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優秀教師李麗文屢遭迫害 又被非法關押月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市前二道鄉法輪功學員、退休教師李麗文和丈夫蘇寅生,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八時被在樓下蹲坑的吉林市豐滿區二道鄉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李麗文被非法關進吉林市看守所至今已一個多月了,其丈夫蘇寅生已經被放回。

據悉,李麗文在看守所身體多次出現病狀,可豐滿區二道鄉派出所就是不放人。

李麗文女士,今年六十一歲,原是吉林市船營區歡喜鄉小學教師。她曾經體弱多病,每天不離藥,家庭困苦,背有十幾萬元的外債,苦不堪言。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健康了,改掉了粗暴的脾氣,家庭和睦,婆媳關係融洽。親屬、左鄰右舍都說她修大法後變了一個人。

修大法身心受益、教學優秀

李麗文老師修煉法輪大法後,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在單位工作從不挑揀,兢兢業業,重德重教,拒絕學生家長送錢送禮,一心帶好學生。學生家長對她的口碑非常好。

她所教的班級在全鄉同年級考試總排在前三名。特別在銅匠小學,因為農村學校條件差,其它班級的學生轉走的比較多,可是她所教的學生沒有一個轉走的,是教師員工們公認的好老師。

堅持信仰 被迫下講台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首惡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瘋狂迫害法輪功,從中央到地方都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強迫民眾放棄修煉法輪功。李麗文也未能倖免,一次次的被非法拘留、勞教、關洗腦班迫害,強迫放棄修煉法輪功。

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在十年的時間內,李麗文被迫從一個學校調到另一個學校,從遠大小學調到下窪子小學,再調到吉興小學,又到銅匠小學,最後調到虎牛溝小學。共調了五所學校。二零一一年調的最後這所學校,虎牛溝小學是在偏遠的山溝裏。

校方雖然承認李麗文老師工作出色,但評優秀教師卻不能。在評特高級教師時,又以她煉法輪功為由不能參選。

二零零六年吉林市「610」和吉林市教委聯合下發一個通知,對他們了解的仍堅持修煉法輪功的教師,不允許當班主任教課。學校領導迫於壓力不敢讓她上課了。 學校缺老師上課,花錢外聘教師,也不敢讓她進課堂。校領導無奈安排她到食堂切菜、幹零活。

遭多次綁架關押、勞教迫害

自從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李麗文老師就不斷的被領導約談,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都被她拒絕,李麗文老師給他們講述修煉法輪功的神奇和美好,自己的身心變化,家庭的和諧。吉林市船營區「610」人員和歡喜鄉派出所、歡喜鄉政府對李麗文老師所在的學校不斷的騷擾、抓捕李麗文老師。僅在二零零零年李麗文就被兩次拘留,一次被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吉林市船營區歡喜中心校的高校長奉「610」和船營區教育局的命令到學校強行要帶李麗文去洗腦班,李麗文抵制迫害,被鎖在校長辦公室等待惡警抓人。李麗文沒有辦法只好找機會跳牆離開學校。正當第二天期末考試,學生的班主任被迫不能上班,學生痛心。

當年八月份開學後,當局把李麗文老師調到歡喜鄉最偏遠、條件最差的一所小學上班,每天上課必須有別的老師看著,看了幾天,大家覺得無趣,不再看了。後來因一位班主任病了,為了解決學校困難,李麗文主動帶班,而且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從不收學生的禮和課外班給的錢,她無微不至地關心孩子,每學期從自己兜裏拿出幾十元錢給孩子買獎品。一個男孩的母親拋棄孩子幾年不見面,父親突然摔傷做了大手術,孩子無人管,家裏很窮,李麗文老師把孩子領到自己家裏管吃管住。在這個偏僻的山區裏,她教的班級學生是最多的,班級學生風氣正,學生學習成績好,是家長老師人所共知的。

可就是這正直善良的老師,吉林市船營區「610」還是不放過她、持續迫害她。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李麗文老師正在上課,「610」人員與歡喜鄉派出所、歡喜鄉政府綜合治理的領導聯合起來,又擅自闖進學校要抓人,鄉領導說不寫保證就開除,永遠沒有工作了。後來強行抓人,被學生及家長擋住,原本健康的李老師被嚇病了,第二天歡喜鄉派出所又去學校抓人,區「610」頭子說學校領導不讓抓人,要給領導處分,而且堅決不許李老師教課,就這樣把李麗文又從一個小學給調到另一所學校,不讓她代課了。

二零零八年中共開奧運會,李麗文在家門口前被吉林市長春路派出所王琿、姜曉東、盧勇等多名不法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迫害,關押四十一天。在頭十幾天,醫生發現她肚子裏長了瘤子,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需要儘快住院手術。可長春路派出所所長不讓家屬接人,在勒索了家屬一萬多元後,仍將她綁架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迫害,所幸因身體原因,勞教所拒收,李麗文才又回到家。

