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真相的世人抵制「610」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我是一名教師,二零一七年十月去外地同修家,警察闖入同修家,把我和幾位同修一起綁架,我被非法關押了五天,當地「六一零」要單位開除我。

在這次經歷中,師父安排了不同崗位上明真相的世人幫助我,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度過了難關。

一、明真相的學校領導不配合「六一零」

回到學校上班半個月後的一天下午,我剛給學生上完課回到辦公室,學校書記到辦公室找我,說政法委的人來了,讓我過去一下。在校長室,我看到兩個陌生的女人,她們做了自我介紹。隨後,我與這兩個「六一零」人員去了學校會議室。其中一個拿著錄像機給我錄像,另一個問幾天前發生的事,問我是不是為法輪功去過北京、是不是寫信控告過江澤民、是不是曾經進過看守所……

我沒有配合她,我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告訴她我為甚麼一直堅持信仰法輪功。當時由於情緒不穩,跟她們講著真相,我就哭了起來。她們一看沒法問下去,讓書記在一張紙上簽了字,就到校長室去了。

書記一直在會議室陪著我,她告訴我,先前在校長室,她跟「六一零」的人說我為人和工作都非常好,是學校公認的,校長也說了我很多好話。書記又說:「誰要說我這位姐姐不好,我都不讓。」書記還說了許多安慰和理解我的話。

大概又過了一個星期,「六一零」人員給我丈夫的單位領導打電話,讓我丈夫陪我去「六一零」簽「三書」,否則就開除我的公職,我丈夫也要受到牽連。我堅持不去,可丈夫逼著讓我去一趟。

到了「六一零」,那個主任拿出「三書」讓我簽字,我告訴她:「我不能簽。」當時丈夫發現我臉色不對勁,一摸我的手冰涼,馬上把我扶到沙發上躺下。我在心裏不停的發正念,想著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六一零」的人看到這種情況,有些慌了,要打「120」,被我丈夫拒絕。十幾分鐘後,我平穩下來。

「六一零」主任把我丈夫領到另一辦公室,讓他看我以前控告江澤民的信,還跟我丈夫說我不讓學生戴紅領巾。「六一零」主任想用他們的黑證據構陷我,迫使我簽「三書」。

回家後,我就給校長打電話,把「六一零」找我的事說了。校長說:「對,不能簽,那是後遺症。你在家休息幾天,調整一下情緒,然後回來上班。」

休息幾天後,我就上班了,校長又說了許多安慰我的話,還告訴我,在一個場合,他看到那位副書記了,並告訴那位副書記以後不要再找我的麻煩。

學校領導明白真相,面對「六一零」的人敢於為法輪功修煉者說公道話,堅持正義的態度,讓我感動不已。

二、明真相的政府領導抵制「六一零」

在那之後,「六一零」頭目又給我丈夫打過幾次電話,讓我去簽「三書」。丈夫告訴他們我身體不好,需在家療養,不能去。

我對這位「六一零」頭目好像一點善心也沒有,甚至怨恨,真相也就沒有講明白,導致她多次騷擾我。我發正念清除對她的怨恨,準備找機會再給她講真相

有一天,我撥通了「六一零」頭目的電話,在電話裏,我用和善的語氣告訴她:《新聞出版總署廢止第五批規範性文件的決定》以及現政府「關於中國宗教政策」講話的有關內容。開始她還挺客氣,聽了幾句,她就不耐煩了,說:「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掛斷了電話。

兩天後,丈夫單位的主管領導把我丈夫叫到他辦公室,告訴他:「政法委書記和六一零主任來過了,他們想把你妻子的事遞到大書記那,被我制止了。我告訴他們不能那樣做,否則會影響到她本人的工作。你去找政法委書記,別讓他們把事鬧大了。」丈夫單位的這位主管領導明真相,他的好朋友的家人就學法煉功,他對修煉法輪功的人印象極好。

丈夫去見了政法委書記,他說:「你去找六一零主任吧,她說你妻子跟她叫板。」丈夫又見了「六一零」頭目,她說再和副書記商量一下看看怎麼辦。丈夫又去找副書記,這個副書記說我問題嚴重,應如何如何。

當然,我是決不承認的。後來我又兩次去見了這位副書記,也給他講了真相,他承認對法輪功的迫害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三、紀檢委退回「六一零」材料

半個月後的一天,一位紀檢委的中層幹部告訴我丈夫,說「六一零」把我的事遞到他那去了,讓紀檢委處理。很巧,第二天我碰到了這位紀檢委幹部,我告訴他,沒有一條法律規定不讓學法輪功,學法輪功是合法的,當年江澤民看修煉法煉功的人太多十分妒嫉,就開始瘋狂的迫害,製造「天安門自焚」騙局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功對人有百利而無一害。他聽了沒有說甚麼,匆匆上班了。

晚上,我去了紀檢委幹部家,準備進一步給他講真相,可他沒在家。我就給他妻子講,主要講法輪功給個人、給家庭、給社會帶來的好處,並告訴她法輪功洪傳海內外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誰學誰受益。他妻子聽了也很認同。過了兩天,我又去他家,可他還沒在家,這回我又把現政府執政這幾年提出的一系列規定以及新公務員法,辦案終身制,誰辦案誰負責的有關規定講給他妻子,希望她能把這些規定講給她丈夫。

今年一月末的一天,和那位紀檢委幹部同住一個小區的王姐告訴我,該紀檢委幹部去她家的小賣店,說到我的事,他說已把「六一零」材料退回政法委了。王姐對我說:一定注意安全,可不能出事,別把工作弄沒了,趕緊給政法委寫個保證吧。我告訴王姐:「修煉法輪功沒有錯,合理合法,錯的不是我,是他們,我在大法中受益無窮,我不能背叛我師父。」王姐不再說話了。

丈夫聽王姐說後,也提出讓我寫個保證,我嚴肅的告訴他:「我不能寫,做好人還有錯嗎?我不能沒有大法,我不能脫離大法,我的生命就是為法而來的。」丈夫聽後就說要離婚,我說:「行,明天咱們就去辦手續。」第二天吃過早飯,丈夫就去上班了,也不提離婚的事了。

三月初的一天,「六一零」又找了我丈夫一次,讓我丈夫背著我在「三書」上簽了我的名字,並按了手印。就在丈夫背著我簽字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丈夫從外面回來,我看見他就開始打他,然後就醒了。我感覺很奇怪,就把丈夫喊醒,告訴他我剛才做的夢:「我怎麼會打你呢?」他說:「這是夢,別當回事,快睡覺吧。」

半個月後,丈夫把背著我簽「三書」的事告訴了我,也就是我做夢打他的那天。丈夫很後悔,知道自己錯了,並寫了鄭重聲明。

結語

這學期結束時,我正常退休了。在學期結束的總結會上,校長把我當成重點進行表揚,說我人品好,為人善良,工作認真負責從不挑挑揀揀,讓當班主任就當班主任,讓當科主任就當科主任,沒有任何怨言,學校以往退休人員提前兩個月就可以回家休息,而我一直堅守在工作崗位上,直到退休這一天。

我不知道用甚麼樣的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感謝師父讓我懂得怎樣做一個超越常人的好人,感謝師父對弟子的一路呵護度過了難關。

再說說我們這位校長。去年上級讓他退居二線,可談完話後卻不了了之,現在他仍在自己的崗位上,而且學校工作一切順利,學生中考成績在我地名列前茅。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