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浪子回頭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我叫春來,是水泥廠的工人,今年六十八歲。修煉法輪大法前,多病纏身,曾患有嚴重的肝炎、胃炎、神經衰弱等疾病,一年四季吃藥不斷。還成天喝酒,喝了酒就愛打打鬧鬧,曾指著單位書記的鼻子大罵一頓;甚至多次打傷顧客和本廠職工家屬,我是有了名的土棍。廠裏的東西隨意往家拿,無人敢管。在家裏,也經常打罵妻子,搞得夫妻關係很緊張。

一九九五年九月,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功,從此不僅身體沒病了,健康了,煙酒也全戒了,也不賭博了,再也不打人罵人了,夫妻關係也得到了改善。自此我的人生觀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事事都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

煉功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原來從廠裏拿回家的東西裝了一小車,給水泥廠送回去,並說:「這是我以前拿的,現在我煉法輪功了,師父教我做好人,我又送回來了。」在場的人都豎起大拇指:「煉法輪功真好,法輪功使春來變好了,整個一個浪子回頭啊!」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我原單位的一個領導在飯館吃飯時,抽身來到我家中,告訴我家人說:「讓春來躲躲吧,公安局的人又到單位去找他了。」還說:「人家煉法輪功變的這麼好了,他們還抓這麼好的人幹甚麼?」這個領導原來對我印象非常不好,因為我在煉法輪功前沒人敢惹,領導都不敢給我派活。自從修煉法輪功之後,一些沒人幹的髒活,比如打掃廁所等,我都主動去幹。領導和同事們都轉變了對我的看法,所以才主動保護我。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我開三輪車給老闆拉貨,回車時不小心把停放在路邊的一輛新的吉利牌轎車給碰了一個黃豆粒大小的坑,當時我問附近的住戶,都說這不是自己的車。貨主老闆怕我自找麻煩,催促我說:「咱們快走,這不是你碰的,也沒人看見,沒事。」

找不到車主,無奈,我只得先去送貨。回來我又回到碰車的地方找車主,還是找不到人,這時天已黑了,我想先回家吧,等第二天再去,反正車在這放著,肯定能找到人。沒想到,等第二天再去時,轎車不見了,找不到車,怎麼找車主呢?下午,我又到那地方去看,還是沒有車。第三天又去,發現離那天停車的地方有二十米遠的一個拐彎處,停著那輛車。我心裏很高興,終於找到這車了。

當時我的三輪車上拉著一個朋友,我對朋友說:「這車是我碰的,我終於找到它了,我寫個紙條,告訴車主,車是我碰的,寫上我的手機號碼,讓他和我聯繫。」朋友說:「你寫那幹啥,又沒人看見。」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如果碰了人家的車,裝作不知道,這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把朋友送走後,就回到原處等車主。這時,從胡同裏出來兩個人,我迎上去說:「認不認識這個車?」他們問:「甚麼事?」我說:「我把這個車碰了,找不著人。」那兩個人說:「好,好,你別走,我給你打電話。」

他們一邊打電話,一邊問碰了哪了?我說:「碰的是這兒,」還說:「這有我寫的紙條。」那人拿起紙條說:「哎呀,現在怎麼還有這樣的人?」說話間,車主出來了,我上前告訴他說:「三天前,我碰了你的車,可找不到人,今天我可找到你了。」車主問:「碰了哪了?」我領車主看碰的地方,車主說:「沒事,沒事。」那三個人都說:「碰上好老頭了。」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人,誰碰上這樣的事都會這麼做。」我拿出五十元錢要賠償車主,車主堅決不要。

後來,朋友說我:「你傻呀,人家如果要你一千元,看你怎麼辦?」我說:「如果有人把自己的車碰了,不言聲跑了,你怎麼想?」

和我在一起幹活的人們都朝我豎起大拇指:「法輪大法好!」

這些都是我修煉大法才做到的,是師父和大法救了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