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合肥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在中共邪黨「610」的操控與脅迫下,安徽省合肥市公檢法等相關人員2017年繼續對合肥市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關押、非法抄家、騷擾、判刑等迫害。尤其是邪黨19大召開前後幾個月中,合肥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來自「610」、派出所、片警、社區居委會等人員的「敲門行動」的騷擾。據明慧網報導的消息統計:至少49名法輪功學員2007年遭到綁架、非法關押、騷擾、非法抄家等迫害。

表:2017年合肥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的事實不完全統計(來源明慧網消息報導)

序號日期姓名性別情況說明備注
12月16日王可珍非法拘留
23月18日紀廣奎綁架
34月7日李同珍綁架當日回家
44月7日丁子清抄家
54月20日陳茜失聯
64月21日許勝英失聯
74月底二人綁架/拘留一人當日回家
85月2日一人失聯
9申姓非法拘留
10肇姓非法拘留
115月初孫姓綁架下落不明
124月28日趙美凌綁架
13華學香
14劉延英
15李翠英
16王世蘭
17姚敏
18孫以淑
19劉文熙
205月18日一人綁架當日回家
216月6日王可珍綁架另五人
22趙姓當日回家
23袁姓
246月7日李桂英抄家 關押共七人
25趙慧珍
266月10日李雲綁架
27杭霞
288月底李國珍流離失所
298月24日裴潔雲騷擾
309月27日李家順騷擾 綁架
夏琥
裴潔雲
319月27日徐婉珍騷擾
329月28日伍靜青扣留
339月30日一人抄家 綁架
349月黃敏騷擾
359月底李姓非法關押
36高姓
378月24日裴潔雲騷擾
3810月3日焦桂芳非法拘留
39倪玉香
40陳克林
4110月10日余秋英女騷擾
4210月10日王培新騷擾
4310月20日李朝勝非法關押
4410月30日丁書梅抄家 關押
45黃莉萍
4611月2日鄭華非法關押
4711月14日李文宇非法關押
4811月22日杭霞非法關押
4912月9日翟亞男非法關押

部份迫害案例

案例1、合肥市紀廣奎遭竹籤扎手指等酷刑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約二十二時,法輪功學員紀廣奎家裏進來十幾個便衣警察,其中有合肥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三四人、合肥蕪湖路派出所二人、巢湖市公安局約五人、巢湖市朝陽區派出所的警察柯磊和國保副大隊長王兵。他們簡單問一句,就開始搜家,沒出示警察證,所謂的「搜查證」是現場填寫。警察搶走了三個筆記本電腦(有一台是他妻子王桂的)、一個主機、三台打印機、三十多本自己學習用的法輪功書,還有鈴木利亞納轎車(牌號皖A jl830)和鑰匙。警察還搶走兩部手機,其中一部是孫女上網用的。警察抄家時不讓紀廣奎清點被抄走的物品,要清單也不給。

紀廣奎先被綁架至巢湖市公安局刑偵樓(執法辦案中心)被刑訊逼供十三多個小時,遭到王兵、柯磊、郎登山(巢湖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竹籤扎手指、手掌打臉、以拳擊頭、猛擊心臟、手指彈眼球等酷刑。而且他們又偽造了部份筆錄。在巢湖市看守所,紀廣奎因拒絕穿囚服被戴手銬、腳鐐長達三十餘天。

'酷刑演示:用竹籤扎手指(繪畫)'
酷刑演示:用竹籤扎手指(繪畫)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紀廣奎被合肥巢湖市法院非法庭審。原定於下午二點開庭被推遲到下午三點,審判長劉冬升,審判員周可平,檢察院公訴人孫波。法院外來了許多警車,還有許多便衣。紀廣奎的家屬去了多人,但只拿到五張旁聽證。他們進入法庭時發現,法庭早已坐滿了邪黨自己的人,只剩下幾個空位子分散在法庭四週。

公訴人指控紀廣奎八條所謂「罪狀」,被紀廣奎與律師一一駁回。其中一條,紀廣奎說:我簽字時明明是一百多張真相,怎麼到法庭上就成了一千三百張了?公訴人不回答。

對於紀廣奎被刑訊逼供之事,公訴人隻字不提,法庭審判員周可平只在快結束時輕描淡寫的問了幾句。但是,審判長多次打斷律師合法辯護、阻止紀廣奎的自辯,還說,「你知不知道我有權力禁止你發言?!」

案例2、原合肥梅山飯店副總經理朱維英生前遭受的殘忍迫害

朱維英女士原是安徽合肥市梅山飯店副總經理,工作期間多次被評為安徽省先進勞動模範,堅持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遭冤獄八年,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冤獄期滿時,身體已經被迫害得極差,目光呆滯,經常哭喊,有時神志不清,出獄後才半個月就含冤去世,終年六十五歲。

