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禮泉縣趙亞女士二十年來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城關鎮西北關村婦女趙亞,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二十年來曾三次被非法勞教,多次被騷擾迫害。以下是她自述這期間的一些經歷。

我叫趙亞,今年六十二歲,家住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城關鎮西北關村。一九九六年八月初修煉法輪大法,師父救度了我的全家,使我由一個自私、妒嫉心很強的人,成為一個願意考慮他人、無私的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因修煉法輪大法,我和我的家人經常受到中共上級部門、「610」和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鄉政府、村委會等無數次的騷擾、恐嚇,丈夫也被毆打、綁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至十二月,禮泉縣公安局政保科長魏啟峰與鄉政府人員多次來家干擾,搶走大法書九本,把我綁架到鄉政府恐嚇。

二零零零年元旦前夕,我同本縣八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上訪護法,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打坐,我們被警察非法抓上警車毒打,兩名青年警察輪換著毆打我兩次,用腳在我肚子上踏,打耳光,拳頭像雨點在頭上狠砸,打得我披頭散髮,左臉起了有拳頭大一個大血包,右臉發腫,拳頭在下巴處猛烈地砸,打得我牙根鬆動,現今只剩下五顆牙。

元月二日,我被送進省駐京辦事處,失去自由。元月四日被非法關押在禮泉縣監獄迫害一個月,不讓煉功,不許家人接見,吃的是水煮飯,被搶走了一百五十元的生活費。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我被隊長王一凡非法送往陝西省女子勞教所勞教兩年。獄警指使吸毒人員包夾、監視,用各種殘暴手段迫害,吊銬在門框上,使我兩手發紫。上廁所跟蹤,不准同修之間接觸,說話、被打罵、羞辱,打耳光是家常便飯,強迫做奴工,每天幹十二到十五個小時,三伏天強行在太陽下蹲馬步、暴曬。我爭取煉功,經常被包夾捆綁在床架子上、鐵門上,用毛巾塞在嘴裏然後用膠帶封住;不許我背法,強制洗腦「轉化」。

酷刑演示:用膠帶封嘴
酷刑演示:用膠帶封嘴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七日,禮泉縣城關鎮派出所楊志剛、周團結在我家綁架我到派出所,從我身上搶走我家門鑰匙,在我家到處亂翻,搜查,炕上的被褥都被揭掉,隨後被禮泉縣政法委書記(610)趙利民、洗腦班頭子羅學凱非法押送到禮泉縣北牌鄉洗腦班迫害(洗腦班離縣城百十里)。第三天傍晚,我走脫,當時大雪封山,冰稜子路,我被追捕,一雙皮鞋跟都跑掉了。衣服被棗樹刺掛的絲絲縷縷,只聽見遠處傳來抓捕我的人聯絡的聲音,禮泉縣公安局「610」政法委動用部隊一百多輛軍車在五鳳山、頂天寺,去淳化縣、禮泉縣各路口、經河兩岸各路口設哨卡,漫山遍野的探照燈,都是些不明真相的軍人和寨人在追捕一個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

我逃出了魔窟,流離失所了,不能回家,去了寶雞市舅父家(期間禮泉縣公安局去了我娘家、舅家等親戚家抓捕我)。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中共監獄酷刑示意圖:捆綁在椅子上

