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見證之十(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

第十章 迫害良善 必遭天譴

二十年來,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有上百人被迫害致死,超過六百人被非法判刑,逾千人被非法勞教,更有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瘋、致殘、被開除公職、被強迫離婚,給無數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帶來了無盡的痛苦與傷害。所有天津市參與迫害法輪功者,他們所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

法輪大法傳於十惡毒世是神佛慈悲於人,使仍有良知善念的人得以提升道德水平回歸天國。但是佛法威嚴同在,在如此佛恩浩蕩下仍不知悔悟,還在迫害修煉佛法、在世間傳播真相的神的使者,那一定會遭到天譴。

一、天津市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按類型統計

據明慧網報導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至截稿日,天津市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各類人員多達154人。遭報死亡、自殺者68人,佔比高達44.7%;身患重病、傷殘及車禍等32人,被判刑、雙規、撤職查辦者22人,殃及家人18人,其它14人。

遭惡報死亡的68人中,癌症死亡17例,車禍死亡15例,自殺、暴死、猝死22例,其它14例。身患重病、傷殘及車禍等32人中,患癌症、絕症、植物人等8人,遭遇車禍者3人,其它21人。

二、天津市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按人群統計

遭惡報的154人中,各級公檢法司人員34人,佔比高達22%;市委市政府官員9人;區縣政府官員10人;各級政法委六一零人員10人;看守所勞教所監獄12人;鄉鎮及街道幹部12人;村委會居委會幹部14人;文教衛生科研機構13人;普通民眾33人;其它7人。

三、天津市高官惡報案例

原天津市市委書記、市長張立昌惡報病亡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天津市迫害法輪功的首惡之一、原天津市市委書記、市長張立昌遭惡報病亡。黨媒新華網宣稱張立昌因病醫治無效死亡。

張立昌曾長期在天津任職,一九九九年四月至二零零七年間,時任天津市委書記的張立昌緊跟江澤民邪惡集團,瘋狂的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市委書記張立昌,市委副書記兼公安局長宋平順是天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責任人。調查指出,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前後發生在天津市的一系列誣蔑迫害法輪功事件導致了法輪功學員在天津上訪,張立昌主持的天津市委對法輪功學員的強硬態度和抓捕措施,導致了後來的北京四二五萬人大上訪。這次請願直接導致了江澤民一手發動對法輪功持續二十年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張立昌立即表態支持迫害並全面部署天津的迫害行動。他所總結的包括「對法輪功的鬥爭經驗」被中共「三講」教育聯繫會議辦公室向各地轉發。張立昌主持召開了專門針對法輪功的七屆三中全會,他在會上作了攻擊法輪功的講話。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前後,部份天津法輪功學員去北京請願,張立昌要求將他們全部勞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張立昌在天津市委布置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上講話,這次會議導致了隨後的大抓捕行動。二零零三年六月十八日撰文污衊法輪功。

張立昌還直接參與插手基層的迫害。二零零一年,為和平區各個街道進行的包括「百萬人簽名」在內的一系列反法輪功活動題詞表示支持,二零零一年九月三日講話鼓勵積極組織廣大幹部群眾參觀污衊法輪功展覽。他還批示指導鼓勵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迫害。

張立昌主政時增加財政預算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天津市財政預算增加大筆開支用於迫害法輪功。

原天津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宋平順自殺身亡

宋平順,天津市迫害法輪功的首惡之一,前中共天津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二零零七年六月涉嫌犯罪被查,六月三日被發現死於辦公室內。知情人透露,當時對抗江澤民的中共高層正在秘密調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證,被滅口的原因與掌握江氏集團太多罪狀有關。

宋平順把持天津公安、政法系統長達二十多年,主導迫害法輪功,是策劃實施一九九九年四月「天津事件」的主要責任人。此事件直接引發「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宋平順是中共天津市委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據明慧網報導的來自中國大陸的消息,二零零一年初,天津市委召開會議,布置迫害法輪功的行動。二零零一年一月宋平順去看望做「轉化」 法輪功學員工作的人員,了解「轉化」工作的情況,並要求指導做好「轉化」工作。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七日在天津市表彰迫害法輪功的單位和個人大會上發表長篇講話,利用精神和物質刺激鼓勵迫害法輪功的兇手(天津市高校師生、公安 警察、武警代表等共約800人)。

