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大法弟子:在背法中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讀小學時,聽小學老師講述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那是我第一次聽說法輪大法。那時雖然年紀小,而且對大法一無所知,但是當聽到大法時,內心卻有一種強烈的願望,希望我也能學大法。

後來在學法時,看到師父講的:「你們在座的每個人,在歷史上你們沒有來到人間之前,你們的心靈深處都埋下了今天要得法的種子。在人類社會當中我多次找到你們,曾經給你們授記過,這些東西都強烈的起著作用。」[1]我想當時年幼的我有這個願望,那是來自於生命深處久遠的期盼吧。

小學畢業後,我就去外地讀初中了。一次放假回家,遇到了小學老師。因為我想看大法書,老師就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記得第一次拿著《轉法輪》書回家的時候,心情好激動,一路小跑的往家走,恨不得馬上看書。

後來,經歷高中、大學、結婚、生子,遠離家鄉,接觸不到同修,在滾滾紅塵之中,一晃就是十年過去了。有時也會拿起書來看一看,但是也只是在大法的門外徘徊。這期間有時做夢,夢到自己因為沒有努力學習沒考上本科,而無盡後悔;有時夢到別的同學都在努力學習,準備考試,只有我在外面玩。有時也想這可能是師父點化我:好好修煉,不要錯失機緣,給自己留下遺憾。

因為在外地接觸不到同修,也得不到大法的訊息,心裏也常常求師父能讓我碰到同修。慈悲的師父看我還有修煉的心,讓我在二零一五年六月接觸到了本地的同修。剛碰到同修時好激動啊,眼淚立刻充滿了眼眶。太感謝慈悲的師父讓我再次接上聖潔的法緣。

背法清除思想業力

和當地同修接觸上以後,同修們也告訴我要多學法。因為孩子還小,不方便參加學法小組,自己在家學法,可是卻被思想業力干擾的很厲害。拿起書來,頭腦就不清淨,不用動念,那些思想念頭自己就開始胡思亂想,真是翻江倒海啊!常常學完了法,也不知道自己學了甚麼,自己對這種狀態也很苦惱。

後來看明慧網,好多同修交流背法,而且本地同修也開始背法。當時想:是呀!這麼珍貴的法!真的應該背下來呀!

下定了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把法背下來。開始給自己制定的計劃是一個月背完一遍。那時是冬天,天氣也比較冷,就很少帶孩子出去了。在家裏,每天除了吃飯、睡覺,餘下的時間全部用來背法。孩子也很乖,每天自己在家裏玩,睏了就自己睡,不鬧人。其實,當我們下決心要背法時,師父也會幫我們的。

開始背法時,就是一句一句的背。每句話先慢慢讀,儘量理解表面意思,每句話讀兩遍再背兩遍。一段背下來,再把這一整段連起來背兩遍。一段時間以後,發現思想業力干擾小了,背法能入心了。背法時,再遇到思想業力干擾時,自己也能堅定的排斥思想業力,不再順著思想業力胡思亂想了。

通過背法,感受到師父講法真的是理白言白。很難懂的問題,師父幾句話就給我們講清楚了。而且隨著不斷的背法,感覺自己越來越喜歡背法,每天做完家務事,準備開始背法時,感覺自己全身的細胞都跟著高興,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

有時,背法也會遇到瓶頸,感覺那一段好難背,背了好幾遍,還是背不下來,這個時候,就會出現煩躁的情緒,越著急,越背不下來,而且思想業力也會趁機搗亂,往大腦裏反映各種亂七八糟的念頭。其實這個時候也是去自己的急躁心、也是在消滅思想業力。遇到這種情況時,我會告誡自己:先排斥各種思想業力,讓自己的主元神主宰自己的大腦,靜下心、不要急躁,要慢,慢慢把每個字讀到心裏,再來背時就會好很多。

