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 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從二零零六年得法修煉,到現在已有十幾年了,回想起修煉大法前,在紅塵亂世中混了二十多年,打架、偷東西、嫖、賭、綁架勒索、打老婆、打村長、抽煙、喝酒,真是無惡不作的一個壞人;真修大法後,以上一切違法的、不好的言行都按照大法歸正了。法輪功太神奇了,太珍貴了。

在紅塵亂世中迷失

我出生在廣東的一個小城市,從小家庭貧窮,沒心上學讀書,經常與小朋友、同學打架。一九八三年因與鄰居打架,被派出所送去本市勞教所,在勞教期間,又與三個人打架,每與一個人打架就加期一個月。在勞教所一年零三個月內,看到有錢人父母來探望總是買好吃的,我父母貧窮,就買兩個麵包來探望我。大夥看到我調皮、膽大,就教我怎樣偷東西、偷錢包。

一九八四年從勞教所出來後,我就開始偷錢包、背包,又被派出所抓去看守所五個月。一九八五年,我被送去陽春勞改場三年。一九八八年回來後,我更加學壞了,開始大偷、詐騙、勒索、嫖、賭,反正甚麼壞事都幹過。一九九五年,我因綁架勒索罪被判了十二年半,是我姐夫出錢找法院放人,才沒有坐牢。二零零三年,我叫別人一起去偷東西,被判了四年,在廣西監獄,二零零六年才出來。

就這樣在紅塵亂世中混了二十多年,真是生活的太沒意義了。

在監獄裏與法輪功學員結緣

二零零四年,在廣西監獄與法輪功學員在同一監倉,看到監獄惡警把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很慘,不轉化就不讓見家人、不讓買東西,但我感覺法輪功學員都很善良,我願意接觸他們,願意和他們講話。

法輪功學員們教我要按照「真善忍」三個字做人的道理,出獄後要在社會上做一個真正善良的好人。我經常送東西、送吃的給他們。獄警知道後就警告我:你不能接近法輪功,還把我叫出去問話,我說:「他們全都是好人,為甚麼不准我與好人接觸?」我一點兒都不怕惡警,後來他們也就不管我了。我就隨時都可以接近法輪功學員了。和法輪功學員一起生活好開心,他們還教我煉功打坐。二零零六年,我提前幾個月出獄。在出獄那天,對法輪功學員那種溫暖的感情是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得到寶書真是福

我二零零六年出獄回來不久,一位法輪功學員也出獄了,他親自送一本《轉法輪》來我家鄉探望我,當時倆人見面真是又高興又感動,這位法輪功學員能趕這麼遠的路把《轉法輪》這本寶書送來給我,使我感覺到這都是我前世與佛法有緣。

這位法輪功學員來了幾天就回去了。過了一個多月,我才拿起書來看,因為我文化低看不懂,但是第二天就拉肚子,連續三天才停,我悟到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開始看書後,每晚睡覺都有魔來干擾,晚上聽到很多又大又奇怪的聲音,有時還向我的嘴吹氣,搞的我的嘴癢癢的,幾天都不好,有時還把我的腳抬起來,我有一點害怕了,我就打電話問那位學員,他叫我多學第六講,過了十幾天才沒有了干擾。我有時看到法輪旋轉。

我開始看《轉法輪》了,但是還沒學會煉功,也不懂得甚麼叫作修心性。二零零七年我妻子的表妹來到我家,知道她是煉功人,我就叫她教我煉功,表妹回去後,我就一個人獨修。

二零一二年,我學法、煉功都放鬆了,對敬師敬法、修心性等很多方面的法理都不懂,所以在二零一三年我又去偷鐵,被判刑三年半,被送去陽江監獄。二零一六年五月才出獄,在監獄裏,我就知道自己做錯了,想著出獄後一定要真修大法,才能改變人生。

堅定修煉

二零一六年出獄後,我就想找到本地同修,參加集體學法、交流,提高心性。我就去離我家十幾公里遠的一個小鎮,問一位算命先生這裏有沒有法輪功學員,他說有好多,我就很高興,急切的叫他帶我去認識同修。

自從認識同修後,我就每天無論颳風下雨我都堅持準時參加學法。因為我文化低,好多字不會用普通話讀,她們就耐心的幫我糾正,因為我脾氣大,有時就因為一個字的讀音不同,我就與同修爭吵,但同修都是以慈悲的語氣幫助我糾正,使我感受到法輪功修煉才是淨土。

我以後要多學法,多煉功,修好心性,發好正念,配合同修精進做好三件事,信師信法,堅修到底,圓滿隨師父回家。在此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這篇文章我早就想寫了,但因文化水平有限,不會寫,這篇是我口述、叫同修幫我整理出來的,希望還有像我以前那樣迷失在紅塵亂世中的人,能夠醒悟,能夠認識到法輪功是人類的返本歸真之路,都能真正走回傳統回歸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