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遼寧省女子監獄不寒而慄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我曾是一名服刑人員,如今已經出獄回到社會幾個月了,但在遼寧女子監獄多年的服刑生活,至今想起來還不寒而慄。在遼寧女監,監管方違規操作,顛倒是非,欺上瞞下、體罰服刑人員等等等等罄竹難書,服刑人員敢怒不敢言,因為她們怕影響減刑,怕受虐待,怕……

下面就是揭露遼寧省女子監獄七監區侵犯人權的具體事實。

減刑制度不公開、不公正

遼寧女監三個月才報減一次,還經常拖期,並且以各種理由(比如,以刑期太長等等)一拖再拖,拖到最後報上去了,裁定又拖著不辦,最後的結果就是少減或沒減。

對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關押的犯人來說,想減刑太難了。獄裏安排不定期的檢查、搜查,一個小小的問題,比如不會背監規、沒戴胸卡、車間裏有食品、車間流水線工作台上不符合生產要求,宿舍裏有違規品,被型不合格等等等等,都會成為不給減刑的藉口。說白了,就是從監獄上頭、監區到小隊隊長,就是不願意給減刑,原因很簡單,犯人多呆一天,就為他們多創造一天的產值,因為直接跟他們的利益掛鉤(當然也可能有比較好的獄警,對犯人報減不延誤,也有一些獄警隊長脾氣火暴,心情不順就拿犯人開刀,這些犯人成了她們任意發洩的對像,這是很普遍的)。

有很多服刑人員都是因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被扣分嚴懲,刑期停減或延減,甚至已經報上去的又給拿下來了,對服刑人員來說是剜心透骨的折磨。

體罰,剝奪犯人最基本的生存權利

監獄明文規定不允許體罰。而在遼寧女監體罰就是家常便飯──罰站、罰蹲、罰背監規(甚至上千遍),不讓吃飯、不讓洗澡,背銬,停三項、停電視,不讓上超市購物、減少花錢金額,停接見、不讓打電話等等,這些本來都是犯人最基本的生存的權利,但是往往就因為沒有完成產值而被無情的剝奪了。

停飯箱:每人一個飯箱(小塑料箱),只有從車間回到監舍後,在固定的時間裏打開吃一些食品。有些服刑人員為了完成生產訂額,白天不吃或很少吃飯,就等著回到監舍吃點食品充飢,但往往是因為個人或者小隊的產值沒完成,被停飯箱,被罰寫監規,被罰全體學習等,一天累得不行,肚子還是空的,還被懲罰,那真是苦不堪言。

勞動時間長、超負荷作業,侵犯服刑人員休息權

遼寧省女子監獄七監區製作的部份服裝商標(9款)

1、勞動時間長

A. 經常加班:經常加班到晚九點。週末即便休息也要有一部份人加班,以到車間打掃衛生為名,報20人,結果去200人。

B. 吃飯時間縮短,規定應該是30分鐘,實際是10-15分鐘,還包括上廁所。

C. 從來不安排做操和做眼保健操。

D. 夏天從來不執行午睡。

2、勞動強度極大

A. 超負荷勞動,產值要求極高,完不成任務就體罰。整個監獄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的競爭模式:監區與監區之間競爭,監區裏的各小隊之間競爭,隊長與隊長之間、執行員與執行員之間、犯人與犯人之間都是一種互相競爭的緊張關係,而最累最苦最倒楣的就是這些犯人。

3、侵犯服刑人員休息權

2017年一年的週末都在加班,幾乎沒有休息過。

通信、接見、打電話、購物沒有自由

1. 通信

很多人給家裏寫了很多信,家裏都沒有收到,我也是如此。家裏寄來的東西都到監獄了也收不到。為了讓服刑人員們安心勞動,就連家裏寄來的照片都得由隊長統一保管,只有過年期間才發給犯人看上幾眼,馬上又得收回去。

2.接見

四小隊的薛崇玉2018年她的母親三次千里迢迢從貴州來探視,都沒讓見上一面,原因是她沒完成勞動任務,在罰站期間。她的母親不明情況,非常擔心,回去後抑鬱而亡。薛崇玉因此心裏難以承受,結果選擇自殺……

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不讓接見是最為嚴重的,剛入監的,還沒有所謂「轉化」的,直接剝奪接見權利。家人烈日酷暑、冰天雪地三番五次的往這跑,監獄不管家人的心情,就是不讓見,可想那時的家屬是啥心情?因為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事件頻頻發生,哪個親人不擔心?真的痛苦萬分。

3.打電話

有一服刑人員在電話裏說每天勞動改造披星戴月,就被剝奪了打電話的權利。給家裏打電話一月只有一次,打電話時旁邊坐著獄警,不讓說方言,必須說獄警能聽得懂的普通話,就是怕把監獄的真實情況反映出去,因為遼寧女監有太多侵犯人權、不可告人的黑幕。

衛生生活方面

1.衛生

表面看監舍收拾的乾淨整潔,其實生活中衛生極差。監舍四樓廁所沒有水龍頭,常年沒水。而隔壁的洗漱間平時是鎖著的,平時如廁後和出工回監舍是不能洗手的,只有睡前洗漱時才能洗。

服刑人員每天在車間拼命的勞動,渾身汗淋淋,可是回到監舍想洗個涼水澡都是奢望,不僅限定時間,更不可思議的是洗澡要穿內衣,因為男警察要看監控。經常看監控的警察叫艾輝,他有一次對九小隊的蔣淼說:「我在監控裏看你往身上倒水」。難道法律允許男警察看女犯人洗澡嗎?