有時會聽同修說,背法很難,背不下來,背了就忘。也發現一些同修背法的方法似乎不是很對,完全靠死記硬背。有些同修本來學法時就讀的很快,好像是在念法,而不是在學法。背法時也很快,一句話快速念上三五遍,再合上書,還是不容易背下來。而且靠死記硬背,背下來之後,也很容易忘。就像上學讀書時,有些東西就是為了應付考試,不感興趣也不理解,到要考試了就死記硬背,考完試,馬上把這些東西拋到九霄雲外了。人往往對自己能理解的東西接受起來也相對容易,如果能慢慢讀,理解了這句話的表面意思,再用心背,這樣背起來,就不會那麼難,也不會那麼容易忘。其實我們背法就是為了同化法,把法記到腦子裏,用法來指導我們的言行,而不是為了背法而背法。

背法擺脫手機網絡

在背法前,我基本每天能學一講《轉法輪》,再學點兒各地講法。累了就休息一會兒,睏了想多睡會兒。有時拿起手機看看微信裏有沒有人發朋友圈,一會兒,又給孩子拍個小視頻,發到朋友圈炫耀一下。有時上淘寶、京東看看,有沒有搞活動的便宜東西。有時還藉口要休息,躺在床上看八卦娛樂新聞,灌進腦子裏很多名、利、情、色、爭鬥等的骯髒東西。

隨著不斷的背法,法理的不斷展現。我意識到了自己的惰性、顯示心、利益心、色心、好奇心等等執著心。也知道人身難得、正法難求,今生萬幸能得大法,應該做個上士,不斷精進。而常人網絡真的是一個魔窟。它不用酷刑、暴力折磨人,而是用人中的名、利、情、色迷惑修煉人、勾引修煉人,一點一點的讓你掉進魔窟不能自拔,一點一點的給修煉人增加執著,一點點的消磨修煉人的意志,讓你掉層次,最後讓你毀在人中,多麼險惡啊!

通過背法我知道要去掉這些執著心,首先必須要戒掉手機。開始努力不去看手機,但有時心裏還癢癢,看到孩子那麼可愛,真想發個朋友圈讓別人也看看。家裏需要買甚麼東西,也想去網上找找,有沒有更便宜的。有時拿起手機一看,又是半個小時過去了,過後又後悔,恨自己不爭氣,心想:半個小時,我能背多少法呀!通過背法自己也想:今生好不容易得到大法了,怎麼能被這些東西毀在人中呢,乾脆換個老人機,不能上網看你還執著甚麼!於是二零一五年年底就換了不能上網的手機。

換了手機之後,真的省了很多時間,各種執著心也淡了很多。而且換手機之後,背法更入心了,每天沉浸在背法的喜悅之中,感覺自己有師父,有大法,怎麼那麼幸福啊!每天背法基本都能堅持到晚上十二點。

隨著不斷的背法,感覺時間真是太珍貴了,不願意浪費一分一秒。若因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浪費了時間,就會很心疼被浪費掉的時間,心想:這麼多時間,我能背多少法啊。古話說: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在背法的過程中,我真的感到時間比金錢還要珍貴的多。希望同修們都快快背法吧,特別是年輕同修,利用能利用的時間,即使每天堅持背一小時,相信你也會感受到背法的美妙。真正精進起來,抓緊時間背法,相信放不下手機的同修也會把手機放下了。

背法加強正念

我在二零一五年七月訴江後,聽說很多同修被騷擾,那時對於我這個新學員來說也是個考驗吧!從來沒有面對過警察,也不知道自己如果面對同樣的情況是否能有正念。但是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於是我就加強背法。第一遍、第二遍是一段一段的背,到第三遍就開始連起來背。開始時經常背完一段,就想不起來下一段是甚麼。這時我會把兩段連起來慢慢讀一遍,理解段落之間的聯繫之後,就不那麼難背了。到二零一六年年初,大概已經背了三、四遍《轉法輪》了。

