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遼寧鞍山市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概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中共邪黨江澤民團伙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國家機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民眾至今已經持續近二十年,遼寧省「610」有組織、有預謀的脅迫各市、縣按名單抓人,利用手機監控、利用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定點蹲坑、騷擾、上門照相等各種卑劣的手段實施迫害,鞍山市(含海城、台安、岫岩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十分嚴重。

根據明慧網的報導統計,二零一八年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在監獄或長期受到中共警察的迫害騷擾而離世的共5人,15人被綁架,7人被非法判刑。

因網絡封鎖信息傳遞閉塞,以下消息如果有知情者請及時更正和補充。

一、被迫害致死5人

序號地區姓名性別年齡被迫害致死的時間
1鞍山高素娟64歲2018年1月2日到醫院治療無效離世
2岫岩王世賢70歲2018年2月初在瀋陽大北監獄被迫害致死
3鞍山孫 敏50歲2018年3月8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4岫岩吳國鳳73歲2018年7月13日離世,多次到醫院治療無效去世。
5海城吳博40歲2018年12月11日離世,生前曾到鞍山多家醫院治療。

1、鞍山市法輪功學員高素娟長期遭受迫害離世

鞍山市法輪功學員高素娟,女,因長期受到中共迫害,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離世,終年六十四歲。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任黨魁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高素娟和老伴不斷地受到中共鞍山610和當地派出所及街道社區人員的騷擾,整日擔驚受怕,無法正常生活。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鞍山市因一名同修被非法抓捕,高素娟和老伴姚元東等七名同修遭到了綁架,倆人在鞍山市看守所被關押了十一個月之久。在此期間,高素娟學不到法,煉不了功,精神和肉體備受折磨,身體狀況直線下降。在非法關押期間,高素娟的家人為夫妻倆請了維權律師辯護,而鞍山市610主任謝永峰、鞍山市鐵西區政法委書記范連寶和鐵西區原國保大隊長王登科要挾高素娟、丈夫及其家人辭退維權律師,否則將重判。在三番五次的刁難後,高素娟和姚元東夫妻二人在巨大的壓力下被逼無奈辭退了維權律師。

在辭退了維權律師後,鞍山市政法委、610非法組織將高素娟、姚元東等三名同修轉移到了鞍山市上石橋的轉化基地洗腦班進行迫害,派來專門的轉化人員進行洗腦,要他們罵大法、踩法輪功師父的法像。二十年了,是師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才可以輕鬆快樂的活著,高素娟被這些邪惡的招數逼的上火了,心裏承受不住,簡直崩潰了!高素娟和老伴在洗腦班判緩回家後,肚子大了,上不來氣,舊病復發。老伴姚元東被他們迫害的耳朵也背了,說話得和他大聲喊才能聽到。

高素娟和老伴回家後,鞍山市610主任謝永峰和鞍山市鐵西區政法委書記范連寶追到家,不讓二人在鞍山呆著,老倆口沒辦法去了瀋陽市兒子家住,電話二十四小時監控。只有到了開工資時,老倆口才能回鞍山一趟。鞍山市610和國保大隊通知鞍山火車站的警察對高素娟和老伴二人特別搜查。有一次,高素娟在火車站被警察搜出了六十一張一元的真相幣,被非法拘留了十五日。

高素娟老伴和兒子的手機時刻被監聽,經常受到610國保警察的電話騷擾。高素娟和家人無法得到正常的生活,高素娟精神壓力太大,身體病症一度惡化,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中共又製造了一場人間的慘劇。

2、岫岩縣王世賢被瀋陽大北監獄迫害致死

鞍山市岫岩縣法輪功學員王世賢,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八年二月初,在瀋陽大北監獄被迫害死後送回家,草草下葬,至今具體死因不明。

王世賢,男,七十歲,鞍山市岫岩縣龍潭鄉龍潭村人,三個女兒都已成家,生活在外地,都比較遠,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生活在家。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半夜一點左右,王世賢與龍潭鎮法輪功學員姜漢桐、王國言在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龍潭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到岫岩縣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岫岩縣法院非法庭審三位法輪功學員。姜漢桐家屬聘請北京律師做無罪辯護,要求釋放。律師強烈指出:由岫岩縣公安局對三位法輪功學員的取證過程完全屬於自偵自簽(取證、簽證完全由公安局完成),不合乎法律規定,不能成為所謂的「證據」;在三位法輪功學員家搜出的法輪功書籍,還有真相光盤、小冊子,其內容都是教人向善、救人為目的的,絕對不會對社會和他人造成任何傷害和損失,更沒有構成強加的罪名,指控是不合法的。

