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法庭變成講真相的場所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二十餘年的正法修煉,我真切的體會到修煉的艱難和放下執著後生命提升的殊勝。而體會最深的就如師父所說:「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

幾年前,我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面臨非法庭審。想到因為我的綁架會連累很多人,一種巨大的犯罪感籠罩著我,我感到對大法犯罪了,連累了同修,這種強烈的罪惡感被舊勢力利用,加大了我的執著,我變的意志消沉,很長時間處於深深自責中,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不配做大法弟子了,要被銷毀了。我的空間場充滿了邪惡,非常難受,有時甚至站立不起,剜心透骨的悔恨中艱難的過了好幾個月。

慈悲的師尊安排一個同修到我的隔壁監室喊我話,聽我說煉不了功了,她非常著急,想辦法寫信傳遞給我,默寫經文給我。讀著同修的信,試著一遍一遍的背能背的經文,心裏開始有感覺了,我的空間場開始清亮了,正的能量在回來。多少天絕望的感覺被幸福感代替了!我重新樹立起希望,投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每天爭分奪秒地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

剛恢復過來,我們的案子已經到了法院,馬上要開庭了,眼看著只剩幾天時間,我都沒準備好怎麼辯護,辯護詞幾次著手寫都寫不好,正念也沒恢復過來,想著真不知怎麼辦才好,怎樣開好這個庭,讓更多的人明白真相,這時只好求助師尊了,我心裏對師尊說:我想讓這次開庭變成講真相的盛會,求師尊加持。

可是由不得我了,開庭的時間到了。第一天我還是頭腦暈暈沉沉的坐上邪惡的車,空間場還沒清乾淨,我一路上不停的發正念,清理自身,清理外部,想讓自己的正念強起來,求師尊加持,請正神幫助。我打起精神,認真聽對方的說辭反駁他們。可是提出的問題邪惡根本不回答,繼續他們的說辭。幾天過去了,庭長宣布休庭,幾天後開庭。

我知道這是師尊慈悲,給我安排寫辯護詞的機會,我一定要寫好這個辯護詞。晚上夢中看到看守所給每人發兩支筆,給我的是一支三色圓珠筆,我把筆套打開,在每一支筆芯的端口插了一個小小的釘子。醒來後我悟到師父鼓勵我寫好辯護詞,於是開始著手寫。第一天寫了一整天還沒起好頭,第二天突然思緒打開,一口氣寫了很多頁。基本架構,內容都寫出來了。第三天,把寫好的內容邊修改邊謄寫,一篇十幾頁的辯護詞就寫出來了。第四天再修改,第五天、第六天再謄寫兩遍,準備一份給法庭,一份給律師帶出來。

十幾頁的辯護詞幾乎一天就寫好,還感覺文筆流暢,思路清晰,完全不是消沉了大半年,才剛剛甦醒的我能寫出來的。給同監室的人看了,都說寫得好,認為我有多高的文化,多高的學歷,只有我知道,不是我寫,是師尊把文字打到我的思想中,拉著我的手寫的。

又到開庭了,我拿著兩份十餘頁的辯護詞來到邪惡的法庭,心中有幾分信心,又有幾分不安,想著師尊的話:「我經常講,我們不求世間的得失,是吧?我做事最注重過程,因為在這個過程中能叫人認識真相,在過程中能救度世人,在過程中能揭示那真相。」[2]我想,不管結局如何,把辯護詞不受干擾的念出來,讓人明白真相是我的責任──因為辯護詞把大法真相及被迫害原因完整的講了出來,並從法律的角度將迫害的違法性及邪惡本質清晰地分析出來了。

我一邊求師尊加持,請正神幫助,一邊在法庭上不停的發正念,感覺到法庭充滿了正的能量。而我思想中沒有任何觀念,沒有怕的執著,也沒有甚麼顧慮,只想著把這件事做好。可我還沒讀辯護詞就到最後一項陳述了。我一下急了,就問身邊站著的一個穿制服的年輕女性,我說我還沒念辯護詞呢!她說陳述的時候可以念。陳述輪到我了,我向庭長提出,我要讀辯護詞,庭長同意了。我拿著辯護詞振作精神專注地讀起來。整個法庭鴉雀無聲,只有我的聲音在法庭大廳迴盪。我感覺似乎時間都靜止了,好像我不是在法庭,而是在宇宙的一個大空間場給邪惡宣判。辯護詞的最後給所有參與迫害的人定了幾十條罪名。三十多分鐘的時間沒有一人反駁,沒有一人打斷。辯護詞念完,庭長宣布休庭,沒說一句話。法庭上整個大廳裝滿了從全市各派出所抽調過來的援警,全都默然無聲,人群靜靜的散去。而我只是流淚,不停的流,不停的流。

休庭了,一個穿制服的人要帶我回休息室,我問他:「你是黨員吧?」他說是,我又問他:「你貴姓?」他告訴我了,我說:「你退了吧。」他說:好。他把我帶到小房間,這時小房間已經來了很多穿制服的人,有十幾人,他笑著跟他們說:「她要我退黨了。」一個幹部模樣的人說:「退,我們都退。」其他人異口同聲地說:「我們都退。」可惜當時沒有把他們的名字記下來,成為遺憾。我知道這次開庭起到了應有的作用。

而我,因為發了一個願,想把法庭變成講真相的場所,師尊就給安排好了一切:安排好時間;安排好同修發正念(後來聽說本市及周邊多個城鎮都在發正念加持);甚至點給我思路,我是之前在法庭上聽律師的辯護打開思路的。我們是為著眾生而來,只要我們的思想在法上,是為著眾生的,師尊就會安排好一切。師尊說:「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3]在如此的佛恩浩蕩之下,在亙古未有的機緣及使命前,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做好呢?!

師父說:「大法弟子保證每天的修煉是必需的,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圓滿的路上,兩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與否的修煉狀態。社會形勢會變化,修煉的要求永遠不會改變,因為那是宇宙的標準,是大法的標準。」[4]「做好你們應該做的那一切吧。未來最偉大的、最美好的榮耀都在等著你們。」[5]

能在如此宇宙巨變之時,成為大法弟子,我常常為自己的這份機緣而倍感榮幸,然而又常常為自己沒做好而懊悔不已。感到離師尊對我的要求差距太多,還有很多執著沒去掉,還有很多眾生沒有救起,深感責任重大。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我已沒有理由懈怠,唯有把握好最後的時光,走好最後一段路。

謹此叩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與同修共勉,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提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