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護我走出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三十日】誰今生能夠得到大法,誰就是無比幸運的生命。所以我們沒有任何理由不做好師父交給我們的三件事。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有責任的,無論怎樣都得完成你來世的誓願,這是你當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證才成為今天這宇宙最偉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1]

我於一九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煉。由於沒上幾年學,文化程度有限,對法理解不深,只是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在師尊的慈悲加持和保護下走過了二十多年的風風雨雨。在邪惡鋪天蓋地的造勢並一次次的利用各種暴力手段強制轉化下,我沒有妥協過。師父說:「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

二十年來,我被綁架過四次,在我強大的正念抵制下,無論是暴力洗腦還是勞教(一年零十六天),邪惡都未達到目地,我都堂堂正正回到家。

給女兒班主任的一封信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女兒學校強制學生購買一本誣陷、攻擊法輪大法的邪書毒害學生,還要收三元五角書費。我和同修切磋,有的同修認為把書買回來後燒掉,我認為不能買,這錢不能交。於是我就沒給孩子錢。結果老師問女兒為甚麼不交錢,孩子一直不說話。小同學們以為我家裏困難沒給她錢,就紛紛為女兒捐錢,女兒拿回家後哭著和我說同學給的錢在課桌上堆了一大堆。這讓我也很感動。於是我就給班主任寫了一封信。

我首先感謝老師和同學對孩子的關心,唯有這樣道德高尚的老師才能教出這樣純真善良的好學生,接著就給她講真相,不是交不起那三元五角錢,而是因為那本書不能買,因為那裏面的內容純屬造假,是故意毒害人的,它只能欺騙那些對法輪功不了解的人。然後我又給她講了大法的美好,和顯現在我身上的超常及家庭生活方面的變化。我告訴老師,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我說法輪功書上清楚的寫著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也是有罪的。最後我說:希望田老師在百忙之中能抽出時間,找一本《轉法輪》看一看,了解一下,對她絕對有好處,千萬不要錯過機會。我讓女兒把這些錢送回學校,並告訴老師這錢我們不能要,麻煩老師幫忙退還給同學們,並代我謝謝那些善良的孩子們。

女兒放學回家和我說,班主任接過信都不著急上課了,把信看完後,還對全班同學說:「欣欣的家長給我寫了信,等下課前我給你們念念這封信。」

我想這位老師看明白了,為以後得救打下了基礎。

昏迷八天 起死回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六日,邪惡闖入我家,連續打了我幾十個耳光,給我銬上手銬把我從三樓拽下去,送到洗腦班,又有十幾個人手拿著各種棍棒對我一陣亂打,亂踹,直到我昏迷過去。後來有點意識時我隱約聽到有人說:「她是裝的,把鐵棍燒紅了燙她!」他的話音未落,我就又失去了知覺。不知道昏過去多少次,也不知道打了我多長時間,醒來後,洗腦班的主任說,知道你來了幾天了嗎?後來才知道我已經昏迷八天了。

在昏迷過程中,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我卻便血不止,他們就把我送去醫院檢查,發現腰部脫臼,左側肋骨折了兩處,因便血嚴重,醫院不收,建議送北京治療。那時他們想盡了辦法:找來了一個叫魂的先生,叫一次十塊錢,此人說摸我的頭頂時有一股氣流在攻他的手,覺的奇怪,很害怕,就不來了;又找來一個江湖騙子,用一碗米粒叫魂,折騰了幾天,也無用。

實在沒有辦法了,洗腦班的主任就派了兩個打我最狠的人給我念《轉法輪》。不知念了多久,昏迷中的我聽到聲音了,我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我聽有人在讀《轉法輪》第三講中的最後一個題目:「法輪大法學員怎麼樣傳功」,讀的很認真,有時讀錯了,還有人糾正他。我的意識越來越清醒,這時我還聽到那人說了一句:「看看法輪大法學員是怎麼傳功的。」當我聽到他把「狹隘」念成了「狹益」時,就不自覺的說了一句,「念錯了。」這把他倆嚇了一跳,可都非常激動,大聲喊:「醒了!醒了!」

來了許多人,洗腦班的主任也來了,趕緊問我:「餓不餓,你知道你來了幾天了嗎?」我聽的出來,他是真誠的。我看著周圍的每一個人,這些人都不敢看我,他們都很害怕,其中一人說:「我沒打你。」其他人也跟著說自己沒打過我……

那個主任說:「你想要甚麼,這回都給你。」我說我甚麼都不要,就要《轉法輪》。他馬上說「可以,可以,可以。」當時就去給我拿來了三本書,一本《轉法輪》,一本《精進要旨》,一本《美國講法》。

是師父在鼓勵我多學法,感謝師父的慈悲。

過了幾天,「六一零」的主任來查看洗腦班的情況,一進關我的房間就看到了我身邊的大法書,氣的瘋狂的責罵洗腦班的主任,並說這是甚麼地方,這個時候給她看這書!並命令把書收回去。洗腦班主任說:「誰願意收誰收,誰收了,出了事誰負責。」 「六一零」主任走了以後,那個主任還繼續讓那兩個人給我念書,最後還說了一句:「你要真的好了,我就煉。」

一個月到了,我的身體恢復了很多,他們就通知我的家人把我接回家。後來得知那個洗腦班主任不長時間就離開了那個邪惡的黑窩。

到家後我就加強學法煉功,糟糕的身體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我知道沒有師父替弟子承受,我是不會活著出來的,謝謝師父又幫我過了一次生死關。

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時而會遇到不明真相的威脅要舉報和謾罵,我都不動心,在師父的保護下都有驚無險的躲了過來。弟子會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跪拜師尊,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歐洲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