張律師還講法輪功學員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沒有錯。整個庭審過程中,律師的辯護誠懇、理智、公允、嚴謹,言語鏗鏘有力。在法庭辯論中,公訴人表現出無言以對。

但是岫岩縣法院有法不依,罔顧事實,繼續執行江澤民集團的迫害指令,不通知律師、家屬,對三位七旬老人秘密宣布非法刑期,王世賢被非法判刑七年,姜漢桐五年,王國岩三年。

王世賢被劫持到瀋陽大北監獄。二零一八年二月初,在監獄被迫害死後送回家,因其只有三個生活在外地的女兒,沒有能力追究死因,遺體被送回家後,草草下葬,至今王世賢的死因不明。

3、鞍山市優秀教師孫敏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


孫敏

鞍山市法輪功學員孫敏本是優秀教師,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曾遭到綁架、洗腦、勞教、判刑等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受了種種非人折磨,於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歲。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中共酷刑示意圖:鎖地環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一天之內,遼寧省610非法組織有預謀的手機定位、跟蹤、監控、綁架了遼寧省各市、縣法輪功修煉者百餘人之多,孫敏老師也是其中之一。孫敏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十六個月期間,遭到了銬地環、罰站、不讓睡覺、不讓洗漱、不讓上廁所、暴力毆打、野蠻灌食、灌食不明藥物、灌屎尿等多種酷刑折磨。孫敏的死亡與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的虐待和折磨也脫不了幹繫,涉嫌犯罪的人員有:所長趙洪波、郭繼紅、獄警王宏及在押犯人李楠、張慧麗、宋福麗等人。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孫敏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的警察秘密轉移到了遼寧省女子監獄,孫敏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送監獄之前的前幾天,孫敏在看守所出現胸悶伴有陣痛十個小時,心律43次/分,被120急救車送往鞍山市中心醫院急診;在鞍山市長大醫院住院處觀察,其中檢查出竇性心動過緩和低鉀血病症,有鞍山市長大醫院的體檢報告作為證實。(參與檢查的長大醫院的醫護人員有:楊慧、張鑫、肖熙凡、孫歡等人。孫敏當時的身體極其虛弱,體重只有33公斤,根本不具備收監條件。鞍山市女子看守所不知道使用了甚麼招數遼寧女子監獄居然接收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孫敏的父親多次接到監獄的電話說女兒病重,十月末,遼寧女監十二監區副監區長陳碩和分監區長胡楊來到孫敏家中,稱孫敏患有冠心病、竇性心律過緩(40次/分)、高血壓(260)、心律失常和肺炎,時刻有生命危險,並哄騙孫敏的父親在她們拿來的資料上簽字。依據孫敏當時的身體狀況已經不適合在監獄關押,孫敏的父親向遼寧女子監獄有關部門遞交了保外就醫申請,遭到了獄方的拒絕。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十點二十分,孫敏的父親接到遼寧女子監獄警察的電話,說孫敏正在搶救,中午十二點五十分當孫敏的家人驅車到達遼寧瀋陽監獄管理局總醫院時,看到的是居然是已經穿好紫色壽衣死亡的孫敏的遺體,當孫敏的父親觸摸女兒遺體時,發現女兒身上居然是冰涼的。更為蹊蹺的是,給搶救中的孫敏把壽衣都準備好了,上述種種跡象表明孫敏為非正常死亡。根據醫學常識,人死後的體溫可以斷定死亡的時間,在常溫下,人死亡後體溫每一個小時下降一度,依據監獄所打來的電話說孫敏正在搶救的時間斷定,孫敏死後體溫應該是溫熱的,而孫敏父親摸到的卻是冰涼的,這說明人已經死亡多時。另外當時在場的遼寧瀋陽監獄管理局總醫院的王大夫證詞也說孫敏到醫院時已經是死亡狀態,醫院還給出示了一張心臟停止跳動的心電圖。

監獄這邊通知家屬正在搶救,那邊壽衣都給穿好了,家屬還沒看到孫敏,都不知道怎麼回事,人就稀裏糊塗的死了,連個明確的死亡原因都不給家屬!

