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友都認同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四日】我有一位忘年交朋友,她是作家,年齡也已經很大了。她很善良,很正直,對共產黨認識的很深刻。她也很認同大法,一次她去韓國旅遊,看見了真相點,她主動過去對我們的同修說:「你們幹的好,我支持你們。」同時還豎起了大拇指。回來之後,她對我講了這件事,我真的為她高興。

我們單位是國企,且規模很大,單是我們研究院就有一百多人,我到這個單位來的時候,迫害已經開始了,我修煉的事情大家也都不知道。因為單位裏搞技術的人比較多,平時大家都喜歡使用服務器共享文件,每個人對服務器訪問頻率都很高。大約是二零零五年前後的一天,我突然發現服務器上多了個小鴿子圖標,那是自由門軟件嘛!我太高興了,只要能點擊進去,就有機會了解真相,就有得救的可能。雖然這個小鴿子在服務器上並沒有存在很多天,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這件事,在那樣艱難的歲月裏,也許是同修,也許是明真相的世人,都在想辦法多救人。

我有一個高中同學,當時一起上學的時候關係就很好,她的媽媽在迫害之前也煉過大法,但是放不下有病的心,最後還是走了。多年以後,我路過這個同學所在的城市,就想起她,很想給她講講真相,但我有一點顧慮,就是她母親的事情會不會影響她。我倆都十五六年沒聯繫過了。沒想到見面之後,兩個人都激動的不行,抱著哭了半天。講真相很順利,她認同大法,退出團、隊。

後來她接到過真相幣,十分珍惜,都捨不得花,一直珍藏著。她如此珍惜大法,我非常感動,就對她說:「你的心真誠可貴,不過呢,要是花出去,會有更多的人了解真相,這也是功德無量的事情呢。」她很開心,以後再接到真相幣就大大方方花出去了。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走入大法修煉的,那時我在外地上學,過年回家時,我就帶了本大法書回去,想給老家的人洪法。恰逢那年流感盛行,村裏很多人被傳染上,發燒、咳嗽、流鼻涕,一家人一家人的生病。我們有個鄰居,也是我的小學同學,天天吃藥打針,半個月一個月也不見好。老家在農村,沒有暖氣,我回到家也被「傳染」上了,還很嚴重。媽媽按照她的一貫作風,趕緊給我買藥吃。我跟她解釋說:「我現在修煉了,不用吃藥。而且這也不是病,是消業。」他們將信將疑,只是勸我把藥吃掉。我也不以為意,就把藥放在一邊。大約兩三天功夫吧,我就徹底好了,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

這一切,我嫂子都看在眼裏,她說:「看來你們這功法就是厲害,老家這麼多得流感的,一家一家的得病,總打針吃藥也不見效,你倒好,一粒藥不吃,啥事沒有。」家裏人第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嫂子開始看《轉法輪》,她很喜歡看。可惜時間不長,迫害開始了,她沒能堅持學法。但她知道大法好。

有一年暑假,兒子沒人看,媽媽過來幫忙。在老家時,媽媽牙齒已經疼了一個多月,吃飯也吃不下去,整個人消瘦了很多,我看了很心疼。讓人驚喜的是,媽媽來到我家,牙齒完全不疼了,這真的很神奇,她太開心了。媽媽雖然沒有明確說她支持我修煉,但是她的行動卻說明她對我的支持。一次發正念,兒子叫我給他幫忙,媽媽聽見了,趕緊說:「不要打擾你媽媽。」就把兒子帶一邊去了。

這些年,我們家也發生了很多事,哥哥做生意賠錢,二姐、三姐因為房產,關係鬧的很僵,再加上她自己身體也不太好,這都讓媽媽很苦惱,覺得人生很苦,我就給她講大法的美好,講有得必有失的道理,她很願意聽。再後來,她就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給她寫在一個小本上,就放在她的床頭櫃裏。媽媽每天四五點鐘醒來,她就開始背「法輪大法好」,有時怕記錯了,就把本子拿出來念一會。現在每次打電話,媽媽都會給我講她背「法輪大法好」的事情。她每天都沐浴在佛光中,心情無比舒坦。上一次打電話,媽媽對我說:「有你這個女兒真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