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得法的切身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四日】和一些同修交談過後,我發現很多同修每天學了不少法,但是處在一種「學法不得法」的狀態。我本人也有很長一段時間處於這種狀態,後來才有所突破。所以想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希望能對同修有所幫助。

學法時心態一定要純淨。當我們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去學法,只是一心想學法、同化大法,別的甚麼也不要,也不追求。在這樣讀法的過程中,法背後的層層佛、道、神,看到你符合了哪一層次,自然就會把那一層次的法理展現給你。

師父曾舉過一個去西藏求法的例子,師父說:「有許多人抱著這樣一個目地上西藏去學功,要跟人家拜師學藏密,將來當氣功師,出名、發財。大家想一想,真正得到真傳的活佛喇嘛都是有很強的功能的,就能看出學功人的心裏想的是甚麼。他來幹甚麼,一看那心就明白了:想上這兒來學這東西,出去當氣功師發財出名,來破壞這一門的修佛方法。這麼嚴肅的修佛法門能叫你當甚麼氣功師為求名利隨便破壞嗎?你是甚麼動機?所以根本就不會傳他,不會得到真傳。」[1]

我們都知道《轉法輪》書中每個字背後都是佛、道、神,那麼如果學法時心態不純,或者只停留在表面、為了完成任務似的學法,那背後的佛、道、神不是一眼就能看出學功的人心裏想的是甚麼,他來幹甚麼嗎,帶著這樣一種心態學法,背後層層的佛、道、神又怎麼會把法理點悟給我們呢?

明白這層法理之後,在學法的時候我會儘量讓自己的腦袋變空,全神貫注在要看的法上,看或讀的每個字都是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在看、在讀,力求讓每一個字都深深的打入腦中,一個字一個字的過。在讀的過程中,有時發現書中每一個字好像都是新的,書上的內容雖然之前看過很多遍,但卻感覺好像之前從沒讀到過一樣。有時讀完一句話產生出的疑問,再往下讀,發現師尊會在後面的內容中予以解答,就這樣在不斷讀法的過程中,就會不斷的有新的法理展現出來。

在這裏舉一個例子。

很長一段時間我對某件事的執著一直沒放下,導致腦子裏總是忍不住的在想那件事,特別是一觸及這個事情的時候思想中就被這個東西所佔據。後來也知道不能再去想,不能想。並開始發正念清除,學法,向內找,但是由於自己當時對法的理解比較淺(修煉十多年一直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加之舊勢力在其中強加了許多干擾,還有自己之前欠下的債(後來做夢看到了債主來找我),種種複雜的因素夾雜在一起,導致自己一直無法擺脫這個東西。當時的狀態是也發正念,也向內找,每當找到一些執著的時候,當時能好一些,但過後又不行了,始終感到沒有觸及到問題的根本,或者說還沒找到根本的癥結所在 。

一天,學《轉法輪》第五講「開光」一節時,看到師父講:「拜佛的人如果是求錢的,對著佛像一拜,或者是觀音菩薩像,或者是如來佛像說:幫我發點財吧。好傢伙,一個完整的意念就形成出來了。他是對著佛像發出去的,所以一下子就上到這個佛像上去了。在另外空間這個體,是可以放大縮小的,上到這個體上,這個佛像就有了一個大腦,就有了思想,但是卻沒有身體。別人也去拜,拜來拜去的,就會給它一定的能量。特別是煉功的人就更危險,一拜就逐漸的給它能量,它就形成了一個有形的身體,可是這個有形的身體是在另外空間形成的。」[1]「在另外空間它行動自如,控制常人非常自如。這個有形的身體和佛像上的形像一模一樣,就拜出了個假觀音菩薩、假如來佛,是人拜出來的,長的和佛像一樣,佛的形像。」[1]

我忽然悟到,自己長期以來由於執著心總去想這件事,那麼一個完整的意念不就形成出來了嗎?而師父說:「現在我們搞人體科學的發現,我們人的意念,人的大腦思維可以產生一種物質。我們在很高層次中看到它確實是一種物質,可是這個物質卻不像我們現在研究發現的是一種腦電波的形式,而是一種完整的大腦形式。」[1] 這不就等於一個完整的大腦形式形成了嗎。書中的例子是人對著佛像發出的意念,而現實中我的意念是執著我自己,當我繼續執著這件事情,不就等於繼續給它能量,讓它從一個只有「完整的大腦形式」到漸漸的形成出一個「有形的身體」了嗎?更可怕的是這個「有形的身體」和我本人的形像一模一樣,可它卻不是我,是一個「假我」。師父說:「所以你看的觀音菩薩是觀音菩薩嗎?你看的佛是佛嗎?很難說的。」[1]看到這裏,我不禁問自己:我看的我是我嗎?