孫敏被迫害致死後,孫敏的家人曾多次找到有關的司法機構進行控告,至今都沒有得到過合理的說法和任何的賠償,目前遼寧女子監獄的那些參與迫害孫敏的行兇者仍然逍遙法外,對於此事家屬表示一直要繼續依法對其有關涉案人員進行控告,並追究其刑事責任。

4、遭十二年冤獄 岫岩市吳國鳳被迫害離世

遭受近十二年冤獄關押迫害,鞍山市岫岩市(縣級市)七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吳國鳳女士,被迫害的不能睡覺、呼吸困難,於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含冤離世。

吳國鳳女士性格直爽,非常善良,在遭受冤獄期間經常幫助犯人,因她擅長針線活,所以總有很多犯人求助於她,休息時間經常是從早到晚幫人做針線活,在認識她的犯人中,曾流傳過她的一個笑話,幫人做棉褲,做了四條卻送出去五條(因為最後實在做不動了,把自己的棉褲也送人了)。

吳國鳳女士於一九九五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前患有嚴重婦科病、胃潰瘍、胃下垂、十二指腸潰瘍、無消化能力症、腦神經衰弱、化工職業病白內障等多種疾病,萬分痛苦,生活度日如年。修煉僅幾個月所有的病症都神奇般痊癒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指使媒體栽贓誹謗法輪功。吳國鳳因依法上訪被岫岩警察綁架、強搶工資、毆打、電擊;在一次綁架中還曾被岫岩警察注射不明藥物;之後,岫岩警察以吳國鳳印刷真相資料為由「懸賞」三萬元以試圖綁架吳國鳳。

吳國鳳被迫流離失所兩年左右,於二零零二年六月在異地被岫岩警察綁架,之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於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

在女監五大隊,吳國鳳曾被綁在鐵管上狠狠毒打致大小便不能自理。後又被轉到十一監區(老殘監區)。在獄中,吳國鳳被強迫超時間、超體力勞動,迫害致「壓縮神經根」,導致不能坐著、每天只能躺著,在床上躺了九年多。期間有兩個冬天,吳國鳳被強迫睡在沒有暖氣的潮濕水泥地面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在各種折磨下,吳國鳳原來健康的身體出現了各種疾病,到二零一三年末,在她奄奄一息之際,監獄才把她放回家。

回家後,吳國鳳仍被嚴重的心臟病等病症折磨,嚴重時整夜不能睡覺、呼吸困難,雖通過學法煉功時有好轉,但身體狀況還是時好時壞,僅二零一七年一年中,吳國鳳就住院至少九次,終於在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5、遭八年冤獄、多種酷刑 吳博被迫害離世

海城市法輪功學員吳博,結束八年冤獄,一度生命垂危,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從大連監獄回家,身體虛弱,走路一顛一顛的。年僅四十歲的他於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輪功修煉團體被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打壓後,吳博這個正直、善良、年輕的生命堅信自己的信仰,不願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修煉,不願看到中共的謊言誣陷高德大法,毒害無知的百姓,他義無反顧的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大法真相。在二十年紅魔肆虐的日子裏,吳博及其親人被多次騷擾、綁架。

據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報導,鞍山市鐵西區西解放路7-35號大法弟子吳博租房不到十天,南華街道十六小區居委會即夥同當地警察進行迫害,被迫搬家,警察又派五個特務跟蹤,吳博和母親有家難回。吳博被迫流離失所後,南華派出所所長及惡警迫害其家屬,把他姐每月提供的生活費說成「提供活動經費」、「窩藏」,毆打其姐,還把不修煉的姐和姐夫關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下午兩點多鐘,吳博和他姐姐在家中被鐵西分局警察綁架,警察非法沒收了他姐姐的私家車和房產,並在她姐家門外安裝了監視器。

吳博被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冤判八年,後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監獄二監區一中隊,因他不放棄信仰,拒不轉化,被迫害的十分嚴重,被折磨的體重只有六、七十斤。起初他們採用全體犯人責任制的方法,挑起他人對法輪功學員的仇恨,如果不放棄信仰他們將一起被罰,後來所有犯人向他身上吐口水,欺辱他。每天罰站三小時,在吳博多次向他們提出抗議無效後進行絕食抗議,惡警把他二十四小時綁在床上,用野蠻灌食的方法進行迫害。吳博大約在二零零九年三月初開始絕食,其間有一段時間到外就醫,表現出嚴重的糖尿病狀況,絕食五年半,水不喝,飯不吃,一直處於被灌食,近一米八的個子,三十多歲,居然瘦到六、七十斤。吳博雖然身體非常虛弱,可是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卻非常響亮,樓房一、二百米都能聽見,窗戶釘上被子也不管用,就連惡警都很讚歎說:「他走了另外空間」。迫害吳博的二監區一中隊的惡警馬洪池唆使犯人開批鬥會迫害吳博。

吳博在大連監獄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監獄同意放人保外就醫,可遼寧省「610」不同意,「寧讓人死裏頭也不放人!」

