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闖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首先修好自己才能完成你們的歷史使命,所以在整個救度眾生、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不能忽視自己的修煉,所以在修煉中一定要認真,那是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最基本保證。」[1]

作為師父的真修弟子,都要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我們小組一行三人無論嚴寒酷暑,風雨無阻,在全盤否定邪惡的迫害中,每天做著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兌現著自己的誓約。

二零一八年九月間發生了一件事情,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關鍵時刻的正念

我今年六十七歲,B同修六十九歲,C同修七十歲,我們三人一組,長期配合外出講真相,提前說好每天早上七點半到約定地方會合,然後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發生事情的那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樣到約定的地方等候B、C。十多分鐘過去了,還不見人影,我就往前走。大約走了一百米左右,一群人在那兒圍觀,我看到B同修向我招手。我走近一看,C同修在濕淋淋的地上躺著,天還在下雨。B同修一邊哭一邊說,C同修正在走路,怎麼突然就摔倒了呢?已經昏迷十幾分鐘了,剛睜開眼睛……

我沒有動心,心中守住一念: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一切都是假相。不准舊勢力迫害我們的同修,敬請師父救救同修吧。

我雙手將C同修的頭枕在我胳膊上,她耳朵背後有一個雞蛋大的包,從耳朵裏往出流血。我貼近C同修的耳朵說:「姐姐,沒事,你趕快叫師父救你!」她看著我,不說話。圍觀的群眾大聲吼我:「你不要動她,若有啥事就找你麻煩。」我沒被吼叫聲嚇倒,沒有怕承擔責任的想法。我一直抱著C同修的頭靠在我身上。我說,天上下著雨,地上水泡著,人都拖壞了。C同修一直不說話,緊接著120救護車到了,醫生把擔架放到C同修跟前,準備送C同修去醫院搶救。

我心裏不停的求師父救救同修,不能把C同修交給常人,醫院要是給昏迷中的C同修開顱怎麼辦?後果不堪設想。在這緊要關頭,同修C說了一聲:「拉我起來!」我和B同修站兩邊,把C同修架起來,慢慢向前移動腳步。醫生阻止我們走,說C同修的腦袋問題嚴重,需要及時治療,耽誤了時間誰負責?我心裏發出一念:誰說了都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們堅持往前走,離開了現場。

二、整體配合加持同修正念闖關

我們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讓C同修坐下來,說:咱們一起發正念好嗎?她說腦殼疼,想不起來了。我教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嘴裏說不清。我們說:剛才120救護車要送你到醫院,你不去,還跟他們說了好多話。她說:「我沒有說話,沒看見救護車。」我悟到原來是師父借C的嘴在說話,保護了C同修。

面對C同修的狀態,急需要回家加大力度學法、發正念。我和B同修邊走邊交流,先把C同修送回家,她現在很危險,不能離人,同修要二十四小時守護她。我們也向內找,是不是咱們這一段時間講真相順利,三退人數多,起了歡喜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仔細想想沒有,為了我們小組每天安全順利的能夠多救人,都能嚴格要求自己,每天堅持最少學兩講《轉法輪》和其他經文,發正念也能跟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

到底是甚麼原因呢?我突然明白了,一定是舊勢力的搗亂,分散我們精力,阻礙我們做好三件事。對舊勢力的安排,我們要全盤否定,一概不承認,一切聽師父的安排,把壞事變成好事,這對咱們整體是個大考驗。我們口口聲聲信師信法,究竟信到甚麼成度,突然間魔難降臨,我們怎麼對待。師父說:「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2]。法理明白了,我們守住信師信法這一念,配合C同修突破難關。

到了C同修家門口,B同修去找鄰居D同修來配合。D同修看到C同修狀況,決定把她接到自己家照顧。關鍵時刻,D的正念讓我們很感動。到了D同修家,C同修剛坐下就開始吐,一天吐了無數次,一直到晚上。嘴裏不停的說她腦殼痛、背痛,腿像抽筋似的痛,心也痛。無論C同修狀態怎樣,我們都沒有說C同修有甚麼執著或者有漏,或被舊勢力鑽空子了,絲毫不給她空間場增加負面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干擾,以純淨心態保持正念,堅信師父就在我們身邊,不被假相帶動。

