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朗的小伙兒緣何淒慘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八日】看到那一張張充滿陽光的照片,沒有人會把他與「關押」、「監視」、「手銬腳鐐」等詞彙聯繫起來。是的,石強生前就是一位溫和的人,沉靜、謙和,喜歡默默地傾聽別人的談話,很少發表自己的意見。

'石強生前照片'
石強生前照片

石強是山東東營市勝利油田集輸總廠輸油分廠職工,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邪惡迫害最嚴酷的年代,石強能夠堅定的認同「真、善、忍」法輪大法,正是他純真善良本性的反映。石強孝敬父母,工作踏實勤懇,單位同事對他的評價很高,說他喜歡幫助別人,髒活累活搶著幹。難能可貴的是,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在同齡人不斷追求享樂和浮華時,他始終保持生活節儉,即使是一塊已經變質的饅頭也不捨得扔掉。

這樣一位安靜的男子,如果在正常的社會環境中,他會過的舒適、自在,然而,在迫害人權、迫害信仰的邪惡肆虐中國大陸的當代,石強的經歷卻是坎坷、不平,充滿了艱辛。更令人扼腕嘆息的是,他在邪惡一次次的巨大傷害下,四十六歲,年紀輕輕就失去了可貴的生命。

'石強去世前後的照片'
石強去世前後的照片

這是誰之過?我們來看一看多年來他經歷了甚麼……

堅定信仰 單位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大法以來,集輸公司對內部職工的迫害是非常嚴重的。集輸公司的中共官員逼迫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寫放棄信仰的所謂「三書」,威脅說不寫就開除,對不願寫的學員採取了拘押、罰款等強制性手段,進行了長期的監控和騷擾,出門要請假,外出有盯梢,電話被監聽,有時半夜還打電話恐嚇,連回家探親都要人跟蹤,節假日、所謂「敏感日」更是重點「關照」,使法輪功學員長期處於恐怖之中,精神上受到很大的壓抑和摧殘,正常生活受到很大干擾。

集輸公司李富林(已退休)、劉海河都曾經是迫害石強的主要責任人。還有輸油大隊呂左證(音,已退休)、陳振棟也曾直接參與對石強的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下午,石強被單位集輸公司領導找去談話,要求寫不修煉的「保證書」。修煉、信仰是天賦人權,任何人都沒有權力剝奪。石強堅定地拒絕了。當晚十點鐘左右,惡人將他由單位綁架至集輸洗腦班。

家人找到洗腦班去要人,惡人態度蠻橫,拒不交人。後因石強身體不適,家人打急救電話,被救護車送到勝利油田中心醫院急診。醫生說石強很危險,惡人仍不罷休,由單位的四、五個人在旁非法監視。當其家人問這樣下去,出了問題怎麼辦?有一個叫程振棟的叫囂說,「人死了,我負責。」

暗無天日 判刑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十一點,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警察非法闖入石強父母家,綁架了石強,並非法抄家。警察到石強父母家的時候,先從外面斷電,石強父親出來查看的時候,二、三十個警察藉機衝入家中,翻箱倒櫃,不放過任何角落,凡是帶字的紙都一一查看,從上午十一點一直持續到下午兩點,抄走了手機數部、電腦、打印機等各類物品。

與此同時,東營市法輪功學員陳茵、潘玉英、劉學敏(勝利油田大明集團職工)遭山東省公安廳警察、勝利油田濱海公安局警察、勝利油田610人員綁架。

石強被非法關押到濱海公安局看守所。在看守所,警察強迫他幹活,從早上六點持續幹到晚上九點,做捏花的奴工,勞動定額很大;同時伙食極差,早晚都是玉米糊糊、鹹菜,中午是青菜湯加一、兩個小饅頭。由於沒有油水,石強嚴重便秘,半個多月無法排便;晚上睡覺,因為室內關押人員嚴重超員,睡覺的鋪板容不下,只能側身立板睡,無法翻身。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石強後來認識到自己沒有違法,不應該被關押,開始反迫害,拒絕幹活,被看守所警察強戴手銬、腳鐐(連體式的,手抬不起來),持續迫害二十多個日日夜夜,吃飯、睡覺、如廁都戴著。在這樣艱難的情況下,每天晚上還要輪值兩小時。號內的號頭肆意霸佔家人打給的生活費,石強父親打給他的兩千元,除了進去時統一買的棉衣被,和幾頓改善的伙食,其餘全部被吞沒奪走。

在這樣惡劣的看守所,石強被非法關押一年七個月,之後被非法判刑兩年。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石強被投入到山東省監獄。家人於三月十二日方才接到監獄通知。期間長達一年八個月,家人沒能見到石強。

在監獄,石強被隔離、控制,每天從早上五點到單間隔離,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同室人都睡下後,才能回去睡覺。警察和犯人對他威脅、恐嚇、威逼、推搡,強迫寫「五書」,持續一個多月。石強堅定信仰,拒絕誹謗大法。

脫離冤獄 又陷黑窩

二零一七年七月,石強受盡煎熬,終於離開了監獄。不料,又遭到單位的迫害。

石強回家後即被集輸公司非法開除,失去了生活來源。二零一八年「兩會」前,集輸公司一幫人(護衛隊等)叫開了石強的出租房,七、八個人架著他的胳膊,將他綁架到了集輸洗腦班(黑監獄)。每天兩個人看守著他,還有兩人勸說所謂「轉化」。這樣,石強在已被單位開除的情況下又無端遭受單位的非法拘禁達三十一天。

集輸洗腦班多年來先後非法關押過數百名法輪功學員。集輸公司幾乎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行關入強制洗腦班,不轉化、不寫「三書」就不放人。在非法關押期間停發工資,而且還要家屬每天送飯。該洗腦班頭目徐庭德(已退)、王志強受集輸公司和油田「610」雙重操控,拼命為其效勞,採取種種手段折磨法輪功學員,每天逼著他們看誹謗大法、誹謗法輪功創始人的錄像,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威脅說「不轉化開除公職」、送勞教、交巨額罰款。

二零零零年初,集輸公司(當時集輸公司黨委書記是周秉凱)在集輸培校設立了強制洗腦班,雇佣了專門的警衛(打手)。目前全國各地洗腦班已紛紛撤銷、解散,而集輸洗腦班仍在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四月勝利油田王之安夫婦、郭樹森夫婦還曾被非法關押在集輸、勝採洗腦班一段時間。

含冤離世

幾年的迫害,持續給石強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極大的心理傷害。從二零一八年下半年開始,石強開始急劇消瘦,後來腹部腫脹,無法堅持正常學法、煉功,最終於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含冤離世。

直至石強去世前不久,集輸公司對他的迫害和監視都沒有放鬆。所謂的「兩會」、中非合作論壇、青島會議等,單位不斷派人輪流監守在他家門外,時刻非法監視,出門就跟蹤。

中共的邪惡迫害,讓一個陽光、帥氣、俊秀的小伙子失去了青春,失去了寶貴的生命!

所謂的「洗腦班」肆意抓人關押,是真正的違法犯罪行為,犯了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搶劫罪、綁架罪、誹謗罪、誣告陷害罪、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集輸公司的一切迫害行為侵犯了公民最基本的人權和信仰自由,完全是非法的。

法輪功學員與親友保留控告、起訴迫害石強的公檢法人員及集輸公司相關責任人的權利,希望你們不要一條邪路走到黑,那必將受到天理和人間法律的嚴懲。迫害佛法,罪大惡極!千萬不要為了一時的利益搭上自己和家人永遠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