吳博出獄後曾談到:他長期絕食是因為他想用他的行為讓監獄的警察與犯人看到修煉法輪功沒有犯罪,法輪大法好,還大法的清白,不能讓世人的腦子裏裝進中共的謊言,對大法犯罪。當時沒有任何的力量能阻止他的信念,那種巨大的精神支柱讓他一直絕食了五年半的時間,他只要清醒時就喊:法輪大法好,耗盡全身的力量在喊,他在絕食期間身體極其虛弱,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量,聲音穿透力極強,很遠的地方都能聽見他在喊「法輪大法好」。看管他的警察沒有辦法只好把他關進小屋裏,窗戶的四周釘上棉被,他從不被監獄警察的任何迫害手段而屈服。最後那些迫害吳博的人都被他不屈不撓的精神所征服,修法輪功的人了不起!吳博的環境後來慢慢的變好,吳博也開始吃飯。儘管這樣,由於長時間的迫害,內臟各器官、身體機能已經衰竭,因長期被綁在床上,腿部受到嚴重的創傷,

吳博出獄回家後,因考慮到家人的處境,非常擔心,他說因為自己不願放棄信仰受到警察的監控和騷擾,如果這樣他的親人將無法正常的生活,他不願拖累姐姐,只好帶著虛弱的身體出去租房子居住,心情非常鬱悶。吳博出獄後走路一顛一顛的,還會經常出現尿失禁的現象,無法正常的養身體。後來吳博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在家人的陪同下來到醫院醫治,換了幾家醫院,最後醫治無效, 這個年輕的生命就在中共的迫害下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帶著遺憾離開了人世。

二、被綁架15人

序號 地區 姓名 被綁架時間 參與綁架的人員及案件進展
1 千山大屯 劉宗雪 2018年1月5日 大法學員劉宗雪和不修煉的外甥女祝小婷在家中被國保警察綁架,搜走電腦,祝小婷的手機、耳環等物品,現二人被非法判刑。
2 千山大屯 祝小婷 2018年1月5日
3 海城 王宏柱 2018年8月22日 在工作單位被海城市國保和騰鰲分局的警察綁架,現在案件移交到鞍山立山檢察院處理。
4 鞍山 劉豔琴 2018年9月16日 鞍山市鐵西區共和派出所警察在二台子大禹市場綁架了王淑芳、王春梅。在達道灣派出所片區綁架了劉豔琴、邱寶玲。王春梅、劉豔琴、邱寶玲2018年10月16日被放回家。王淑芳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個月後,2019年1月14日回家。
5 鞍山 邱寶玲 2018年9月16日
6 鞍山 王春梅 2018年9月16日
7 鞍山 王淑芳 2018年9月16日
8 海城騰鰲 王秀琴 2018年9月24日 王秀琴開車出去辦事被定位跟蹤被遼陽縣國保綁架,家中打印機及大法資料和自家車全部被搶走,現被非法關押在遼陽市看守所內。
9 鞍山 劉斌 2018年9月24日 王秀琴被綁架警察去抄家,劉斌正好去串門,被警察劫持後綁架到遼陽市看守所內多日,現已回家。
10 岫岩縣清涼山鎮 赫克清 2018年10月10日 在家中被岫岩縣國保和湯溝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抄走一些大法書籍,大法資料和一些真相幣數字不詳。
11 鞍山 陳瑞蘭 2018年11月10日 講真相時,被立山公安分局和深北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被非法抄家。現被非法關押在鞍山市第一女子看守所。
12 鞍山 石崴 2018年11月13日 在家中被警察綁架,被抄走不乾膠等真相資料,據悉石崴是因為到外面粘貼大法真相不乾膠被跟蹤構陷綁架。
13 鞍山 劉素芝 2018年11月16日 劉素芝、許慧,發真相台曆時,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綁架,劉素芝的辦案人是雙山派出所的警察江南。許慧被轉到立山派出所,倆人目前已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多日。
14 鞍山 許慧 2018年11月16日
15 鞍山 礦紅 2018年月份不詳 貼真相粘貼被派出所警察關押到鞍山拘留所多日後放回。

1、千山區大屯鎮法輪功學員劉宗雪和不修煉的外甥女被綁架

二零一八年一月五日上午十點左右,國保來了十幾個警察,在未出示搜查證,逮捕證的情況下,強行將鞍山市千山區大屯鎮大法弟子劉宗雪和不修煉的外甥女祝小婷在家中綁架。他們發現了一個筆記本電腦,就問是誰的,在一邊剛下班回到家的劉宗雪的外甥女祝小婷說是她的,並說明自己不是煉功人。同時搜走的電腦,祝小婷的手機、耳環至今沒還,這麼冷的三九天,送看守所時,連棉襖都沒讓穿。

