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出的善感化了婆婆一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教師,修煉大法以前,我性格內向、自私、也不太懂得體貼別人。中國的傳統文化中講孝,孩子要知道孝敬長輩,特別是女人結婚後要孝敬公婆,自從中共執政後破壞傳統文化,敗壞人倫道德,使人類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當今社會不用說媳婦孝敬公婆,就是公婆整天小心翼翼的伺候兒媳,也不見得能得到兒媳的歡心。

我結婚以後雖說也不像現在這些人那樣,但是因為在父母家是最小的一個,養成了懶惰的習慣,家務活不做,也不會做,來到婆家,有時想幫婆婆幹點活,婆婆公公都不讓我幹。做飯時他們一個燒火,一個炒菜,而我也慢慢的習以為常。跟丈夫的姐妹們雖然表面也沒翻臉,但總是從內心裏看不慣她們的一些做法。

自從修煉大法以後,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讓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也懂得了處處為他人著想。

一、視公公婆婆如親生父母

每次回婆家,我不再把自己當客人,而是主動承擔起做飯任務,讓公公婆婆歇息歇息。想到婆婆公公為了我能安心上班,從我兒子一週歲開始就把他帶在身邊照顧,直到兒子上幼兒園,對他們的付出我常常覺的很感激,一年四季婆婆公公的衣服都是我為他們買。

因為在城裏上班,離婆家較遠,不能經常回家,看到他們逐漸變老,身體也不如以前,我常常打電話問候一下他們的身體狀況。婆婆公公多次住院,我陪伴在身邊照顧,病房裏其他人常常把我誤以為是他們的閨女。丈夫雖說也比較孝順,可是性格內向也不大願意和父母溝通,所以婆婆公公有甚麼心事總願意對我說,我也不厭其煩的勸解他們、寬慰他們。

2014年婆婆做了腸癌手術,和公公都住到我家,婆婆手術初期常常大便不能自禁,拉到褲子裏;而公公做了膀胱切除手術,腰間掛了個尿袋,尿袋經常貼不住漏濕褲子。所以每天下班後,我先把屎衣尿褲洗出來,再給他們做好可口的飯菜。中午有時忙完,還沒來得及吃飯就到上課時間了,婆婆公公非常過意不去,執意要回家,我就勸他們:「現在天氣冷,家裏沒有暖氣對身體恢復有影響,你們不用擔心我,我修大法身體棒著呢。」就這樣直到等婆婆身體完全恢復,才送他們回家。

婆婆公公常常對別人說:我這個兒媳婦比閨女都好。

二、善待丈夫的姊妹們,化解家庭中的矛盾

丈夫姊妹六人,上有大哥大姐下有三個妹妹,丈夫的姊妹們都很強勢,唯有大伯哥比較老實,直到四十多歲才娶親,大伯嫂子離過婚,帶了一個女孩,而且大伯嫂耳朵有點聾,很老實,所以婆家的人都有點瞧不起她。幾個小姑子對大伯、大伯嫂說話從來不稱呼,背後議論的時候就稱呼大伯哥、大伯嫂「那個媳婦、那個傻子」,而且回到家裏支使大伯嫂幹這幹那,一點也不懂得尊重,對大伯嫂的女兒更是不正眼瞧,說話連諷帶刺。

看到這些,我從內心裏很同情大伯、大伯嫂子,師父教導我們大法弟子要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所以為了讓小姑們能認識到她們這種不善的行為,我對大伯哥、大伯嫂子總是彬彬有禮,當小姑們跟我說話稱呼大伯嫂子「那個媳婦」的時候,我就糾正她們稱嫂子。每次回到婆家我趕忙幫著大伯嫂子幹家務活,對大伯嫂的女兒也無微不至的照顧。

看到大伯哥、大伯嫂子經濟不富裕,我每次換季都要給大伯嫂子買衣服,過年要不就囑咐兒子給他大媽800元錢,要不就我自己親自給。婆婆總覺的大伯嫂是後來的,從感情上偏向我,所以每當我給大伯嫂買衣服或給錢,她都要阻攔。這時我就笑著對婆婆說:「哥哥和嫂子沒有能力掙錢,經濟條件差,我掙錢多幫他們一下也是應該的,再說他倆整天在你們身邊對你們照顧那麼多,我也覺的很過意不去。」

去年大伯哥住所平房塌漏,需要重蓋,他倆又沒能力蓋,我就和丈夫商量給他們拿出一部份錢,幫他們把平房蓋起來,丈夫也很痛快的答應了。

大姑小姑姐們不僅強勢,姊妹之間也很不和睦,經常當著我的面說另一個姊妹的不足之處,這時我總是善意的提醒她們為對方想想,學會寬容,並且盡力為她們化解矛盾。有一次我小姑姐們說大伯嫂子的壞話,因為我制止她們的這種言行,她們又對我有意見。我記住師父的話遇事向內找,找到自己說話的語氣不夠平和,同時也找到自己的爭鬥心、憤憤不平的心。我告誡自己一定去掉這些不好的心,所以不管她們怎麼不搭理我,我依舊和善的對待她們。每當星期天回婆家,我都和丈夫買許多東西,做一桌豐盛的飯菜把她們叫回家,聚一聚。

在大法中修出的善良、平和、忍讓,也在感化著婆婆的一家,慢慢地婆婆公公也跟大伯嫂的感情近了,我的大姑小姑姐們也懂得尊重大伯嫂子了,她們姊妹之間也變的和睦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