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渝北區孤寡老人冉崇陽在迫害中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重慶報導)重慶渝北區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冉崇陽是一個孤寡老人,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長期遭受迫害,飽受中共不法人員的騷擾、恐嚇,於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在興隆鎮醫院離世。就在老人去世前幾個月,綜治辦的幾個人還入室威脅說:「我隨時都要來,我還要喊派出所的來!」

冉崇陽,男,一九四二年生,重慶市渝北區興隆鎮永慶村人,無配偶,無子女。老人原來因車禍幾成植物人,必須拄著棍棒才能勉強行走,頭部不能太用力的動,否則就會昏倒;滿口牙齒又鬆又痛,雙手握拳握不攏,也握不緊。修煉法輪功後很快恢復健康。老人生前說:「第一天晚上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時,我早早的吃了飯,帶上了五、六包香煙(那時我每天要抽三、四包香煙),到街上等著看錄像。一看到師父的講法錄像,煙也沒有癮了,回家酒也忘了喝。不知不覺地,我的頭不昏了,牙不痛了,手也握得緊了,整個人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首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冉崇陽老人於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說句公道話,被非法勞教,送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勞教所關押迫害,從此開始了長期被騷擾、迫害的日子。

冉崇陽老人二零零四年四月投書明慧網說:「一天,我從外面回來,就被守候多時的邪惡之徒蜂擁而上綁架。永慶派出所所長、孔××、辛××和鎮上的書記、吳××,村支書、主任黃××等惡人把我的十幾本法輪功書搶走了。在大隊書記家裏,他們威脅我放棄法輪功,我不屈服。他們沒有抓我,就把我的兄弟抓走了,現在仍然被關在重慶西山坪。第一次被非法判一年,後又無理延長八個月。回來後沒多久,惡徒又把他抓去勞教三年。」

「又一次,永慶派出所的人叫我去派出所,說我在發資料和傳單,要我說不煉了,不發傳單了,就放我回家。我不答應。他們就把我非法關押了十多天後,送到了渝北區公安分局,分局的又叫我說不煉了,就可以回家。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後來惡徒就把我送到了勞教所。」

「在牢房裏,我堅持煉功,還教那些犯人也煉功。後來牢頭去告發了。看守所的所長就問我還煉不煉,我當然要煉。他們就給我戴上腳鐐,我還是要煉。他們又把我的手腳銬在一起,我還是要煉。他們又強迫我跑圓圈,我回答的還是『要煉』。一個姓何的(家住統景鎮中坪)牢頭和警察就用帚把打我,帚把被打斷成一節節的,他們又用木棒來打我,木棒也被打斷了……就這樣腳鐐手銬的八天八夜,我都不吃不喝抗議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冉崇陽老人在渝北區興隆鎮茶館講法輪功真相,被人構陷,被興隆鎮交警平台和木耳派出所綁架並抄家,後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五日晨六時左右,冉崇陽老人在去超市打工途中被綁架。六月二十六日下午,冉崇陽又被三男一女挾持到他租賃的家中,家被抄,若干法輪功書籍被搶走,後被挾持到北部新區分局天宮殿派出所關押。這次被關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一大早,重慶市渝北區興隆鎮永興場來了數輛警車,警察約三十人把永興上場口一幢居民樓團團圍住,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下午兩點多鐘,七十多歲的冉崇陽路過,警察又把老人圍住,隨後抄了老人的家。警察叫冉崇陽老人跟他們走,老人堅決不同意,警察才作罷。

永興敬老院的群眾目睹了罪惡的全過程,議論紛紛。一位老人忍不住破口大罵:「共產黨不幹好事!對我們這些孤寡老人不管,專門去整好人。」那些警察聽了都不作聲。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重慶市渝北區興隆鎮綜治辦的年輕人譚林,帶著一男一女闖進永興街道冉崇陽老人家裏,到處亂翻。最後搶走幾本《明慧週刊》,臨走時還威脅說:「我隨時都要來,我還要喊派出所的來!」

以上只是明慧網報導出來冉崇陽老人遭受迫害的經歷,沒被報導出來的騷擾還很多,不知老人這些年是怎麼熬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