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天津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根據明慧網報導匯總,二零一八年全年,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至少有311人次遭迫害,其中3人被迫害致死,31人遭非法判刑,二審非法維持原判的不少於5人,43人次被非法庭審,26人遭非法批捕,被非法拘留的有58人次,遭綁架、抄家的至少110人次,34人次遭騷擾,1人被非法開除公職。

圖1:2018年天津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圖1:2018年天津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一、2018年1~9月天津232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報導,二零一八年一月至九月,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至少有232人次遭迫害,其中被迫害致死2人、非法判刑24人、非法庭審35人次、非法批捕26人、非法拘留45人次,遭綁架、抄家81人次、騷擾18人次、非法開除公職1人。迫害詳情見明慧網報導《2018年1~9月天津232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二、2018年10~12月天津79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八年十月至十二月中,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至少有79人次遭迫害,其中:迫害致死1人,非法判刑7人,二審非法維持原判5人,非法庭審8人次,非法拘留13人次,綁架抄家29人次,騷擾16人次。

由於中共封鎖信息,以上數字是不完全統計。

表一:2018年10~12月份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統計
非法判刑法院人次名單非法判刑刑期
寧河區法院5李廣遠非法判刑4年
裴淑紅非法判刑2年
楊桂榮非法判刑2年
趙秀芳 非法判刑1.5年
李孟順非法判刑1.5年
紅橋區法院1徐雪麗非法判刑4.5年
寶坻區法院1張磊非法判刑1.5年罰款1萬元

表二:2018年10~12月份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統計
非法庭審法院人次名單
武清區法院2高建玲
周厚美
紅橋區法院2徐雪麗(2次)
河北區法院1何貴榮
寶坻區法院1張磊
開發區法院2王翠蘭(2次)

(一)典型迫害個案

◎中共株連釀惡果 天津武清陸淑榮被兒子毒打致死

天津市武清區東馬圈鄉半城村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陸淑榮被兒子杜雪松打斷十根肋骨,十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據說是杜雪松怕母親修煉法輪功影響他兒子考公務員,喝了酒之後失去理智,把仇恨發洩到親生母親身上。

'陸淑榮'
陸淑榮

陸淑榮的兒子杜雪松是退伍軍人,五十來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也就是中秋節剛過去三天,杜雪松喝完酒,進家就對母親瘋狂毒打,打斷十根肋骨,手腕骨折,渾身是傷,臉打得變形,從五點到六點多,打了一個多小時。

陸淑榮被送到醫院檢查後,多次下病危通知,由於其中一根肋骨折三節,尖兒扎到肺裏,內臟受損太重,在醫院搶救了二十四天,於十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

陸淑榮的老伴杜仲三八十歲,因為上前阻攔也被兒子杜雪松打得住院,所幸傷得不算太重,可出院後精神受了刺激。

老夫妻育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按農村的常理說老倆口算好命的,因為就一個兒子負擔小,給他娶了妻,也生了子,孫子看大了,上了小學、中學、又考上大學,畢業有了好工作,本該頤享天年。夫婦倆自修煉大法以來身心受益,二十多年不打針吃藥。尤其是陸淑榮,乾淨利索,穿件好衣服比女兒還精神,頭腦清晰思維敏捷,每天學法煉功不間斷。生活上平時都是兩個女兒照顧買吃買穿,吃不著兒子也花不著兒子。

杜雪松為甚麼跟年邁父母這麼大仇恨?雖然有其它家庭矛盾,主要原因是老倆口煉法輪功,兒子杜雪松當過兵,被中共洗腦嚴重,受政府謊言毒害太深,已經分不清善惡正邪,法輪大法給父母帶來的好處不看,就怕受株連,說會影響他兒子前途。

◎遭看守所灌食電擊 唐忠豔昏迷不醒

十二月四日,唐忠豔被綁架到寶坻區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在看守所,她絕食抗議,看守所人員給她強行灌食(給她灌了迫害她身體的藥物),並讓她坐在鐵椅子上用電棍電她。


酷刑演示:鐵椅子

電擊加上藥物迫害,使唐忠豔的內臟受損,身體極度虛弱。十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十一點,唐忠豔從看守所回到家,二十六日就昏迷不醒。目前情況未知。

(二)非法庭審判刑案例

事件回顧: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天津市公安局出動大批警察夥同各區級公安分局和下屬派出所警察在全市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抄家、騷擾,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人數達42人,其中37人被綁架,至少14人被非法批捕,8人遭非法庭審,4人已被誣判入獄,最高刑期達七年。

◎何貴榮告訴法院人員:講真相是為了你們好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許,河北分局「六一零」警察及建昌道派出所警察及街道居委會二十餘人闖入何貴榮家中,將其綁架。天津市河北區法院於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月對何貴榮兩次非法庭審。何貴榮當庭講述法輪功真相,並對法官和公訴人真誠相告:講真相是為了你們好,為了你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不被淘汰。

何貴榮被非法起訴後,檢察院的人找過她,告訴她認罪後就可以出去。她斷然拒絕了。她認為自己是無罪的,絕不寫任何認罪的材料。案件剛到法院時,法官曾找何貴榮談話,要求她接受援助律師,認罪認罰,被她拒絕。她告訴法官,即使沒有律師,她仍可以在法庭上為自己做無罪辯護。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上午九點,河北區法院對何貴榮第一次非法庭審。何貴榮陳述自己煉法輪功身體變好的經過,法官竟信口雌黃:這要感謝××黨的領導……