2、鞍山市海城市南台高中老師王宏柱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被綁架

據明慧網報導,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四十六位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此次綁架行動發生在營口、朝陽、撫順、凌源、錦州、大連、瀋陽、黑山、鞍山、葫蘆島十個縣市,是由遼寧省公安廳策劃指揮的「專案組」聯合行動,由各市縣公安局抽調警力統一配合,突擊實施的綁架、抄家、搶劫的犯罪行為,被稱為8.22綁架案。

鞍山市法輪功學員王宏柱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在工作單位被綁架。八月二十二日晚八點左右,遼寧省鞍山市海城市南台高中老師王宏柱接到單位電話,說學校有急事找他。當他急匆匆趕到學校時,等著他的卻是海城市國保和海城市騰鰲分局的警察。

他們以了解王宏柱妻子的情況為藉口找到他,並要求搜查他的住所。當警察來到王租住的房屋(因工作離家遠),在沒有出示搜查證的情況下,搜走了大量物品。然後又讓他帶著到另一個租住的平房(存放私家車的地方)去,在沒得到王允許的情況下,警察非法撬開門,搜走大量物品。搜走的物品中包括三萬多人民幣,一部紅色筆記本電腦、一部台式電腦、音箱和手機三部,還有在古琴下面壓的四千五百元錢(這是給他母親的生活費)也被搜走。

與此同時,王宏柱的妻子在二十二日九點左右也受到騷擾。海城市國保和海城市騰鰲公安分局的警察有十幾個人同時闖入王宏柱家中,當著他未成年兒子的面,欲搜查。王的妻子要求警方出示搜查證,有兩個當官模樣的商量了一下,然後讓其他警察把王的妻子強行帶走。當時王的妻子只穿著內衣,警察也不允許她換衣服,只讓披個外衣,強行銬上手銬(手都被卡出血),連拖帶拉,暴力帶到騰鰲分局,並在其家中留兩個警察把守。

之後他們給王的妻子出示了一個檢查證後,又把她帶回家。並在孩子的面前大肆搜查。他們搜查得非常仔細,大衣櫃和床底下都不放過,搜走了二十多本法輪大法書,還有王的妻子工作時用的電腦,所有的U盤和內存卡、MP4播放器等。

然後警察再一次把王的妻子帶到騰鰲分局,強行按手印,照像等。又問了一些「你還煉不煉法輪功了?」「你和不和別的煉法輪功的人聯繫?」「你上不上網?」等問題。一直折騰到凌晨十二點,才把王的妻子放回家。

綁架王宏柱之後,海城國保於二十三日又去了南台高中,把王宏柱辦公桌上一部台式工作電腦也拿走了。

王宏柱九月三日遭非法批捕。王宏柱的微信和信箱地址已被警察搜走。王宏柱妻子與尚未成年的孩子在家中也遭到鞍山市騰鰲派出所的騷擾,家中的電腦,教學用的U盤等電子物品均被掠走。

王宏柱自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綁架後,一直被非法拘禁在海城市南台看守所。

3、鞍山市劉豔琴、王淑芳、邱寶玲、王春梅被綁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鞍山市鐵西區共和派出所警察在二台子大禹市場附近先綁架了去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王淑芳、王春梅。然後警察又在達道彎派出所片區綁架了去市場買菜的法輪功學員劉豔琴、邱寶玲。警察先將她們劫持到鞍山市鐵西區達道彎派出所,後關入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十天後又改非法刑拘。王春梅、劉豔琴、邱寶玲十月十六日被放回家。王淑芳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四個月後,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回家。

4、鞍山海城騰鰲法輪功學員王秀琴被綁架

鞍山海城騰鰲法輪功學員王秀琴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被遼陽縣國保綁架,被綁架之前曾有被多輛車跟蹤到外地,後來發現手機被定位跟蹤,後把手機及時處理後幾經周旋才逃脫,後來手機落到警察手中。王秀琴過了一段時間後又駕駛這輛被跟蹤的車輛出去辦事,警察發現車輛後把王秀琴劫持綁架,搶走家中打印機及大法資料和自家車,現非法關押在遼陽市看守所內。