二零一六年三月初,一天公公和一個村幹部還有三個警察來到我家。他們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是不是寫信了?是不是有人指使?我說我是煉法輪功,信是我自己寫的,沒有人指使。我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騙人的,江××迫害法輪功是違反法律的。《憲法》規定信仰自由,修煉法輪功是完全合法的。法輪功是佛法,迫害佛法是要遭報應的。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羅京等這些人,他們都遭到報應了。他們問我的出生年月等等問題。當時回答了他們,但是心裏想:如果他們讓我簽字,我是絕對不會配合的,他們也沒讓我簽字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在邪黨十九大前夕,一天,公公和兩個警察到了我家。其中一個警察拿著本子,另一個警察拿著錄像機。我告訴他們不准錄音、錄像,這樣做是侵犯我的肖像權。我拿著平板電腦說:如果你們給我照相,我也會給你們照相。那個警察把錄像機關掉了。另外一個警察問我煉不煉法輪功了。我說:「煉!」他說:法輪功是×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等一些話。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法,現在已經洪傳世界了。只有中國大陸在迫害這些好人。希望他們不要迫害佛法,這樣對自己不好。現在警察辦案是終身追責的。

他問我名字,我說你們不是都知道嗎?問我學歷,我告訴他是大專。他說,大專還煉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是佛法,教人做好人,還有很多老師、醫生、博士都煉呢!他又問我身份證號,要往本子上記。這時,我看了一眼他手裏的本子,上面有「×教」二字。我說:「我不能配合你,回答你的問題,這樣對你也不好,法輪大法是佛法,不是『×教』。」我告訴他;了解真相可以,如果不在這種情況下,或許我們還可以成為朋友,但是如果是騷擾,下次就不要到我家了,這是私闖民宅,我不歡迎。他還是要求我配合他填表,還說如果不填就跟他的領導反映,讓他的領導來跟我談。我還是沒配合他填表。

過了兩天,早上丈夫下夜班,剛進院子就說:他們又來了。我出門一看,來了六、七個警察,其中一人也是拿著錄像機。我告訴他把那個關了,他就關了。他們問我說:真的不填表?我說:不填!我說:文革平反後,那些參與文革的有的警察都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了,將來真相大白的時候,誰替你們承擔!你們的領導能替你們承擔嗎?迫害佛法是造業很大的,要遭報應的,不要迫害佛法啊!那個上次和我對話的警察這次站到了後面,他對其他警察說:不填就走吧。他們就走了。我告訴他們,不要再找我公公了,他年紀大了,別嚇到他。他們說,之前不知道我的家才去找我公公。以後不會去找他了。

在每次知道自己可能要面對警察的騷擾時,會有怕心,正念似乎不足。但是每次真的面對警察時,又能義正詞嚴的去講真相,去面對警察。而警察走後,也會後怕,似乎又變的正念不足了。後來我悟到:是因為我不斷的背法,遇到這種情況時,是法的力量在起作用。因為有法的力量,關鍵時刻又有師父的加持,所以在那個時刻,我又能變的正念十足。可見學好法、背好法是多麼重要啊!

背法去妒嫉心

從開始背法到現在三年的時間,《轉法輪》大概背了五十遍左右。我現在學法的方式就是背法,有時會把一個標題先讀一遍,再通篇背下來。有時也會抄法,先讀一段,然後默寫,再對照書看看默寫的對不對。錯的地方拿修正液修改,同時也要把修改的地方多背、加深記憶,儘量不要再錯。

在沒有背法時,自己對妒嫉心還認識不到,還自我感覺良好,覺的自己沒那麼強的妒嫉心。通過不斷的背法,也不斷的暴露了妒嫉心。

記得一次過節回爸爸家,因為爸爸獨居,所以我們回去都會幫他打掃衛生。那一次,妹妹回去的早,我下午才回去。剛進屋坐下,妹妹就說她打掃衛生忙活了一上午,刷了碗、擦了地等等。而我脫口而出的就是:不就打掃個衛生嘛,有甚麼了不起的,誰沒打掃過似的。話一出口,馬上意識到這不是強烈的妒嫉心嗎?!這不和師父講的那個妒嫉別人家的小孩打了一百分的人是一樣的心理嗎?!