回家後去解放軍四六五醫院,醫生檢查後說回家吧,不能手術了。李麗文明白自己得了甚麼病了。回家後一個多月不能自理,後來堅持煉功,身體恢復的能堅持上班了。孩子們看到了三個月不見的老師都哭了。

持續不斷的騷擾、綁架等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上午九點多,李麗文老師正在給學生上課。船營區「六一零」頭子徐錚賢、楊炳文、張某帶領歡喜鄉派出所的六、七個警察直接闖入李麗文所在學校到班級綁架人。一開始徐錚賢先是採用欺騙手段讓李麗文給學生留點作業,出去到警車上嘮嘮,然後把人綁架走。李麗文識破了他們的陰謀,不予以配合。徐就直接耍流氓手段威脅李麗文:「要不去就開除你的工作。」嚇得學生圍住李麗文大哭起來。

有學生跑出去找來了家長,正義的家長和學生一邊保護李麗文老師,一邊指責惡警,在學校操場上、校門外停著幾輛警車,讓學校師生不能安心工作學習,擾亂了學校正常秩序,影響很壞。整個事件僵持了一個多小時,最後在李麗文正義的抵制下,徐錚賢帶人無趣地走了。這一天老師們被攪的無心教課,學生無心學習,李麗文的心臟病又被刺激的犯了,被家人接回家。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李麗文老師在學校上班,吉林市船營區歡喜鄉中心校接到電話說,有人要到歡喜鄉虎牛小學檢查安全工作。早上九點多,虎牛小學學生正在考試,李麗文老師正在門衛當班,船營區政法委和歡喜鄉派出所一幫人以安全檢查為名來到學校。政法委的一個女人以談工作為由抓著李麗文老師的手,這時過來一輛麵包車,裏面有七、八個人,身著便衣,把李麗文強行拽到車裏,此時另一些人正在學校的走廊裏與虎牛小學的校長交談,此前,校長未得到任何通知,看到李麗文老師被抓,校長搶上前去要把李麗文拉回來,那些人告訴校長不要參與,然後兩輛車逃之夭夭。

歡喜鄉中心校的賈老師是負責安全的主任,帶人來檢查安全工作,看到李麗文被抓他非常氣憤,感覺自己受騙上當了,說再也不管這事了。據知情人講,李麗文被綁架前後,她的同事都很氣憤, 覺得共產黨太像土匪了。教育局後來才得到通知說李麗文被抓到洗腦班了,要單位出個人陪伴,單位沒有人願意配合這件事。

李麗文綁架到船營區沙河子小光春洗腦班洗腦迫害,威脅她不放棄信仰就勞教、判刑。洗腦班把十幾個法輪功學員每人隔離關在一個屋裏,兩個人監視著,不許離開屋子半步,彼此不許見面,就連門縫都用紙糊上,走廊裏是警察二十四小時站崗,大鐵門旁邊二十四小時有人守著。從早上八點一直到晚上九點多,幾個幫教人員(李合舉、劉雙慧、王淑蘭等,「六一零」聘用他們每天開工資五十至一百元不等)說個不停,誘導、欺騙、恐嚇、髒話都上來,把李麗文迫害的出現嚴重心肌缺血、高血壓,一天午後差點昏死過去,經一番搶救才活過來。

家裏八十八歲的老父親,八十七歲的婆婆擔心極了,幾次去洗腦班要求見人,惡徒們都說不寫決裂書、悔過書不讓見。直到一天,眼看人不行了,洗腦班才讓單位領導去見人,還要求協助他們強迫「轉化」,連一警察都看不下去了,說:「人都這樣了,就是殺人犯也得先看病啊!」洗腦班這才放人。

回家時李麗文是由兩個人拖著上樓的,人瘦得不像樣了,幾天後才能行走。兩個多月後她又帶著病上班了,每天下班要先躺半個小時,才能起來吃飯。

就這樣,「六一零」的徐錚賢、楊炳文還不放過她,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上午,徐、楊帶著船營區教育局主任劉某等五、六個人闖到學校企圖綁架李麗文,幸虧李麗文及時發現而走脫。這幫人在學校內大肆搜查,找不到李麗文就威嚇校長、老師,大概一個多小時才離開,嚴重擾亂了學校的正常工作秩序,所有人都氣憤,卻敢怒不敢言。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八時,李麗文和丈夫蘇寅生被在樓下蹲坑的吉林市豐滿區二道鄉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李麗文被非法關吉林市看守所至今已一個多月了。據悉,在看守所多次出現病狀,可豐滿區二道鄉派出所警察就是不放人。

關於李麗文被迫害詳細情況詳見明慧網 《吉林市優秀教師李麗文被迫害事實》《吉林市教委、「六一零」對善良教師的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