理,正悟到了法理。

師父在法中一直告訴我們慈悲救人,那麼我們把所有的世人都當自己的親人看待,把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們,這不就是慈悲嗎?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慈悲的力量可劈山,大法的威力是無窮的,再說世人都有他善的一面,當他明白真相後,他固然得救。

一、給政法委書記講真相

二零零二年我遭迫害流離失所後,在城裏我獲得了令我痛心的一個消息,就是我縣現在的政法委書記是我熟悉的那個原來的鄉長。此人在我鄉任職期間,體恤民情,為老百姓排憂解難。我找他幫過忙,他為人清正廉明,不收贓款。我對他的印象也很好,在我心目中他是好人。後來他調到了另一個鄉鎮任鎮委書記。

一九九九年,江魔頭開始迫害法輪功,他所在的那個鎮積極配合上級的邪惡命令,買了許多大棒子,準備毒打法輪功學員。他是一把手,這事與他有直接關係。這個可靠的消息我耳聞後,我覺得他算不上好人,哪有那樣不分青紅皂白任意所行的。我為他感到悲哀。

因為他為邪黨賣力,晉升到縣政法委,主管迫害法輪功。面對全縣大法弟子時時都面臨著被抓、被關、被迫害的嚴峻形勢,我開始反思,他如此的這麼迫害法輪佛法弟子得造多大的業呀?將來他怎麼辦哪?他償還得起嗎?這可不是個小問題。這個事情太大了!我應該揮筆寫信,向他講清真相,讓他趕快懸崖勒馬,珍惜自己的生命,為自己選擇一個光明的未來,這不是一件好事嗎?

我給他寫了一封長信,告訴他真相的同時,勸他不要參與迫害,要對自己和家人的未來負責;又告訴他要勸他的同事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信中還談到了當年我不應該給你添那些麻煩,你很善良幫助我。那時我沒有修煉法輪功,如果是現在,我不能讓你為我操那些心,我很抱歉。

幾個月後,我去看望一名剛剛被從看守所釋放回來的同修,同修告訴我說,她在看守所只被關五天,是縣政法委書記親自給公安局長打電話把她營救出來的。同修還告訴我說,公安局先抓了她,還準備把她的女兒抓進去,是政法委書記給攔下來的。我真為明白真相的政法委書記而高興。

一次我做了一個夢,夢境中我看到了師父的照片和我的照片,這兩張照片在一張像紙上面,有一個人把兩張照片從中間折在一起,有幾個人逼著政法委書記把我的照片裁下來,和師父的照片分開。他沒有照辦,卻悻悻的上樓了。醒來後,我知道了他在保護我。

我從黑窩回來後,有同修告訴我說,她的一個親戚村官對她說,我流離失所那幾年,縣裏有一個大官一直在保我。毫無疑問,那當然就是這個明白真相的政法委書記了。

二、給派出所所長講真相

大法遭迫害後,我鎮派出所所長經常帶著手下到各村騷擾大法弟子。我也是被他多次騷擾的其中的一個,我每次都以我在大法中獲得新生的事實講給他聽,一次他帶著幾分同情對我說:「沒辦法,上頭下令,讓我們來,我們不能不來。」後來他的態度很平和。

我給他多次寫信,勸他保護大法弟子是件功德無量的事。祝福他有個美好的未來。

我流落在縣城時,一次我接到同修人傳人傳過來的一個通知,說我鎮派出所所長轉告我,讓我趕快離開本地。市局下令,在本地加大力度逮我。果然,在本城警察地毯式的搜捕我很長時間。

三年後我被抓的當日,清晨派出所所長驅車趕到公安局,進屋就對國保大隊的警察說,其實是喊:「你們給她抓來幹啥?你們放了她,把她放回去!」一個隨同他來的警察說:讓她家拿兩萬就能回去。

我結束勞教回家後,家人告訴我說,派出所幾次來我家讓我家掏兩萬元錢,家人說沒錢。最後一次說,掏一萬五也行。家人怕他們騙錢,沒有拿。

後來我聽說,這個所長不願意管法輪功,多次想調走,可是,因為我們鎮煉法輪功的人多,沒人願意來。他只能頂著頭皮幹。一次他請病假,休息了半年之久。

三、給國保大隊長講真相

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是直接綁架我縣大法弟子的主要惡警之一,他心狠手辣,每個遭迫害的大法弟子都被他打過。我給他寫了一封信,把善惡有報的道理告訴他,勸他善待大法弟子,會有光明的未來。