5、鞍山市大法學員劉斌被綁架

鞍山海城騰鰲法輪功學員王秀琴被綁架後,警察去抄家,劉斌正好到家串門,被警察劫持綁架,後被關押到遼陽市看守所內,現已回家。

6、岫岩縣清涼山鎮法輪功學員赫克清被綁架

岫岩縣清涼山鎮法輪功學員赫克清於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在家中被岫岩縣國保和湯溝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抄走一些大法書籍,大法資料和一些真相幣數字不詳。詳情待查。派出所電話:0412─7792005。

7、鞍山法輪功學員陳瑞蘭被綁架

鞍山法輪功學員陳瑞蘭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講真相時,被立山公安分局和深北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被非法抄家。現被非法關押在鞍山市第一女子看守所。詳情待查。

8、鞍山市法輪功學員石崴被綁架

鞍山市法輪功學員石崴於十一月十三日晚在家中被警察綁架,被抄走不乾膠等真相資料,據悉石崴是因為到外面粘貼大法真相不乾膠被跟蹤構陷綁架。據知情人透露石崴被綁架前的幾個月時間已經被跟蹤。

9、鞍山市大法學員劉素芝、許慧被綁架

鞍山市大法學員劉素芝、許慧,在十一月十六日下午發真相台曆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雙山派出所綁架。劉素芝的辦案人是雙山派出所的警察江南。許慧被轉到立山派出所,許慧十二月十九日遭非法批捕,檢察院的承辦人是趙龍飛,倆人目前已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非法關押多日。

三、被非法庭審判刑7人

序號 地區 姓名 被非法判刑的時間年限及處罰金
1 鞍山 高俊 2018年1月21日被遼陽法院非法判九年,勒索罰金五萬元。
2 鞍山 張永寶 2018年1月21日被遼陽法院非法冤判六年,勒索罰金三萬元。
3 海城 潘玉君 2018年4月16日被海城法院非法庭審,其它信息不詳。
4 鞍山 王殿國 2018年4月28日被鞍山鐵西法院非法庭審,7月5日法院冤判王殿國四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大連市監獄遭受迫害。
5 大屯 劉宗雪 2018年7月9日被鞍山千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金兩萬元。
6 大屯 祝曉婷 2018年7月9日被鞍山千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勒索罰金一萬元。
7 鞍山 石秀珍 2018年11月23號,被鞍山市鐵東區法院非法開庭,11月26日被冤判一年半。

1、鞍山市法輪功學員高俊、張永寶被遼陽縣法院非法庭審判刑

法輪功學員張永寶(男,三十六歲)駕車至遼陽縣穆家鎮、唐馬寨鎮、小北河鎮、黃泥窪鎮和遼陽市太子河區二零二線道路兩側進行懸掛法輪功宣傳條幅,被受邪黨謊言毒害的人誣告,於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被遼陽縣公安局警察汪福強等人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搶劫其私人財物:條幅95條,八碟連刻刻錄機一台,書刊400餘冊,麵包車被扣。

遼陽縣警察發現張永寶和鞍山高新區七嶺子村法輪功學員的高峻有聯繫,就於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非法搜查高峻的租住,沒有出示搜查證,警察在高峻家門口抓他時,他不配合,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扣押清單上他拒不簽字。扣押物品不是當時清點,扣押清單也遲遲不給家屬。警察非法抄走大量私人財物,其中條幅1948條,彩色噴墨打印機40台,複印紙93包,空白光盤12750餘片,人民幣42800元,法輪功書籍359本,中國結二百左右等。

張永寶、高峻於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被遼陽縣檢察院公訴科科長孫虹軍、王丹彤、王浩非法起訴。高峻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日被非法庭審,休庭後,第二次非法開庭日期是十一月二十三日,在遼陽縣法院;在庭審過程中,檢察院把遼陽縣國保非法抄搶的寫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條幅、書籍和1元面額(不是真相幣)的38800元和100元面額的4000元作為所謂「證據」,並沒收,明顯的侵犯公民信仰權,侵佔公民財產。

高峻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判九年,勒索罰金五萬元。張永寶被非法冤判六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審判長劉永生,審判員高曉光,陪審員邊玲,代書記員趙秀蘭、白瑩。高峻已上訴,案件已移交遼陽市中級法院,主審法官鄒國江,辦公電話 0419-2952108。

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高俊的家屬聘請的律師在遼陽縣看守所接見高俊,高俊的身體非常虛弱,是在人攙扶下走出來接見的,律師問高俊一些問題,高俊也說都記不清了。雖然二審的判決還沒有下來,但結果已定,高俊的家屬打電話問主審法官,被告知維持冤判九年。

