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健康能幹的廠長遭冤獄迫害後判若兩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秦皇島市昌黎縣法輪功學員胡日美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結束三年冤獄,從河北省女子監獄回到家中,與入監獄前判若兩人,曾經健康,善良,精明能幹的廠長(家裏開粉絲廠)不見了,恐懼,焦慮不安,甚至語言能力出現障礙,整天不說話,有時用手比劃,時而清醒時而糊塗。

別人說話,胡日美很警惕,一家人圍著說話坐著挺好的,別人一看她,她就站起來,不敢坐。她站著睡覺,瞇一會醒一會,打個哈欠也警惕看看周圍。可能是在監獄長期罰站、不讓睡覺造成的。

胡日美曾被河北省女子監獄迫害身體出現嚴重肺病、肝病,保外就醫一段時間,後又被送入監獄迫害。

胡日美家住昌黎縣安山鎮西牛欄村,在農村自家開辦了粉條加工廠,買賣公平合理,因此深得客戶信賴,她煉功後身體的病痛也都好了,她把這美好的真相告訴給他人,可是卻遭到當地派出所和公安警察的非法抓捕,並受到戴手銬腳鐐等非法對待。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鐐

二零一五年八月下旬,胡日美與法輪功學員郎淑英、到昌黎縣信訪局說明自己因為修煉法輪功曾經遭受的迫害事實情況,要求給她們造成經濟損失的有關單位給予賠償。信訪局長不僅不解決她們的問題,而且打電話叫來警察,往兩個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臉上噴了不明藥物,導致郎淑英、胡日美兩人的臉上、脖子上多處出現紅疙瘩,疼痛奇癢難當。知情人士說,這個信訪局局長是剛從北京新調過來的,沒做過一點好事。

八月二十四日,胡日美、郎淑英、楊金蘭就起訴江澤民過程中經濟和精神賠償問題,進京上訪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沒人接待,她們去了國務院信訪局,在她們等待上訪的時候,被秦皇島駐京辦國安控制,分別被昌黎當地三個派出所劫持回。

胡日美被安山派出所送到昌黎縣拘留所非法關押,絕食抗議十多天,身體非常虛弱,在醫院輸液。她姐姐找當地派出所,辦「取保候審」,「保外就醫」。九月六日晚上,胡日美被當地派出所從秦皇島看守所接回家。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胡日美剛要出門,安山鎮派出所和盧龍檢察院的人員,闖入她家中,進門就錄像,胡日美就洗蘋果招待他們。他們說:你的案件從中院(秦皇島中院)轉到盧龍檢察院。檢察院人員要胡日美在取保候審的手續上簽字,胡日美沒簽。他們說:沒有手續就得把人帶回去(秦皇島看守所)。他們問了許多問題,胡日美除了講真相,就是說真善忍好,再就是不回答。

二零一六年三月左右,胡日美又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秦皇島看守所,遭非法庭審。律師在法庭上給胡日美做辯護: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違反國家憲法,國家政策也沒有說法輪功是×教,公民有信仰自由,不應關押法輪功學員,應當庭無罪釋放。

胡日美被盧龍縣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郎淑英、楊金蘭也被非法判刑,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監獄。胡日美曾被迫害身體出現嚴重肺病、肝病,保外就醫一段時間,後又被送入監獄迫害。

河北省女子監獄位於石家莊西南太行山腳下的鹿泉市銅冶鎮,自二零零五年始,河北省內各地女服刑人員(包括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轉移到這裏關押。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監獄採取各種邪惡手段,包括「熬鷹」、暴打、野蠻灌食、電擊、針扎、關禁閉、吊銬、強行服用不明藥物、冷凍和暴曬和長期罰站等,對法輪功學員從肉體上折磨到精神上摧殘,無所不用其極。據不完全統計,有四百六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曾在這裏非法關押迫害,其中多人致殘,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