在和同修配合講真相的過程中,也不斷的暴露自己的妒嫉心。原來同修阿姨講真相開不了口,讓我帶帶她,有時我講,她在旁邊聽著,有時也配合一起講。慢慢的她也可以講了,但有時覺的不好講的人,還是讓我講。

一次一個人在路邊坐著。阿姨說:人家在那等著你呢,快去講講吧。於是我過去給他講,他說以前聽說過真相,不感興趣,覺的和自己沒關係。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法,教人做好人,現在已經洪傳世界了。只有在中國大陸受到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被活摘器官。仇視佛法對自己不好,就像基督教被迫害時,很多老百姓雖然沒有直接參與迫害,可是他們卻被謊言欺騙仇視了耶穌、仇視了基督徒,後來古羅馬爆發了四次大瘟疫,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在瘟疫中失去了生命。今天法輪大法在受迫害,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就是希望無辜的百姓不要受到謊言欺騙而仇視佛法,不要在劫難中失去生命。很多著名的預言都預言了人類在道德很敗壞時會面臨劫難。如今的人們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無惡不作!毒大米、毒奶粉、毒疫苗橫行中國大地,甚至連空氣都有毒。人的道德已經崩潰到極限了,神也不允許人再壞下去了。有句話不是說:人不治天治嗎?貴州的藏字石,科學家考察天然形成的。上面顯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不就是天意嗎?共產黨歷次運動殺了八千萬中國人,現在又迫害佛法修煉人。犯下了滔天的罪惡。老天要滅這惡黨,咱不能去給它陪葬啊。我們是佛法修煉人,看到人類面臨劫難,不能坐視不管啊!這年頭有騙財騙色的,哪有騙人保平安的呢?咱買份保險要花很多錢,今天三退,抹去入黨、團、隊時發的毒誓,將來老天保祐咱們善良人躲過劫難有個美好的未來。不花一分錢,就能得到一份生命的大保險,何樂而不為呢!

他聽了我講真相後答應了三退,還說我講的很好,阿姨在旁邊也說:是啊,講的真好,越聽越愛聽。其實要給這個人講真相之前,我是沒思路的,但是講的過程中,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很多話似乎是脫口而出,還能說到這個人的心裏。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我是做不到的。

因為在講真相時,聽到世人的誇獎,沒有悟到是師父用世人的嘴鼓勵我,加上同修的誇獎,自己也有點飄飄然了。雖然心裏也知道:都是師父在救人,自己就是跑跑腿、動動嘴。但還是在心裏覺的自己比同修強。後來阿姨講真相講的也很好了。有的時候看到阿姨三退的人數比我多時,我的心裏就有點不高興,有一種不平衡感!自己也意識到這是妒嫉心!也想要去掉它!可是感覺很難,似乎妒嫉心能操控人的情緒,看到別人比自己強就不高興、不平衡。

在和同修講真相過程中,不斷的排斥妒嫉心,不斷的告訴自己:同修講的好,世人能得救,我應該很高興!我和同修都是師父的弟子,我們共同在人間救人,我們不存在競爭關係,我們是最親密的,我們要互相配合做的更好!同修有很多優點也很讓人佩服。

有時恨自己不爭氣,怎麼還有妒嫉心!其實這也是錯誤的思想,變相的承認了妒嫉心。當妒嫉心反映到大腦中時,我們應該做到根本就不承認它!它是骯髒的、背離真、善、忍的,是應該被消滅的。

每天從家裏出發時,我都告訴自己,出去救人的基點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不是為了自己,要放下私心,要做一個為他的生命!妒嫉心太骯髒、太惡毒,我一定要去掉妒嫉心。於是在每天去同修家路上,來回一個小時時間,全部用來背師父講的關於妒嫉心的法。

隨著不斷的背法,感覺妒嫉心越來越弱了,雖然有時還會來干擾我,但是我已經能很堅定的排斥妒嫉心了。現在同修三退人數比我多,我也沒有那種不平衡感了,同修做的好,我也很為同修高興。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同修走出來救人,可憐的世人都在急切的盼望著聽到真相呢。其實當我們能逐漸的去掉害人害己的妒嫉心時,我們會漸漸的感受到做一個為他的生命的美好。

現在我丈夫也知道大法的珍貴,也開始學法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