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遼陽縣看守所打電話通知高俊(高峻)的家屬:七月六日下午,接見高俊。七月六日,在看守所,高俊的妹妹見到了高俊,高俊的身體異常虛弱,腿麻,手臂抬起來舉不過頭,這是在家不曾有過的狀況。

據高俊本人說:他已經被送去過瀋陽監獄,但因身體情況,監獄那邊拒收。按理說,高俊的這種情況是應該保外就醫的,但目前,沒有跡象表明有關方面有這樣的打算。看守所方面讓高俊的妹妹勸說高俊多吃點飯,顯然是希望待高俊的健康狀況有所好轉後,再次將高俊非法轉送到瀋陽監獄繼續迫害。

在修煉法輪功前,高俊(高峻)抽煙、喝酒、打麻將、與妻子吵架脾氣暴躁,修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不但改掉了惡習,身體曾有的幾種病也沒了,人也變得寬厚和善。高俊的母親患有精神病,多年來一直是他照看。二零一六年的時候,高俊騎摩托車過火車道時被車撞骨折,肇事的責任單位領導與直接責任人要送高俊去醫院,因為當時看起來傷的較重,摩托車都撞報廢了,高俊說自己沒事,被親友送回家中。高俊是很樸實的一個人,他沒有向肇事方要一份賠償,沒吃一片藥,就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好的。

2、潘玉君被海城市法院非法庭審判刑

海城市法輪功學員潘玉君於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四日因向學生講真相,被人舉報,被海城市鐵西鋼鐵派出所非法抓捕,非法關押在鞍山女子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海城市法院對潘玉君進行非法庭審、判刑。潘玉君現在被非法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十一監區。

潘玉君曾多次被迫害,曾於二零零二年被冤判八年,於二零一一年被冤判五年。潘玉君七十多歲的老伴多次去國保要人,老人身體多年糖尿病,身體一直不太好。

潘玉君沒修煉法輪功之前是個多病纏身的人,患有膽囊炎、神經衰弱。她學煉法輪功之後,全身疾病都消失了。她見人就講她感激讓她身心受益的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她再次去北京上訪,被海城八里派出所接回後暴打十二個小時直至休克,後被非法關進海城看守所,後被非法勞教三年。家人通過關係花掉一萬兩千元,在教養院被非法關了十五天後回家。

二零零零年秋天,她出去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正好發到一個便衣警察手裏,這個人立即把她送到海城市站前派出所,後非法關押到海城市看守所。因她不配合照相,警察就用三十八斤最大的腳鐐一組一掛戴上。第二天早上六點,一個姓周的男獄警,拿來電棍電她,從早上六點一直電到七點半多鐘。一個姓尚的男獄警來上班也拿個電棍來電她,把她頭都電糊了,電腫了,最後往嘴裏電,嘴被電的全是泡,家人又花了很多錢,三十七天後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她去營口市的一位同修家,被抓,被非法關押到海城看守所十一個月,後被冤判八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她被非法送進遼寧女子監獄九大隊,因拒絕轉化,天天挨打,被電棍電,被強迫背手蹲著,鼻子嘴裏流血,紙都堵不住,一連三天口鼻流血不止,導致休克。在監獄九大隊,她被強迫加班幹活,每天加班到下半夜一、兩點,因為她不轉化,整整被打了九個月。後來丈夫和弟弟來看她,她被迫害得瘦得皮包骨。後來家人又花錢減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回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她出去送法輪功資料,被惡人抓捕,又被冤判五年,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回家。

3、鞍山市法輪功學員石秀珍被冤判一年半

鞍山市法輪功學員石秀珍女士,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下午兩點多,因粘貼大法真相不乾膠被人跟蹤、構陷。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檢察院非法批捕石秀珍。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鞍山市鐵東區檢察院的檢察員魏敏、代理檢察員劉思格,以利用邪教組織破壞國家法律實施罪(中共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邪教)向鞍山市鐵東區法院提交了對石秀珍的起訴書。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號,被鞍山市鐵東區法院非法開庭,十一月二十六日被冤判一年半。

4、妻子被迫害致死 王殿國被冤判四年

鞍山市法輪功學員王殿國與妻子於寶芳、兒子王宇, 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晚被警察砸門入室綁架、搶劫,僅十三天,於寶芳於七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王殿國遭非法庭審。