朱維英女士是合肥被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之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朱維英女士多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因此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多次被關押洗腦班折磨。一九九九年底至二零零零年,被綁架到合肥市精神病醫院進行迫害。根據她生前本人述說,她遭受邪惡(醫生)大鋼針穿入雙側太陽穴,並多次遭到電擊;她還被捆綁在柱子上,邪惡(醫生)讓精神病人排著隊輪流用鞋底打她頭,往她臉上吐痰,吐在朱維英臉上的痰從頭上、臉上往下流;還被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一直把她迫害到大腦失去記憶、目光呆滯,不認識人、失去知覺、才放她回家。那種痛苦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萬分痛苦……

'演示:打毒針(繪畫)'
演示:打毒針(繪畫)

當時朱維英遭邪惡迫害回家後,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整個人都痴呆了像傻子一樣,甚麼都不知道了。後來在師父的保護下,她又走入了修煉大法,很快就恢復了健康。二零零二年五月,因她始終不放棄修煉大法,被合肥市公安局綁架,送入女教所非法勞教迫害二年延期三個月。她從勞教所出來後,多次遭到六一零人員、稻香樓派出所、居委會人員上門騷擾,要她轉化,不修煉大法。她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期間,中共邪黨所謂「維穩」。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點半鐘,合肥國保大隊、國安,抓捕了流離失所的朱維英,綁架到合肥市新宇賓館洗腦班進行殘酷的迫害。合肥市公安局長親自坐鎮指揮審問說:「我再叫你跑」。強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致使朱維英兩腿從腳一直腫到大腿根部,當把朱維英從老虎凳放下來時,她的兩腿根本無法動彈。就這樣惡警還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兩次野蠻灌食。在洗腦班迫害十五天後,七月六日將朱維英送往安徽省女子勞教所,被殘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後,終於走出了魔窟,再次流離失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維英再一次被警察綁架、非法判刑八年,強行把朱維英送到安徽宿州女子監獄繼續轉化迫害。在監獄裏,朱維英女士沒有放棄大法修煉,早上堅持煉功,被邪惡警察用電掍電擊,關禁閉,致雙目失明,頸椎被毒打致重傷。頭頸不能自己抬頭,頭不能後仰,身體不能坐下,沒人扶著就倒下,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成了重殘廢人。並長期把不明毒藥碾成粉末拌在飯裏給朱維英吃。在宿州女子監獄,為了轉化她,惡警流氓強行把朱維英衣服扒光一絲不掛一個多月,侮辱她羞辱她。還給她錄像,放給她家人看。她在監獄裏遭受了非人的殘酷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奄奄一息的朱維英刑滿出獄,回到家裏,中共邪惡還繼續監控,在她家蹲坑。由於受到邪惡的殘酷迫害,朱維英身體非常不好,行動不能自如,口齒不清,但還能認識人。用手伸出,嘴裏呼出「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學員去探望她,還遭到中共抓捕。不到半個月,二零一七年七月朱維英就含冤去世。

案例3、合肥教師胡恩奎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胡恩奎,原為肥西縣義城中學物理老師,因為拒絕放棄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人員綁架,被非法拘押、勞教、判刑並屢遭酷刑折磨。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胡恩奎與另一大法弟子張貼「全球公審江澤民」,被一名沈姓路人舉報後遭遇綁架。合肥公安局廬陽分局國保大隊隨後介入此事,因證據不足,直接偽造證據構陷法輪功學員,將兩位法輪功學員從拘留所轉入看守所加重迫害。辦案人員:合肥公安局廬陽分局國保張宏、杏林派出所警察張傳浩,合肥公安局廬陽分局負責人丁忠兵。

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上午九點半,構陷胡恩奎的所謂「案子」在合肥市廬陽區法院開庭。北京律師程海、彭劍擔任胡恩奎的辯護人。兩位律師為胡恩奎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公訴人公訴7個月到一年半。

非法庭審之後法院及國保人員分別聯繫胡的家人要求家人交罰款,說交罰款可以少判點,被拒絕。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合肥市廬陽區法院非法判胡恩奎一年半。審判長:鐘成,審判員:彭舉。

案例4、安徽合肥市八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經過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八時,合肥法輪功學員趙美陵、華學香乘公交車去甩樹掛,下了公交車,正準備甩樹掛的時候,突然闖出好幾個便衣警察,趙美陵還沒反應過來,雙手已被戴上手銬。

一陣瘋狂拍照之後,又有好幾個警察開著兩輛警車瘋狂的駛向現場,不分青紅皂白,把趙美陵、華學香綁架到合肥市安慶路派出所。十幾個警察圍著趙美陵一陣謾罵與審訊之後甚麼也沒得到,把趙美陵送進合肥市拘留所。