在之後的幾年間,宋平順親自撰文、出席各種會議、活動,積極布置指揮天津市的「嚴打整治」運動,致使天津市各級公檢法司及政府部門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經郝鳳軍證實,宋平順曾於二零零二年初指示「1、對法輪功是一項艱鉅的政治任務,不怕流血死人;2、做好保密工作,防止出現洩密,造成國際影響;3、各級紀檢監察部門對法輪功人員出現的死傷不要介入調查。一切以大局為重。」

前中共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天津市高級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被判死緩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前中共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天津市高級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被中紀委「雙規」。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李寶金受賄案一審宣判,以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兩罪並罰,決定對其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一九九八年六月李寶金任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二零零三年一月,再次當選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時任天津政法委副書記、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召開的全市檢察機關維護社會穩定、確保十六大召開會議上,李寶金指出要重點打擊法輪功。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日,在天津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李寶金報告天津市檢察院工作,披露五年來他領導的檢察院系統批捕法輪功學員399人,其中提起公訴241人。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在天津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作天津市檢察院工作報告,污衊法輪功利用非典時期擾亂社會治安秩序,並撰文要「嚴懲」法輪功活動。

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七年,時任天津市市委書記、市長張立昌、時任天津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宋平順、時任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天津市高級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時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長順追隨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此四人是迫害天津市法輪功學員的首惡。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僅此八年間直接造成至少231人被非法判刑,644人被非法勞教,43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天津雙口勞教所、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迫害致死包括唐堅、陳寶亮、趙德文,白虹、張玉林、劉平等14人。對此,張立昌、宋平順、李寶金負有直接責任。

原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長順被判死緩

據中紀委網站消息,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前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武長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後由河南省鄭州市檢察院提起公訴。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七日,河南省鄭州市中級法院判決武長順以貪污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在其死刑緩期執行二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後,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武長順在天津公安系統任職四十四年,一九九八年九月至落馬前十六年間擔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四年的九年間同時擔任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

一九九九年,時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政法委副書記的武長順,配合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具體挑起「四二五」事件,並在之後任職期間,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性的迫害。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武長順對天津市各個拘留所、看守所、公安局迫害法輪功學員負有責任。天津市公安局與天津市技術監督局在一九九六年建立計算機病毒防治產品檢驗中心(天津市質量檢驗站第70站),並成立國家計算機病毒應急處理中心,用網絡監控懂上網技術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武長順在《天津日報》上發表含有攻擊法輪功內容的文章。

在迫害法輪功首惡張立昌、宋平順、李寶金等遭惡報後,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四年七月武長順落馬前的七年間,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有143人被非法判刑,91人被非法勞教,被迫害致死10人,包括李希望、朱文華、宮輝等,對此,時任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長順負有直接責任。

原天津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尹海林被立案審查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時年五十六歲的天津市副市長尹海林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同年九月十四日,免去尹海林的天津市副市長職務。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日,尹海林因嚴重違紀被立案審查。

二零一二年五月至二零一三年三月,尹海林任天津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二零一三年三月至落馬前,任天津市副市長。

尹海林任天津市副市長、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期間,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成為天津市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

尹海林任職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期間操控公安局、國安、「六一零」、法院等機構,以各種卑鄙的手段,對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各種迫害,騷擾、綁架、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經濟截斷等惡性案例一直持續不斷,受害者眾多。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六年六月,天津市綁架騷擾858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11人,洗腦班迫害近20人,7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62人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二年,天津市有3人被無理剋扣、刁難不許領取養老金。二零一五年,向法輪功學員或家屬以取保候審、索賄的方式勒索了逾25萬元人民幣。

四、政法委、六一零人員遭惡報案例

原寧河區政法委書記楊金華遭報被人捅死

原寧河縣政法委書記楊金華,追隨邪黨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在外出晨練的路上被人捅死,遭到報應。

據當地知情人披露,殺楊金華的是三十多歲的農民陳奇勝,是國家園村村民。陳性格內向,是村裏公認的老實人。

二零零四年剛一開春,陳奇勝請建築工人在自家院裏蓋廂房。楊金華得知後,逼迫陳把蓋的房子拆了。陳奇勝低聲下氣跟楊金華商量,楊金華卻一口咬定必須拆。最後陳奇勝知道了原委:楊金華的弟弟楊金寶(原磷肥廠廠長)看上了這塊地。陳不甘心就這樣拆房,便多次哀求楊金華,但楊金華死活不允。

