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沽大地的見證之八(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

第八章 支離破碎 家庭血淚

在中共長達二十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中,無數家庭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長期被非法關押迫害,無法過正常人的生活。在中共治下的社會,老無所依,少無所養,夫妻被迫離婚,中共製造了無數的人間悲劇!

一、長期被非法關押迫害案例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天津市法輪功學員累計被非法關押迫害(勞教、判刑)超過8年的就有47人,超過10年有37人。

姓名非法勞教次數期限(年)非法判刑次數期限(年)累計備注
劉家玲27214.521.5目前在獄中
王觀娟11318.519.5目前在獄中
周向陽13 21619目前在獄中 
郭成茹23.531316.5目前在獄中
李希望  21616迫害致死
李源勇  21414目前在獄中 
馬健12311.513.5目前在獄中
韓翠玲  31313 
黃禮喬361713目前在獄中 
徐雪麗  212.512.5目前在獄中 
張祥俊1不詳11212 
李希良  11212 
滑連有  21212已出獄
劉海濱  31212目前在獄中
王景香471512 
柳愛清  211.511.5 
王樹林3417.511.5目前在獄中 
劉小雲11年3個月39.511 
平玉榮141711 
陳瑞芹46+14.511迫害致死
高天花36.51410.5 
李良48.51210.5 
藺福華1228.510.5 
耿冬36.51410.5目前在獄中
李文  21010目前在獄中 
焦仲祥  11010目前在獄中
劉文良  11010 
李淑媛  11010 
孫提  11010 
韓麗華  11010 
江麗莉  11010 
張金水  11010目前在獄中 
聞洪軍  11010目前在獄中 
蘇建明  11010 
樊建明111910 
張子文132710目前在獄中 
周華榮111910 

二、家庭被迫害案例

家庭被迫害案例 
姓名 非法勞教次數 期限(年) 非法判刑次數 期限(年) 本人累計 家庭累計 
郭成茹23.531316.5 31.5 
郭德有13158 
韓玉霞23.513.57 
周向陽1321619 28 
李珊珊23169 
張子文132710 23 
劉玉紅13136 
張希明13136 
張希龍  111 
張祥俊  11212 21 
王淑麗  299 
李良481210 18 
李紅36  6 
李迎12  2 
趙華全  177 16 
賀雲  299 
陳同慶  188 13 
劉秀春  155 
韓英13.5  3.5 12 
門慧豔  144 
侯素玲  133 
韓桂華11.5  1.5 
周程敏11.5145.5 9.5 
王長虹11年3個月12.54 

郭成茹一家遭迫害事實

'郭成茹'
郭成茹

天津市河西區法輪功學員郭德有、老伴韓玉霞和女兒郭成茹,於一九九七年前後開始修煉,老倆口原來多種疾病全好了,女兒郭成茹修煉法輪功後,癒合了原已瀕臨分裂的夫妻關係,一家人其樂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郭德有一家人不斷的上訪,向各級部門講清法輪功的真相,遭致殘酷的迫害打壓。在近二十年間,一家人聚少離多,三個人累計被非法勞教、判刑時間超過31.5年。

除了以上被關押迫害之外,當地公安派出所、居委會等人員多次到郭家騷擾,尤其是所謂的「敏感日」期間,他們會更加「關注」。勞教所、監獄等人員,也以回訪等藉口上門騷擾,給郭家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傷害,他們承受了一般人難以想像的痛苦。

郭德有曾經被綁架、拘留三次(河西看守所),被非法抄家六次,被非法勞教三年(雙口勞教所/板橋勞教所),被非法判刑五年(天津港北監獄)。曾經被關小號、長時間罰坐、限制大小便、被強制性的超負荷勞動、被逼迫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書籍,每月被逼迫寫「思想彙報」。

韓玉霞被綁架、拘留五次(河西看守所),被非法勞教三年半(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天津女子監獄)。曾被銬子銬在門上七天七夜,等到放下來的時候,雙腿雙腳已經腫得無法走路,長時間「三挺一瞪」坐小凳子,限制大小便,長時間超負荷勞動。

郭成茹曾經被非法拘留四次(共計四個月),劫持到洗腦班兩次(共計二個月),被非法勞教兩次(共計三年六個月),非法判刑兩次(共八年)。二零一七年八月份,郭成茹再次被綁架並非法判刑五年,目前仍然在天津女子監獄被迫害。