是啊,由於自己一直都沒意識到、沒認清這個「假我」,在當時很執著的時候,同修告訴我說那個執著的思想不是「我」想的,我卻分辨不了,還覺得是自己在想啊。看起來是我在想,其實卻是「假我」在借助我有執著,反過來就能主宰我本身,讓我去想,加重這一執著。由於它十分隱蔽,我還覺察不到,覺得是「我」在思考問題。這也讓我想起了《西遊記》中「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唐僧肉眼凡胎,無法識別出那人形是白骨精幻化的,當孫悟空告訴他那些不是人,是妖。他卻說,我看到的明明是三條人命。在修煉中,我們要想清晰的看穿邪惡的把戲,就要像孫悟空一樣具備一雙「火眼金睛」,而師父告訴過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師父曾給我們講過「法無定法」:「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開功開悟之後,不是一下就達到如來這個層次了。他在整個四十九年的傳法當中,也是在不斷的提高著自己。他每提高一個層次的時候,回頭一看自己剛剛講過的法都不對了。再提高之後,他發現講過的法又不對了。等他再提高,他發現剛剛講過的法又不對了。整個四十九年,他都是這樣不斷的昇華著,每提高一個層次之後,發現他以前講過的法在認識上都是很低的。他還發現每一個層次的法都是法在每一層次中的體現,每一層次都有法,但都不是宇宙中的絕對真理。而高一層次的法比低一層次的法更接近宇宙特性,所以,他就講了:法無定法。」[1]

我悟到,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在法理中不斷提高、昇華的時候就很類似「法無定法」的狀態。

開始的時候用《轉法輪》中一句話的表層含義就能破了那執著或邪惡,可是舊勢力也是在層層的做著安排,要想認清它在更高一層的詭計,就需要不斷在法中昇華,用更高層次的法來破更高一層的邪惡。舊勢力再高一層的安排,就有再高一層的法去破那一層的邪惡。

因此,學法、得法是非常重要的。師尊說:「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1]。 而如果沒有深層的法修,那麼就會導致對師父的法的理解一直停留在表面,這不就大大的障礙著我們的提高嗎?當同修長時間被困在一個狀態走不出來時,也向內找了,也發正念,但卻收效不大,此時不如反思一下自己法學的怎樣?學法有沒有真的得法?

當我們不斷去學法、去悟,再加上不斷的向內找、修心性的時候,層次就在提升。當提升到更高一層後,師尊就會讓《轉法輪》書中背後的佛、道、神點悟更高一層的法理給我們看到。這時候,我們就要用更高一層的法理去指導自己的修煉。當層次再提高時,師尊在我們學法的時候又會開示更高一層的法理給我們看到,那麼就要按照更高的法理去修、去向內找,我們的層次就在繼續提升。就這樣,不斷的學法、向內找,不斷的得法、再向內去修,我們的層次就在不斷突破。

師尊說:「法只能講到這一層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會得。有的人提問題越提越具體,生活中的問題如果都讓我來解答,你自己還修煉甚麼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講出來,就沒有你修的了。」[1]

寫到這裏,我想到了許多同修(包括我自己)在魔難面前都是去求師尊的幫助,這當然沒有錯。可是寫到這裏的時候,我在想,我們都曾是天上的主、天上的王,都是有很大能力的。如果能按照師父告訴我們的那樣不斷的學法得法、不斷的向內找,我們的層次會突飛猛進的提高,那麼,在法中生出的智慧就能夠讓我們看穿邪惡的種種把戲,在法中生出的能力就能破除層層邪惡因素與外來干擾。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3]

也許本該是我們自己去用法的力量看破那些邪惡的伎倆,本該是我們用法的能力破除那一切邪惡,可是我們在那時都下意識的去求師父,依賴師父,讓師父去做。師父慈悲,在魔難中看到我們只要在法上、在理上,看我們心到位了,就替我們把這一切都做了。可是為甚麼具備很大能力的我們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讓師父操心呢?

當大法弟子們都能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不斷學法、得法、向內去修的時候,就能用法的力量破除層層的邪惡;就能在法中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就能夠生出更大的智慧、去救更多的人;就能夠生出更大的能力,清除更多的邪惡、更好的助師正法;就能夠真正做到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師父說:「一定要學好法,那是你們歸位的根本保障。(眾弟子鼓掌)那不是師父隨便想出來的東西,師父給你們講出來的是宇宙的法。剛才講的就是告訴大家,千萬不要放鬆修煉,千萬不要放鬆學法,一定要認認真真的,以前沒學好,今天師父又給你講了一遍,你回去之後一定認認真真的看書、修煉,思想不要溜號。」[4]

由於自己所在層次有限,只希望本文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希望一些長期處在「學法不得法」的同修能夠突破此狀態。當我們真正的學法、得法,在法中昇華,才能真正的做到讓師尊「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勞」。

自己所在層次認識到的法理有限,如有不正確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