一天早晨,絕望的陳奇勝喝了不少酒,等候在楊金華晨練回來的路上,待其一出現,便一刀將楊金華捅死。據目擊者說,當時楊金華的五臟六腑都流出來了,血淌一地來不及搶救,當場斃命。

楊金華死後,其妻不長時間也死了。

原寧河區政法委書記張付川畏罪自殺

張付川,曾擔任寧河區辦公室主任多年,是區常委委員。二零一六年二月擔任寧河區政法委書記,同時還任區宣傳部部長、區工會主席等職務。

張付川在職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及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操控公檢法綁架、非法關押、冤判法輪功學員,並對小區民眾和中小學生進行欺騙,利用現場會、展板、公開信、強制簽名等活動,將中共對法輪功的仇恨,散布到社會的方方面面,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影響。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因涉嫌違規、違紀、貪腐等問題,張付川被停職接受審查,於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晚,在家上吊身亡,時年五十五歲。

在張付川任政法委書記期間,被非法判刑的有馬玉敏、莫偉秋、陳元華等五人。

雖然張付川遭惡報身亡,但因其在職期間對法輪功學員王春蘭非法冤判四年,而被追查國際追查其主要迫害責任。

原寧河區政法委書記張金明遭惡報車禍身亡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夜間,原寧河區政法委書記張金明開車在高速公路上撞車死亡,時年五十二歲。

張金明曾任職寧河區副區長。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他擔任了寧河區政法委書記。

張金明上任政法委書記後,沒有被他前兩任的惡報驚醒而引以為戒,仍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綁架、騷擾、冤判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三月份,在寧河區方舟公園及鄉鎮集市大搞誣蔑法輪功的宣傳展板、櫥窗、傳單來欺騙不明真相的世人,蠱惑人心,造成極壞的影響。三月二十八日,張金明還參加「六一零」組織的「反×教」會議,指導迫害法輪功。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晚九點,任政法書記才半年的張金明開車至豐南高速口,與一輛大車追尾,直接鑽到大車底下,張金明當場斃命。

前西青區委常委、區委政法委書記董景川惡報身亡

前西青區委常委、副區長、區委政法委書記董景川於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遭惡報病亡,時年五十六歲。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董景川任天津市西青區副區長,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任西青區委常委、副區長、區委政法委書記。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在其任職政法委書記五年間,在西青區發生迫害法輪功學員事件51起,其中7人被非法判刑,5人被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陳學慧被西青區國保綁架後非法判刑四年半,在天津女子監獄受到了殘酷的迫害,致使出現嚴重的乳腺癌、胃癌症狀,於二零一七年二月三日含冤離世。

天津中醫學院「六一零」頭子崔樹平遭惡報死亡

天津中醫學院「六一零」頭子、原組織部長崔樹平在二零零四年九月突發腦溢血死亡,時年僅四十七歲。

該人生前曾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專打小報告,致使數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學生、研究生被迫轉學、休學、失去工作。有數人被綁架到洗腦班、勞教所迫害。他平時極其惡毒的攻擊法輪功。

在一次開會時崔樹平突發腦溢血,送去醫院搶救,一週後死亡。後來崔的兒子又得了精神病。

武清區東馬圈鎮政法委書記郝玉亮命喪黃泉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武清區東馬圈鎮政法委書記郝玉亮充當幫兇,十分賣力。二零零一年底至二零零二年初領導班子換屆中他被更換,並突然得了腦血栓,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不治身亡,時年僅五十三歲左右。

武清區下伍旗鎮政府「六一零」人員劉旺遭惡報死亡

武清區下伍旗鎮政府「六一零」人員劉旺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一次他在毒打法輪功學員時喊:「我寧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們。」沒過多久,平時無大病的劉旺突感身體不適,在送往縣醫院的路上就嚥氣了。死時才四十七歲。

五、公檢法系統遭惡報案例

公檢法系統作為這場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具體執行者,遭惡報的人數也是最多的。在天津市遭惡報的154人中,公安公檢法系統人員34人,佔比22%。

原紅橋區委常委、公安紅橋分局局長劉克建被立案審查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天津市紀委網站消息:中共天津市紀委對原紅橋區委常委、公安紅橋分局局長劉克建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被處以留黨察看一年處分。