在之前的十二年被非法關押迫害中,郭成茹曾遭受吊銬、摧殘性灌食等多種酷刑折磨,被上海浦東勞教所用精神藥物迫害致一度失憶失語、喪失了思維判斷能力,回家後很長時間也沒能恢復。在天津女子監獄中在精神、肉體的雙重迫害下,有一度極度消瘦,情緒暴躁精神失常。

周向陽一家遭迫害事實

'週向陽、李珊珊夫婦'
周向陽、李珊珊夫婦

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當時全國僅有的六十位造價工程師之一),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一日曾被非法判刑九年,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周向陽申冤,曾遭到監獄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三年多。

周向陽、李珊珊,這對年輕人的故事,曾感動了成千上萬的人,向陽曆盡酷刑,絕食一年半,大義凜然,珊珊向監獄申請和冤獄中的向陽結婚,七年等待,為夫申冤,兩遭報復入獄。他們分別寫下《七年等待九年冤獄》和《純真純善蒙難蒙冤》的公開信,感動燕趙大地,七千百姓聯名聲援。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陽夫婦再次被綁架後,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周向陽被冤判七年,非法關押在天津濱海監獄,李珊珊被冤判六年,送進天津女子監獄。據悉,周向陽在天津濱海監獄一直絕食抗議,現在的周向陽非常蒼老、虛弱,每天由包夾人推著輪椅去監獄的醫院給他灌食。


二零一二年為營救兒子周向陽,周振才王紹平夫婦穿狀衣鳴冤

在中共二十年的殘酷迫害下,周向陽的父母都曾被非法勞教,大哥被冤判九年,大嫂被冤判三年;周向陽曾在勞教所非法關押三年,後非法判刑九年,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周向陽申冤,曾遭到監獄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三年多。

周向陽的母親王紹平老人在一封呼籲信中說:「十七年裏,我們一家很少平安在家。向陽被勞教兩年加刑一年,九年監獄,只過了兩個團圓年。二零零一年,我大兒子夫婦被迫害,大兒九年、兒媳三年。我們夫婦被迫害流離失所,四年後被迫害勞教,我一年半,向陽的父親兩年。」

二零一八年,七十多歲的周振才王紹平夫婦又分別被非法判刑一年半,罰款五千。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周振才被昌黎縣國保強行送入冀東監獄,八月十八日老伴王紹平被送河北省女子監獄受迫害。周向陽一家人被中共迫害得四分五裂、支離破碎、苦不堪言!

張之文一家四口遭迫害事實

東麗區法輪功學員張子文與妻子劉玉紅、兒子張希龍、張希明一家四口,二十年來多次被綁架、抄家、勞教、判刑,累計被非法關押共計二十三年。

二零零零年因不參加洗腦班,張子文夫婦、張希明流離失所兩年多,當地派出所下通緝令到處抓捕,利用手機監聽,蹲坑。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張子文夫婦去買冬衣,在車站被綁架,警察到租住房抄家,兒子張希明在家,也被綁架,後三口分別被非法勞教三年。 張子文在天津勞教所,劉玉紅在板橋勞教所,張希明被送到天津團泊勞教所。

二零一零年春天,張希明因講真相被河西區東海派出所綁架,之後張希明被冤判三年。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大兒子張希龍陪張子文夫婦開車去西藏旅遊。在拉薩被當地警察綁架。天津市東麗區「六一零」人員去拉薩將他們一家三口劫持回津。他們隨身攜帶的兩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被非法沒收,張希龍本人的私家車被拉薩當地警察無故非法沒收。

回津後警察再次非法抄家,抄走電腦、打印機、汽車、四部手機,兩個各六千元的存摺,一個二萬元的存摺,以及八千餘元的現金。家屬去天津市東麗區軍糧城派出所要求歸還錢物,警察不還。

張子文、劉玉紅分別被非法判刑三年,張希龍被冤判一年徒刑。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張子文、劉玉紅、張希明因為起訴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一家三口一同被綁架到東麗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警察抄家抄走真相幣數百元、法輪大法經書、師父法像、電腦、四部手機,各種真相資料等。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上午九點多,軍糧城派出所所長石某、副所長王某帶十幾個警察、兩個便衣到張子文家敲門,進門後不出示任何證件,一夥人就出手把張子文、張希明父子雙臂反扭過來。張子文的妻子劉玉紅驚愕的質問:你們幹甚麼?警察拒不鬆手,又將劉玉紅的雙手按住不讓動,把一家三口控制住。

