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入校通行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我現在在我閨女家住,給閨女接送上學的孩子。由於學校每天在門口檢查誰沒有戴「紅領巾」,給孩子造成不少麻煩。通過給學校老師、校長講真相,後來學校給了一個特別的「入校通行證」。

小外孫,小名叫爾優,今年十週歲,九月一號成了四年級的學生了。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閨女和姑爺都很支持我修煉,時不時的也看大法書,在孩子入不入所謂「少先隊」的問題上花了不少心思。就從孩子不入少先隊說起吧,整個過程兩年共三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

從一年級的第二學期,學校就開始讓孩子們入少先隊了,一個班有五十四個學生,分為三批,到三年級的第二個學期全部入完。孩子們每天去學校,校門口設有兩三名戴紅領巾的同學(有時還有老師在跟前)站崗檢查,誰要不戴紅領巾,就會讓你站那兒,接受查崗人員的質問、指責、甚至是侮辱,同時記下班級、名字,並且還要扣班級的分。

別的同學就像看笑話一樣的看著被截住的同學,不戴紅領巾,好像做了錯事似的。天天如此,搞得跟入黑社會似的,給孩子們的心理造成了很大的壓力,恐慌、緊張、不知所措。有關心的同學就會圍著你不停的問,「爾優,你學習那麼好,為甚麼不入少先隊呢?你入了隊不就不查你了嗎?」孩子不知咋說。

第一批入隊的有十五人,就有我們爾優,那天孩子放學一進家門,撅著嘴說:「姥姥 ,我們老師說少先隊是先進組織,讓我入隊。」我問他:「你想入嗎?」他說,「我可不想入邪靈組織,我可吃過邪靈的虧呢。」我知道他說的是他上幼兒園大班的時候,幼兒園就教孩子們唱少先隊之歌,「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有一天晚上突然孩子耳朵疼、發高燒,疼的滿床打滾,嗷嗷叫喚,折騰了半宿。我跟外孫說:咱倆念「法輪大法好」吧,請求師父幫助咱們。他說:行。當念到一百遍的時候,就睡著了。第二天早晨醒來,我問他耳朵還疼不疼,他說又開始疼了。我問他,你是煉功人嗎?他很堅定的說:我是。我又說:「那好,你是煉功人,那就得向內找,你找找自己在幼兒園,是不是跟小朋友們打架了、罵人了、或說了傷害別入的話了?導致你的耳朵疼呀?」他想想,說:「姥姥我找著了,我沒打架、也沒罵人,我就是唱 ──『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的歌了,邪靈就從我耳朵鑽進去了,讓我耳朵疼,害我,邪靈真壞。」話音剛落,我還沒接話呢,他就說:「姥姥,我耳朵不疼了,好了。」

這次讓入隊,我們一家認識統一,姑爺、閨女都說:「咱們是信仰真、善、忍的,我們決不加入這個邪靈組織。」爾優爸爸準備第二天去找班主任老師,表明我們不入隊的態度。第二天下午放學以後,爾優爸爸叫住班主任,很有禮貌的告訴老師,我們家是有信仰的,少先隊是無神論,跟我們的信念有衝突,我們不想加入。老師說:「少先隊是先進組織呀。」爾優爸爸說:「它先進不先進我不知道,無神論我們無法接受。再一個不願讓我們的孩子過早的接觸這些政治背景,就想讓我們孩子乾乾淨淨的健康成長,也希望老師能夠理解。請問老師讓孩子入隊是自願還是強制的?」老師說:「是自願的(其實根本不是自願,三年級之前都得入完,要不然就不存在誰不戴紅領巾扣班級、老師的分的問題了,只不過老師不那麼說罷了)。」爾優爸爸說:「是自願就好。」老師說:「不過咱們班五十四個學生,分為三批,到升三年級就全部入完了。到那時你們還不入,學校追究,你們家長出個證明,說明是你們自己不入的(那意思就是有甚麼麻煩老師不擔責任)。」爾優爸爸說:「既然老師說過加入少先隊是自願的,那自然不加入也是自己選擇的,與學校老師沒有關係,那也沒必要給誰證明甚麼了,不過要是為這事,給老師和你們班級帶來麻煩,請老師告訴我,我去找你們校長,我想,校長老師都是教書育人的,是明理的人,會明白的。」老師說那好吧,就這樣這事就算過去了。