在此之前,劉克建曾任寧河縣公安局局長,因在職期間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3人被迫害致死,28人次被非法判刑,103人次被非法勞教,230人被綁架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並向法輪功學員大量勒索錢財,而三次上了追查國際的黑名單,被追查其迫害責任。

西青區國保科科長王彥輝遭惡報死亡

西青區國保科科長王彥輝異常毒辣。二零零二年三月,法輪功學員張玉蘭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八年。這其中王彥輝起了非常邪惡的作用,致使張玉蘭在獄中被迫害的雙眼雙腿殘疾。王彥輝因公外出時出車禍死亡。當時車上共三人,只死了他一個,另外倆人完好無損。

公安局東麗分局局長王洪太遭惡報得胃癌

天津市公安局東麗分局原局長王洪太,多次指使國保支隊綁架法輪功學員,並親自上陣到市內其它區綁架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王洪太退休不久,即查出患胃癌,胃整個被切除。

南開區向陽路派出所所長蘇剛遭惡報身亡

天津南開區向陽路派出所治安所長蘇剛,參與迫害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燒毀大法書等物品。二零一三年四月份,蘇剛和家人外出旅遊,在去薊縣的途中,汽車追尾出車禍,蘇剛腦漿都被擠出,死的很慘,時年僅四十二歲。

原武清區大良派出所指導員魏文棟車禍慘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魏文棟跟隨邪惡迫害法輪功最賣力,被提升到下伍旗派出所任所長。二零零零年新年後,魏文棟還沒來得及上任,騎摩托車時就被撞死在旗良公路上,至今都不知為何車所撞,人們都說是天報。

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人員遭惡報案例

原大港區看守所副所長李殿剛遭惡報死亡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初期,大港看守所非法關押大批的法輪功學員。副所長李殿剛命令、指使手下警察或親自動手酷刑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曾赤膊上陣,猛抽法輪功學員吳萬明十幾個耳光,激起了家屬的憤怒控告。李殿剛還曾經用皮管子使勁抽一中年女法輪功學員。李殿剛還指使警察邊某把法輪功學員王玉明打得昏死過去,全身瘀血青紫,兩根肋骨骨折,而他在旁邊觀看,卻不制止。

後來李殿剛雖然被調離大港看守所,但惡報卻如影隨形。他常年身體不適尋醫問藥。二零一三年秋,李殿剛突感頭痛、肢體無力,走路抬不起腿。被人抬著送到北京各大醫院檢查,被確診為淋巴癌晚期,沒有一家醫院敢收治。最後插著氧氣瓶回來,到家不久就咽了氣,前後不過一個月的時間。

板橋女子勞教所大隊長張春豔遭報患癌死亡

天津市板橋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張春豔,後為管教科長,多年來追隨中共,不擇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多次得到獎勵升遷。

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三年間中共迫害法輪功最瘋狂的時期,張春豔變本加厲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還為此推遲婚期。她利用刑事犯何麗雲、張玉芹等惡人,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限制睡眠、打、罵、罰站等折磨。刑事犯為了減期,迫害法輪功學員越狠毒越能討好她。

二零一零年六月份,張春豔臉色鐵青,突然不能上班,其他警察說是休長假。後來據知情人透露是得了癌症,在做化療。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張春豔不治病亡,時年僅三十六歲,留下一個年僅六歲的女兒。

張春豔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周承敏而被追查國際追究其迫害責任。

七、鄉鎮及街道基層幹部、普通民眾遭惡報案例

白古屯鄉幹部高福軍誹謗大法一命嗚呼

高福軍,男、五十二歲,武清區白古屯鄉幹部。高福軍極力反對大法,辱罵師父,謾罵大法,可以說達到了喪心病狂地步,在上班的路上罵,在汽車上罵、在值班院裏罵,而且百般刁難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喝了酒以後,見到法輪功學員更是信口開河、不分場合,跳著腳地罵師父、罵大法。

法輪功學員多次耐心地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善惡有報的天理。他不但不聽反而更猖狂地罵起來。

原定於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二十八日兩天為兒子舉辦婚禮,但是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高福軍突然發病被送去醫院,後經醫院檢查是肝硬化晚期,經搶救無效,高福軍在兒子婚禮前一天一命嗚呼。

武清區大王古莊鄉韓指揮營村書記林風延惡報身亡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凌晨,林風延開小型農用車去城關鎮取貨,翻入水溝內當場死亡。

