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鬥心、怨恨心招來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一次,我和一年長同修A去鄰縣講真相。碰到一位信某某教的人,我們給他資料,他也接了,但他不怎麼認可大法,對我們講的真相有很多爭議。同修A說:我們是信神的,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他說,他們某某教才是真正信神的,某某才是唯一最高的神。同修A說:我們大法師父還要保護某某呢。他一聽,火就上來了,把資料甩在地上,罵著我們,揚言要舉報我們。我怎麼勸也不行。我和同修A只好開車回來了。

回來的路上,我抱怨同修A不該講的太高,應順著那人的執著講。因為我的語氣不善,同修A很不服氣的辯解自己沒有說錯。我一看他這樣,對他負面的觀念一下湧了上來,把他以前怎麼怎麼不肯聽別人意見,不向內找,怎麼沒做好的事都數落了他一遍。他聽了很生氣,否認並辯解。我諷刺他說:「噢,那你行……」他也對我反唇相譏。我們不歡而散。

修煉人的心境會給自己的空間場帶來相應的變化。和同修A分手後,我正往家趕,突然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只見在我前面幾十米遠處,一個小伙子騎著摩托車撞到一中巴車上。由於速度太快,中巴車的擋風玻璃都被撞碎了,摩托車的保險桿、車蓋全都撞沒了。小伙子沒戴頭盔,被撞得臉上、頭上都是血,躺在地上翻白眼。很多人站在路邊觀望,不敢靠近他,都說肯定必死無疑。

我趕緊跑過去對著他耳邊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小伙子不翻白眼了。我叫他跟我念,他發出聲來跟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顯神威,小伙子清醒過來了,爬起來坐在地上。我趕緊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告訴我名字三退,並告訴我他是稅務局的,要我幫忙打電話給他親友。我給他撥了電話,一會兒「120」來了,把他送去醫院了。

我知道讓我看到這一幕不是偶然的,肯定與我今天用很強的爭鬥心、怨恨心對待同修A有關。

幾天後,我的臉頰、前胸、手臂、後背一下子冒出一串串的大片皰疹,又燒又痛,一連兩晚痛得睡不著覺。痛得受不了了,我就煉功、聽師父講法,這樣就能減緩一些痛苦。我知道自己錯了,趕緊向師父認錯,求師父原諒,不允許舊勢力用病業來迫害我。因救人心切,我只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白天照樣去講真相。過了幾天,我身上便不痛了,皰疹便收縮好了。

過了一陣子,同修A也出現了嚴重的病業,非常難受。我坦誠的與他交流,他向內找也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他身體好一點時就出去救人,過幾天也走過了病業關。

我們平時在一般情況下往往會注意修口,但在親人或比較熟悉的同修面前說起話來,就難免帶有指責、高高在上的氣勢,直來直去,一吐為快,而沒考慮對方的接受能力。其實這也是黨文化作風,容易產生爭鬥心、怨恨心,從而招來舊勢力的干擾。

同修間配合證實法,難免會有不同意見或摩擦,看到對方的不足應坦誠指出,但應以慈悲的心態,和風細雨、誠懇的指出,要做到像師父講的那樣:「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