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我新生命 我救世人不懈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六十九歲。一九九六年我是因頑症纏身,醫院治不好,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入大法修煉的。煉功一個多月後,頑症消失了,我臉色由黑黃變的紅潤起來。認識我的人都說:這功真好!真神!從此我誓與醫院與藥無緣,把藥都扔了。

六十五歲那年的一天夜裏,我一覺醒來,全身冰涼動不了,自己明白自己還活著,趕緊求師父,身體有了知覺,連滾帶爬的去了衛生間,扶著牆回來坐在沙發上,發正念、煉功,胳膊抬不起來,腿蹲不下去,頭髮木。當時我獨居,正好這幾天女兒不用我接孩子,我也沒有打電話告訴女兒和其他家人。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不怕,放下生死就是神,我一定堅持出去講真相。」結果我就真的能一步一步挪著走出去下了樓,在家附近講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沒有人看出我異樣。

由於法理不清,沒有從根本上認識舊勢力並徹底否定,只是承受,致使迫害加重,體重二十幾天下降二十多斤,腿腫,眼底充血,耳鳴,頭上長小包,腳底掌起大包,心臟部位像冰鎮一樣冰凍,腰窩酸脹,疼痛,厭食水,頭暈,四十分鐘去了七次衛生間,尿液量多,舌苔厚布滿了顆粒,整個人脫了相。晚上床邊站著過世的熟人,白天死去的丈夫來拉我,我高聲喊著「師父救我」,門「砰」的響了一聲,爛鬼消失了,我知道師父在保護我。

弟弟給我找了好醫院,女兒姪女姪子都來勸我,我沒有動心,就相信師父,師父真的幫我度過了這次生死關。

我再一次頭頂抱輪時,從右鼻孔流出一條一寸來長的黑紫色血條掉在地上,我撿起來都不斷。過幾天,又從左鼻孔流出來一條顏色是鮮紅的,然後大腦變的清醒了。又一次頭頂抱輪時,我看到地上有個托盤,盤裏有兩個橢圓形像小雞蛋一樣大小的物體,中心還有三個洞,似乎有黏糊糊的液體往出淌。煉完功再睜開眼睛仔細一看甚麼都沒有,這時我感覺到全身輕鬆,腰部不適全消失了。

我哭了,跪在師父法像前痛哭:「師父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承受了許許多多,為我清理血栓,又為我換了腎,您的大慈大悲無以言表,師恩難報,我唯有精進。」我不住的給師父磕頭,寫到此我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以往講真相帶著怕心,有選擇的講,好講的就講,不好講的放棄,沒有慈悲,沒有時間緊迫感。看到同修講得多,自己有湊數的念頭,經歷這次大魔難後深深的感受到師父的無量慈悲,我要把師父為我延續來的生命全部投入到助師正法中,讓更多的生命明白真相,得到師父的救度。

幾年來,無論酷暑嚴寒颳風下雨,我都堅持出去講真相,勸三退。這其中雖有辛酸,但看到世人明白真相後的喜悅,我也無比快樂!下面是講真相中的幾個小故事。

(一)共產黨太壞了,您給我退了吧!

一個年輕的女子在挑水果問我:甚麼樣的蘋果好?我說:現在的水果說不上甚麼好了,甚麼樣的都不一定好,因為水污染,空氣污染,土地污染,甚麼都施化肥,打農藥。共產黨高官個個是巨貪,誰管百姓呢,道德下滑,甚麼都是假的,人也在被污染,廣播電視哪有真的。她說:您說的對。我又說:社會這麼亂,人不治天治,共產黨搞鬥爭濫殺無辜八千萬,冤魂討債,天要滅中共,如果入過黨團隊都要退出來,免的受牽連,因為宣過誓要為它犧牲生命。她說:大姐您別說了,您是不是信法輪功啊?我說是。她說哎呀!您快給我退了吧,我正找你們找不到呢,我出國旅遊,外國到處都是你們這些人發資料,我也接到了,上車就被導遊給沒收了。我又到了一個國家,這回我真的看到了你們發的真相資料,我甚麼都明白了,共產黨太壞了,您給我退了吧,然後高興的走了。感謝國外大法弟子的付出,為我們國內勸三退鋪了路。

(二)健身場的幾位老人都退了

健身場有幾位老人,大多數是黨員幹部,每天在一塊熟了甚麼都說,對共產黨邪惡都有共識。有一天議論起法輪功,有人不理解,我就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圍攻中南海」都是假的,講了整個事情的過程,想上訪,就抓,勞教,判刑,只能去天安門廣場告訴世人法輪功是被冤枉的,現在這場迫害還沒有結束,許多大法弟子被活摘器官賣錢,在暗地裏進行,這都是江澤民利用共產黨相互勾結幹的。法輪功沒有組織,沒有經濟來源,真相資料都是用自己的生活費做的,目地是讓更多人明白真相。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無一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都可以自由的煉,那麼多人都愚昧麼?我們每天鍛煉身體是表面的,如果能按真、善、忍做事,心靈淨化,身體就會從根本上健康了,他們都贊同。多位入過黨團隊的都退出來了,有位老人的女兒一塊做了「三退」。只有一個不退的,還揚起手來對我說:你要是我妹妹,我就扇你兩個嘴巴子。我笑了笑說,我是為你好。他沒意思的走了。

(三)你真行啊,真能忍啊!

在一個十字路口,一輛老年代步車擋住了我去路,車上坐的人打開窗戶,把頭探出來笑了笑,我一看認識但沒有來往。我們相互打招呼,他問我信甚麼?我說信仰「真、善、忍」。他一聽馬上就火了,指著我大聲喊起來,一邊叫著師父的名字說三道四的,過路的人都在看他,我沒有動心,心裏清除他背後的邪靈因素。一會兒他平靜了,看著他覺的很可憐,救不了他心裏很難受,但是我把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展現給他了。我對他說:你太衝動了,我們只是信仰不同,您不必發這麼大火,氣大會傷身的,您多保重,開車慢點。他突然笑著說:你真行啊,真能忍啊!

(四)時尚女人退出團、隊組織

一個穿著時尚的女人倚靠在一個廣告牌下坐著,臉色蠟黃,閉著眼睛,我走過去問她,你不舒服麼?她捂著前胸點點頭,我看你挺難受,想幫幫你,你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的念,她點點頭,一會兒她的臉色紅潤起來,睜開眼說,你是法輪功。我說:是。她說:這句話還真靈,我得把這幾個字打在手機中別忘了。我說:法輪功修真、善、忍,教人做好人,能淨化心靈,身體健康,你也告訴你的家人常念這九個字,也會受益的。她問我,國家不是不讓煉了麼?我給她講:是江澤民一意孤行,煉的人多了他妒嫉,找不到法輪功的毛病就製造「天安門自焚」造假欺騙老百姓,那是假的。她明白了退出了曾入過的團、隊組織。

在講真相的路上有許多的故事,看到世人能從邪黨的謊言中脫離出來,心裏很高興。我感到生命很有意義,生活很充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