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修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有一些情況想寫出來提醒中國大陸同修們。我曾經接觸的有一些大法弟子,特別是老年大法弟子,年輕的也有,見面之後,很親切熱情,甚麼都說。

有這麼一個老年女大法弟子,她本人有多次被非法勞教、迫害和綁架的經歷,最近的一次是去年被綁架,到現在一直沒有消息,不知道近況,也不知道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哪裏。她說話比較隨便,我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她甚麼都講,見到同修後特別親,將哪個同修誰誰誰給她的多少真相冊子,誰誰給她了甚麼東西,數量都講的一清二楚,甚至甚麼時間、在哪裏見了面,在誰的家裏,就是甚麼都講。

前幾年,我還聽到過一件事情,有一家人都是同修,平時就一直做協調和資料有關的事情,也有很多外地同修常去找他們做事情,這個過程大概有兩、三年吧。突然有一天,這一家同修都被抓了,其中有一個同修被抓後逃脫了,才知道他們家被安裝了攝像頭和竊聽器,平常都有誰去找他們,有甚麼事情,惡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有一些同修在認識上有些偏激和錯誤,認為提醒注意安全問題的人都有怕心,認為自己堂堂正正不害怕,自己身份敏感,甚至可能就是惡人特別關注和監控的人,但還是不管不顧的帶著手機、開著車子到處跑,往同修家和資料點上跑。

現在的電話,定位和竊聽是很容易的,各種跟蹤和拍照,根本就不用甚麼高科技就能做到的,電話被竊聽,本人在使用過程中也不會感覺到甚麼異常,也不會出現耗電量大的現象。只要是電話,都不能攜帶著去做和我們大法弟子有關的任何事情,更不要帶著去學法或找別的同修,不能講任何和我們有關的人和事。其實這些都是非常不安全,也是對自己和別人非常不負責任的做法。

同修,特別有一些老年同修,特別要注意一下這個問題,在說話的時候,凡是和同修、和講真相有關的事情都不要提,而且邪惡現在不只會監聽本人,嚴重的會連家中不修煉常人的電話也監控(並不是所有人都是,我只說綜合情況嚴重的,很愛到處跑的)。

還有,自己家裏面的環境夠不夠安全,或者某個同修電話是否安全,是否隨身攜帶了電話等,自己是很難去把握的,就養成好的習慣,都不要指名帶姓的說任何同修,就是「有個同修」怎麼怎麼的。這樣也不會出現給萬一有監聽情況下,給邪惡提供一點線索和消息的事情出現。

還有一種情況,就是看似在交流,但是指名道姓的說別的同修做好和沒做好的事情。這還有個問題,有時候一個地區可能會有做的很不好的人或有些修煉過程中沒做好的事情,其他同修可能就會去點名說誰誰做了甚麼事情,傳來傳去,有時候傳的面目皆非,這樣可能會讓一些不了解這個人的同修形成一些不好的觀念,一見到當事人,就把聽到的甚麼不好的事情聯繫到該同修身上,對號入座。會給暫時沒做好的同修增加一些不好的障礙,形成間隔,但都是我們產生的不正確的觀念給對方也給自己增加的障礙。有一些做的非常好的同修,大家也會指名道姓的去講去議論,可能也會讓對方出來一些沒必要的顯示心或個人膨脹。不管指名道姓的去說誰好誰不好,這都對同修不好,如果真想和沒做好的同修交流,就當面交流。不要具體說名字,如果有些事情有必要大家指出來互相有個借鑑或者都向內找一找,就說「有個同修」或者說「別人」。

雖然同修們在一起真的比常人更親,或者自己很信任某個人,但一定要修口。這個不是為了維護自己的私心、避免自己受傷害而互相戒備的那種戒心,就是不要牽扯任何別的同修,包括名字,工作、單位、家庭等個人信息,甚麼同修的事情,包括自己在做甚麼講真相的事情,如無交流的必要,就不要說,說也就說「別人」,而不是具體「某某某」。有時候說的更多的原因其實還是顯示心,傳小道消息,甚至是像常人一樣「聊八卦」打發時間,解悶而已。

以上所談並不是讓大家都戰戰兢兢,小心翼翼,而是內心坦坦蕩蕩,但做事方方面面、各種因素都要考慮周到,既不給邪惡一點點可乘之機,又能真正互相促進在法上提高。說自己不怕的人,想一想真正面對邪惡的時候,自己到底有沒有怕?

不重視修口或以各種理由不注意安全的行為,深挖一挖都是沒有無條件的向內找,沒有為別人著想,因為自己的不注意會不會影響到別人正在做的甚麼事情?嚴重的會不會影響到整體?甚至會不會充當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找一找自己為甚麼不修口、不為別人考慮?是不是只在意表達自己,顯示自己,發洩自己的情緒?給自己行方便?打發「寂寞和無聊」?

我們都有師父保護,這是一定的,但我們不管修到了哪個層次,都可能有舊勢力在破壞,一直到最底層的人類社會這一層,是不是也應該做到很正,不給這一層的邪惡生命鑽空子、搞破壞?

要牢記我們在一起的目地是甚麼?!就講如何向內找如何在法上提高,是為了彼此都能進一步昇華,三件事做的更好,完成助師正法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