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重度抑鬱症患者的康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你知道抑鬱症嗎?一種病因不明、無有效療法,反覆發作,能讓人痛苦到自殺的病魔。據說中國大陸有九千萬患者,我曾是其中之一,還是重度的。

我是名退伍軍人,在某高校做技術工作。不是自誇,我的家庭、工作都挺好,本人一米八零的個頭,挺拔、俊朗。可是二零零六年春我開始莫明的心情不好,消極、消沉,老覺著活的沒意義、沒意思,幹甚麼都沒心情。沒心情上班,沒心情過日子,常常心慌胸悶,喘不上氣來、出汗、焦慮煩躁,睡不著覺,尤其後半夜,凌晨二、三點鐘吧,坐立不安,屋裏呆不了,非上外頭走不可。妻子、父母睏乏不堪,都陪不起啦。一天凌晨大約四、五點鐘,在校區走著走著就不行了,當街倒下,像要死了一樣。還有一次,開車去某市,還沒出本城區,人又不行了,再次送醫院搶救。

當心臟病治了一段時間,沒見好轉。後來才確診為重度抑鬱症,醫學上也沒有甚麼有效辦法。後來整宿整宿睡不著覺,真的是生不如死啊。我老想著本市哪棟樓最高,跳下去不殘而死。說來不好意思,那時我不僅情緒失控,還行為失落。為找樂子,尋刺激,除了吸毒、犯罪啥都幹了。在單位對同事、在家裏對父母說發火就發火。對媳婦更甚,又吵又罵,有時還動手,沒輕沒重的。媳婦傷心失望,離婚走了。我更加自暴自棄,萎靡不振。

萬幸,我父母,我一哥們的母親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見我治又治不好,管也管不了,這樣下去就廢了,便勸我煉法輪功。好歹我還有明白的一面,我才三十歲,不能這樣不死不活的了。死馬當活馬醫吧,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始煉法輪功。頭幾天坐不住,書也看不下去,有五、六位煉法輪功的親友陪我一起學法、煉功,圍著我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加害我的邪惡生命、邪惡因素及附體。

一次發正念時,屋裏陡然刮起一股旋風,把扣著磁鎖關閉嚴密的換氣窗刮開衝了出去,太奇怪了,太神奇了!從此,我甚麼症狀都沒有了。整個人如同重生,煥然一新,至今未曾復發,當然沒有再求醫用藥。

在學法煉功中,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逐漸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做事,改掉了吸煙、喝酒等習慣及羞於出口的惡行。媳婦和我復婚了,還懷上了寶寶。師父和大法對我恩同再造。在這裏,我想對師父說,千言萬語也無法報答師恩,只有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二零一七年底,有一天晚上和媽媽一起出去給常人發放真相台曆,被一名不明真相的男人盯上了,那個人很惡,緊追媽媽不放過。這時我就把那個人攔住了,和他對峙了一會,好讓媽媽快走開。媽媽跑出有兩百米遠處,我也把那人甩開和媽媽共同跑進一農家小院子裏,剛進院,發現那個男人也追了過來,就在這危難之時,我和媽媽共同求師父給我們下個保護罩,不讓惡人找到我們。在小院的一個角落裏有一小獨輪車,我倆就躲在小車後面,那人就離我們一米遠左右,果真沒有看到我們。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和媽媽成功脫險。

師父看到了我救人的心,在不斷的鼓勵著我。在二零一八年春天的某一天,我發現我開的一輛小車裏外都開了許許多多的優曇婆羅花。一件件神奇的事在我的身邊發生過,讓我更加堅定的信師信法。師父啊,弟子只有精進,再精進。請師父放心,多救有緣人,直到修煉圓滿的那天跟師父回家。

寫出我走出抑鬱的神奇經歷,告訴朋友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會惜緣惜福,在大法修煉中勇猛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