十月三十一日下午,河北區法院對何貴榮第二次開庭。何貴榮對法庭人員說:我為甚麼要修煉,為甚麼要在法庭上告訴在座各位的真相,是為了你們好,為了你們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不被淘汰。何貴榮說罷,法官低頭不語。

◎曾遭冤刑八年 徐雪麗又被誣判四年半

天津市北辰區法輪功學員徐雪麗女士,今年五十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天津市北辰區天穆派出所綁架,警察在非法抄家時把其父親看病的四萬多元和她老舅(老年痴呆病人)家中所有的錢一起抄家搶走,至今不歸還。天穆派出所警察多次編造構陷材料,以徐雪麗當時暫住紅橋區為由,交由紅橋區審理,紅橋法院三次開庭後,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對徐雪麗非法判刑四年半。

徐雪麗女士,原愛德克斯汽車零件有限公司(原汽配五廠)職工。偶然間,她聽到了法輪大法師父講法的錄音,認真聽後,心臟病、肝炎等病症很快就好了。她知道了要按真、善、忍去做,脾氣變好了;遇到矛盾知道反思,做事能主動為他人著想,心態變得平和。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徐雪麗因不放棄修煉,多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八年,在天津女子監獄中曾多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徐雪麗出獄前三個多月,突現心臟病症狀,被送到監獄新生醫院強迫輸不明液體。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出獄時,體重只剩七十七斤的徐雪麗被兩個人架出監獄,隨後出現嚴重精神病症狀,感覺自己腦袋裏有攝像頭,不敢看東西,感覺有東西在身上爬。每日極度緊張、恐懼,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兒被迫害成這副樣子,非常難過。

然而,徐雪麗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在家人親朋關懷下,精神漸漸好轉,恢復正常後長期照料身體不便的舅舅舒裕民。現在她父親已悲傷離世,老舅因無人照看也生命垂危。

(三)半個月有20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在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份,天津市公安局下屬派出所夥同國保、網警等部門,先後數次有預謀的綁架法輪功學員。時間主要集中在十二月四日、七日、十二日,分別涉及東麗、寶坻、北辰、武清、河北、濱海新區、河東區等七個區域。主要迫害手段是非法監控法輪功學員的手機。

據不完全統計,在先後半個月的時間裏天津當局綁架了二十名法輪功學員,分別是:王桂榮、閆振芬、高鳳存和妻子唐忠豔、郭文娟、於伯群、馬淑芬、蘇鳳芝、徐永蘭、劉惹寒、鄧良群、趙萬年、安春雲、黃玉娥和丈夫(未修煉法輪功)、郝六順、韓桂英、王春紅、宋文凱、張洪儒。遭騷擾或抄家的有:郭永宏、白淑琴、安春榮、栗豔俠、何黛平、趙翔、王士君、趙豔、孫元龍、王福利。

當天回家的有:王桂榮、於伯群、徐永蘭、蘇鳳芝、王春紅、宋文凱、張洪儒、高鳳存、黃玉娥的丈夫;非法關押數日後已回家的有:閆振芬、趙萬年、安春雲、黃玉娥、唐忠豔,唐忠豔被綁架到寶坻區看守所,遭受了藥物迫害、坐鐵椅子、電棍電擊等酷刑,陷入昏迷狀態。

◎小學教師劉惹寒被綁架,79歲母親盼女歸

天津市河北區法輪功學員劉惹寒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晚間被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河北分局看守所。劉惹寒二零零一年曾被中共非法勞教,導致婚姻破裂,兒子在讀大學,尚未工作。其七十九歲的母親身體不好,女兒被綁架後,臨時由鄰居幫忙做飯,生活失去照顧。劉惹寒在北辰區集賢裏小學當老師,她的工作學校歸集賢派出所管轄。

◎濱海新區八名法輪功學員遭警察綁架騷擾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十三日,天津國保指使濱海新區派出所警察,同一時間,對八名法輪功學員騷擾、綁架、非法抄家。參與每一起綁架、騷擾案例警察都是七、八個人或多致十餘人。重點搜查法輪功學員的手機。其中郭永宏、白淑琴、安春榮、栗豔俠遭騷擾,安春雲、趙萬年、黃玉娥被綁架多日後放回,王桂榮被劫持到濱海新區胡家園法制管理中心,被強制體檢、驗血、驗尿,按下手印才放人。

十二月十二日早晨七點,大港區古林裏做小生意的法輪功學員安春雲,剛到樓下,打開車門,啟動汽車,準備到古林裏大集賣貨,突然從周圍的汽車中衝出十餘個人,把安春雲強行從車裏拉出來,兩個人給她戴上手銬,送去上古林派出所。

也在這天早上,天津市大港區國保警察出動三輛車,綁架了正準備去太平鎮上趕集的法輪功學員趙萬年。

這天早上七點三十分,天津大港國保、紅旗路派出所、小區居委會等七、八個人闖進大港油田採油小區法輪功學員黃玉娥家,把黃玉娥和丈夫(未修煉法輪功)綁架,同時非法抄家。中午,黃玉娥的丈夫被放回。

十二月十二日早上七點三十分,十個警察,有市國保、網警、刑警、派出所警察,扛著攝像機,闖入大港街春暉北裏法輪功學員郭永宏家,進門就要手機,查看手機有無破網軟件。郭永宏不配合警察的無理要求。最後警察十點鐘才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