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與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二月八日】在慈悲偉大師尊的保護下,一年來,我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有過驚險和艱難,也有過心性提高後的喜悅,還有沒修去的一些人心,在此,向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

一、責任與堅持

師尊講:「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特別是在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大家身負的責任太重,承擔了重大的歷史賦予你們的使命。」[1]「別看大家在世間中所做的這些事情好像和常人平時做的事情很相似,實際上大法弟子的基點、做事的目地和常人是完全不同的。」[1]

從師尊的講法中我悟到,每個大法弟子都是法中的一個粒子,每個粒子都是整體的一部份,又都是獨立的個體生命。那麼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體現在人世間,也就說每個大法弟子都有他自己應擔負的責任和任務。我理解這個責任就是在師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中,自己所承擔的要選擇的任務。我選擇的項目之一就是貼不乾膠真相條幅。

我把大法真相條幅貼到乾淨敞亮、人流量大的地方,既能鎮邪,又能讓眾生一目了然。每次都認真的做好,絕不抱著完成任務的心態去做。每天晚上一出門我就開始發正念:鏟除我所到之處一切干擾我貼真相條幅的所有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我所到之處所有世人背後的共產邪靈和黑手爛鬼,鏟除所經過之處所有攝像頭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只准照壞人,不准照好人,保護大法弟子,功德無量。再背師尊的法:「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2]春夏秋冬只要是我路過看好的位置,我都會利用上。

這過程有過驚險和艱難,但在師尊慈悲的保護下,都能平穩的做完我要做的。

二零一七年邪黨「十九大」前夕,全國各地惡警抄家、騷擾、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我地也加重了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各種監視、監控人員和巡邏車猛增。我認識的一位同修在晚上因貼不乾膠真相條幅,被綁架。我的家人知道後,勸我這幾天晚上不要去貼了,說:「避一避風頭吧,他們太壞了!」

我能理解家人的心情,我和家人說:「感謝你這一年來每晚陪伴著我做我應該做的事,有一天你會為你的付出而感到驕傲。這些警察是被邪黨邪靈控制著,才這麼瘋狂,他們要明白了法輪功的真相,你打死他他都不會幹的。再說我的同修被他們綁架,這時我如果停下來不做了,邪惡會認為所有的真相條幅都是這位同修幹的。為了減輕同修的被迫害,我必須繼續去做。我有師父,你放心,我會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加大了發正念的力度,反覆背著師尊的法:「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2]各式各樣的巡邏車閃爍著燈光,沿著馬路邊緩慢的行駛著,我平穩理智的做著我該做的。

有一次,我把條幅貼好,手剛拿下來,就在我轉身的瞬間,一輛依維柯巡邏警車也剛好開到了我身邊,只見它在馬路邊緩慢行駛,我在路邊的人行道上,中間只相隔一根粗大的水泥電線桿。我當時只有一念:「請師尊幫助讓邪惡看不到我!」車裏的警察真的沒有看見我,繼續向前緩行著。跟在我後面的家人快步追上我,心情仍有些緊張的對我說 :「真為你捏一把汗,幸虧你身體瘦小,讓水泥桿擋住了。」我說:「不是水泥桿擋住了我,是我的師父保護了我。」

邪惡也只不過是虛張聲勢,那幾天,我貼的不乾膠真相條幅,在不同的路段,保持的時間反而更長。從中我認識到:在任何時候,都不要被邪惡形勢假相所迷惑,信師信法,就做我們該做的。

我經常要到同修家去拿同修做的真相條幅。我家和同修家相隔較遠,每次步行往返需要近兩個小時,因為這段路上也有我要做的,所以每次我都選擇步行過去,同修並不知道這一點。今年臨近過年時,同修知道我的需要量大,給我準備了一小箱,恰巧我自己帶的包正好裝下了這一小箱的條幅。試著背了一下,很沉,但我沒吱聲,同修很忙,我就背著包走了。

