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從地獄到了天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和我丈夫都在事業單位上班,結婚就有房住,婚後生育一兒一女,聰明可愛,母親和妹妹幫我帶孩子、料理家務,丈夫對我疼愛。我只管上班,生活無憂無慮。

天有不測風雲。母親在一次車禍中突然離世,這天降的橫禍徹底擊垮了我。我患上了嚴重的過敏症、暈眩症等多種疾病。

過敏是對多種藥物的過敏,特別是抗生素。我對好多蔬菜也過敏,並且過敏的範圍、種類逐漸增加,比如對常吃的茄子、大蔥等也過敏。有一次因胃痛吃維黴素就過敏了。症狀來勢兇猛,表現為腸絞痛,大小便失禁,粘膜水腫,皮膚都是丘疹,雙手脫皮長期出血。多方醫治不見效果。

眩暈症犯病時,我躺在床上得用手抓住床單,不敢睜眼睛,因天旋地轉。要是有人在身邊說話,我就會嘔吐不止。

身體虛弱各種感冒就越發頻繁。一次咳嗽拍張X光片,竟然是得了肺結核。住院治療每天輸一次「四聯抗癆藥」,到第六天的時候,我起床就很費勁了,癱軟在床上一點也不想動。有人進屋帶進來一點小風兒,我就會打噴嚏。抽血化驗結果白血球剩兩千多。接下來就停止「抗癆」開始治療血液病,病痛折磨的我真是生不如死。

還有,在我二十歲那年,查出乳腺有小葉增生,每次月經之前都脹痛。到一九九六年乳腺病更嚴重了,手不能提東西,不能上舉,只能平行運動,動作稍大一點牽拉到乳房,就好像乳房、心臟、肩背部都粘到一起了,一動就像撕開那種疼。到縣醫院檢查,醫生說每側乳腺皮膚毛孔粗大,有十幾個增生的小葉,說只能手術治療。建議我去北京手術治療。

做手術必須用抗菌素,可我過敏不敢用,這不是沒活路了嗎?那時我還不到四十歲,身體就成這樣了,真是萬念俱灰。那時的我,看到醫生也哭,看到丈夫也哭,看到孩子也哭,見誰都哭。

大概是在一九九七年五月的一天午休,躺在床上難受又睡不著覺,就想:想想「主」吧(因曾有位基督徒大姐,給我講述過一些基督教的事,讓我學《聖經》,我當時沒往心裏去就不了了之了)!這天中午不知是怎麼的,突然想看看「主」是甚麼樣兒。當我靜靜的想的時候,只見從前方很遠的地方,一尊打著坐的大佛向我徐徐飄來,形像、面像看的很清楚,可近到眼前想仔細看就沒了。

我在琢磨:我想的是基督的「主」,看到的怎麼是東方的佛呢?這主與佛又是甚麼關係呢?

熬過漫長的夏日,就在這年的秋天,一位親戚來找我,說:咱這來個法輪功學習班,義務教功,不收費。聽說治病效果可好了,很多疑難雜症都煉好了。今天晚上開課,你跟我一塊去吧。出於好奇我就答應了。

學習班是在一個單位的禮堂,前邊一張桌子,上面放一台電視機。輔導員簡單講了幾句,大概意思是:師父是長春人,一九九二年把自己獨家修煉大法──法輪功傳世,在全國各地辦了五十四期講法教功學習班。從中央到地方,各界人士、科學家、專家教授、博士、碩士、大學生、工農商學軍、普通百姓很多人都在學這個功法。經國家體委調查,祛病有效率達百分之九十八。師父現在在國外傳功。咱們這個功法的師父只有一個,就是李洪志師父!我們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我們今後學功就看師父講法錄像,由輔導員教功,五套功法簡單易學,大道至簡至易。 接下來就看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和師父教功錄像。

就在看師父教功錄像時,師父打大手印的形像一下子把我驚呆了,原來我看的「主」就是師父呀,真真切切!那位打著坐,向我眼前徐徐飄來的大佛,原來就是師父!

第一天聽完課沒覺的累,走路腿不那麼沉了,我特別高興。就這樣我得法了,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

第二天聽完課回家躺到床上,雙側鎖骨上窩兒處奇癢無比,用手抓還抓不著,因在很深處發癢、鑽心的癢。到學習班上問輔導員,他說:是好事,你很有緣份,師父在給你清理身體了。咱們這個功法,是師父從根兒上把病拿掉,但是你會有反應。

我信心大增,聽完九堂課,身體也不癢了,心性都發生了很大變化。我從心裏發出堅定的一念,我有師父了!就學這個功法了,別的啥都不要了。把吃的藥全都清理了。

剛剛開始修煉,就有很多神奇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比如,每天晚上從學法點回到家,躺到床上感覺身體飄輕兒,整個身體浮在床面上接觸不到床單,就這樣飄著一樣睡覺。丈夫說:「你怎麼一宿一宿的「發燒」,烤的我受不了,都把我擠到床邊兒了。」後來他就跑到另一個屋去睡了,可是我卻蓋著大被子睡得很香。

其實大法弟子都知道,師父給弟子調整身體時出現的各種情況多了去了。每天早晨參加集體煉功,白天上班,精力相當充沛。這種情況大概持續兩個月的時間。

再比如,我煉功到五、六個月的時候,有一天晚上睡覺,似睡非睡,似夢又不是夢,感覺左側乳房外側有點癢,我用手一摸,出了一個洞,從洞裏掉出一個銀灰色小球,表面光亮光亮的,潛意識感覺這個球是活的,一個比一個小。每掉出一個,我身體就「唰」的一下。當我感覺還有兩、三個的時候,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一下就坐起來了,下意識的摸摸左側的乳房,軟軟的摸不到硬塊了。後來雙側乳房都恢復正常了。

不知不覺中,我像是換了個人,我感覺自己從地獄到了天堂,心裏明亮明亮的,原來走投無路,現在身輕如燕,眼前就是金光大道。我在法輪大法中重生啦!

還有,我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過去他身體經常不舒服,一九八七年在醫院查出乙肝小三陽,每年都要到北京地壇醫院(肝病醫院)去檢查,專家說:沒有特效藥,吃保肝的藥就行了。大三陽還可以治,小三陽目前在國內國外都沒有根治的辦法,每年做兩次彩超,只要不轉成肝癌,終生帶著了。

可是隨著我修煉大法,丈夫的各種不適也都不翼而飛了。二零一四年到北京302醫院檢查,結果一切都是正常的。一直到最近,丈夫肝臟的所有檢查結果都是正常的。這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如今,我已在大法中修煉二十二年,二十二年來,沒吃過一粒藥,無病一身輕。我在大法中得以重生,我現在就是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

我多麼希望目前仍然不明大法真相的人,儘快從中共的謊言和欺騙中清醒過來,也好得到大法的佑護。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慈悲,切切不可錯過這萬古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