零五年,他和手下綁架我時,他不讓手下給我戴手銬。到公安局後,他手下給我倒了一杯熱水,好像招待客人。他找出我給他寫的信,讓他的手下讀給我聽,當讀到江澤民即將遭審判時,那人不敢讀了,我說你往下讀啊,他說下面的字不認識,讀不下來了。早飯時,他安排手下非得讓我和他們一起去餐廳吃飯,我不去,他們很熱情的把我拽下樓。到餐廳後,有兩道飯食,問我吃甚麼,滿足我的口味。

提審我時,我不配合他們,他們也沒對我動手。

二零一零年,我地出獄的所有同修均被抄家綁架,國保大隊長又一次抓了我。他問我:「你認識我嗎?」我說能不認識嗎?我看他真是可憐,對他說:「這麼多年,你還糊塗呢?你還沒明白呢?」他立即低下了頭,沒有回答。

在警察給我做筆錄時,問我還煉沒煉法輪功,我說煉呢。他在一邊樂呵呵的補充說:「她不可能不煉。是法輪功救了她的命。」

後來他離開了公安局,調到另一個單位。一名大法弟子給他講「三退」,他還退了黨。

四、給獄警講真相

我被非法勞教初期,看管我們分隊的隊長很邪惡,她的眼神裏都冒著一種兇光。我不轉化,隊長指使放棄修煉的人軟硬兼施的折磨我,我不配合勞教所裏的邪惡要求。一次我不去參加一個假氣功師授課,她氣急敗壞的給我拽去。在那個邪惡場中,她一直用邪惡的目光盯著我。這以後,我經常對她發正念,鏟除她背後的邪惡,讓她善良的一面復甦,讓她清醒。三個月後,隊長真的不那麼兇惡了。尤其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好。

半年後,我做了一個夢,夢境中我拿著一個很大的黃裏透紅的仙桃送給隊長,她不要,我到底塞給了她,最後她手捧著仙桃對我高興的笑了。我馬上醒來,悟到這是師父點化讓我救她。

我準備給隊長寫信,我花了三個多小時,寫了一封大約兩千字的信,信裏給她講為甚麼說法輪大法是正法,為甚麼全世界都學,為甚麼江澤民鎮壓,大法如何拯救了我。最後我告訴她:你身為獄警,能和大法學員在一起,這是你的福份,因為你有機會給自己積福積德。我又把我做的那個夢寫給她,我說,我夢裏給你桃,是讓你在黑暗中投向光明,逃出被歷史淘汰的劫難;我給你寫這封信,是在救你,讓你善待好人,一定會得福報的。

隊長看完信後,一下午連來監室裏看我四次,每一次她都是喜洋洋的叫著我的名字,給我個笑臉就走。我明白她真正看明白了我給她寫的信。我為這個得救的生命而快樂。

從此,隊長變了,經常是滿面春風,待人友善。一次她指著身上的警服跟我表白說:「我就不樂意穿這套工作服。」又一次大隊長來監室發了一頓瘋,大隊長走後,我問隊長說:「大隊長為甚麼總發瘋?」她回答說:「她是得了職業病。」

大隊長非常邪惡,對分隊一名堅定的大法學員單獨關押,一關就是一星期。隊長怕該學員上火,從家裏帶來好吃的悄悄送給該學員。那時我老病復發,成了病號。每週五是獄警美食日,隊長總是給我端來好吃的,我不要,她每次放下食物就離開。她為我幾次代買水果。

隊長還為即將出獄的學員代買新衣服,經常協助來探望親人的家屬把帶來的食品悄悄的拿進來,送給本人。

後來邪惡的大隊長把隊長調出分隊。她做了值班隊長。她值班時,晚上,她總是讓全大隊學員早早上床休息。

有一段時間,我和幾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到隔離區。一天下午,隊長來了,她一邊走一邊低聲告訴我:「你要理智、智慧。」因為那裏有監控,她沒有停步。果然,第二天勞教所進來了一群打手(警察),酷刑折磨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大隊長把我叫出去,準備迫害我,我求師父幫助我,一直發正念,邪惡的打手沒敢對我施暴。

我出獄前,隊長十分高興來特意告訴我釋放我的日期。我出獄那天,隊長上樓,剛剛到值班室,便氣喘吁吁的送我下樓,我不忍心讓她再爬樓,一再催她回去。她止步一直目送我。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這些在我的記憶中留下了不可泯滅的印象。我為這幾位得救的生命而高興!而自豪!祝賀他們為自己抉擇了一個美好和光明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