家人在約定的地方等我。為了同修的安全,按規定,我從來不讓不修煉的家人到同修家。他接過包,說了句:「這麼沉!」他背上,走了一段路後,發火了,把包往地上一撂,說了幾句難聽的話,氣呼呼的走了。

我沒怨他,知道包很重,自己吃力的把包背到肩上,勒的肩膀很疼,胳膊也抬不起來了,就在心裏求師尊幫幫我。因為這條路明天有較大的集,會有很多人來往,我必須把救人的真相條幅貼上,讓眾生看到。瞬間,我覺的身體輕飄飄的沒有了重量。走了一會兒,看到家人站在那看著我,見面就說:「小老婆不大,還挺有本事的。」我告訴他,因為我做的是正事,是師父給我的力量。

經歷了這件事後,我的家人再也沒有因為包重發過火。雖然他還沒修煉,但知道大法好,也支持我做大法的事,默默的陪伴著我從無怨言。

一天,我背法,背到師尊說:「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3]我體悟到了佛法的慈悲和偉大。

同修說,這種不乾膠條幅做起來挺麻煩的,費事費力,所以我非常珍惜每一張,因為它們是鎮邪救人的利器。不同的街道、不同的路段,選擇不同的真相內容去做。回想這一年在這個項目中能平穩的走過來,不是我機靈,是大法給予我智慧;不是我膽子大,是大法給了我正念,是師尊的法身時時在保護著我;不是我能堅持,是在修煉中,師尊的法讓我明白了我應擔當的這份責任,是這份責任讓我一直堅持著做到現在。

二、要逆流而上

師尊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4]

從師尊的學法中明白了既然電腦電玩是魔在利用它,那麼社會上開始興起的微信熱也是屬於這一類的。師尊在法中早就告訴我們,任何物質在另外空間都是有生命的,都是靈體,我們大法弟子又都是有能量的,如果我們接受它,就是給它增加能量。大法弟子怎麼能給魔增加能量呢?如果這樣,這不也是給自己滋長了魔性了嗎?所以我決定不安裝微信。

有一段時間,親朋好友和同學都問我怎麼不安裝微信,並說他們用微信搶了多少紅包,同學群裏聊天多麼熱鬧,不花錢可以聊天多麼方便等等諸多的好處。不管他們怎麼說,我都不為所動,堅持不用微信。

有一次,親戚過生日,我們湊在一起吃飯。飯前親戚家的姑爺,是一位老闆,可能是為了活躍一下氣氛吧,就隨手發了幾百元錢的紅包。當時在場的除了幾位老人外,其他人都在興高采烈的搶紅包,氣氛很熱烈。那位親戚看我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裏,沒有甚麼反應,他表情一愣的說:「大姐,你沒微信哪?」我回答說沒有,他竟然很認真的說:「我挺佩服你們煉法輪功的。」稍後他又說:「其實微信真不是個好東西。」我接著他的話說:「微信確實不是個好東西,它控制人很厲害,對人的身心健康損害很大,最好你們也不要再用了,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周圍的人聽到我的話,有的嘲笑的,有的不理解,也有的認為我太呆板,跟不上時代的潮流。

眼前說服不了別人,我必須保證自己不隨波逐流,要逆流而上。

我修煉至今已二十二年,但強勢、不讓人說的心還是沒有徹底修掉,時不時的表現出來。但通過微信這一關的魔煉,我基本上把這些心修掉了。

我的提高完全是來自於我背大法。這一年多,我學法的方式由過去每天通讀大法,改變成為每天用心背法。這讓我受益很大,學法能入心了,法理也不斷的展現。每當要過關把握不住的時候,就想到師尊講的法:「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當作煉功人,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種利益的誘惑下不動心」[3]。大法弟子對師尊講的法,在法理上能悟多少是自己的悟性與根基的問題,但對師尊在法中明確指出的問題,就一定要重視,去修,聽師尊的話,不只是說在嘴上,而是在行為上不折不扣的、紮紮實實的去做、去實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