第二階段

二年級的第二學期到三年級的第二學期,所有的同學都入了少先隊,他們班就剩下爾優一人沒入,就顯得很特別,每天上學都要面對被問為甚麼不戴紅領巾(每天要換新人查崗),他就一遍又一遍的回答說,我不是少先隊員,我不戴紅領巾。時間長了,問的人多了,回答的遍數多了,見的人也多了,就有了「小名氣」,都知道他不是少先隊員。有時被問時,身邊的同學替他回答,他不是少先隊員。

這個過程整整一年,對一個小孩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不過,爾優在學習方面也小有名氣,功課門門優秀。二年級經常拿雙百,到三年級三門課,經常拿三百,並且三年級,兩個學期拿年級第一。二零一八~二零一九年度一學期,被評為語文、數學、英語全冠王,二零一九年在某全國性評選中榮獲一等獎。校優秀班幹部、校優秀學生、校園之花的獎狀每每都有。

爾優的優秀成績來源於學大法、他喜歡學法、喜歡傳統文化、喜歡章天亮教授講的《笑談風雲》歷史故事,愛讀歷史書。在幼兒園的時候就喜歡新唐人電視的「悠遊字在」、「三字經」、「小乾坤」。這些傳統文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第三階段

三年級的第二個學期,換了新班主任老師,兩任班主任交接,新班主任了解了學生的一些情況,尤其知道了爾優不入少先隊,學習很優秀,學習委員、班幹部,在班裏還小有威信,他很喜歡幫助同學,哪個同學有不會的題,都去問他,他也是不厭其煩的給同學們講,所以同學們給他起了一個綽號叫小老師,也是同學們給他的肯定吧。

有一天爾優回家說,新班主任讓他入少先隊,還拿回來一張入少先隊的表,讓家長簽字。我們一家開小會交流了一下,我說,可能又該給新老師講真相了,估計老師也是有顧慮,怕學校追究連累自己。這個事孩子講不了,還得咱們大人去說。爾優爸爸說:「我是家長,我去跟老師說吧。」

第二天上午,爾優爸爸跟老師把不入隊的事溝通好了,老師表示理解。爾優爸爸告訴老師,如果為這事你們學校扣班分或影響您甚麼,請您告訴我,我去找你們校長說,打消了老師的顧慮,老師也就沒甚麼說的了。就在當天的下午,爾優爸爸送爾優上學,送到校門口家長就止步了,但沒走。今天查崗的三個人,兩個戴紅領巾的學生、一個老師,爾優上前去主動說:我是某某某,我不是少先隊員,所以我不戴紅領巾。兩個學生火氣還挺大,可能是覺得老師在跟前有底氣,就說:「你不是少先隊員?都三年級了,你不是隊員?誰信呀?!你就是忘記戴了!」老師過來也說:「上午你不戴,下午你又不戴,這次重罰,扣你們班四分。」老師這樣一說,爾優哭了,可能是覺得委屈吧。站在門口的爾優爸爸還沒走,一看這種情況,就問老師:「剛才我兒子說他不是少先隊員,您沒聽到嗎?還要扣四分?甚麼道理?不戴紅領巾不讓進教室嗎?你們這是學校嗎?還是搞黑社會呀?不行,我得找你們校長問問去。」爾優爸爸說話像迫擊炮一樣,那位老師一聽說找校長,態度馬上轉變了,趕緊道歉。

爾優爸爸去了校長辦公室,找到了校長,先介紹自己,校長一聽說是爾優的爸爸,也很客氣,說:「爾優爸爸是吧,請坐,怪不得爾優是『學霸』呢,原來爸爸也很棒啊。」倆人客氣了兩句。爾優爸爸就把今天發生的事敘說了一遍:要不是今天我撞見這事,也就不知道我兒子兩年是這樣過來的,今天也就不會見到您了,我們一直是自己能解決的事,不願給您添麻煩。所以我想呢,學生的職責就是學習,快快樂樂的上學,可是我們爾優每天一進校門就面臨被查戴不戴紅領巾這些煩心事。碰上較真兒的人,就像今天碰到的事情,一個九歲的孩子是處理不了這些事情的,我們怎麼辦?為不戴紅領巾,我孩子哭了不是一次了,我就擔心我們孩子每天帶著這種心情上學,會不會影響他以後的學習。

