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事一下子轟動了全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日】這是件二十年前的事。

一九九六年我修煉大法後,懷著激動的心情回到家,告訴父親我學了法輪功,告訴他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父親馬上說:「法輪功這麼好,趕快讓你二嬸煉吧,她病的快不行了,棺材都準備好了。」

我和父親去了二嬸家。一進屋,把我嚇得倒退了幾步,眼前的二嬸躺在床上,頭腫的很大,眼睛就像用筆畫上的一條線,已腫的睜不開了,不清楚她是否知道我和父親去了,因為她沒有任何反應。

我把二叔叫到堂屋,說:「城裏有好多重病人煉法輪功病就好了。過幾天還要開修煉法輪功的心得交流會,您去聽聽吧,如果覺的好您就讓二嬸學,如果覺的不好就算了。」我知道其實二嬸那時已學不了了,充其量也就是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

交流會那天,有好幾位同修們講的是修煉後身體的變化,以前病怎麼重,有的說吃的藥得用車拉;有的說夏天還得戴棉帽;還有的說醫生已經覺的自己沒有好的希望了等等,可煉功後全都好了。交流會結束後二叔對我說:「快給我請大法書吧!」

兩個月後弟弟家蓋房子,我去幫忙做飯,順便去看看二嬸。一看,二嬸坐在炕上洗碗呢。我說:「您好了?」二嬸說:「你二叔給我念書聽,慢慢的我就能坐起來了。他就又按照書上的教功圖教我煉功,我就坐在炕上煉。」我就說:「二嬸,您能下地了,下地走走吧,師父已經給您把身體調整好了。」二嬸不敢,說:「我三年沒下地了,下不去了。」我鼓勵她:「您試試。」二嬸見我一個勁的說,就順著炕沿邊溜到了地上站著。我說:「您走走看。」二嬸又說走不了啦。我繼續鼓勵她,二嬸試著邁出一步,接著又邁出一步,走了幾步後就又回到了炕上坐著,說:「我這是在做夢吧?我怎麼還會走了?」二嬸還是不相信自己已經能走了,她還真以為是在做夢呢。我說:「您不是做夢,是真的能走了。」二嬸半信半疑的又下了地,在屋裏轉了兩圈。

我一看,就對她說:「您用手拿拿這個暖水瓶試試。」二嬸一下子就把那個裝著開水的熱水瓶拿了起來。我又說:「再拿拿這個板凳。」她又拿起來了,還說:「很輕。」自己又去拎起了半袋子糧食。

這回她相信自己真的是好了,像個孩子一樣又哭又笑,我也又哭又笑……

我走的時候二嬸把我送到大門口。

隨著學法煉功,二嬸甚麼活都能幹了,還到自家的小賣店賣貨。村裏人一看,這個快要死了的人怎麼好了?!

知道二嬸是怎麼好的後,一下子就上來三十多人煉法輪功。真是:「大法洪傳,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不計其數。」[1]

這事過去二十多年了,現在我仍記憶猶新。中共墨寫的謊言,永遠也掩蓋不了活生生的事實。可貴的人們請靜心了解大法真相,您可能會有更多的收穫和喜悅。

這裏遺憾的補充一句:由於江澤民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瘋狂迫害,二嬸嚇得不敢煉了。那些病就又回到她身上。二嬸現在已經不幸離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