我們鼓勵C同修說:師父幫你把不好的東西清理出來,一會兒就好了。我們每個整點發正念,學《轉法輪》。我們圍著C同修讀法,叫她聽,到下午又來一位E同修,我們交流,要加長發正念時間,每天最少學兩講《轉法輪》,晚上由B、D、E同修陪同C再學一講《轉法輪》,煉功發正念都按全球同步進行。

第二天C同修慢慢停止了嘔吐,下午要求我們回到她家學法。C同修回家後,我們鼓勵她和我們一起學法:集中精力學法,會忘了身上的疼痛,師父會給你清理身體,法理也會給你展現奇蹟。師父講:「五套功法全教給修煉者。一上來就把修煉者身上能量淤塞的地方打通」[3]。必須堅持煉功,身上的腫脹才能消下去,你才會恢復的更快。C同修說她煉功彎不下腰,我們鼓勵她:能做啥成度就做到啥成度,只要認真的做,師父都會幫你。只要動真念,師父就會給你做主。她說她不知道發正念的口訣,啥都記不得了。我把發正念的要領抄下來叫她照著念。她忍受著疼痛,和我們一起用心學法、煉功、發正念。

師父說:「那麼就應該用大量的時間來學法,儘快提高,思想中裝的越多變化越快。」[4]我們一天學四講《轉法輪》,中途再煉四套動功,每天都有新的變化。C同修體內的瘀血竟從小便排出來了,雞蛋大的包也消失了。

我們一直堅持到中秋節的前一天,和C同修交流:明天孩子們要回來陪你過節,我們就不來了。但是,孩子們走的時候會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家,要帶你走,千萬別去,你不能離開這個修煉環境。她說:你們放心,我不會離開我們這個整體的。

在我們整體配合的這些天,為了不讓舊勢力鑽空子,我們妥善的安排好一切,沒有耽誤我和B同修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三、放下親情走師父安排的路

節日過完,我和B繼續到C同修家集體學法,C見到我和B時,不由得哭出聲來。我問:你最痛苦的時候都很堅強的走過來了,你難過甚麼?她說:「我看到你們激動的不由自主。孩子們回來看我走路不對勁,硬問我是怎麼回事,我說去買菜時不小心滑了一下,沒事,有啥事能給你們做飯嗎?他們非要帶我到醫院檢查,我拒絕了。收假了,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家,把車開到樓下等我,兒子、女兒、女婿,非要我和他們一起走。我心裏想,我是堅決不會跟你們走的,這一次要不是師父救了我的命,你們回來還能見到我嗎?他們說啥我就是不跟他們走。說不通我,他們只好走了。這幾天我難受的時候,我在心裏念幾遍『法輪大法好』就好多了。」

我們鼓勵她:你的心性提高了,你上了一個大台階。C同修的兒女很懂事,對父母關心、體貼,很是孝順,生活安排、照顧樣樣周到。但是,C同修不被親情、安逸、舒適的心帶動,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路。她鄭重的對我們說:「從現在開始,不要為我再耽誤你們救人了,晚上你們也別來陪我了,我能照顧自己了,下午來我們一起集體學法就行了。我要趕快好起來,跟你們一起去救人。」

C同修從摔倒到康復共二十四天。她能恢復的這樣快、這樣好,每時每刻都離不開慈悲偉大的師父對弟子們的加持、看護。離不開同修們整體配合,還有C同修平時堅修大法的基礎。現在C同修又走入救度眾生的洪流中來,兌現著自己的誓約。

這件事情,看上去我們是在幫助同修,其實參與其中的同修都受益匪淺。師父讓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更加堅定了我們對信師信法的正念,使我們修煉有素。

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