所長石某與兩個警察開始抄家,仔細查看,各處都翻遍了。劉玉紅質問警察為甚麼這樣,其中一名四十多歲的便衣氣勢洶洶地說了一些難聽的話。

副所長王某帶幾個警察將張子文父子二人推出家門帶走,留下的警察繼續翻東西。抄走法輪大法書籍、真相台曆、個人使用的手機八部、三部真相手機、收音機一個、平板電腦兩台、真相幣數百元。

警察將劉玉紅也一同綁架到東麗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七天後,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一日晚,劉玉紅、張希明被取保候審回家。釋放證上註明:證據不足。劉玉紅、張希明拒絕簽字。

張子文遭非法批捕。但是九個多月來,劉玉紅母子沒有收到檢察院對張子文的捕票,也沒有收到東麗法院的開庭通知。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張希明到檢察院詢問,才被告知張子文已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良一家人的遭遇

'李良父母的舊照'
李良父母的舊照
'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時的照片'
李良和二姐李迎少年時的照片

李良,男,現年四十八歲,一九九三年畢業於天津財經學院。李良天性善良,待人真誠,學業、工作一直優秀。一九九四年,李良與父母及姐姐李紅、李迎一起走上了法輪大法修煉之路。修煉後,原本就很優秀的他,待人更加盡心盡力,許多人得到過他的無私幫助。李良是一個大家公認的好人。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二十年間,李紅、李迎、李良姐弟三人多次遭中共非法關押迫害,三人累計被非法勞教、判刑共計二十年。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晚九時左右,天津紅橋分局到北京李良的住處將他綁架,未出示證件,無任何手續,將他關進天津紅橋分局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從天津雙口勞教所大門到進樓房二百米長的路面上,副中隊長朗濤內勤何軍邊走邊問邊打李良,「還想煉嗎?」「想!」警察重拳狠擊面部,不停地擊打李良,越打越重。到上樓時,李良左臉已腫起核桃大的包。

中午,中隊指導員甄潤仲嘴噴著濃濃的酒味,強逼著李良寫「悔過書」,李良拒絕了。甄就借酒撒瘋,照面部猛擊,立即鮮血流不止,李良的整個臉部、上衣前襟,地上,都是血。甄潤仲叫另一名勞教人員領李良去用水沖,沖完再擊打他,再衝、再擊打,猛擊李良四個來回,直到甄潤仲自己沒力氣了,才罷休。這時李良已成了個血人。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李良被非法加期一年後,再次被非法勞教兩年,直接送到建新勞教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李良被釋放,可是不到五個月,二零零四年的十月,李良再次被中共惡黨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勞教兩年。

'李良母親王純英'
李良母親王純英
'李迎呼籲營救李良'
李迎呼籲營救李良

二零零六年十月,李良回家了。二零零七年九月,李良在北京以「十七大」維穩的名義被非法拘留,關押一個月後釋放。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重慶,李良被天津市河東區分局六一零警察非法抓捕,並被非法誣判二年。

在李良被非法關押期間,父母多次打電話到河東區看守所,想了解李良的情況,卻得不到任何消息。李良在遭受二年的迫害後,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回到家中。

二零一二年六月八日,李良第六次被非法拘禁,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半,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回家。

從一九九九年九月份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四年間,李良被非法關押迫害超過十年。

'李良的大姐李紅和二姐李迎(右)'
李良的大姐李紅和二姐李迎(右)

一九九九年底,李良的大姐李紅因和平上訪被綁架,非法關押了十三個月後被釋放。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她因傳遞一份資料,被非法勞教兩年半,被劫持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關押在一大隊一中隊。李紅前後三次勞教,有六年時間是在中共的勞教所中度過。

二姐李迎在出差途中,被非法抓捕。她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勞教兩年。李迎的未婚夫千里迢迢從澳洲趕到天津看望父母、再到上海想看看自己的愛人李迎,卻被中共不法人員趕出了自己祖國的大門。

二零零三年十月,李迎被放出來了,在澳洲政府的幫助下,順利到達澳洲。

李良的母親王純英女士也因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到九月二十九日期間,被天津市公安四處關進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然而,放她出來的時候,給她的手續卻是只關了十五天,並讓她寫所謂的「認識」。

