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安排是最好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我九九年初得法修煉,師父給了我一個好身體。我曾經在棉紡廠工作十二年,工廠倒閉開了個小飯店,每天早出晚歸維持一家生活,丈夫身體不好,常年吃藥住院,家裏的重擔都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所以他只管炒菜,其它的活都是我幹,朋友開玩笑的說:你是老闆,也是採購員,又是配菜工,還是服務員、保潔工,你一身多職啊。我每天忙忙碌碌,一幹就是八年多。每天利用午休的時間學法,雖然很忙但精力充沛,日子過得很踏實。

有失有得

兩年前飯店面臨拆遷,邪黨統治下的官員不負責任,是他們工作疏漏卻沒了我們的拆遷費,我和丈夫徹底失業,丈夫本來身體就不好,又因拆遷費的事常生悶氣,為此我總開導他:想開點,沒有拆遷費我們生活的也很幸福,師父給我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那一陣我四處找工作,一天區幼兒園打來電話,讓我去面試,我不知是怎麼回事,去了才知道是丈夫朋友的女兒在區幼兒園上班,園裏缺人就用我的手機號報了名,連名字也沒寫,用她的話說:你肯定去不了,肯定不要你,因為我小學二年級文化,歲數也大,被錄取幾乎是不可能。

我去幼兒園一看,發現有好多人都等著應聘,不是高學歷就是關係戶,經過幾輪的面試,我被錄取了。家人朋友都很吃驚。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所以我才被「破格」錄取,師父給我安排了這份工作,我一定好好幹,不辜負師父的一片苦心。

解決遺留問題

第一學期我被分到幼小銜接三班,每班三位老師,共同負責孩子們的教學生活,我主管生活,我接替的班原來的生活老師是校領導的關係戶,家長反映她和班上的另一位老師對幼兒態度不好,午睡時不讓孩子們上衛生間,多名孩子尿床、尿褲子,後來家長集體抗議不換老師就集體轉學。那位老師走後,另一位老師被留校察看。

接了這個班,我才發現,班裏的衛生特別的差,地面和周圍的瓷磚都很髒,孩子們午休的床底下雜物很多亂糟糟的一片,鞋盒子、拖鞋、這兒一隻那兒一隻。孩子們喝水的保溫桶裏水鹼很厚,衛生間的馬桶更不用說了,哪都不乾淨。

師父講:「而我們這裏叫大家修心、向善,做事情要考慮別人,在任何一個工作環境當中你都要做好你的工作,你都得要叫人說你是好人。」[1]

我要幹好工作,不糊弄事。我利用空閒時間把孩子們的床都挪開,把床底的雜物徹底的清掃出來,把地面擦乾淨;我買了白醋倒在水鹼上,又用刀子和其它工具把保溫桶裏的水鹼清除乾淨;上課的時候怕把孩子們嗆著,我利用週六休息時間買上高濃度潔廁靈,把衛生間的馬桶、邊邊角角、和教室的一些死角徹底的清洗了一遍。

週一上班後,班裏的兩位老師都說:咱們班這麼乾淨啊!明亮了很多!別的班的老師見我工作很認真,都說:姐,你真把幼兒園當成你家了!

傳播神傳文化的種子

帶班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坐在最後一排的一個叫汐汐的小女孩,每次都是最後一個盛飯,而且吃飯非常慢,其他小朋友吃完兩小碗,汐汐一小碗才吃完一半,別的小朋友吃完飯交碗了,汐汐一個人還低頭坐那兒吃,這個時候惠老師要拖地,每次她就讓汐汐端著碗站在衛生間門口吃。

針對此事,我和兩位老師開了個小班會,我提議孩子們吃飯的時候,第一個先給汐汐盛飯,這樣孩子能多吃一些,能節省點時間。我說:換位思考,如果咱家的孩子吃飯慢,別人讓咱家的孩子站在衛生間門口吃飯,咱們心裏是個啥滋味,幼兒園老師要有耐心、愛心,最後江老師同意讓汐汐第一個盛飯,惠老師沒表態。

第二天上課,我把汐汐第一個盛飯的事情告訴了全班小朋友,多名小朋友舉手提問,老師,為甚麼汐汐第一個盛飯呀?我對孩子們說:小朋友們,汐汐吃飯最慢你們都看見了,正因為她吃飯慢,汐汐每天都吃不飽,小朋友要互相幫助,互相包容,誰有困難我們都要幫幫她對吧?汐汐吃飯慢,我們讓她第一個盛飯你們同意嗎?這時孩子們異口同聲的說:同意!