校長接過話說:「少先隊可是先進組織,為甚麼不願入呢?」爾優爸爸說:它先進也好不先進也罷,我們家已經有信仰了,再說這種無神論與我們中華傳統文化、是相背而馳的,我們不信也不入,也不願背叛老祖先,去信一個西來的『幽靈』,這個『幽靈』不是我說的,是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說的,那還不是西來幽靈嗎?校長說:「我們老家有這樣的,入了隊還能摘掉的。」言外之意指的是「三退」,要是指摘掉紅領巾的話,那每天在校門口設崗,查不戴紅領巾就扣分,不就成了多此一舉了嗎?

爾優爸爸說:「我是這樣理解信仰的,信甚麼是自己的事,也是自己的自由,憲法也是這樣規定的,世界上七十億人信甚麼的都有,有信佛的、信道的、有信耶穌的、還有信各種宗教的、當然還有信魔的、還有信恐怖組織的、還有信這種無神論的。信甚麼不信甚麼,都是自己的選擇,沒人逼你信甚麼。既然選擇了,也是自己的嚮往,就是自己要的,也自認為是最好的。事實證明我們的選擇是對的,比如,爾優在家庭中的教育,從小就教育他做人的道理,要說真話、辦真事,不要說謊。要善良,善待身邊所有人,不要欺負別的小朋友。遇到矛盾和不順心的事要忍,找自己哪裏做錯了,要有耐心,不要亂發脾氣,會傷害別人。這一點我們爾優做到了,兩年來每每被問起為甚麼不戴紅領巾,他都耐心解釋,我不是少先隊,我是哪哪班的叫甚麼名字,有多少人問過,他就回答了多少遍。問他的人有不理解的、有帶有偏見嘲笑的、有用語言攻擊的、就像今天的事情。可我們爾優從來沒有為這事跟同學們鬧矛盾、起衝突,實在覺得委屈了自己回家哭。看見孩子哭,我們做家長的也心疼,但我們還是教育他,要多為別人考慮,告訴他:查崗的同學也不容易啊,老師分派給任務了,讓他看著誰不戴紅領巾,是有責任的,得完成任務啊,不要嫌麻煩,有人問你就一遍一遍的說唄,等全校的同學都換完了,也都認識你了,你不就不用說了嗎? 」

爾優爸爸還說:在文化方面我們也是這樣教的。比如:從幼兒園起讓他看的動畫片是《弟子規》、「三字經」、「悠遊字在」,到小學了,他喜歡看歷史書,了解歷史上的風雲人物,傳統文化之類的……還有,在學校二年級他的語文老師,開家長會的時候就說:爾優的知識點很廣,甚至是很偏的知識。比如,老師問,誰知道知識的「知」是甚麼旁,同學們都說是「口」字旁,他不吱聲,老師看他不吱聲,就問他是甚麼旁,他站起來回答:是「矢」字旁,老師問他:那你知道這個「矢」字是甚麼意思嗎?他說:在古代是箭的意思。還有這個「缶」字,別的同學都回答不上來,他回答說:是古代的樂器。老師在家長會上說:感到很驚訝,這些知識點正準備講,還沒講呢,他就知道了。這就說明這些知識點是他從日常學的知識中來的。

校長聽的很認真,也不說話。爾優爸爸接著說:我不是說我的孩子多聰明,我是說,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真正的傳統文化,是開智開慧的,誰學誰得……校長說:我聽明白了。爾優爸爸你說的很對,我覺得你做人的標準很高,把孩子教育的很好,學習成績更沒的說,我很欣賞你。今天的事情以後不會發生了,我現在就派老師給爾優做一個「入校通行證」。然後開玩笑的說,每天讓咱們的「學霸」暢通無阻,快快樂樂的上學。爾優爸爸說:謝謝,謝謝!添麻煩了!校長說:應該的,應該的。

第二天,爾優戴著「入校通行證」(類似上崗證,大小跟身份證差不多,還蓋了學校的大紅印章)上學了,他的同學們看到他的「入校通行證」都很詫異。有個同學開玩笑說,「人家爾優都不用戴紅領巾了,咱們每天還得戴著這塊破紅布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