顧迎春一家人被迫害事實

'顧迎春'
顧迎春

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顧學雙一家慘遭中共邪黨迫害。

顧迎春,男,天津市寶坻區法輪功學員,曾任寶坻區大中鎮醫院院長、林亭口鎮醫院書記。自從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後,曾患有的心肌梗塞、糖尿病等頑疾痊癒。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顧迎春曾去北京上訪,為治癒自己頑疾、救自己命的法輪大法說明真實情況。

此後,寶坻區衛生局多次逼迫顧迎春放棄修煉,遭顧迎春拒絕。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七日夜兩點左右,寶坻公安局政保科劉某某(原政保科主任)、齊汝森、袁某等強行將顧迎春綁架劫持到寶坻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長達四十多天。

在看守所內警察不讓顧迎春睡覺、吃飯,顧迎春老人受到非人的待遇和酷刑折磨。回家後寶坻公安局、衛生局的人多次登門騷擾、逼迫寫所謂的不煉功保證、強搶私有財產,甚至敲擊家裏地磚如有回聲都撬開查看。顧迎春的老伴上前勸阻,被惡人推得暈倒在地上。曾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每天十多輛警車停在顧迎春家門外窺視。在多重壓力和精神迫害下,顧迎春於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

顧學玲,顧迎春的女兒,經營服飾店。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至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期間,顧學玲曾被非法抓捕四次,每次被非法拘禁半月或一個月。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個月。寶坻區警察在實施綁架惡行時,曾將顧學玲當年十幾歲的姪子打翻在地,用槍指頭,警察揚言:誰動就辦誰!

顧學玲未修煉的丈夫也被毆打後劫持走,拉到一黑屋子裏再次暴打後放回。迫害初期,每到過中國新年時顧學玲就被劫持到洗腦班,過了正月初八才讓回家和家人團聚,服飾店也因此被迫停業,損失慘重。

顧學雙,女,三十九歲,顧學玲的妹妹,天津市城市建設學院畢業,曾在天津塘沽區建委工作,工程師,註冊造價師。因不肯放棄信仰真、善、忍,被強行調離到天津濱海供熱公司工作。

二零零零年十月底到天安門上訪,被抓回後關進看守所,因拒寫保證,還在哺乳期的顧學雙被判勞教一年,且被開除公職。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塘沽區「六一零」、國保支隊夥同塘沽區杭州道派出所闖到濱海供熱公司將正在上班的顧學雙綁架。隨後塘沽區六一零、國保支隊等七人到顧家抄家。當時家中只有顧學雙年近八旬的母親,和年僅十歲的孩子,警察不顧老人的一味勸阻,亂翻一氣。顧學雙的母親被嚇暈倒在地,孩子嚇得哭個不停。

在非法拘禁期間,警察以檢查身體為藉口曾將顧學雙劫持到塘沽醫院和港口醫院檢查。因顧學雙不配合迫害,三個警察殘暴的將瘦小的顧學雙四肢和身體窩成球狀後按倒地上,致使顧學雙無法呼吸,幾近昏厥。

此後,警察們又將顧學雙劫持到天津市塘沽醫院,將顧學雙的手用手銬銬在醫院的病床上強行輸入不明液體,隨後又逼迫咽下不明藥物,造成顧學雙頭及全身的骨節疼痛、口舌腫脹麻木、思維混亂產生幻覺。

顧學雙指責警察們強行給自己服用毒藥時,警察心虛的拿出完全不同顏色的藥片謊說:這哪裏是毒藥呀?有證人親耳聽到塘沽醫院某戴眼鏡醫生和警察們說:服用此藥非常危險,需二十四小時監控。此後,警察又給顧學雙測過血壓、心跳等,看了結果,警察們說:這要是一般人早就沒命了。

三月八日夜,顧學雙家人意外接到通知去接顧學雙回家,警察們將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顧學雙所謂的「提前釋放」了。家人看到顧學雙時,她已經極度虛弱、消瘦。回到家中顧學雙嘔吐並腹瀉,身體出現嚴重浮腫,不能吃飯、喝水。

顧學雙原本一直身體健康,沒有任何疾病,修煉法輪功後更是從沒有生過病,在單位工作更是兢兢業業,任勞任怨,領導、同事和相關建築業人士交口稱讚。顧學雙這樣一個健康的人卻在被非法抓捕僅僅十二天裏就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命懸一線。

此後,警察韓某某又多次威脅顧學雙的丈夫必須開具顧學雙有病的醫院證明並且其丈夫也要證明顧學雙有病,否則就直接勞教,欲以此來推脫罪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