於寶芳
於寶芳

於寶芳被迫害致死後,中共檢察院、法院自始至終沒有就於寶芳被綁架關押致死的案件及警察違法辦案、搶劫家中所有貴重物品的惡劣行徑進行調查,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卻變本加厲,不顧王殿國一家人的悲痛,在死者屍骨未寒之時,繼續構陷法輪功學員王殿國,令家屬傷心欲絕。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五十分左右,鞍山市鐵西區法院對王殿國非法開庭。非法庭審終結後,家屬義憤填膺,起身質問庭長佟守輝死者如何處理。作為執法者卻沒有作出公正公平的處置與合理答覆,庭長宣布休庭。後來王殿國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在原鞍山市千秋公墓對於寶芳進行了屍檢。屍檢前,看守所欺騙於寶芳的丈夫王殿國(同時關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對屍檢簽了字。之前有約定,只有王殿國和王宇同時簽字同意才可屍檢。而王殿國的其他親屬因未與看守所及監管支隊達成賠償及無罪釋放王殿國的協議而拒絕簽字。家屬提出最少三十萬並釋放王殿國。後期負責和家屬談判的王警察說不行,沒這個先例,只給十萬元並放人。一直以來監管支隊的關昊主任都是態度蠻橫的刁難家屬,但家屬始終不妥協,態度堅決,因此,看守所及監管支隊便避實就虛從王殿國身上入手,在封閉的環境,用偽善的方式,騙取了王殿國的同意。

自二零一八年六月底,家屬一直要求到鞍山市第看守所探視,卻始終沒見著。七月五日法院冤判王殿國後,去鞍山市第二看守所還是不讓見,藉口是判決與起訴不符,拿回去改了。一個多月後才得知,他已被關入監獄,但是去詢問,看守所卻拒不告知送哪家監獄,家屬也沒收到任何監獄通知,王殿國就這樣下落不明瞭。後來家屬獲悉他被送去了大連,兒子王宇連跑了兩趟,在大連的監獄逐一尋找,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才終於在大連市監獄找到了人,會見後父親王殿國送監獄之前竟然在鬼門關外走了一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王殿國在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他向鞍山市第二看守所申請跟亡妻於寶芳見最後一面,自被抓之後,夫婦倆就沒有見過面。誰知道,這一最正常不過的申請,卻帶給他一場滅頂之災。第二天,所長白龍峰、副所長李某、超市負責人王振雨三人,竟然在看守所的辦公室裏對他一頓暴打,三人圍毆打累了,就往他臉上澆涼水、辣椒水,歇一會兒又繼續暴打,王殿國差點被打死,當時旁邊還有好幾個警察在場。王殿國說他被打的蹲在地上,他們還繼續連踢帶踹、狠命毒打,一邊打一邊說:你命不值錢,你妻子不是死了嗎!三個人用皮鞋打他的頭、臉。頭打破了,滿頭包,臉多處破皮,頭臉全腫了,鼻樑骨折,耳軟骨骨折,兩肋骨折、鎖骨骨折(王殿國受傷的情況兩家監獄都照相存檔了)。打完之後,把他手、腳銬上銬子,再銬到地環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示意圖:銬地環

王殿國提出要見律師、見家人,看守所根本不予理睬。他們封鎖消息,而且不給他治療,後來直接給送到大連市遼南新入監犯監獄。遼南監獄做體檢時看王殿國的頭臉、全身都是傷,拒絕接收,退回鞍山第二看守所。幾天後,看守所又強行將他送進了大連市監獄。兒子王宇會見的時候事情已經過去了三個月了,王殿國依然全身骨頭劇痛,整天耳鳴,頭暈、頭痛十分劇烈,家屬相當擔心,不知這次暴力蓄意的群毆對他身心造成的傷害到底有多麼嚴重,而且監獄是不可能對他進行全面治療的。

5、千山區大屯鎮法輪功學員劉宗雪和不修煉的外甥女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千山區法院非法庭審劉宗雪、祝曉婷,當庭沒有一個辯護律師。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千山區法院對二人下非法判決,對劉宗雪非法判刑四年,非法罰款兩萬元;對祝曉婷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罰款一萬元。誣判後連上訴的機會都不給。

以上迫害還只是冰山一角,由於中共嚴密的封鎖網絡,有些消息無法在第一時間在明慧網上詳細曝光,但是中共的惡行不會這樣就算了。中國古語說的好:「人在做,天在看」,「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奉勸鞍山市、遼陽市參與迫害鞍山市法輪功修煉者的不明真相的官員和司法機關的警察們,請你選擇善良,遠離邪惡中共!我們是生活在同一片藍天、同一塊大地的家鄉人!我們是中華兒女,不是馬列的子孫!信仰無罪,迫害有罪!請為了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不要讓眼前的「飯碗」成為你將來致命的枷鎖,請珍惜這稍縱即逝的機緣,彌補過失,你還有得救的機會,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神佛才能保平安!幸福常伴善良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