林風延曾幾次帶派出所或鄉政府官員去本村法輪功學員王秀梅家裏非法抄家,強迫王秀梅寫不修煉的保證書,把王秀梅強行送入天津市精神病院進行身心迫害達三個月之久。

武清區村邪黨書記周景生遭惡報死亡

周景生,男,是武清區徐官屯街馬莊村原黨支部書記、村長。從一九九九年開始,周景生一直追隨中共、積極配合當地「六一零」、國保、國安、派出所迫害村中的法輪功學員,闖進法輪功學員家中,搶取法輪功書籍、光盤、計算機等私人物品用以構陷法輪功學員,致使村中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三年。法輪功學員出於善心曾多次給其講真相被其拒絕。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八日,周景生曾經緩解的疾病再次復發,經醫院搶救無果死亡,終遭惡報,時年五十二歲。

毀壞真相資料,西青區村民唐八遭惡報

西青區李七莊街楊樓大隊負責安保的村民唐八,因受邪黨謊言矇蔽,仇恨大法與法輪功學員,積極參與迫害:撕毀真相粘貼,收繳真相資料,並監視、舉報法輪功學員。

不久,唐八患雙腿股骨頭壞死,拄雙拐走路,失去了保安的工作。為給孫女治病,把房子賣了,花了十多萬元錢也沒治好孫女的病。後來唐八又添了肝硬化腹水病,痛不欲生想到了自殺。死前,唐八回老家看望一次老娘。回家後,把酒精從頭頂澆下,用打火機點燃,把自己給燒著了。家人發現後,送醫院救治,醫院開口要押金十萬,並告知要想治好得七十萬元,還不保好。人在醫院住了三天半就死了,死相慘不忍睹。

高二學生李娜誣蔑大法二日內惡報死亡

李娜,女,十八歲,武清區大良鎮大十百戶村人,在大良鎮高中讀高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武清區教育局每年都組織區內各中小學師生開展揭批法輪功徵文活動。大良鎮高中每次都積極完成上面下發的政治任務,對該校師生進行排查、洗腦,開展揭批活動。

二零零五年暑假前學校再次開展徵文活動,即將上高二的學生李娜在江氏謊言的欺騙下,充滿了對大法的仇恨,寫了誣蔑大法的文章。由於文章「揭批」的比較深入,被選送到天津市參加評獎。

七月二十六日,原本身體非常健康的李娜突然高燒不退,經多方求醫診治無效,於七月二十八日死亡。據家屬說,她的五臟均被「燒壞」,雙眼從眼眶中流了出來,死相非常可怕。僅兩天時間就花了醫藥費一萬七千多元,請來了天津北京各大醫院知名教授,都沒有查清是甚麼病。一個花季少女聽信江澤民的謊言謗佛謗法,因而招致滅頂之災。

惡毒攻擊大法曹文舉遭惡報猝死

津南區鹹水沽五登房村的村民曹文舉在工地幹活時,一位法輪功學員給其講法輪功真相。曹文舉不但不信,而且還破口大罵大法師父、罵法輪大法。沒過一個半月,曹文舉突發心臟病猝死,遭到惡報,時年僅五十二歲。

結語

古人云:「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善惡有報,如影隨形。」人做惡都是要償還的,特別是謗佛謗法、迫害修佛之人,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以上種種惡報令人觸目驚心。雖然惡報形式不同,但相同之處就是他們都曾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

法輪大法是李洪志先生傳出的高德大法,經上億法輪功學員的踐行,證明法輪大法對淨化身體、提升道德、穩定社會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能夠生逢法輪大法傳世之時,實在是神佛慈悲於人,也是眾生的造化。

在血雨腥風的二十年被迫害中,法輪功學員出於大善之心,堅持不懈的向人們講清法輪功的真相,講清共產邪靈毀人的真正目的,超過三億中國民眾做了「三退」,不再與邪惡為伍,生命就有了光明的未來和保障。

可悲的是還有很多的人,或甘願被邪靈的謊言矇蔽,或為蠅頭小利的驅使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大禍臨頭仍不知悔悟。上面這些用生命和鮮血堆積起來的惡報案例,應該使他們清醒了。奉勸那些至今仍追隨中共參與迫害的人,明辨善惡懸崖勒馬,停止迫害為自己留條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