洗衣服間隔時間長,最短一週,經常十天半個月,甚至二十天才允許洗一次衣服,夏天衣服都臭了,監舍裏臭氣熏天,而且晾曬過程不衛生。

2.伙食/進餐

監獄對外給家屬看的菜譜可能寫的不錯,實質上飯菜極差。而且有時多,多的吃不了也得強吃,有時少,少的吃不飽,經常挨餓。而且分菜還存在嚴重不公現象,管事犯人看到有較好的菜,就可勁先給自己挑出來,留出來,分到各小隊後所剩無幾,不好的菜就一點不留,全給其它小隊處理。

吃飯沒有食堂,各監區基本都是如此,早上和中午是在車間吃飯,(晚上在監舍裏吃,沒有桌子)車間靠窗有一排小桌子,平時放生產原料,吃飯時就把原料挪開,沒有凳子,站著吃也很擠,站不下。空氣中都是粉塵,極不衛生,如果做帶毛的產品,羽絨服等,那室內飄的都是毛毛,碗裏一會就落一層;反過來說,飯粒菜湯也經常落到產品上。

過年吃餃子從沒吃過熱乎的,從廚房到監舍距離比較遠,運送過程沒有保溫設施,冰天雪地就裸露著,等運到監舍再分到個人,早就涼透了。

3.生活用品高消費

被服用品本應該都是政府發,而在遼寧女監都得自己花錢買,而且還得買出獄犯人留下的舊的被子和大褥子,價錢很貴,如七監區九小隊900元,四小隊600元,收費去向不明。

看病難

1、大病貽誤治療,導致死亡時有發生

四小隊楊志孝,在檢查出癌症半年前就已經很嚴重了,屢次看獄醫都是沒事,要求外診也不批,時隔半年才批下來,結果是癌症晚期,保外就醫不長時間就死了。

與此類似的還有:2016年5月一小隊的張國榮;2017年9月九小隊的李敏;2019年1月,九小隊的胡小霞,原本有心臟病,在監舍心臟病突發,在送醫的路上死亡。

2、小病不及時給藥、隔離,導致擴大傳染

在遼寧女監,看病太難了。比如有人感冒發燒了,不給看病,不給藥,也不採取任何措施,結果一個傳染一個,最後傳染到三四十人。

3. 排號看病

在遼寧女監,不是你有病了想看就看,得按照這裏的規定走。各監區有固定的看病日期,錯過這個日期就看不上。還有各監區制定的規定,如果生產任務緊,看病日程就取消。即使能去,各小隊看病還限名額,報上去之後還得排號,排到你了才能去。有的犯人有病也是硬挺,儘量不看。全天不停的勞動都完不成任務,出去看一次病耽誤的時間最後都得自己承擔,沒人體諒。

不平等現象嚴重

在遼寧女監,能當上執行員、管事犯人、號子們的,或者被分到「好」的監區都是走了關係的。這些犯人的家屬有的每年給獄警受賄的金額都不是小數,有時換了隊長都得重給,不然就把你拿下。所以這些人(都是些牢頭獄霸)都享有很高的待遇,比如:一般服刑人員每天半壺開水,這算是好的,有的監區每人每天只有一杯水,也就是一個暖壺的水六個人平分,有時倒不准,後倒的人就喝不著了,一年四季都是如此。而執行員每天有兩壺甚至四壺熱水。有的監區的管事犯人(號子),用水更是隨意,一般服刑人員熱水都喝不著的情況下,她們用熱水洗澡泡腳。一般服刑人員必須嚴格執行三人行動組;執行員沒有限制,但服刑人員不許隨便吃東西,曾有一名一般服刑人員在車間幹活餓了,偷吃了一塊餅乾,就沒給報減刑。而執行員就可以隨時吃東西,甚至可以伙吃伙喝,大吃二喝,為了獎勵這些執行員幫助隊長監督犯人,隊長還經常給其打警飯。如一小隊的技術部就是執行員高倩(兼職執行員)、張希豔等人伙吃伙喝的場所。高倩每天從起床就開始有人伺候,從疊被到洗衣服、吃飯都有人管。曾許諾給孫曉芳調到好的勞動崗位,孫為了表達對她的感激,在左手腕刻了一個字母「G」,並且經常在監舍脫離行動組,到高倩的房間里長談,號子從來不管,而其她人就沒有這個待遇了,脫離行動組抓到就被罰被扣分甚至不給減刑。

李洋是四小隊的執行員(執行員都可以隨意打罵犯人),有一次李洋在眾目睽睽下打了孫寧寧,有好心人讓孫寧寧報告獄警,但是在李洋的威脅下,孫寧寧不但沒報告,還違心地確認李洋沒打她。原因有二:隊長不可能公平處理;怕今後李洋變本加厲欺負她。

綜上所述的種種情況,遼寧女子監獄的種種惡行造成很多服刑人員心理疾病,因為承受不住壓力和環境的惡劣有自殺傾向的大有人在,如:楊梅、龐小琴、薛崇玉、林娟娟、孫爾哲等。沒有人敢投訴,因為有監控,怕得罪隊長、怕不給減刑、怕遭到報復。

遼寧省女子監獄裏面的黑幕沒有曝光出來的還有很多。

遼寧省女子監獄七監區:
科長:張秀麗(50多歲)
副科長:鄧潔(30多歲)
積極「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犯人:吳芮 丁鳳君 李雲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