二零零二年二月份,禮泉縣國保大隊長魏啟峰等人夥同寶雞市江城堡派出所把我非法押回禮泉縣公安局。晚上我被手銬銬在椅子上,大過年把我非法關押在禮泉縣城關派出所迫害一月,我絕食反迫害。他們假意放我回家,回家一個月後,二零零二年四月初,我在果園幹活,國保大隊長魏啟峰又夥同禮泉縣城關政法委書記楊某、派出所警察楊某等人,強行把我抬上車,無任何手續送陝西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用各種手段迫害我,逼迫我放棄對大法的信仰。每天罰站,每天只許休息三、四個小時,不讓上廁所,憋得人膀胱像破裂了一樣。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
中共體罰示意圖:罰站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禮泉縣國保大隊雒維剛等三人闖進我家,非法搶走大法書十本,手提電腦一台,踏壞了兩扇門,把我綁架到公安局。董義浩、雒維剛、楊某三人對我拳打腳踢,打耳光、用掃帚把狠打,董用皮鞋在我臉上狠打,打得我臉發紫,頭髮揪下一大片,被送戒毒所迫害十五天,無任何手續,我肉體、心靈、精神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十(黃曆),禮泉縣國保大隊雒維剛、陳平在我家綁架我到公安局,因縣城出現大法橫幅,認為是我掛的,陳平狠狠地打我,打耳光,打得我耳朵失去知覺,用手銬銬在暖氣管子上,無任何手續非法送禮泉縣戒毒所又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一大早,禮泉縣國保大隊雒維剛、陳平又在我家無任何手續綁架我,直接送陝西省女子勞教所勞教兩年。在二大隊,獄警任海珍把我關在黑房子三個月,強行「轉化」,讓吸毒人員拳打腳踢,讓看誣陷大法師父的電視,我閉眼背法,她們不讓我睡覺,罰站三個月,不許家人接見。更惡毒的是讓犯人給我飯菜裏放藥(破壞中樞神經和內腔的藥物),我的包夾訪民賈某親眼所見告訴我的,使我全身發黃,周身浮腫,幾次不省人事。我絕食反迫害,她們讓吸毒人把我手腳捆住打針,我身體出現冰涼的感覺(我覺得是毒針),自打針後,我的眼睛呆滯了,記憶極差。大約一個月後,我出現眩暈、嘔吐,幾次昏過去,不想吃東西,體重從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六十多斤,我奄奄一息。十一月二十八日,勞教所怕我死在裏面推脫罪責,才送我回家。家人送我搶救,我身上不到三克血,抽不出血來化驗。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九點,禮泉縣國保大隊陳平等四人來我家非法搶走大法書六本,無任何手續強行把我送禮泉縣戒毒所行政拘留十五天,回家時戒毒所所長董某、盧某向我索要生活費三百元,我不配合(因開奧運會邪黨又一輪迫害法輪功學員,那天晚上禮泉縣綁架了十幾名法輪功學員,後來九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禮泉縣國保大隊雒維剛等夥同咸陽市公安、司法局等數名男女警察,身穿便服,開三輛車,扛著攝像機非法闖入我家。他們無視憲法法律,私闖民宅,上房頂搶走了電視鍋一台,收視器一個,MP3一個,《憶師恩》一本,撬壞了我家的大衣櫃、箱子,綁架我到禮泉縣公安局。我和同修放下生死,怕心,講大法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當晚正念回家。那天他們破壞了兩個資料點。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禮泉縣城關鎮派出所警察竇海波、董鑫來我家騷擾,我沒在家,丈夫羅水利在家,他們進去就亂翻,把我繡的「真善忍」刺繡拿走了。丈夫質問要搜查證,一人說我們穿的警服就是證件,在大門外將我丈夫打倒在地,像對待犯人一樣把他雙手死死的壓在後面,腿壓在其脖子上二十多分鐘,致使呼吸困難,村民發現後制止這種暴行,他倆見勢不妙,打電話又來一輛警車,又來六個警察,強行將我未煉功的丈夫綁架到城關鎮派出所,丈夫在派出所大聲喊:你們今天抓我,看把我是槍斃呀!還是判刑呀!真善忍哪個字不好?!圍觀的群眾氣憤地說,這些警察和土匪暴徒有啥區別,這世道好人難當(正義群眾還拍到我丈夫被迫害毆打的照片)。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二日,我們一行三人去乾縣楊洪鎮講真相救世人,被三名中學生構陷,被楊洪派出所警察綁架,搶奪了大法真相冊子。真相碟片。三輪車被扣押近一年,風吹雨淋,成了一堆廢鐵,王宏衛和姓張警察把我們三人分別關在房間審問,對我們拳打腳踢,打耳光,揪頭髮,用電棍恐嚇、謾罵、毒打、出口狂言:「對你們法輪功不講法律,打死你跟死一隻雞一樣,隨便安上一個罪名就完事了。」我們被折磨了一下午,身上都是紫一塊,青一塊的,白天不給飯吃,晚上不許睡覺。無任何手續第二天下午把我們三人送進乾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強行抽血兩次,搶了我二百元生活費。我的身心被迫害得難以言表。

二十年來我被勞教三次,合起來有四年多時間,被騷擾無數次。


參與迫害責任人及單位:

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副書記方文旭;
政法委書記許軍,趙利民(原任),靳建國(原任);
禮泉縣公安局晁衛安,王一凡(原任),王民潭(原任)
禮泉縣公安局政保科:魏啟峰(原任),董義浩 電話:15091006111,雒維剛13992071118
13992087366,陳平。禮泉縣城關派出所所長:張懷志(原任)
陝西省女子勞教所
乾縣公安局
乾縣看守所
楊洪派出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