我們是幼兒園的啟蒙老師,孩子純淨的像一張白紙一樣,教孩子們甚麼,孩子們就相信甚麼,看著孩子們一個個純真的笑臉,頓時感到師父給我安排這個工作的重要性,也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

後來的教學中,我利用中午睡前的十分鐘給孩子講《九色鹿》等一些正見小故事,我買了個EVD機利用起床的十五分鐘給孩子們放《悠遊字在》,讓神傳文化的種子在孩子們的心裏生根發芽。

坦蕩面對誤解

我來幼兒園上班三個月後,發生了一件幾乎轟動全園的事情:

惠老師和江老師中午十二點下班,他倆換完工作服就走了,下午兩點上班時,惠老師的工作服找不到了,她在幼兒園的微信群裏問遍了也沒人知道,惠老師見誰就告訴誰說她的工作服在她中午下班後丟了,連院長也知道了,同事們都議論紛紛,因為那個時間段我在班裏照顧孩子們午休,所以她們都懷疑是我做的。

說來也巧,過了幾天正好是我在洗手間的櫃子底下看到了惠老師的工作服,我告訴了她,惠老師生氣的把工作服扔到地上,不穿也不洗。和江老師交頭接耳,工作也不管不顧的,就懷疑是我幹的。我知道她心裏也不好受,我把她的工作服洗了,開導她放下此事,如果是孩子的行為可以原諒,如果是大人的行為就是行為惡劣不可原諒。咱們先把孩子們看好,不能讓孩子們出現甚麼差錯,班裏有攝像頭,去調監控,真相不就出來了嗎?

真是無巧不成書,那幾天正趕上省裏要來園檢查,各部門都忙著做檢查前的準備工作,院領導沒時間察看監控,所以一直拖延著,那幾天不斷有人告訴我,說惠老師的工作服是我扔的等一些閒話,別人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不管別人對我甚麼態度,我心裏坦坦蕩蕩,我有師父的法做指導,不多言不解釋,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幾天後幼兒園把監控調出來了,是班上一個叫航航的小男孩,在中午上廁所的時間裏把惠老師的工作服扔到了衛生間的櫃子底下,同時也找到了惠老師以前丟失的鞋墊和襪子。真相出來後,有的老師說應該讓惠老師給你道歉,我笑笑沒說話。

送家長禮物

在幼兒園上班的第二個學期,我被分配到芽芽三班,芽三班是全園最好的班級,也是配套設施最好的班級,園領導和園主任的孩子都在這個班裏,因為孩子們也就三歲半左右,所以好多家長都不放心,總給老師送紅包,想讓老師多照顧照顧自己的孩子。遇到這些事情,我一概拒收。我明確的告訴家長,掙錢都不容易,心意領了,我不收禮也會照顧好孩子們的,把孩子交給我們帶請家長放心。

一天放學後丁丁媽把我叫出去,非要給我兩百元的購物卡,我不要,對她說:掙錢不易,心意領了,卡絕對不要,現在物價這麼高,你上有老下有小,到處需要錢,孩子快升一年級了現在都要補課,把錢給孩子花吧。丁丁媽聽我這樣說很吃驚。第二天早晨,丁丁爸送丁丁上幼兒園,一進班上下打量著我,笑呵呵的向我點頭問好。

有時是兩位老師代我收的,這讓我很為難,過後我會想辦法退回去,或買禮物送給家長,三月份開學一個家長送我一包面膜,前幾天我送她一個幾百元的珍珠項鏈。有時把家長送的禮物再送給別的家長,他們都很高興,一再的感謝我,可能在他們印象當中,沒有老師給家長送禮物的吧。

家人受益

丈夫因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大法中受益了,十年前醫院就給判了死刑,到現在丈夫還活得好好的。

兒子也很懂事,為了減輕家庭負擔,上學期間利用晚上時間在飯店打工掙錢,自己養活自己,好多的事情都是他自己料理。孩子也肯吃苦,等分配的兩個月裏,孩子去北京打工,給我拿回兩萬塊錢,和我說:媽,我給你拿錢回來了,爸的醫藥費有了。

兒子畢業後學校給分配到本市的一個好單位,我沒花一分錢,兒子有了一份好工作。都是托大法的福,是師父在幫我,師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