法輪功學員姚敏在甩樹掛的過程中不知道自己已被跟蹤,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下午二點左右,被跟蹤到王世蘭家,姚敏正準備敲門,被突如其來的警察們綁架到安慶路派出所。緊接著,安慶路派出所的十幾個惡警瘋狂的開來好幾輛警車把王世蘭家團團圍住,當時當地一些法輪功學員在王世蘭家一起學習法輪功書籍。

一個便衣女警敲門,這時正好法輪功學員孫以淑要出門,就問那女警甚麼事?那女警欺騙地說,這房子不是要拆遷了嗎?我們來核實一下房產證與實際平方數。孫以淑喊來八十多歲的王世蘭,孫以淑正準備開門出去,一下擁進十幾個警察,瘋狂地亂翻,幾個彪形大漢圍著孫以淑,拿著手機一陣狂拍、搶包、瘦身,孫以淑大聲斥責,你們是誰?你們擅闖民宅!

幾個彪形大漢扯的扯、拽的拽,把孫以淑托出門外,塞進警車,綁架到安慶路派出所。警察同時撬開房間的門,裏面還有三名法輪功學員,劉延英、李翠英、劉文熙都近八十歲,劉文熙還雙腿殘疾,自己不能走路,離不了拐杖,還得有人攙扶,也都被綁架到安慶路派出所。

華學香、王世蘭、劉延英、李翠英、劉文熙五名法輪功學員均已超過七十歲,當天夜裏都被家人接回家。孫以淑、姚敏到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凌晨二點多鐘被送進合肥市拘留所。孫以淑在二零一七年零五月十三日回到家中。

趙美陵和姚敏被轉入合肥市看守所繼續關押迫害。

案例5、檢察院撤訴 伍靜青結束八個多月的關押

檢察院因證據不足兩次把卷宗退回公安局,第三次起訴後又於二月三日撤訴,合肥法輪功學員伍靜青結束八個多月的非法關押,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回到家中。被非法關押期間,伍靜青結腸炎復發兩次、便血嚴重,母親持病例向檢察院、公安分局要求給女兒取保被拒。

伍靜青女士在她讀高中時因潰瘍性結腸炎無法醫治而走上修煉法輪大法之路,身心獲得健康。自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她多次遭受嚴重迫害,甚至被迫害的生命危險。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她還是安徽建工學院大四學生,在學校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二年十月底,伍靜青又遭綁架,在被非法抄家時,惡警將事先準備好的法輪功內容的光盤偷偷放到伍靜青家,作為「證據」。伍靜青被非法關押在賓館、第二看守所近七個月,被迫害的便血、尿血、骨瘦如柴。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晚上,伍靜青、胡恩奎(中學老師)在廬陽區一個小區張貼法輪功真相材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遭綁架,遭合肥市廬陽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張宏及杏林派出所張傳浩構陷。當時伍靜青父母身在異地,在家中無人的情況下廬陽區國保大隊夥同轄區派出所抄了家。因為電話一直無人接聽,伍靜青父母趕回來時家中狼藉滿地,伍靜青父母多次向國保張宏、國保大隊長丁忠兵、杏林派出所張傳浩及杏林派出所所長索要清單,均被拒。

所謂的「清單」上只有一方簽字,而且許多東西未列入清單中,有一百多張真相光碟與大量空白光碟也不知從何而來?她隨身攜帶的手袋裏也被塞入了大量標語。在被非法提審時,伍靜青多次質疑。國保警察逼其父母承認東西是伍靜青的,還謊說:你女兒把所有的事都攬下來了!

伍靜青、胡恩奎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拘留第十四天時被非法轉刑拘,但未及時通知家人。六月四日晨,伍靜青父母按原定時間找了車前去拘留所接女兒回家,才知轉為刑拘了。七十多歲的老父親一時承受不住,老淚縱橫,以頭撞車框。老人膝下原有兩個女兒,誠實正派、端莊秀麗,伍靜青是小女兒,在二零一一年流離失所期間,大女兒不幸逝世,父母膝下僅剩小女兒。

伍靜青母親強打精神聘請律師,獨自奔走於看守所、公安分局之間送衣服、送錢、要人。因證據不足,檢察院將案子兩次退回公安,但廬陽分局拒不放人。第三次上報檢察院,檢察院做了非法起訴。在親友共同營救下與律師的催促下,檢察院二月三日撤訴,四日法院下刑事裁定書批准撤訴。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伍靜青回到家中。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關押。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試想一想:不讓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講真話遭迫害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嗎?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天理昭彰,善惡必報。奉勸還在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立即停止迫害,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而且人間的報應只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還會殃及子子孫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